AI 最可怕的,不是取代劳动力,而是取代安全感

发布时间:2019-11-19 5评论 2056阅读
文章封面

心 理 0 时 差

壹心理 ◎ 荣誉出品



文:时差大叔
首发 | 心理0时差(壹心理旗下公众号,微信 ID:PsyTime)
原标题:“我爱两个她,一个不是人” | AI 最可怕的,不是取代劳动力,而是取代安全感




-01-


“我爱你,CC”

“我也爱你,小宝贝(艾迪)”

“晚安”



图片中的小女孩,名字叫艾迪。旁边的中年女人,名字叫 CC,是艾迪的保姆。


自从艾迪出生起,便主要由 CC 照顾她,哄她入睡、陪她聊天、为她做饭……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艾迪的人是谁,答案肯定不是她的亲生父母,而是保姆 CC。因此,在某种程度上,CC 也是艾迪的妈妈。


不过,这位妈妈 “不是人”。


确切地说,CC 是人工智能,即机器人。她被开发出来,成为照料孩子的保姆。按照最初的设定程序,她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孩子好,为孩子做出最好的选择。例如,为孩子提供最好的饮食、最好的生活方式、最好的成长条件……


CC 照顾艾迪已经有五六年的时光了,因为妈妈很忙,CC 成为了艾迪生命中最亲的人,彼此相互了解、形影不离。


这样的生活一直都很平静,但直到这一晚,艾迪的妈妈莉娜失业了,意外也随之而来,CC 还能继续照顾艾迪吗?



-02-


失业后的莉娜,一个人在客厅喝闷酒,并不断发出碰撞的声音。CC 走过来告诉她小点声,因为艾迪已经睡着了。


“我过得很难……” 莉娜说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莉娜?” CC问。

“我被解雇了,助理顶替的我!” 莉娜愤怒地说。


不过,看着艾迪起床吃早餐、在院子里欢乐地奔跑时,莉娜所有的烦恼好像都消失不见了,她开心地笑起来。



“这没办法,助理人员更适合某些工作,他们适合的话,那就最好让他们来接手”,CC 继续说道。但在不知不觉中,莉娜好像被这句话刺痛了,因为 CC 就是 “助理妈妈”,自己会不会被 CC 替代呢?


手机的画面里,艾迪正在与 CC 晚安吻告别:


“我爱你,CC”

“我也爱你,小宝贝”


莉娜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莉娜发现,自己和女儿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已经记不清上次抱她是什么时候了。在女儿的世界中,好像只有 CC。


当莉娜转过身,看到冰箱上有一副艾迪画的画,画里只有艾迪和 CC 两个人,被大大的心包裹着。



莉娜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不然真的就要失去自己的女儿了……


她拿起手机,打算关闭 CC 这位助理保姆。


CC 一下子发觉了莉娜要做什么。


莉娜对 CC 说:“我有更多的空闲时间,我可以自己照顾艾迪了。”


“不,你不行,艾迪需要我”,CC 一口回绝。


“我记得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知道的东西值得你花一辈子去学,我能看出来她是不是生病了,我知道怎样让艾迪快乐、健康、安全,你连最好的果汁都不知道买”,CC 平静地说出自己优势。


莉娜不甘示弱:“我是她妈妈,她是我的孩子,我知道什么对我的孩子最好!让开,我要去给艾迪晚安吻。”


“我不准你这样做。莉娜,你冷静一点”,CC 挡在莉娜的前面。


就在莉娜想推开 CC 时,砰地一下,她反而被 CC 推了出去。她顺势拿起了桌面上的刀,并开始呼叫 CC 的开发公司,想要关闭 CC。



CC 一步步逼近莉娜,莉娜有些害怕,不断后退着。她把刀子扔向了 CC,但并没有什么作用,刀子反而到了 CC 手上。


拿着刀子的 CC 继续向莉娜逼近,就在莉娜要说出 CC 的编号、准备关闭时,CC 用刀子捅在了莉娜的身上……




-03-



这是一部科幻短片,名字就叫做《CC》,讲述了人工智能的母爱。


在短片的最后,CC 被开发人员清除了以往的记忆,并且将会被重新编程,避免再出现为了给孩子最好的选择,而做出伤人的行为。


莉娜受伤后,被及时送进了医院,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艾迪在警务人员的陪伴下,走进病房探望莉娜,


“CC 在哪儿?”


是的,艾迪最关心的不是此刻正躺在床上的人类妈妈,而是那位一直陪伴自己的人工智能妈妈。



莉娜听到了艾迪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并告诉艾迪:“别担心,我会好起来的”。莉娜伸出手,想要女儿握住自己。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妈妈,艾迪有些迟疑,莉娜更是不知所措,不知道艾迪还会不会爱自己。但还好,艾迪最后握住了她的手。


“我们都会好起来的”,莉娜向艾迪保证。



到这里,这部小短片就已经全部结束了,但它带给人的感触,却不会终结。


特别是莉娜最后说的那句话,意味深长。


“我们都会好起来的”:一方面是莉娜身体受了伤,需要慢慢恢复、好起来;而另一方面,则是艾迪心理受了伤,因为一直陪伴她的保姆 CC 将再也不会回来了,同样需要慢慢从失去中恢复。


恢复的关键,便是自己亲生妈妈的陪伴与支持,这也同时意味着,母女二人的关系会慢慢好起来。


我们从小就需要父母温暖的陪伴,这会让我们感觉很安全。


例如,在一项著名的实验中,心理学家 Harry Harlow 把一只刚出生的小猴子养在一个隔离外界的笼子中,并放入了两个假猴子来代替 “妈妈” 这一角色。[1]


其中一个是用铁丝做的且带有可以提供奶水的奶嘴,而另外一个则是绒布做的但不带奶嘴。即一个母亲温暖柔软,而另外一个母亲则可以无限提供饮食。



最开始,这只小猴子一直在 “铁丝妈妈” 身旁。但没过几天,令人惊讶的事情就发生了:小猴子仅仅是在饥饿想吃东西时,才会到 “铁丝妈妈” 那里,其他更多时间,它都会和 “绒布妈妈” 呆在一起。


而且,当这只小猴子在遇到一些可怕的事物时,例如看见了一只木制的大蜘蛛,它会立刻跑到 “绒布妈妈” 的身边,紧紧抱住。


根据 Harry 教授的解释,温暖的 “绒布妈妈” 可以给小猴子提供安全感。


延伸到我们人类身上,即我们会更加依恋那些可以提供温暖和安全感的人。


心理学大师马斯洛提出的需要层次理论,也证实了这一点,即我们在满足了自身的生理与安全需求后,会开始寻求 “爱与归属” 等更高级的需求。[2]



在这个金字塔图中,代表着我们的五大需求,由低到高,越来越难以满足,但却越来越重要。简单来说,生理需求是指呼吸、水、食物、睡眠、分泌等需求,安全的需求则包括人身安全、健康保障、家庭安全等安全稳定的环境。


在前面的科幻短片中,妈妈莉娜提供的便是房子、每日饮食开销费用等生理与安全需求;而机器人 CC 则用温暖的身体悉心陪伴孩子,给她更加重要的爱与归属的需求,让她知道自己被人深深爱着。


因此,相比于亲生妈妈,艾迪更加依恋 CC。


其实,不仅仅是小时候,长大后我们也需要爱与归属感,主要体现在亲密关系与日常社交上。


大量的心理学研究都发现,他人提供的爱与归属感,会让我们生活得更健康。例如,朋友更多、有更强社交关系的人寿命往往更长。因为,社交是一种健康互动的行为,可以提高我们身体的免疫力。[4]


然而,现代的社交,很多都不健康。



-04-

产生爱与归属感,最重要的是什么?



试想,如果在《CC》这部科幻短片中,CC 只是一个洋娃娃、或者一只温暖的狗狗、猫咪,那她是否仍然可以替代妈妈这一角色呢?


答案是,基本不可能。


毫无疑问,小孩子会对洋娃娃、狗狗产生感情,喜欢他们陪着,但这却很难带来爱与归属感。


回到日常生活,父母看电脑、孩子玩积木,这仅仅是陪着,很难产生爱与归属感;伴侣在一起时,女方吃饭、男方看手机,这也仅仅是陪着,很难产生爱与归属感……



有研究表明,当两个人面对面一起时,如果其中一个人低头玩手机,那么则会提高另外一个人的抑郁风险;相反,父母如果与 4-6 岁的孩子多交流、沟通,则会促进孩子大脑发展,可以健康快乐地成长。


其实,爱与归属感的产生,最重要的是彼此可以互动、可以产生连接感。


值得注意的是,两个人的世界不需要完全重合,但需要有重合的地方,这样才能给彼此带来归属感。相反,如果两个人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那么彼此则是断开的,即使身处一地,但却好像像没在一起一样。


你也可能有过这种感觉 —— 不被在乎的感觉,会很失落。


所以,可以看出来,想要给对方带来爱与归属感,并不难。


1. 当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时


无论是父母与孩子之间,还是男女朋友之间、好朋友与同学之间,都可以通过一起做些事情,例如一起玩积木、一起收拾房间、一起打游戏…… 来让对方感受到爱与归属感。


如果下班后很累,不想一起做活动怎么办?


没关系的,这个时候,可以告诉对方,自己很累,可能没办法一起玩积木、打游戏了,不过在睡觉前,可以聊聊今天发生了啥事情,以及怎样的感受,这些都是很好的做法。


甚至,当你不得不在下班后也要在网上处理工作时,同样也可以和孩子、伴侣说自己现在的困境,以及介绍一下自己在做什么,例如 “我在写稿子,今天的主题是陪伴,写完之后,我发现自己之前也不太擅长陪伴,以后应该会做的更好!”


核心的做法便是,让对方感觉到,你的世界与他们紧密相连。



2. 当两个人不在一起生活时


如今,为了工作与学习,我们的流动性特别大。


因此,大部分时间可能都没有办法与孩子在一起,没有办法在伴侣的身边陪着他们。


不过好在科技很发达,在线视频完全没问题。例如,大叔每周都会和父母视频一次,虽然不在一起,但和他们聊一聊近况,还是感觉特别开心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不要把视频当做一个任务,为了完成任务,而心不在焉地附和,甚至在视频的时候,忙着其它工作或者刷手机。


因为这样给对方的感觉,也是彼此断开的,没有通过视频连接在一起。



-写在最后-



如果将来出现了 “陪伴机器人”,你会使用吗?


简单来说,陪伴机器人的主要功能,是可以陪你聊天。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大叔相信,陪伴聊天的机器人也会越来越智能,甚至带来爱与归属感。


实际上,现在就已经有很多老年人,用机器人来代替自己的孩子。在与机器人相处的过程中,他们会对机器人共情,例如感受到机器人疼痛、机器人溺水后会很悲伤…… 以及在与机器人分离时,会特别不舍,因为彼此已经产生了深深的连接。[3]


不仅仅是老人,很多心理学研究也探讨了小孩子、成年人对机器人的看法,同样发现大家会像对待人类那样,与机器人共处,甚至爱上机器人。


不过,也有一部分人表示担忧,看到机器人越来越智能,会变得焦躁不安。


例如,大叔最近在抖音上刷到了一个机器人打招呼的视频,就有网友评论,有种恐惧感。



机器人会不会有独立的意识?大叔只能说不知道……


但是,如果将来机器人可以很好地和人沟通、悉心陪伴人类,那么或许有很多人会选择和机器人一起生活,而不是那些忽视自己的人类。


嗯,从现在开始,要好好陪伴一下自己重视的人了。不然,以后被机器人抢走了怎么办?(认真脸.jpg)


大叔会在这里陪伴着你,

就像你一直在陪伴大叔一样。

世界和我爱着你。



-END-


References / 大叔参考的文献资料:
[1] Harlow, H. F. (1958). The nature of love. American psychologist, 13(12), 673.
[2] Maslow, A. H. (1981). Motivation and personality. Prabhat Prakashan.
[3] Seo, S. H., Geiskkovitch, D., Nakane, M., King, C., & Young, J. E. (2015, March). Poor thing! Would you feel sorry for a simulated robot? A comparison of empathy toward a physical and a simulated robot. In 2015 10th ACM/IEE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Human-Robot Interaction (HRI) (pp. 125-132). IEEE.
[4] Umberson, D., Crosnoe, R., & Reczek, C. (2010). Social relationships and health behavior across the life course. Annual review of sociology, 36, 139-157.


© 版权所有:壹心理。如需转载,请在微信搜索关注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心理0时差(微信 ID:PsyTime)」,后台回复 转载 二字,按要求申请授权,谢谢。
排版:小鲸鱼 soon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翻译社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翻译社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