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为逝去的感情“平反”——婚姻治疗案例系列

发布时间:2019-11-04 6评论 2162阅读
文章封面
文:刘亮博士
来源:临床心理Dr刘亮(ID:gh_9adca73d3207)


昨晚,晓月又忍不住给他发消息了。虽然与他诀别已有一年,但他的身影总会在不经意间闯入晓月的脑海,伴随而来的情绪是愤怒、不舍、委屈、遗憾和不甘。 


他是一个有妇之夫,有两个可爱的孩子,有一个相濡以沫多年的妻子,有一个看似温馨的家庭。 


晓月与他因工作业务往来而结缘。初相识的那一刻,他的俊朗和睿智犹如一道亮光,让晓月多年冰封的心再次悸动。


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了。他们是如此的心有灵犀,许多时候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和动作,就能明白彼此想说什么。 


他对晓月说:“对我来说,这世间任何的存在都无法与我们的感情相比,它就像我赖以生存的氧气,无法替代。”满心感动的晓月与他立下誓言:即使以后不能成为夫妻,也要一辈子在一起,不离不弃。 


然而世事总是无常,在一起两年后,他逐渐对晓月变得冷淡。以前他往往是秒回晓月的消息,但后来回复的间隔却越来越长,有时甚至对她的信息爱理不理。 


晓月心中隐约感到不对劲,她尝试找他开诚布公。然而他的回应却出乎晓月的预料:“我曾经爱过你,但现在不爱了。虽然我不爱我的妻子,生活对我而言也像粗饭劣肴,但还是得咽下去。” 


“但你曾经亲口说过,我们的感情是独一无二的,是永远都不会被抛下的东西。难道你要食言吗?!”羞愤交加的晓月质问道。 


“曾经也许我这么觉得吧。但现在我觉得,我们的感情和世上别的男女之间的感情也没什么区别,无非就是各取所需的耻辱存在罢了”,他面无表情地回答。 


晓月瞬间懵了。她也不知道此刻自己是什么感觉,悲伤?但却没有眼泪。痛苦?但却感到身体像被抽空一样没有任何感觉。愤怒?但看着表情冰冷的他,却又发不出火。 


她只能僵在那里,眼睁睁看着他转身离去,却无法做出任何动作。 


接下来的时间,可能是晓月此生经历过最痛苦,情绪最纷乱失控的时光。她会控制不住地想他,当过去与他甜蜜的一幕幕在脑中重现时,她会情不自禁地傻笑。而一想到他的绝情,心中一股怒火又会升起,会忍不住地想要发火,想要当着他的面大骂他一顿。有时候,一想到他曾经对自己的好都已成为过去时,一股钻心的疼痛又会在心中泛起,让她痛到无法呼吸。 


身边的好友看着晓月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又乱发火,都觉得她不对劲。他们心疼地劝她:“忘了他吧,他就是和你玩玩。这就是一个渣男,把感情当游戏。他不值得你留恋,也不值得你为他伤心。” 


但不知为什么,这些来自挚友的“好言相劝”,却让晓月越听越愤怒,越听越难以释怀。



“你去见见心理医生吧”,一位闺蜜给她建议。 


与L医生的第一次见面,与常规的心理咨询并无二致。L医生耐心地听完了晓月的故事,而后问了晓月一个让她有点意外的问题:“虽然我不是你,但我从你的描述里能感受到你此刻对他的感觉有多复杂。那么,你觉得我可以怎么帮到你呢?” 


“啊?难道不是你来告诉我应该怎么办吗?我就是觉得很难受,我想让自己不要那么难受。” 


“但是,我能感觉得到你依然很爱他。当一个深爱的人突然离你而去时,当一段被你视若珍宝的感情就这样无疾而终时,你有什么理由不让自己难受呢?”L医生温柔而坚定地回应道。 


也不知为何,听到L医生这句话,晓月瞬间泪崩了。似乎深深埋在心里的,对那段已逝感情的不舍和哀悼突然被看到,被温柔地理解到了一样。 


“我看到你流泪了,你心里发生了什么呢?”L 医生问。 


“我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好像心里某样东西被看到了一样。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就是忘不掉他,但又很想把他叫出来骂他一顿。” 


“如果真的那样,你的愤怒背后真正想跟他说的是什么呢?” 


“我想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为什么离别时还要插我一刀,为什么还要把我们的感情说成是‘各取所需’这么庸俗的东西”,晓月哽咽着说。 


“为什么这句话让你那么在意呢?” 


“我想告诉他,虽然我们的感情已经结束了,但是它绝对不是如他所说如此不堪的东西。也许他永远都不能理解,和他的感情与过去对我有多么珍贵,我绝不能接受任何人用任何方式去玷污它的价值,更何况是他”。 


“所以,听上去你并不是要怪罪他,也不是要逼他和你言归于好。你只是想告诉他,你们的感情真的就像你的宝贝一样,你….” 


“对,我只是想为我们逝去的感情‘平反’。我要告诉他,我们的感情绝对不是他所认为的那么肮脏。” 


于晓月而言,这段感情就像一个由她和自己所爱之人亲手养大的“孩子”。他们曾经都那么珍爱这个“孩子”。即使现在不要这段感情了,她也希望对方能记得这个“孩子”的好,她万万无法接受在临别时,男友还给这段被她视若珍宝的感情贴上“羞耻”和“肮脏”的标签。 


“我宁愿听到他跟我说‘我舍不得你,舍不得我们的感情,但因为我有家庭,我无法放下对他们的责任,无法和你在一起’,也比听到他把我们的感情贬得一文不值好上百倍”,晓月失声痛哭。 



我们往往会错误地以为:当失去一段重要的亲密关系时,最好的应对方法是用否认、贬损对方,甚至是快速的移情别恋去隔离我们对这段感情的遗憾、不舍和哀悼。但其实这样的方式往往只会让我们的告别更加的艰难。


晓月便是如此,当身边的人用贬损的方式试图帮助她忘记那段“毫无价值”的感情时,实际上相当于是在告诉她:那段被你视若生命的感情,以及那段被你一直珍视的时光是毫无价值的。 


对晓月而言,这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体验,因为否认了那段她为之倾情投入的感情,也便代表着否认了曾经那个对爱情充满向往,全情投入的自己,也便代表着否认了她自己存在的价值。 


也许我们大部分人都曾经跟失恋的自己、朋友或是亲属说过这样的话:“忘了ta,忘了那段过去吧,ta不值得你如此伤心。”


这种用贬低我们过去的意义和价值,来试图让我们自己从过去的创伤中恢复的方式,是一种可笑而荒唐的悖论。然而,这样的悖论性桥段却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我们看到的狗血电视剧和电影中、我们读过的无数爱情小说中不断上演。


 要安心地告别一段曾经被我视为生命的亲密关系,首先需要我们做的便是真心接纳“它曾经对我来说很重要”这样一个现实。因为,接纳了它的珍贵,也便代表着我们接纳了自己一直以来为它付出的感情、时间、经历,代表着我们接纳了那个曾经为它全情投入的自己。 


只有接纳了曾经那个痴情的自己,接纳了曾经的自己做的那些“傻事”,承认那段感情的价值,才能够更坦然地接纳对方的离开,以及那段感情的逝去。 


接下来的咨询,晓月和L医生谈了许多过去和他在一起的美好。谈到他的幽默,谈到他的优秀,谈到他们的海誓山盟,谈到晓月对他的愤怒,当然也谈到她对他的不舍。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L医生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无条件地倾听、关注和接纳晓月的一切情绪,不管是相思、悲伤、委屈还是愤怒。 


晓月发现,当她越多地接纳自己的悲伤,越多地看到和接纳这段感情的价值时,心中的刺痛、遗憾和自责便越少了。


 “我突然很想感谢自己,感谢自己曾经为这段感情做过的付出,感谢自己一直没有自暴自弃,感谢自己在分别时没有和他撕破脸,给我们的感情留下了最后一丝值得回忆的美好”,在一次咨询结束时晓月突然对L医生说。但那听上去,更像是她和自己的和解,她终于放过了自己。 


在一个宁静的午后,晓月偶然散步到了曾经与他去过的一处街角。那一刻,似乎他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只是这一次想到他,晓月不再有怒意,只是在心中默默地对他说道:


“虽然已物转星移人事全非,虽然我们的感情已化作浮云,虽然过往的一缕情一丝愁还不时会萦绕在我心头,但我把最好的时光留给了你,我不后悔。虽然我不知道你心中是否也同样这么想,但和你的感情所留下的美好会一直被我珍藏。纵使时光匆匆,我也会将它看作我人生最美好的一段回忆,在心中找一个只属于它的位置,好好安放它”。 


那一刻,晓月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释然。这,也许便是和那段逝去的感情告别的最好方式吧。



End


作者简介:刘亮,同济大学附属精神卫生中心临床心理科主任,家庭治疗师。微信公众号:临床心理Dr刘亮(ID:gh_9adca73d3207)

排版:小鲸鱼  Esther


原作者名: 刘亮博士

转载来源: 临床心理Dr刘亮(ID:gh_9adca73d3207)

转载原标题: 我要为逝去的感情“平反”——婚姻治疗案例系列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婚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婚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