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师有没有答案?

发布时间:2019-10-24 1评论 2976阅读
文章封面

一个经常在咨询里被问到的问题是:“咨询师,你觉得我的问题在哪里?”我时常一刹那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原因并非是我没办法给你一些对于你问题的见解,而是在于什么样的见解,以何种方式给出,如何去让来访者理解和明白这样的见解的意义,实际上是一项非常复杂和系统的工程。


现代心理咨询的核心在于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Informed Consent是指,所有咨询师要跟你说的话,设置的咨询目标,所有相关的咨询内容,实际上应该、也必须,得到来访者的同意。


这好比在医院,你会同意医生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你做手术吗?同样的道理,你会同意咨询师在不经过你同意和首肯的情况下给你下判断吗?这是Do no harm,也即不造成伤害的前提。


得到首肯虽然未必一定能百分之百规避伤害,但至少可以大大减少来自咨询师主观判断和行为的伤害。医生要告诉你所有医疗行为的风险,咨询师也应该告诉你所有咨询行为的风险:咨询可能会引发和导致负面情绪;可能会带出自己曾经的创伤经历;可能会导致一个人的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的恶化。这些即是认知改变可能带来的,也是行为改变可能带来的问题。


咨询师能做的,是以专业的技能在这个过程里支持你,理解你,疏导你。让你向自己想改变的方向前进。而不是告诉你你有什么问题,然后武断地告诉你,你应该怎么样。



那么咨询师会有自己的判断吗?


实际上以我为例,当然是有的。在咨询的过程中,实际上我一直在后台快速的分析来访者的语言、非语言、行为和其他暗含的我理解到的东西。


这些东西是否重要?有些是的,有些未必。这些分析是否正确?有些是的,有些则不然。这就是一个咨询师的clinical judgement(咨询判断)。这些判断有用和正确的前提是来访者认可。


当然,我也遇到过一开始不那么信任咨询师,或者内心拒绝认识到自己问题的来访者。但那些在美国居多,因为他们的咨询是一种平价而常见的,在国内咨询更多的是一种昂贵的奢饰品的前提下,我极少见到进入咨询不主动或者展示出很强烈的resistance(阻抗)的来访者。

至于我为什么不愿意在开始阶段轻率的谈我的咨询判断,其实还有来自咨询效果方面的忧虑。以人本主义的理论为例,我相信最了解来访者的是他们自己,我也相信最能完成来访者改变的是他们自己。


如果我过早的告诉来访者我的理解,这不仅是一种对他们问题的暗示,也会限制他们的思维和想法,以及成长的空间。一个好的咨询师,应该是始终支持和理解,而不是施加和影响。


(Unconditional Positive Regard)粗略翻译成无条件积极态度(指对来访者),指咨询师对于来访者应无条件支持(请杠精们不要钻牛角尖,咨询师遇到试图伤害别人的人依然可以报警,此处显然不是指盲目接受一切)。


此理论由现代心理咨询核心人物之一的卡尔罗杰斯提出,其核心是指:人本身具备自我成长和完善的能力,但必须在一个安全,被支持和被接受的环境中。经过几十年的不断理解和完善,此理论不仅被最初的人本主义心理咨询广泛接受,也是CBT/REBT的基石之一,被认为是创造良好的咨访关系的最核心做法。


Acknowledgement(理解),Approval(认可)与Acceptingness(接纳)是心理咨询核心的三个A,做到了虽然未见得一定会有什么进展,但至少不会造成更多的伤害。而这三点,是和早期就进行clinical judgement互斥的。


总的来说,答案是有的,但是如果它出自一个咨询师之口而不是出自来访者自身的认同和成长,我就不会认为这样的答案是完全积极的。


咨询师最好的职责是创造一个安全,理解和亲切的环境,让来访者产生内生的力量,能够自己完成改变,这是最高标准,也是最低要求。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张临风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张临风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