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事情经过的“王先生”越多,受害者越可能获得帮助

发布时间:2019-10-19 3评论 3518阅读
文章封面

导读:你也听说过“旁观者效应”吧?在足够多的人群中,由于责任的分散和各种原因导致的无知等过程,旁观者们可能会感到更大的抑制,而不愿意挺身而出。根据最新的研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担心的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少。这种相对抑制通常会被人多的力量所取代。旁观者越多,我们越有可能得到别人的帮助。“人多安全”的理念可能再度流行。


城市闭路电视录像(CCTV)的跨国数据显示,在10起公共冲突中,有9起是有旁观者做出帮助行为。一项使用多个国家城市闭路电视录像(CCTV)的新研究发现,在紧急情况下,人数众多的旁观者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有帮助。“人多安全”的理念可能再度流行


这个故事开始于1964年,Kitty Genovese在纽约市被谋杀,当时有30多名目击者在场,据报道,这些目击者没有提供任何帮助。这一真实事件引发了数十项研究,表明旁观者人数越多,越会抑制助人行为


这种效应被称为“旁观者冷漠”或“旁观者效应”。1981年一项著名元分析的作者总结了50多项相关研究,并宣称这种效应“经受住了时间和重复试验的考验”(Latane & Nida, 1981)。


因此,“人多安全”的理念被说是一个误区,《大众心理学的50个大误区》(50 great myths of popular psychology, Lilienfeld, 2010)一书也将它纳入其中。如果你曾经是一个受害者,在公共场合需要帮助,你最好希望没有那么多路人。


但是在2007年,关于Kitty Genovese的真相开始出现在学术期刊上,即一些旁观者确实通过吓跑犯罪者或打电话给警察进行干预(Manning et al., 2007)。2008年,1981年元分析的真相浮出水面:计算中有一个错误。重新分析表明,旁观者越多,受害者越有可能得到帮助,至少当旁观者都看不见对方的时候是这样的(如Genovese案)(Stalder, 2008)。



新的研究


现在,在2019年的一项名为“我能得到帮助吗?”—— Richard Philpot和他的同事们从多个国家的城市拍摄了大量的闭路电视镜头,结果显示,在十件现实生活事件中有九件,至少有一个旁观者确实做了一些帮助。此外,旁观者越多,就越有可能至少有一个旁观者会提供帮助


这种大规模的自然的调查引发了人们对“旁观者冷漠是个常态”的严重质疑 (Philpot et al.,2019)。


抽样城市为阿姆斯特丹(荷兰)、开普敦(南非)和兰开斯特(英国)。摄像机调查了“内部娱乐区和中央商务区”,特别是像店面、公园和广场这样的地方。


研究人员从1225个片段开始,“公共空间的侵犯包含了任何程度的冲突——从最温和的意见不一而吵吵闹闹到严重的身体暴力。”基于几个标准,研究人员将样本减少到219个片段。标准包括,最初没有警察或医护人员,没有其他严重事件,如抢劫或毒品交易,以及剪辑片段能足够符合技术质量去做行为编码。


旁观者必须“以一种可能缓和冲突的方式对待行凶者或受害者”,才能算作是帮助行为。帮助行为包括“安抚手势”、“安抚触摸”、“阻止冲突各方接触”、“将侵略者从冲突中抱起、推或拉离”、对受害者“给予安慰”或“提供实际帮助”等。


平均冲突持续了3分钟多一点,大约有16名旁观者,尽管这些行为统计数字在所有的片段中都有很大的可变性。关键的发现是,在90.9%的案例中,至少有一名旁观者提供了帮助,在场的旁观者越多,至少有一名旁观者提供帮助的可能性就越大。这三个城市在帮助程度上没有显著差异。


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与‘不参与是城市环境中的常态’这一观点相反,这项研究发现,在不同的国家和城市环境下,高水平的干预表明,参与才是现实生活中城市内部公共冲突中的常态。”


研究人员以他们的研究结果得体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我能得到帮助吗?”,但这并没有回答以下问题:“如果旁观者更多的话,是否会更难出现帮助行为?”。换句话说,当旁观者更多的时候,虽然一个受害者更有可能获得帮助(至少一个旁观者帮他),但是同时也会真的发生这样的情况:每个旁观者自己会觉得帮助行为更加受到抑制


从技术上讲,“旁观者效应”指的是后面提到的抑制作用,但许多文章和通俗报刊作者模糊了这种区别。因此,人们对旁观者效应的普遍理解似乎是,受害者在有更多旁观者的情况下获得帮助的可能性更小,而这项新研究显然提出反驳。


局限性


研究人员承认存在局限性,包括他们对帮助的定义可能过于宽泛,他们只研究了市中心的位置,而且他们的研究设计是相关的(排除了因果关系的结论)。同样不清楚的是,这些剪辑视频中是否包含了任何与之前研究中常见的类似的紧急健康状况,比如癫痫、撞车、晕倒或跌倒(Latane & Nida, 1981)。


对于其中的一些局限性,作者提出了相应的观点,比如剪辑视频中没有声音,就排除了旁观者只是口头干预的情况。所以,也许帮助行为的宽泛定义会夸大了帮助率,但是剪辑视频中没有声音也可能导致帮助率被低估。


影响


在近代史上,“人多安全”的理念是一种传统观念,过去被认为是误区,现在也许应该再次相信,至少在公共冲突的背景下相信它。那些备受关注的关于没有旁观者帮忙的新闻报道是真实的(不包括Genovese事件),但它们似乎是个例外。


一般来说,生动或恐怖的真实故事(与大规模研究相比)会使一般人感知更加深刻。新闻媒体和某些政客可能夸大某些事件或某些类型的人参与其中,导致不合理的刻板印象和恐惧。Steven Pinker因此写道,“资深新闻读者可能会被误算”,部分原因是可得性启发法 (Pinker, 2018)(译者注:“可得性启发法”指人们进行判断时,常依赖最先想到的经验和信息,并以此作为判断的依据。)更具体地说,我们可能需要放弃大城市生活的某些负面刻板印象。


别误会我的意思。如果你发现自己身处一群人当中,急需立即帮助,最好还是按照课本上的建议去做,比如如果可能的话,你需要直接指着一个旁观者来寻求帮助。在足够多的人群中,由于责任的分散和各种原因导致的无知等过程,旁观者们可能会感到更大的抑制,而不愿意挺身而出。


但是根据最新的研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担心的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少。这种相对抑制通常会被人多的力量所取代。旁观者越多,我们越有可能得到别人的帮助。



References
1.Bibb Latané and Steve Nida, “Ten Years of Research on Group Size and Helping,” Psychological Bulletin 89 (1981): 308–24.
2.Scott O. Lilienfeld et al., 50 Great Myths of Popular Psychology: Shattering Widespread Misconceptions about Human Behavior (Chichester, UK: Wiley-Blackwell, 2010).
3.Rachel Manning et al., “The Kitty Genovese Murder and the Social Psychology of Helping: The Parable of the 38 Witnesses,” American Psychologist 62 (2007): 555–62.


(注:本文有对原文进行增删。)
翻译:花甲、唐诗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排版:Survival


原作者名: Daniel R. Stalder Ph.D.

转载来源: Psychology Today

转载原标题: New Study Suggests Bystander Apathy Is Not the Norm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