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人生就是很艰难的

发布时间:2019-10-16 3评论 2296阅读
文章封面
文:杨思远
来源:思远心舍(ID:siyuanxinshe)


01


“好难啊,思远老师,人生好艰难啊”


这是一句几乎所有来访者都和我说过的一句话。


昨晚,晓倩也和我说了这句话。


晓倩瘫软在靠椅上,和我讲述她近来的人际困境和内心感受。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人际障碍,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碎了,快要撑不下去了”。甚至,她试图想过“干脆就不活了,反正也活不下去了”。


很显然,绝望,填满了晓倩的世界。


我很理解这种绝望,因为心理咨询工作,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就是要和来访者共同面对他们的绝望、难过、沮丧的时刻。


比如:


小唐向自己喜欢的一个女生表白了,结果被拒绝了,他觉得“心就突然空了,这辈子好像也不会有人爱自己了”,很绝望;


小丽有些幻想症状,结果被同事们知道了,她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腐烂的水果,再也不新鲜了”,更绝望;


小佳以为自己都好了,可是当一些棘手的事情出现的时候,她那么努力,发现最后还是做不好,哭得一塌糊涂,又是绝望


……


每每在这些绝望的时刻,他们就会一致地感慨“人生好艰难啊”。


02


我们身边可能都有晓倩、小唐、小丽、小佳……甚至,这些人可能恰恰就是你自己。那么你有没有认真想过一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对待他们?又或者,你打算怎么对待自己呢?


昨晚,晓倩在我和描述她的困境的时候,脸上表现出了一贯的理性和平静,动情之处,有一些眼泪默默流下。


我问她:“最近,你有歇斯底里地嚎啕大哭过吗?”


她想了想,说:“哭过,但是没有歇斯底里。你看,办公室肯定不行,家里也不行,怕父母担心,男朋友吧,也一堆自己的事儿,不想让他有太多的负担……”


我说:“嗯。那你最近找个地方去嚎啕大哭一下。如果实在找不到这样一个地方,就请假,去住院。在医院的病房里,休息几天”。


晓倩听到我这么说之后,有点语塞地说道:“可是……”


她似乎并不想按照我建议她的那么做,她更希望自己快点好起来。


我们之间的这段对话,你可能会看着很陌生。但是对于晓倩的这种模式,你大概不会陌生,因为这是很多人在自己悲观绝望的时候对待自己的方式:想尽各种办法,让自己赶快好起来。


作为亲戚、朋友,我们有时候也会这样劝说身边的人:“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至于这样吧,没事儿的,快点好起来”、“你看XXX,那么大的困难都挺过来了,你这点小事,肯定也可以的”、“你很坚强,一定会过去的”……


这样的话,是不是很熟悉?


很可能周围的人,对你这样说过,又或者,你经常自己对自己这样说。


这些话都很对,都很有道理,但是,都不会真正地疗愈一个人。


因为当你说“快好起来”的时候,就意味着,你在回避你的绝望,不允许自己有绝望的感受。


03

让我们再来感受一下这些话:


我感觉自己要碎掉了……


我感觉自己像一个腐烂的水果……


我感觉自己的心被掏空了……


不管这些感受背后的事件是大是小,但这些感受都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当你选择用忽略或者回避的方式来面对自己的这些感受,它们并不是真正地消失,而是被压抑在你的潜意识里。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再次出来兴风作浪。


这也是很多人,为什么会间歇性地情绪失调的原因,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认真地对待过、允许过自己一些负面感受的存在。


一个人感觉到“自己要碎掉了”的痛苦程度,并不亚于一个因为车祸而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只不过,前者的疼痛是隐形的、不可见的,而后者的痛苦是可见的。


所以,当你感受到自己有极大的痛苦、极大的绝望的时候,并不是要求自己“赶快好起来”,而是要像医生对待病人那样,温柔地告诉自己“好好休息”。


绝望的时候,就是想哭,那就哭啊;


绝望的时候,就是想摊着,那就摊着,


你不需要那么快地好起来。


04


前两天,隔壁的胡老师发信息过来,说:“你在广州吗?我从无锡带了醉蟹回来,给你留了两只,过来吃”。


我乐乐呵呵地跑过去,吃了肥美的秋蟹,喝了上好的红茶,和胡老师胡侃了一会儿。他和我絮絮叨叨地说了大儿子要入党、小儿子围棋如何厉害的事儿,还说国庆节找到自己家的家谱,准备让他父亲帮忙修缮家谱,并向我炫耀了一番祖上多么辉煌的故事。


谈话中,我问他:你这都快活到半百了,觉得对人生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啊?


他说:人生就是一场体验。


我说:你就不能深刻点么,这是我二十岁就知道的事儿了。


他想了想,又说:人还是要找到自己的使命,或者信仰。我就感觉自己好像找到了使命,所以很充实。


我若有思索,似懂非懂地“嗯”了一声。


吃饱喝足,絮叨一通之后,8:30左右,我说我回去了,他说他还要再录个音频课程。于是,在夜色下,我们又都回到各自的人生轨迹,各自折腾自己那摊子的事儿去了。


在回去的地铁上,我一直思考关于“使命和信仰”的话题,我在想:“大部分人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自己的使命或者信仰,那这样的人生就没有意义了吗?”


我思考后的结果是:不是这样的,使命和信仰也是人类对自我的一种要求,或者是这个世界对我们的规训。我们可以放弃追求意义,只是全然地活着,活在每个当下。人生本没什么正确可言,只有一条路值得走:我喜欢。或者说,追求信仰和使命,也是一种“我喜欢”。


可不管是追求信仰使命,还是追求“我喜欢”,都不好走,都困难重重。没办法啊,造物主在设计人类这个物种的时候,就自动调整了hard模式,都很难的,无人能幸免。


05


“人生好艰难啊”。


“是的”。


既然人生都如此艰难了,又何必总是自己难为自己呢?搞砸就搞砸嘛,反正天又不会掉下来。只要你不彻底放弃,偶尔搞砸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好像这篇文章本来应该是昨天晚上六点发的,但是昨天各种原因综合在一起,就是没办法发出来,这算是搞砸了吧?

嗯。但是我早就原谅了我自己。


——The End——


作者简介: 杨思远,又名拉姐。心理咨询师,专栏作者,追求有用的反鸡汤主义者,拥有积极态度的悲观主义者。已出版书籍《别让坏情绪,毁了你的人生》,当当网、京东有售。微信公众号:思远心舍(ID:siyuanxinshe


排版:小鲸鱼,林洁愉

0

回复

作者头像

杨思远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杨思远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