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讨厌被轰炸而来的微信消息影响。

发布时间:2019-10-11 2评论 2888阅读
文章封面
文:京师心理
来源: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微信消息、qq消息、电子邮件......来自各种app的通知几乎充斥在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有的人甚至平均每分钟要被来自这些电子产品的通知提醒打断四次——电子产品的干扰使得人们越来越难以专注于手头的工作。


不过传说中,却有一群人能够在电子产品的干扰中顺利生存——“千禧一代”“千禧一代”指的是在1982-2000年之间出生的一代人,他们几乎伴随着电脑和互联网的发展一起成长。因此,他们一直被认为能够更熟练地习惯和使用各类电子产品,并且与老一辈人相比能更好地应对电子产品产生的干扰,那么这是否是真的呢?


01

更高的注意力切换能力


心理学研究者近期做了这样一个研究——“千禧一代”是否更好地在电子产品的干扰中切换注意力?


注意力切换这个概念大家或许有些陌生,比如我在打下这段字的同时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在回复了微信之后再继续回来打字,这就是典型的注意力切换。


注意力切换可以分为自愿完成的以及非自愿完成的如果你在背完单词后想要看一集最新的电视剧,那就是自愿完成了注意力切换。但是如果你在背单词的同时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老板的紧急邮件,那么就是非自愿地被邮件干扰,不得不进行注意力切换。


而电子产品的一大特点就是它经常突然地发来消息,那么将会导致大量非自愿的注意力切换。研究发现,与自愿的注意力切换相比,人们通常需要调动更多的精力来完成非自愿的注意力切换,会对任务表现产生损害。比如在听课的同时回复微信消息与课间统一回复微信消息相比,通常来说前者的听课效果会更差。



那么这种影响是否会在“千禧一代”身上出现呢?研究者模拟了一个典型的工作环境,并设置了来自电子产品的突然干扰,招募一群年轻人来完成一项工作任务。由此来探究受到电子产品干扰的年轻人会不会在注意力切换之后对任务表现产生影响呢?


结果发现,在受到干扰的条件下,在电子产品之间的注意力切换并不会损害到他们的工作任务表现可见,至少对于”千禧一代“来说,似乎是可以无视来自电子产品的干扰的


02

或许源自沟通偏好差异


“千禧一代”具备的对电子产品的“抵抗力”是从何而来呢?或许, 在他们的生长环境中,电子产品已经“充斥”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已经习惯了使用即时通讯设备,因此在研究时弹出一些干扰可能并不会产生多大影响,反而会让他们觉得就像平常生活一样,更能够轻松融入实验的场景之中,由此不会对工作表现产生影响。


在并非针对“千禧一代”,而是针对老一辈人群的研究发现,当被电子产品打断后,人们大约需要25分钟才能够专注到原来的任务中,并且有41%的打断甚至会导致被中断的任务完全停止。



研究者认为,这种在“千禧一代”和老一辈身上出现的不同结果可能是由于一种认知差异——“千禧一代”以即时通讯程序作为主要沟通工具,而使用它们会让交谈时间更短、速度更快,进而带来较少的干扰,反而成为提高工作效率的手段。同时,微信这类通讯工具在作为聊天工具的同时,也同样是不可或缺的生产力工具。


如今,年轻一代正在一个比前几代人科技发展更进步的世界中成长,年轻人究竟与老一辈有哪些差异似乎是一个重要的命题。当我们尝试了解这些差异,或许能够更好地帮助年轻一代适应技术进步并且充分利用它们的优势。比如了解到自己的注意力切换优势就能够帮助我们更少地为轰炸而来的消息烦恼,反倒产生更积极、更愿意挑战的信念。


“零零后”已经一批批成年,他们比“千禧一代”更有资格被称为“网络一代”,除了更好的注意力切换能力,他们还有哪些认知优势呢?将来,学堂君也会更多地和大家分享一些有趣的“零零后”现象,欢迎持续关注哦~


参考文献: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9/08/190828092457.htm
 
作者简介:京师心理,微信公众号: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京师心理大学堂,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排版:小鲸鱼,林洁愉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出品,立志做最优质的心理学科普,让这里成为当代人们追求幸福美满生活的大学堂。奉献百年积淀,带你脑洞大开! 微信公众号:bnupsychology 欢迎关注!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