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更年期”来袭,该如何应对?

发布时间:2019-09-19 1评论 2775阅读
文章封面
文:James Innes-Smith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当我发现自己在街上随便对着什么人吼叫时,我就知道出事了。“你没看见我赶时间吗?白痴!”我也不是那么匆忙,我就是不能容忍任何人挡我的路。


如今,我不需要花太多力气就能让自己情绪波动起来。任何闯入我生活的人——摩托车手、街头艺人、脾气暴躁的服务员——都可能会受到来自我的严厉斥责。朋友和家人总是因为最轻微的冒犯行为而惹怒我,我甚至开始对着电视大喊大叫,就像电视网的霍华德·比尔(Howard Beale)对我们粗鄙的文化咆哮一样。我也疯了,再也受不了了。但是为什么呢?


但我年轻时却不是这样的,既不像现在这样暴躁,也不像现在这样频繁地暴躁。我怀疑我的愤怒是与年龄有关的,我觉得这个世界好像并不在乎我要说什么。52岁时,我正值中年,我的青春逝去了,但也不没有老的彻底,没有年长的智慧,这让人非常沮丧


我注意到我周围的人也有类似的“中年愤怒”。一位50岁出头的朋友每次眯着眼睛看报纸时,都会像警察一样破口大骂——当他意识到自己秃顶的脑袋,还戴着戴着老花镜时,更是破口大骂,当说起脱发时,他更加愤慨了。


我甚至记得我已故的母亲表现出的迹象。当她到了中年,她开始相信,家里的东西都在密谋对付她,破碎的杯子或掉落的茶匙,还有零乱的东西。妈妈的情绪爆发点往往相当滑稽,但中年带来的愤怒可不是开玩笑



我担心我的愤怒可能是更深层次的不安症状,我肯定是太年轻了,不能安然地面对时光的消逝。为了解救我长期受苦的妻子,也为了世界各地无辜的行人,我来到伦敦西部的一家酒店,参加由英国愤怒管理协会(British Association of Anger Management)创始人兼董事迈克•费舍尔(Mike Fisher)举办的为期三天的“战胜愤怒”研讨会。


参加该研讨会的人大多是40到45岁左右的男性,他们普遍存在着的问题包括家庭破裂、子女监护权之争和工作上的问题等。当他们讲述着他们自己的故事时,我的心与他们紧紧在一起,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我忍不住想,至少对于一段破裂的婚姻或一个糟糕的老板,你知道愤怒来自哪里。我所拥有的似乎只有一种微不足道的感觉——与世界其他地方格格不入,像是透过一面黑暗的镜子看人生,我希望这个周末能给我带来一些光明


在一个小组会议中,迈克概述了他的理念,表示愤怒情绪有这些主要来源,包括个人目标的丢失、压力以及主要需求没有得到满足 (这意味着我们没有被周围的人接受和重视)。


他说,这类愤怒的诱因往往来自童年的创伤,在一对一的谈话中,我们不可避免地谈到了我在寄宿学校受到的欺凌。迈克表示这是一个基本需求没有得到满足的典型例子,可以很好地解释我的厌世情绪。今天,当我因为别人挡了我的路而对他们大喊大叫时,这是我作为一个孩子感到羞耻的表现


我就猜到在这次研讨会上会谈论我的童年,但更令人惊讶的是,迈克认为愤怒情绪有可能是从我们的父母那里遗传而来的。“创伤可以以多种形式出现,”他说,“甚至可以代代相传,从我自己的家族史来看,这是一个有趣的想法。我可能还没有对着茶匙大吼大叫,但我肯定能听到妈妈在我发脾气时的回音。”


迈克·费舍尔战胜“中年愤怒”的六条规则


停下来,想一想,以宏观的角度考虑问题。如果现在让你烦恼的事情在五分钟后就不重要了,那就不值得大发脾气。


有不同的意见是可以的,不要因为某人不同意你的意见而责骂他。


积极倾听。即使你不同意某人的观点,也要试着理解他们的观点。


给朋友或家人打电话,谈谈你的感受。


写一本愤怒管理日志。通过记录你愤怒的起起伏伏,你就能更好地了解到底是什么让你心烦意乱。


不要往心里去。如果你能想得开,生活会变得更容易


愤怒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爬上我们的心头,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堵住这个洞呢?迈克说,对于像我这样的中年“爆炸者”来说,当愤怒红色预警来临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停下来,深呼吸,从宏观层面考虑问题


迈克表示愤怒是一种冲动的情绪,所以我们需要学会阻止它的发展。当你感到熟悉的胸口发紧或胃里翻腾时,问问自己:“五分钟后会有什么影响吗?”如果不是,那就扔掉愤怒情绪。


另一个有用的工具是知道何时远离潜在的冲突。如果一个好争论的同事让你心烦意乱,你觉得自己要发火了,离开房间,直到这种情绪平息下来再回来。在棘手的问题变得棘手之前尽快摆脱困境是我学到的最好的建议之一。它的作用是:愤怒随着距离增加而消散



迈克还建议写日记,这样你就能看到愤怒情绪是从哪里开始出现的。它将帮助你识别何时感到悲伤或受伤,这样你不会变成“狼人”(我的家人现在将情绪爆发的我命名为“狼人”)。


在这三天研讨会结束后,我感到很轻松,对未来更加乐观。尽管有心理创伤,我仍然相信,我的大部分愤怒来自中年未实现的梦想和未兑现的承诺,正如菲利普•拉金(Philip Larkin)在他的诗《下一步,请》(Next, Please)中所写的那样,应该“把一切美好的东西抛入我们的生活,感谢我们如此虔诚而漫长的等待”。



许多中年人非但没有到达渴望已久的平静之地,反而发现自己“握着令人失望的可怜稻草”。感觉就像挨了一记耳光。但有了费舍尔的愤怒管理工具,我更愿意处理日常生活中的失望。此外,如果说中年教会了我们什么的话,那就是事情很少像看上去那么糟


因此,无论你是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还是在大街上对陌生人大喊大叫,都要记住前总理阿瑟·鲍尔弗(Arthur Balfour)的至理名言,并跟着我重复:“没有什么事是非常重要的,也没有什么事是至关重要的。

作者简介:James Innes-Smith,作者主页:https://www.telegraph.co.uk/authors/james-innes-smith/。本文转载自译言网(yeeyan.org),译言(ID:yeeyancom),发现、翻译、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

 排版:小鲸鱼,林洁愉

原作者名: James Innes-Smith

转载来源: 译言网(yeeyan.org)

转载原标题: Middle-aged and angry as hell? What happened when I attended a midlife anger therapy workshop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健康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健康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