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随便结婚,那是你的第二次生命

发布时间:2019-09-18 6评论 3168阅读
文章封面
文:杨思远
来源:思远心舍

很多人到了30岁、35岁,就特别渴望结婚。


结婚,意味着有人可以共担生活的苦难,自己没那么辛苦;结婚也意味着有人可以时常陪伴左右,去防御可怕的孤独;结婚还意味着,自己可以躲过“瞧,Ta都那么大年纪了,还没结婚哎”的奇怪眼神,总之,结婚的好处,看上去很多。


但我想说的却是,你越是急于结婚,就越是要谨慎,因为婚姻,是你的第二次生命。


一、婚姻,是延续


很多从小就在比较糟糕的家庭环境中成长的孩子,都长了一颗“逃离家”的心,有的人用“去很远的地方读书”来逃离,有的人用“去很远的地方工作”逃离,也有人用“结婚”来逃离。


我的朋友小慧,就决定用“婚姻”来逃离那个让她感到破碎和压抑的家庭,她说“只要能让我离开这个家就行,爱不爱的,没那么重要”。


因为迫切想要从家庭逃离,所以,婚姻成了一个救援工具。


可问题是,那些急急忙忙从原生家庭逃离出来的人们,通常都带着一身的伤:被抛弃的伤、被忽略是伤、被控制的伤、被吞没的伤……


因为满身是伤,婚姻这个救援工具就变成了一个药箱,而婚姻里的另一半就是药。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徐静蕾一样,幸福地说:“我总是有病,而你总是有药”。更普遍的现实是,那个满身是伤的人,眼里充满了被拯救的渴望,他们在婚姻里退行成一个“宝宝”,希望对方给自己妥帖的照顾、无尽的爱意、满心的宽容、足够的关注……他们希望把自己的整个世界,都交给另一半来负责。


这样一个过程,实际上是对另一半“理想化”的过程。因为没有完美的爸爸妈妈,所以如果能找到完美的另一半,来替父母偿还那些自己从小没有得到的爱和关注就好了。


因为有这样“理想化”的期许,所以就会在婚姻中对另一半有诸多的要求。就好像那个说“有爱没爱都行”的小慧,在进入婚姻之后,发现自己根本不是“有爱没爱都行”,而是想要很多很多:


  • 我今天不高兴了,你怎么就没看出来?

  • 我内心有这么多委屈,你怎么还可以这样说话?

  • 你做的好多事情,都说明你不够爱我!


……


期待越多,幻灭越大。


因为每一个另一半都有他们自己的生活要承担,也有自己的情绪要处理,总会展现出人性中的好坏参半。


可是像小慧一样的、满身是伤的人,根本没有能力去面对对方产生的坏情绪。所以在婚姻里,她仍然有很多委屈、很多愤怒、很多不满……依旧感受到自己很孤单、也很孤独。


婚姻,对于小慧们来说,成了原生家庭的延续。他们带着内心的冲突,继续重复早年的痛苦。


二、婚姻,可能带来新的创伤


除了延续原来的痛苦,婚姻还有可能带来新的创伤。


李明(化名)最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为什么出现一些强迫行为,比如说每次停好车,总是要锁上几次才放心;让手下去处理的文件,总是要过问好些次,才确定没问题。这些强迫行为,让他劳心劳力,他试图找到这些问题的成因。


他像个心理医生一样,去回顾自己的童年,发现自己好像也没受过什么苛刻的对待,父母关系也没有很糟糕,好像成长的道路上没有明显的创伤痕迹。可是,为什么会产生强迫行为呢?而且他预感到,还愈发有严重的趋势。


强迫,是掌控的代名词。


一个人如果发生强迫行为,意味着他试图努力去获得某种掌控感,换言之,由于生活中缺乏某种掌控感,他需要通过强迫的方式,来获取补偿性的满足。


李明确实在原生家庭中没有获得太大的创伤,他的这些强迫症状实际上是婚姻关系带来的结果。


普通家庭出身的李明,当年娶了一个富家小姐,由于阶层的不对等,李明一直受到对方家庭的鄙夷和嫌弃。不仅如此,自己的太太在婚姻中也习惯性表现出颐指气使的姿态,而李明则处在一直压抑迎合的状态中。


长久对真实自我的压抑,会让李明体验到自我空间的被剥夺,让他感受到对自己生活失去掌控感。这会让一个人体验到弗洛伊德口中的“死亡焦虑”,真实的自我被压抑了,当然就意味着“死亡”了。


为了避免体验死亡焦虑,李明的潜意识就发启动防御机制,强迫就这这样的机制,它可以帮助李明获取掌控感,拓展自我的空间。


很显然,强迫行为,虽然能给李明带来上述一些好处,但同时也带来很多不好,比如会让他体验到焦虑、体验到痛苦,等等。


这种冲突,就是新的心理创伤,是婚姻关系赠给李明的“成长之礼”。


三、结婚的前提,是学会自我负责


如果说出生,是我们的第一次生命,那么,婚姻,就是我们的第二次生命。


在足够漫长的婚姻生活中,我们会无形中被另一半影响、被另一半塑造,被另一半雕刻。就像冰川画着大地的形状,爱人也刻画着我们。当然,与此同时,我们在也刻画对方。


在婚姻中呈现出来的那些苛责、指控、怨怼以及不合理的期待,就好像坏掉的画笔,画出一个难堪的爱人。


可是,我们又希望这个难堪的爱人,可以把我们刻画得美轮美奂……这是不是有点不通情理?


所以,如果想在婚姻这个第二次生命里获得新生,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也要做一只五彩斑斓的画笔。这只五彩斑斓的画笔,是由自我负责爱与被爱的能力构成的。


自我负责,是说我们能够看见内心的那个黑洞,那里席卷着很深的怨怼,而对此,我们有能力去安抚它,而不是渴望由对方来填满它。


爱与被爱的能力,是说我们能够坦然地告诉对方,在这第二次生命里,我愿意做一个好的画笔好好雕刻你,但是也希望你也成为一个好的画笔,好好刻画我。


只有基于这样的自我负责,我们才能够找到不竭的水源,去浇灌这第二次生命,让它在荒漠上开出繁盛的鲜花来。


如果岁月悄悄给你带来了年龄焦虑,催促着你迈进结婚的大军,先别急着缴械投降,而是应该深呼吸放轻松,然后问问自己:面对这第二次生命,我准备好那个五彩斑斓的画笔了吗?


作者简介:杨思远,又名拉姐。心理咨询师,专栏作者,追求有用的反鸡汤主义者,拥有积极态度的悲观主义者。已出版书籍《别让坏情绪,毁了你的人生》,当当网、京东有售


排版:小鲸鱼   远方的你别回头

0

回复

作者头像

杨思远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杨思远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