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疑馆 | 如何进行对错判断?

发布时间:2019-09-06 2评论 1512阅读
文章封面


by 壹心理优秀答主们



世界不是二元的,对错也是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上的产物。我认为人人都可以被理解,又害怕自己太单纯被人伤害。但这就是我,有些无奈。求解?



元一:擅长亲密关系咨询 恋爱,婚姻,亲子等 积累了近两千个小时的个案咨询时间

ta的主页


题主你好

我之前也被这个问题困扰着,自己也琢磨了挺久,至今有所感悟,分享出来,希望能稍解你疑惑吧


首先,我非常赞同“人人都是可以被理解,都是值得爱的”的这个观点,而且我现在也正是在这么做的。

这么做的好处就是我越发的平和了,不再轻易的去评论别人,我觉得这是一种让我感觉非常舒适的状态,有时候看到有些新闻里的杀人狂,一些人在喊着“残忍,判死刑”的时候,我也会去想,他为什么会去这么做,他这么做想满足自己的什么需求呢?我相信人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的,有自己的动机,而且这种需求和动机是我们所有人都渴望的,差别在于每个人满足自己需求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个人选择满足需求的方式往往和他的成长环境有关,而成长环境我们往往无法自主选择。所以,我不再去评判对和错,每个人只会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你说自己很单纯,当我在和你有一样的意识的时候,我是觉得自己挺了不起的,不再用对错去评判一个人,一件事,是思想上的一个大进步。我能感觉到你有些恐惧,也许在你心里,理解了“坏人”意味着原谅了“坏人”,接受了“坏人”,认同了“坏人”的所做作为,而一旦“坏人”能被原谅,接受和认同,那么我们将没有办法去遏制有伤害性的事情发生,会有更多人收到伤害,单纯的我受到伤害的可能性就更大。


曾经我也为此迷惑过,我们该怎么去面对那些伤害性的事件和人呢?

后来我意识到,理解和原谅不同,和接受不同,更和认同不同

我理解但我不接受,我理解你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我不接受你做事的方式,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会给别人带来伤害的原因,但我也认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伤害性的行为负责任。


我理解,但我不接受。这是我最终的答案。



薄荷:愿我的文字能抚平你此刻内心的不安

ta的主页


这真是一个深奥的问题,大家肯定都想过,但是基本都无解,别恐惧,别害怕,因为大部分人都像你一样没想明白~


我们判断对错虽然是不同立场上的产物,但是总得有个评判原则和标准,比如符合法律规范的是对的,违背法律的是错的;符合自然客观发展规律是对的,违背的是错的~


人人都有值得爱的一面,但不代表我们必须得去爱他,他错了,那他就是错了啊,我们爱的是他值得爱的,而不是他错的那一面~


害怕自己太单纯被人伤害,那也同样自己太单纯也会获得爱,爱和伤害对立面,单纯在不同的人身上会给你不同的回应,别人我们又控制不了,所以只要保持自我,同时适当的保护自己~

愿安好~



向阳花❀: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2星优质答主

ta的主页


世界不是二元的,对错也是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上的产物!我很赞同这个说法。
所谓的“二元意识”是我们意识上的分离,认为一切事物非黑即白,非对即错,非好即坏,因而在意识层面上产生了对立和冲突。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二元意识对于我们毫无用处呢?
虽然二元大相径庭,但是却相互关联,相互依存,就像南极北极,如果缺失了任何一方,另一方都无法独立存在,整体也就不复存在。

就像楼主思考的那样“杀人犯也有可以被理解的地方,不完全是错的,也有值得爱的地方”
这个单单是表面上的去除“二元意识”,因为真正的去“二元意识”是不评判,不纠结,处于真正的平和心态,而楼主很明显陷入自我怀疑状态,我这样是不是不好呢?

人不仅仅是独立的生物个体,更是社会化的人,自然有自然的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原则,社会也有社会的法律规,“社会人”更讲究的是责任和担当,“杀人犯”他是社会化的产物,虽然他杀人的原因可以有理解的地方,但是他杀人的结果是不对的,是残忍的,也就要负法律责任!

总之,对于“杀人犯”我急看到了他背后理解的东西,我也看到了他这个行为的错误地方,而这两个方面我都不偏向哪一个?我只是处于中间的观察者,把“二元意识”回归“一元意识”!我内心就会平静!



画月不画星:信则有,不信则无。

ta的主页


你似乎忽略了认识社会的人,而社会有社会的规则:法律和社会道德。

正如你所说的,表态杀人的人在他自己的立场是可以被理解的,可是站在社会法律和道德的角度,他是不能够被理解和接受的。

站在个人的角度来看,就算他个人能够在自己的立场理解和接受,但并不代表其他的人都能够站在他的立场去理解和接受,这就受到个人的认知和生活阅历的影响。


再一个,你也说了世界并不是二元的。不可否认变态杀人魔也会有值得爱的一面,可是二者并不是可以抵消的。每个人都会有各种不同的一面,就好像我们正常人工作的时候是一面,生活的时候是一面,休闲娱乐又是一面,而人格是这些不同面的整合。变态杀人魔杀人的时候不是用他值得爱的那一面去杀人的吧,所以我们去定义他的杀人行为的时候就不能去通过他值得爱的那一面去定义呀。


可以拿龙哥被反杀案来举例。

如果龙哥杀人成功,那么龙哥是要被判刑的,因为他是主动想要去行凶的,这是他凶恶的一面。我们假设龙哥在家庭中是一个和蔼可亲的父亲,这是他值得爱的一面,我们会因为这一面而理解和原谅他想要行凶的那一面吗?相反,大家都能够理解和接受反杀他的那个人。

因为大家都在用综合的角度看问题,而不是用二元的角度看问题。


最后再说一个,个体人生观和价值观是受到社会背景、文化条件和家庭教育环境的制约,还有个体的自我调节因素存在以及社会历史事件和个人遭遇的非规范事件的影响。

你陷入这样的困惑也并不是说你的认知有问题,而是你还没有形成相对稳定的认知,这种困惑则是一种探索形成的阶段,是一个过程。



安乐:世界如此,又该如何?

ta的主页


对于这个问题就像楼主提到的,”人做出的任何行为,若是站在他的立场上都说可以被理解的”一样,你站在不同的立场就会得出不一样的感受。

其实楼主已经理解很到位了,但还并没有把这种理解变成自己的普遍认知,所以在面对某些特定的问题时,依然会存在某些认知上的差异与困惑。


单就“人人都说可以被理解,都是值得爱的,哪怕是变态杀人魔也会有值得爱的一面”这个问题而言,如何理解呢?


变态杀人狂做出这样的事情是基于自己在特定情境下的产物————跟人做出的任何行为,若是站在他的立场上都说可以被理解的


人人都是可以被理解的,哪怕是变态杀人狂,这是基于楼主的(或者我们的)特定认知下的产物————跟人做出的任何行为,若是站在他的立场上都说可以被理解的


变态杀人狂需要谴责是基于被害人与维护法律尊严(保护更多人的权益)的特定情境下的产物————跟人做出的任何行为,若是站在他的立场上都说可以被理解的


通过这种对立场的分析就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三种特定的问题都可以跟楼主提到的“人做出的任何行为,若是站在他的立场上都说可以被理解的”一致的。


如果把“对错”带入进来(其实就跟套用公式差不多),那么是什么结果呢?


“对”是基于对我有利,或者不违背我的个人认知(个人对世界、宇宙、人际关系等方面)、我认可的道德规范与法律要求,这种特定情景下的产物。那么站在这个特定的立场下,都是可以被理解的。

跟“人做出的任何行为,若是站在他的立场上都说可以被理解的”,也是一致的。


“错”是基于对我不利,或者违背我的个人认知(个人对世界、宇宙、人际关系等方面)、我认可的道德规范与法律要求,这种特定情景下的产物。基于这个特定的立场,我提出的“错”也同样是可以被理解的。

依然还是跟“人做出的任何行为,若是站在他的立场上都说可以被理解的”,是一致的。


楼主的问题在于尽管知道了这句话,但对于这句话所包含的结构框架、元素构成,以及应用,并未做深入的了解与探索,同时也缺少对自己遇到的问题做这样的分析与探索。

楼主的问题其实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并不是楼主不够聪明,而是楼主还不需要对这类问题做这样的分析与探索。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人生答疑馆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人生答疑馆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