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竭式育儿”:为什么一代代母亲都没有进化?

发布时间:2019-08-30 2评论 2075阅读
文章封面

女儿醒了。女儿睡了。


17年前,当女儿出生的时候,我的世界只有这两种时间刻度。


尿布、奶瓶、婴儿的哭泣,未洗的碗,下一顿饭……这些琐碎的事情充满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里没有我。没有我的梦想,我的渴望,我读的书,我写的文字,以及完整的睡眠。


“我实在是太累了。”


月季疲惫的声音传过来。两岁的女儿被外公带出去一会,她才得空做一次心理咨询。


她说,好几次,她去市场买菜,疲惫与压力让她不得不蹲在路边偷偷地哭一会。“只有和我一个闺蜜,和你(咨询师)说话的时候,我才能喘口气”。说这些的时候,她有些哽咽。


17年前的我和现在的月季,都是“耗竭的母亲”。还有千千万万的母亲和我们一样,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日渐枯萎,从身体到心灵。


往前看,我们的母亲、外祖母也是一样。



母亲的认知进化:从匮乏到富足


一个耗竭的母亲很容易识别。


那个声嘶力竭辅导孩子写作业的母亲,那个生硬地把孩子从怀里推开的母亲,那个躺在床上无声地哭泣的母亲,那个冲孩子大吼大叫的母亲,那个与孩子赌气不说话的母亲,都是耗竭的母亲。


母亲的这种无力、无助,或失控的状态,被苏兹·卢拉称为“空转”。


“如果你在空转,那么你就会觉得照顾他人是一种负担”,在《母亲进化论》这本书中,苏兹·卢拉说,如果你的“油箱”是满的,甚至要溢出来了,照顾他人反而让你觉得人生充满活力与目标。


从我到月季,中间已间隔了近20年,差不多一代人。与我所处的时代相比,月季这一代的年轻母亲,在物质条件、经济水平、社会文化等方面,已经丰富很多。但为什么她们与我当年一样,枯萎而疲惫?


苏兹·卢拉认为,这是因为母亲普遍缺乏自我关怀。


“关怀自己是自私的表现”,这是一个根植于许多母亲内心深处的信念。几乎所有的社会文化都推崇这种的信念,很多母亲也觉得自己为孩子作出牺牲是高尚的。对很多母亲来说,不要说首先考虑自己的需要了,就算是在考虑孩子需要的同时考虑自己的需要,都会被认为是自私的。


一代又一代的母亲放逐了自己的需求,包括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于是枯萎与匮乏就成为母亲的集体画像。


苏兹·卢拉告诉母亲,养育孩子还有一种富足的视角——母亲先照顾好自己,才能更好地照顾孩子。也就是说,母亲要先给自己内心的“油箱”加满油,才能为孩子提供高质量的养育。


母亲需要完成认知进化: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珍贵的,不光是孩子的,我们自己的亦是如此。我们越珍惜和爱护自己的生命,就越能鼓励我们的孩子过上有意义、有目的和回报丰盈的生活。 


跨越进化陷阱:“我不够好”


从匮乏到富足,母亲要完成进化之旅,需要跨越很多陷阱。


自我剥夺就是陷阱之一。社会文化教导母亲:为孩子牺牲得越多,就越显得高尚。


于是,为了孩子,母亲屈辱地留在一段有毒的婚姻中;或者省吃俭用,将孩子送进贵族学校;或者为了给孩子更多陪伴,放弃自己的职业梦想……


如果母亲不这样做,她们就会遭遇另一个陷阱:内疚感


因为自己无法忍受家暴而离婚,不愿意让自己过得太辛苦而让孩子进了普通学校,努力追求自己的职业梦想……这些自我关怀的行为,都会给母亲带来内疚感,她们认为自己做错了事。即使没有他人的评判,母亲也会评判自己,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甚至是一个自私的人。


这些自我评判,来自于母亲“我不够好”的个人信念。这是一个更深的陷阱。很多母亲认为自己能力不足,性格有缺陷,什么事也做不好。


如何跨越这些进化陷阱呢?


苏兹·卢拉试着让母亲相信:自我关怀是互惠的。一个没有自我剥夺,让自己得到滋养的母亲,在孩子的世界里会成为一个“有益的存在”——她的情绪更稳定,对孩子更少指责,能给予孩子更多、更有质量的爱。


要清除内疚感与自我牺牲的心态,母亲需要与自己的内在价值联结。一个人的内在价值,不在于“所做”,而在于“所是”。一个婴儿什么也没做,他就是有价值的。母亲亦是,你的存在本身就是有价值的。


“你是一个独特的精神存在,你是宇宙的孩子,你的内在美德和天赋是绰绰有余的”。苏兹·卢拉说。


在成长的过程中,母亲慢慢遗忘了自己的内在富足。她只需跨越自我剥夺、内疚感、“我不够好”个人信念等——这些由匮乏制造的种种陷阱,就可以重新抵达内在的富足之地。



母亲的进化路径:自我关怀


 重抵内在富足之地的路径,就是自我关怀。这也是母亲进化的必由之路。


苏兹·卢拉认为,自我关怀是母亲从身体、心智、情绪和精神层面滋养自己,以便使自己可以体验到幸福、活力和满足的兴奋感。


养育孩子可能是世界上最繁重的工作之一,会极大地消耗母亲的体力与心力。很多母亲认为,即使自己想要进行自我关怀,也没有时间。


其实不是这样的。苏兹·卢拉在书中讲述了一位母亲的故事。


艾米丽的自我关怀,就是每周日买一束鲜花,将它们插在一个漂亮的花瓶中,然后摆在餐厅的桌子上。有一次,她身体不舒服,14岁的女儿格蕾丝替她买了鲜花,并非常细心地插在花瓶中。处在青春期的格蕾丝,在社交生活中将自己包裹起来。那一次,插完花之后,她向母亲分享了自己的困惑。之后,格蕾丝就负责插花,艾米丽与女儿也重新有了联结。她从未预料到,简单的一束鲜花会给她与女儿带来如此多的喜悦。


这个故事让我心生感动。有时,改变生活只须在自己的桌上放一束鲜花。


每位母亲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自我关怀方式,它们可能是:


放一首好听的音乐;


用漂亮的盘子盛菜;


与孩子一起大声唱歌;


买几条漂亮的金鱼;


用心做份水果沙拉……


我与月季探讨她如何进行自我关怀。最后,她选择每天傍晚,到家附近的公园散步半小时。她还计划,每天睡前进行10分钟的冥想。当她了解到可以为自己做些事情时,内心轻松多了。


“把自我关怀作为一种生活方式”, 苏兹·卢拉建议,自我关怀必须能够被轻易地纳入你的时间表,与你的日常生活相辅相成。


之前,我就是一个不太会自我关怀的母亲。现在,我尝试给自己更多的自我关怀。比如,每天为自己准备三种水果。读书或写文休息时,削下薄薄的一片,或苹果或梨子,丢给正在熟睡的仓鼠刘邦,看着它贪婪地大块朵颐,心生欢喜。


当做到自我关怀时,母亲就会达到一种“蓬勃的状态”。苏兹·卢拉认为,蓬勃是一种内在的幸福体验,蓬勃的母亲意味着即便抚养孩子所带来的嘈杂和混乱没有减少,但我们依然能够体验到幸福感。


蓬勃具有感染力。当母亲充满蓬勃的生机时,她们会发现,孩子也变得生机勃勃。


很多母亲意识不到,自己内在的状态,就是孩子每天的成长生态。“一个蓬勃生活的母亲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她对孩子成长的最终影响和孩子对周围世界的影响,都是完全不同的。”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对母亲而言,蓬勃就能改变世界。



作者简介:代桂云,一个追求心灵自由的实践者与分享者。心理咨询师、私人心理顾问、蓝橡树心理援助中心创始人,擅长整合式短程心理咨询,为来访者提供生理、心理、社会三位一体的解决方案。个人公众号:云心理  yunxinli-aiziji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代桂云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代桂云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