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2亿年轻人的日本神剧,藏着你一直不敢说的话 ​

发布时间:2019-08-14 2评论 3101阅读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主笔团 | 蓝莓小姐(主稿) 笛子
来源:壹心理(ID: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9.3分低了!这部赤裸偷窥2亿年轻人的日本神剧,藏着你一直不敢说的话

出现了!本季我最满意的日本神剧!

 

《凪(zhǐ)的新生活》。

 

只看了一集,就震撼死我了。

 

我怀疑编剧正在偷窥我们年轻人的真实生活。


几乎每一个细节,都藏着你一直不敢说的话。

 

9.3分,低了!


今天,我想用一个特别的双视角,跟你讲讲这个故事。


:我不想再讨好人了

先来讲讲女主的故事:

 

我叫大岛凪,一个28岁的老阿姨。

 

普通职员,存款只够活三个月。

 

我是一个“顺从空气者”。空气,就是身边的氛围。

 

我总是能根据周围的氛围做出反应,和所有人相处得很好。

 

同事发了朋友圈,我第一时间去点赞。

 

在公司,我是人人喜欢的免费劳动力,常常加班帮同事完成工作。

 

同事一叫聚餐,我明明带了便当,却不好意思拒绝。

 

公司产品发布会,领导发现宣传册做错了很生气。同事向我投来求助的眼神,我就马上向领导认错,背了黑锅。

 

我总是害怕别人觉得我无知,所以不管聊什么话题,我都会说:

 

我懂,我懂。

 

这,成了我的口头禅。



总是要察言观色,让我觉得很累。幸好,我手里还有一张王牌——我超级完美的金牌销售男友。

 

我总在他面前展现出最好的一面。


我有一头天然卷,但男友喜欢黑长直,所以我每月都要去拉直头发。

 

每早趁男友还在睡觉,我会早起一两个小时,把头发拉直。


我只希望他能快点和我结婚,这样就可以不用这么憋屈地生活了。

 

直到有一天,我在公司亲耳听到男友笑嘻嘻地对一帮男同事吹嘘:

 

“结婚?不可能的。


我和她在一起,只是因为那方面很和谐罢了。

 

她做的饭很寒酸。每次出门都要把所有插头拔掉。我对这种小气的女人,简直是生理性抗拒。



他嘲讽的笑声,刺痛了我的心脏。

 

一瞬间,我像被人按住沉到水底,无法呼吸,晕倒在地。

 

最绝望的是我在医院醒来,男友和平时要好的同事,没一个人来看我。

 

一个都没有。

 

她们还在背后议论,“只要吹捧她两句,她就什么都能帮你做。



突然,我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我再也不想看人脸色了。

 

甩掉男友,裸辞,搬家。


删掉所有社交软件,注销所有账号,把手机摔得稀巴烂。

 

看着满满一大车行李,我忽然觉得,这些也是多余的,就全扔了。

 

只背一床被褥,骑一辆自行车,朝着偏远的乡村奔去。

 

存款只够活3个月。

 

那我给自己3个月的时间,自由地呼吸吧。


推开房门,风就吹进来。

 

路边捡来的风扇,我刷成了黄色,就像房间里开了向日葵,整个屋子都是幸福的空气。


买菜被店员算错钱,内心纠结千遍,还是鼓起勇气说出‘你算错了’

 

在外面被不认识的人推销手链,也大胆地拒绝‘我不需要’。

 

当我可以自由的拒绝别人,这感觉太棒了。

 

我想变成,一个全新的自己。可男友,却找上门来了.......


慎二:我爱你,但却只会骂你


再讲讲男主的故事:

 

我叫慎二,小凪的男朋友。

 

我非常擅长操控氛围。

 

我觉得男人就应该有男人样,得到社会地位和认同。

 

要是变成察言观色的一方的人,那可就输了。



所以只要有我在的地方,气氛就是愉快的,别人都会关注我,喜欢我。

 

当然,也包括小凪。

 

刚开始交往,她为了不让我发现她的自然卷,早起一个多小时弄头发。

 

我觉得,这女孩太刚了。当时我就决定,要保护她一辈子。


但爱她之类的话,我从来说不出口。

 

带她去同学聚会,本想把她介绍给我所有好友。但当时偏偏有个朋友被甩了很惨,这个氛围我怎么好公布恋情呢?


我便说:她只是同事而已。



就这样,我们变成了地下情。

 

我是个销售。为了和同事搞好关系,我常和其他女同事开玩笑。


男人嘛,左右逢源没什么不好。


我把和女同事的聊天记录和她分享,她也从来不生气。

 

直到有一天,我在几个男同事面前吹牛,说了一些男人间的场面话:

 

“我和她在一起,只是因为那方面很和谐罢了。

 

我看到她站在门边晕倒了。我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我是绝对不会主动去道歉的。

 

第二天我还是照常出差,整整一周没给她打一个电话。回来后发现,她消失了。

 

我发了疯似地找她,坐很久的电车,走很远的路,找到她的新家。

 

看到她顶着一头卷发,我摆出笑脸说:

 

你头发怎么了?变丑了!


真是个发型奇怪的老阿姨!


让它恢复原样吧!

 

我以为我主动来找她,就算是低头,她就会回到我身边。结果,她竟然把我轰走了。

 

我一个大男人,在车站哭成傻逼。

 

第二次,我很难为情地,带着她最喜欢吃的白色恋人巧克力找她。

 

明知道只要说一句“我喜欢你,就够了,但我怎么都说不出口。

 

一开口,就是讽刺她试探我,让她差不多就快点回到我身边。

 

她打了我一巴掌,又把我赶走了。



突然,她来公司找我,被几个女同事取笑。这些人的嘴脸真是太恶心。


我跑过去,牵了她的手在众人面前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以为我们终于可以和好了。她却正式和我说:

 

请和我分手吧。

 

我很难过。但下一秒,又觉得自己如果表现出悲伤,就太没有面子了。

 

于是我大笑:


你算老几啊?我们早就分手了。我不记得我们交往过啊……

 

她没有说话,微笑着离开了。我知道,我永远失去了她。


别人问我:为什么对喜欢的人这么刻薄?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根本无法表达出自己真实的,哪怕一点点感情。

 

只要说出来,我就输了。


小凪:我做一个好人,就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了


小凪:


我搬到乡下后,慎二来找我了。

 

说实话,我虽然对他绝望,但内心还是渴望他来找我。


他出现的那一刻,我有点惊喜。

 

但他很愤怒地对我说:

 

你别逗了,不过扔了点东西搬了新家,你就以为人生能重来了吗?


他盯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绝对改变不了。绝对!

你也差不多该老老实实回来了吧。


那种傲慢又肯定的语气,一下子让我的心,回到冰点。

 

他觉得,无论他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他。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会无条件顺从。

 

没错,28年来,我一直是个顺从者。

 

从小,我妈就就教育我:


你要做个乖乖女。

 

上学,工作,结婚,所有的一切,你一定要走在正轨上。


她从不关心我过得好不好,开不开心,累不累。

 

许久未见,她给我打电话,第一句竟是问:

 

你有踏踏实实做人吗?不会顶着那一头丢人的头发在生活吧。



丢人的头发.....这些打击我从小听到大,让我对自己的一切都很自卑。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满意。以至于一听到她要来东京看我,我就紧张得喘不过气。

 

心想,这次,她又会说什么呢?

 

在我交了男朋友后,这种感觉才好一点。

 

我发现,我和慎二在一起,是因为他有能力,是公司销售冠军,还很受人尊重和欢迎。

 

这样的男朋友,一定可以让父母满意。我就好像有了一个保护伞,我可以证明,我自己也能过得很好。


我拒绝慎二后,他又来了一次,赶也赶不走。我们和邻居一起打牌,他突然对我说:

 

“被欺负,忍耐,无法拒绝的人,他们其实是陶醉于自己是个温柔的好人吧。”



慎二揭开了我的假面。


他说的没错。

 

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做个温柔的好人,这样就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了。

 

只要我抬高别人,贬低自己,使自己处在“弱势”地位,我就没有危险。全世界都会喜欢我,我就可以不被责骂和打击。

 

但现在,我决定不再顺从了。

 

我去到那个给我带来巨大阴影的公司,很真诚地对他说:

 

我们分手吧。

 

但他却.......笑了。他回答:

 

我们早就分手了。我不记得,我们有交往过啊。

 

真好。

 

那我可以毫无留念的,跟过去那个顺从了28年的自己,说再见了。


慎二:我只是一个,会回答讨好话的透明人


慎二:


小凪那家伙对我说,分手吧。

 

她说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受人欢迎,让她有安全感,有面子。


她要离开我,做真实的自己。

 

真是太天真了。做自己哪那么容易。

 

但每次骂了小凪之后,我肠子都悔青了:

 

其实,我真的真的好喜欢她啊。


但我的面具已经撕不掉了。

 

我成长在一个假面家庭。

 

在外人眼里,我们这一家人和睦,幸福,有钱,有面子。

 

他们不知道的是,聚会一结束,我们彼此就如同陌生人,瞬间变脸。


从小,没人真正关心我的感受。连生我的母亲,也不在乎。

 

我不能哭。

 

只要我哭,身边的人就会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那天,我又要参加一个家族聚会。

 

一到场,就拿出我的看家本领“笑脸杀一个个地跟亲戚打招呼。


他们都羡慕我父母有我这么有出息的儿子。

 

我妈妈被夸,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只有我知道:妈,你脸又整了啊。


别人夸她老公,就是我爸,真诚又温柔。

 

只有我知道,他在外面有4个情人,和私生子



还有我的大哥,全家最受宠的孩子,现在信讯全无。父母只好对外说他去了国外工作。

 

我们一家人都伪装得光鲜亮丽,彼此爱护。

 

真特么假。


实际上,我的家人,从来不在乎我。


“我只是一个会回答对方好话的透明人。


所以,我要找到一个我有绝对控制权,无条件顺从我,听我话的人。

 

我说什么,都是对的。

 

小凪,就是我理想中的女友。


对她就算心里有再多的喜欢,我也一丝都不会表露。我总觉得,如果表现出更在乎她,我就输了,她不会再顺从我。

 

但这个世界上最听我话的,曾经百般讨好我的她,竟然一夜之间变了,开始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她‘背叛’了我。

 

只剩下我一个人,继续伪装下去。我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渴望所有人的喜欢和认可,是一种病


故事发展到这里,才第四集。

 

但很多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很扎心。

 

也多多少少也明白了:

 

为什么在关系里有那么多的言不由衷,口是心非?

 

为什么面对他人,总是不能坦然地表达真实的自己?

 

为什么不敢拒绝自己讨厌的,又为什么总是担心失去?

 

其实,都是因为内心缺乏安全感,所以在“看脸色”活着。

 

就像剧中一老奶奶说的,情侣之间99%的分手,是因为话说得不到位导致的。


精神分析学派认为,亲子关系,是一个孩子成人后与另一半亲密关系的最早期原型。 我们如何和人相处,如何向人表达情绪,最早是在和父母的交流里学习和建立模式的。 父母是孩子的镜子。

 

我笑,你也笑,我会知道笑是好的。


我哭,你也哭,我会知道哭是被允许的。

 

我的每一个情绪有你的回应,我的每一个情绪都有你的命名。

 

相反呢?

 

我呼喊痛苦时,无人回应。我会觉得,这个世界不欢迎自己。

 

我哭时,你很生气。我知道了,我哭我愤怒,是不应该的。

 

为了很好地活下去,我们学会了“看脸色”,走向两个极端:

 

一是像小凪一样,极端讨好,变成一个顺从者。


一是像慎二一样,伪装自己,变成一个控制者。

 

顺从,是把自己放在弱者位置上。看似是对对方好,实则是利用自己的弱势,构建自己需要的安全感。


就像小凪,一直在拼命扮演一个让人怜爱的乖乖女。


而控制者,决不能允许自己被忽视,要在关系里要有绝对的权力感。

 

就像慎二,利用小凪,建立了一个都是自己说了算的空间。

 

他们都无法做真实的自己,不仅在社会生活中非常累,更是在最后,失去挚爱。

 

不同的是,小凪的自我是坚硬的,她最终脱掉了面具。

 

但慎二却成为了“看脸色”的奴隶。不允许自己袒露内心,极度拧巴。好像别人一看见真实的他,他就完了。

 

不管是关系里的顺从者, 还是控制者,从本质上说,都是这个社会传统下“察言观色”的受害者。

 

他们的内心有一个洞,要不停的填。

 

一填,就是一生。

 

它意味着,你从不关心你自己。

你未曾有一天,以自己的身份活着。

至始至终,没有被人看见过。

没有真正的亲密关系,没有安全感。

 

内心的空虚,是永远无法用外界的力量弥补的。

 

所以小凪最后放弃顺从,抛弃她曾以为最重要的一切。

 

当她一个人孤独地躺在病床上,她意识到一个真理:

 

渴望所有人的喜欢和认可,是一种病。

 

当你是讨好者,你建立的大部分关系,都是无效的。

 

“所谓老好人,就是怎样都无所谓的人,别人自然会小看你。”



社会关系,特别是亲密关系里,对方会如何看待对待你,大多取决于你自己真实的人格魅力和个人价值。


你对他人的顺从和控制,不仅不会让关系变好,反而会让对方看不到真实的你,拥有不了真正的亲密。

 

所以,小凪说,空气是用来呼吸的,不是用来观察的。

 

去他妈的察言观色。


我就是大岛凪。从此,我就要做自己。


 作者简介:壹心理主笔团,一群与弗洛伊德抬杠的 90后。

排版:小鲸鱼  远方的你别回头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