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做“白日梦”吗?也许说明你是个具有高创造力的人!

发布时间:2019-08-09 4评论 5153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Knvul Sheikh
来源: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


老师在讲台上眉飞色舞地讲着课,你晃着笔,看向窗外那两只打闹的小鸟,想着自己变成了大明星,做着“白日梦”……


我们经常会想象着一些事情的发生,比如小学的时候,我们会在脑海中创造出一个理想的好朋友和一段深厚的友谊;青春期的时候,我们会在脑海中创造出一个理想的恋人和一场甜蜜的恋爱;而成年以后,我们则会时常计划着未来的生活,想象着拥有理想的工作和薪酬,去买房养娃或环游世界。


这些想象真的只是白日做梦吗?我们会发现有些人总爱进行想象,而有些人却很少对这些事情进行畅想,所以这些想象与什么有关,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呢?


01


想象力是我们都拥有并且使用的一种特质,它更多地发生在贴近我们日常生活的场景中,但如果让我们试着去想象那些离我们现实太遥远的时空情况,也许是2500年的世界,也许是月球或火星上生活模式,这个时候我们往往会很难想象到那些情景。


几十年来,神经科学家和心理学家一直在做各种相关研究,试图了解当我们发挥想象力的时候,大脑中究竟发生着什么,以及什么给予了我们想象遥远场景的能力,或者说,想象力丰富的人和想象力贫瘠的人,他们的大脑激活有什么差异。在一篇发表在《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报告,从事与创意相关专业的人士似乎比其他人能够更好地克服心理上的阻碍从而实现对遥远空间的想象,他们能够利用一个只有他们才可以访问到的网络——


大脑中有一个被科学家叫做“默认网络”的结构,而具有创造力的人能够更好地利用这个“默认网络”的背侧部分来将想象力延伸到更遥远的时间、空间、视角和假想的现实。默认网络由一组相互连接的大脑区域组成,包括内侧前额叶皮层、后扣带皮层、角回和海马。当我们做白日梦、回忆或思考别人的意图时,这些大脑区域会被同时激活。而在以往的文献当中提到,它们也可能在展望未来方面发挥出作用来。


科学家们认为,当我们想象在时间和空间上距离很近的情景时,这些默认的网络回路可以帮助我们从过去的事件当中吸取经验。例如,当我们考虑下周或明年要去一座新的城市旅游时,我们可能会想到过去的旅途中经常光顾的一家咖啡店的景色和气味,这能够帮助我们对未来的旅行更憧憬期待。


不同的是,从事创造性工作的专业人员能够在想象无法仅仅依赖过去记忆进行,且难以通过混合和匹配脑海中出现的不同记忆来重建遥远的场景时,会使用其他默认网络子系统。以小说家为例,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心理学和脑科学助理教授、本篇研究的第一作者梅根•迈耶(Meghan Meyer)表示:“他们想象的是其他人对这种场景的观点和看法,而不是直接将场景的真实情况描述出来。”


02


为了揭示有创造力的专业人士是如何如此生动地描绘遥远或假设的现实,迈耶和她的同事们进行了一系列三个实验。

首先,他们随机挑选了300名实验参与者,让他们想象500年后的地球会是什么样子,或者是一个大陆从未分裂的世界,或者是一个愤怒的独裁者的生活。参与者还被要求想出尽可能多的使用钢笔或改进扩音器的方法。实验结果显示,那些在创造力测验中得分高的人,被认为更善于运用远端想象力。


接下来,研究人员对另外的100名参与者重复了这些测试,这些参与者在创造性方面表现出了某种专长——作家、演员、导演和视觉艺术家,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有所成就并获得奖项。研究人员还向一组同样成功的金融、法律和医疗专业人士做了同样的测试。结果表明,这两组有创造力的专业人士在书面回答和自我报告中都比其他人的表现更好,他们能够在脑海中生动地描绘出当时的情景。


迈耶和她的团队还想知道,有创造力的专业人士是否只是在大脑中拥有更强的“想象肌肉”,就像职业棒球运动员比非运动员拥有更强健的投掷手臂一样。为了观察这些想象肌肉的活动,他们让27名有创造力的参与者和26名对照组参与者躺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扫描仪中进行模拟任务。研究人员预测,在对未来进行想象达到24小时的时候,有创造力的专家和控制组参加者的大脑活动是类似的,但令研究人员惊讶的是,扫描结果显示,只有有创造力的那组在想象未来更遥远的事件时,才会使用背侧的默认网络。


在对照组中,背侧的默认网络完全不活跃。然而对于创意专业人士来说,他们在休息的时候,这个网络也是被打开的。基于这个结果,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心理学研究员罗杰•贝蒂(Roger Beaty)说到:“这是理解创造性大脑的一大进步,这些发现让我们了解到大脑是如何想象不同的情景的,以及是什么让有创造力的专家在想象遥远的情景时与众不同。”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Daniel Schacter没有参与到这次的实验当中,但他指出,这项研究结果还对我们看待他人的方式产生一定的启发。因为背侧的默认网络参与的是与我们个人经历显著不同的人事物,所以能够激活这个网络的人也许能更好地同情他人,或者能够想象出目前的公共政策会如何影响未来几代人。


Schacter还说到,下一个想要研究的大问题是,是否可以通过训练来改善背侧默认网络的激活。如果这是一种可塑的能力,也许上绘画课或类似的课程会激发我们的想象力,帮助我们更好地与他人进行联系。


你是否是一个创造力较高的人呢,你想不想成为一个创造力很高的人呢,试着多去想象吧,或许你的创造力会在潜移默化中提高了。


参考原文: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creative-types-reserve-a-special-corner-of-the-brain-for-dreaming-big/


编译 | 采蘑菇的小姑娘
编辑 | S2

作者简介: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立良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排版:小鲸鱼 JXLF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