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一时爽,一直咨询就不爽。

发布时间:2019-08-05 6评论 3358阅读
文章封面
文:栾晶
来源:栾晶(ID:luanjing007)



动力流派的心理咨询,通常是用“解释”来达到咨询效果。即:我给你一个针对你问题的潜意识解释,告诉你原因。你通过我的解释获得领悟,潜意识意识化,你的某些症状就会消除。


如果有一个接受了精神分析培训的咨询师,去做动力学流派的个人体验(咨询师自己去做心理咨询),就会发现:


干啥子,(动力流派)咨询师并不经常给我做解释?


甚至有时候,咨询师解释越多,心里越打鼓。咨询师话太多的时候,说明你的来访者正在搞事情,而你中招了。


如果只解释就有用,那心理咨询完全可以这样玩:来访者和咨询师把所有能说的都说了,大约10次咨询后,咨询师给来访者一张纸,上面写着他关于来访者的所有解释。来访者拿着这个药方走了,咨询结束。


或者咨询师巴拉拉说了一堆他对来访者的理解,来访者听得心里直卧槽,不过这个“卧槽”内容太丰满。有时候是“卧槽原来我的生活是被这样搞坏的”,有时候是“卧槽这咨询师莫不是个傻子”。


解释有时不那么有用的原因,是中间隔了一样东西,叫做“体验”。


你要塞一句例如“你想离婚是因为你太爱你妈”这样的解释给来访者,又不遭白眼,中间就得慢慢去铺一些路,这条路才是心理咨询最重要的过程。


这个路,就是陪伴来访者一起去体验。这条路上最需要先被打开的,是“感受”。




很多来访者来了后,把问题如数家珍,但是绝口不提感受。这是初级玩家,这种很好识别,也很好被处理。


再老练一些的玩家,就是那些对心理学有慧根的爱好者。他们谈起感受来有理有据,你看,我在这里“难过”了,在这里“悲伤”了,对对对,还被“愤怒”支配了。


你看,这就是我这整个事件中全部的感受。


你看,他让你看的时候,说明他自己也正在看他的感受。一个人在观察自己的感受,说明他与他的感受已经分离了。虽然我们最终是要让他去看他的感受,但“观察”绝不是第一步。


第一步是,你得先忘我地呆在你的感受里。


做个示范:

今天我让我老公陪我去医院,他对我说他要加班。他居然对我说他要加班,我那么需要他,他居然要加班。我那个恨啊,我恨得,我恨得我......(暴风哭泣)


哦,今天我让我老公陪我去医院,他说他要加班。我知道你要问我感受,我的感受有:委屈、愤怒、悲伤... ...还有一点无助。你看,就是这些,你看我该怎么办?


很容易看出,谁在和自己的感受呆在一起。



资深一些的玩家,就更夸张。他们会打出一套完整的拳,路子太野,让咨询师无路可走。


今天我说我生病了,让他陪我去医院,他说他要加班,我难过得不得了。我又委屈又愤怒又悲伤,还有点无助。然后我想起来,我这种无助的感觉和小时候我遇到困难,对我妈妈求助的时候一样。我妈妈总是不帮助我,让我自生自灭。所以我知道这是我的投射,其实和我老公无关。


完美。


这种情景如果是发生在咨询的结束阶段,这可以说是他的一个领悟(如果真领悟了也就用不着在咨询室说了)。有些来访者一上来就让咨询师无路可走,那是在阻抗。


我不要和我的感受呆在一起,如果这是你的要求,那我如你所愿。总之,我有一万种方法假装和它在一起。


所以我们知道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来,会跟咨询师说:


我该做的都做了,很多道理我也知道,我自学了心理学,对自己的问题一清二楚,现在,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他们不是在刁难咨询师,也不是舍不得咨询费,也不是急于求成。他们在做的,只是避开那该死的,让人无助的感受。


只要不沉浸在那个东西里,你让我做什么都行。花多少钱都行,咨询多少次都可以,看多少书我都看,多少课我都去报。但请你,不要让我回去。


这也许是咨询中很难跨过去的一关,很多人会问:


  • 我描述这些感受有什么用?

  • 我反复去咀嚼过去有何意义?

  • 我不想去抱怨谁,也不想去埋怨命运的不公。


那你为啥不去做认知行为,偏跑我动力学这里来找虐?


真正不想触碰感受,只想通过一些方法改变自己的人,都去别的流派那里了。


是什么让你那么不想触碰它,还是选择了来到我的面前?选择一种最残酷的方式对自己——只能通过谈话,一次次去触碰自己,再用语言去表达,这个缓慢而痛苦的过程。


每个人原因不同,但我猜有一个原因是,它们欠一个交代。




我不想去看它们,但它们在叫嚣,我知道它们想要有个地方可以去。


过去的那么多年,我沉浸在自我剖析中,我知道了我的原生家庭带给我的影响,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感受。这个感受带来无助无力的挣扎,却对我的生活没有一丁点帮助。


当我鼓起勇气来到咨询师面前,我再也不想经历一遍——这是多么值得被理解的挣扎。


其实不一样。


曾经让我们痛苦挣扎的,恰恰是作为一个孩子,当自己在经历痛苦时,没有人旁观,没人看见,没人伸出手,没人接过去。


后来就压抑了,以为自己没有情绪没有感受,没有愤怒悲伤无助。


当机缘巧合下(通常也不是机缘巧合),例如生孩子,某次重要事件。让你去通过自学激活了那些被压抑的东西,你再次进去了,身边还是没有人。


当在咨询的时候,你对面有个人。只是有个人而已,就不一样了。你在描述它们的时候,有人听见看见,有人对它作出了友善的反应,它就不一样了。


有时候仅仅是用语言将它们再次重组,表达,也会不一样。


你曾经的痛苦挣扎,是一团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在心里。现在你是用语言来将它讲述出来,带着你的情感体验一起。而且这些东西不仅有人看见,还有人帮你识别,替你流泪,和你站在一起。



很多人对我描述过这样的感受:


有些事情,只是想有个交代,被人看见。当我真的对一个人反复说这些事,终于有一天,我不想说了,我觉得够了。


这就是意义。


当带着这样的感受去探索自己,随着一次次咨询的推进,感受会越来越接近真实的你。这时候你会发现,为了掩饰一些潜意识的真实感受,你做了这样那样的事。


这个时候最棒的状态就是,不需要咨询师解释,答案你自己就出来了。伴随着感受而出来的解释... ...真香!


当这样的体验积累多了,注意是体验,而不是解释。有时候我们读书和听课没帮助,是因为体验上没有获得满足。人很多时候不相信头脑,只相信身体。


当体验多了,有时候解释即使不说出来,有些东西也正在发生变化。


然,我还是要告诉你。


心理咨询一点也不快乐,大部分时候,它是痛苦的。


接近了痛苦就会好吗?鬼知道。我只知道,有人愿意浅浅地快乐着,有人想要深深地去痛苦。


因为求一个真实。


- END -


微信公众号:栾晶,和你一起,用心理学看世界。(ID:luanjing007)

排版:小鲸鱼 婉仪

0

回复

作者头像

栾晶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栾晶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