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说“TA不理解我”的人,对被理解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发布时间:2019-07-16 3评论 3137阅读
文章封面
文/周梵
本文由:周梵公号(zerofield0)授权发布
原文标题:那些常常说“TA不理解我”的人,你对被理解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丨周梵

有关系的痛苦,都来自于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有一个学员,来上课之前,因为跟她妈妈之间,就“领证那么久了,什么时候办婚礼”这个话题僵持不下,谁都不让步,互相向彼此宣泄焦虑,最后痛苦不堪,前来求助。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学员非常聪明,尽管她的初衷是:我实在搞不定我妈了,来个专业人士教教我怎么(撕)赢吧!但能够寻求心理咨询师的支持,是很棒的。


一开始,她的观念是:“我妈这个人无法沟通”而且“我每次跟她说这件事情,她都会炸。”直到进行了学习之后,她才发现,好像并不是无法沟通,而是没有找对到底想沟通什么,沟通出什么结果。


当沟通双方都带着自己激烈的情绪时,说出来的当然就不是什么好话,自然就会引发一系列的防御,抵抗,逃避,恼羞成怒……


理所当然的,她最后找到自己想要沟通的点,其实跟“什么时候办酒席”的事件差得很远,挖出来的真实需求是:我想要向我妈妈证明我的独立人格。


而她很快就发现了:即使不证明,其实我的独立人格也是存在的。


当她梳理好自己的需求之后,再跟妈妈沟通,没有出现任何“炸了”的现象,两个人很快就和解了。


在很多的“说话方式”和“情商课”中,其实已经教会了大家足够多的语言话术。我们并不需要再补充这些。


但是很多人会发现,当我们进入到一个比较亲密的关系中,比如亲子,比如亲密伴侣时,我们明明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但最后经常是情绪失控,语言失控,伤人伤己。



这里面有两方面的原因,一种是:说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另一种是:说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不愿意说,说不出口,不知道怎么说。


这两点,在亲密关系上,表现极其突出——我们特别容易把自己的无力感投射在伴侣身上在亲密关系中,所谓的“作”,就是“大部分时候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乱来,少部分知道的时候也故意不说,非要说就反着说。


最常见的句式有:


“老婆你是生我气了吗?”

“呵呵,没有,我生什么气。”


“我错了”

“那你说说你错哪了?”

“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你道什么歉!一点诚意都没有!”


当然如果回答“我错在不该做什么什么”


那就会收到:“哟,你知道你还犯!故意的吧!”的暴击。


如果在恋爱中没有这种觉知,一“作”到底,那么这场战争将在结婚生子并被双方父母介入的时候达到高潮,堪称7人交叉式互相耗损谁也不放过谁大混战,其精彩程度和普遍性,撑起了中华影视界的半壁江山。


丈母娘要房子,婆媳大战,重男轻女,二胎,育儿分歧,青春期叛逆,出轨,中年危机……当我们要承受家庭关系中的各种状况时,许多负面情绪会一下子喷涌出来,愤怒、烦躁、逃离、委屈……


在我们理不清这中间哪些是情绪,哪些是真相,哪些是演绎,哪些是方法问题时,那些无力感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当然,这个雪球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一定是伴侣,如果伴侣比你强势很多,那遭殃的第二继承人就是孩子。


其实在家庭中,真相往往是最不重要的那个,原因很简单——发生在同一个家庭里,同一件事情在不同的当事人眼中,真相截然不同。这跟《奇葩说》里,“情侣吵架,是谁错谁道歉,还是男方先道歉?”这个辩题里面出现的悖论一样:为什么会吵架,首先就是因为都觉得是对方的错,根本就不存在谁错谁道歉。



所以,在家庭生活中,最重要的化解矛盾、改善关系、彼此信任、保持亲密的方式是沟通,而分辨出自己的情绪和演绎,有一个平稳的心态,是有效沟通的前提。


你也许会说:“我说了啊!这个人(我老公/我妈/我婆婆/我爸)根本说不通!”


可能还会补充一句:“这么多年了,他就是这么固执,无法沟通。”


这是因为我们习惯性地在传达自己的观念时,发生两种偏差,让对方无法接收到我们灵魂真正想说的话。一种叫低效沟通,一种叫透明妄想


低效沟通


低效沟通是方法上的失效,通常是喜欢丢一些大词,模糊定义,比如说:“你有没有顾虑到我的感受?”,这时候对方就一定会回你一句:"你究竟想要我怎么做你才会满意?"


其实这是一个好问题,只是很多人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们的回答往往是更模糊的方法:


我希望你能更负责任一点(什么叫更负责任,你的意思是我不负责任吗?)


我希望你对我好一点(我怎么没对你好了,我对你还不好吗?)


我希望你能有点爸爸的样子(我这么起早贪黑的工作赚钱,不就是为了孩子吗?你竟然说我没有爸爸的样子)


我希望你能对我妈态度好一点(我还要怎么对你妈态度好,我够忍气吞声了)


大词就是极其笼统的词,比如"我希望ta对我好一点"、"我希望ta更爱我些",我一听到有人说,"我希望ta对我好一点儿"我都替对方的另一半头疼。


这种话不仅说了等于没说,而且还有强烈的攻击性,还不如不说,除了会引发听者的委屈和愤怒,没有任何效果。


首先,每个人对好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你要对方对你好一点儿,而站在对方的立场上,ta已经尽自己所能的对你好了,你还嫌ta对你不好,对方能不伤心能不生气吗?


其次,你需要去和对方明确而清晰的表达出,什么是你定义的好,而且你想要的这种方式,是否在对方的能力范畴以内。这个点能卡住90%的人,我在沟通课上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往往换来的是整个团体安静而尴尬的几十秒。


大家惊奇的发现,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想要对方做什么。


我一直说我们要对自己的需要负全责就是这个意思,你必须要足够了解自己,清晰的知道自己要什么,这样你才能清晰的去沟通和表达。



透明妄想


跟低效沟通捆绑在一起的潜意识就是透明妄想,两者往往是伴生关系。


所谓透明妄想,就是:妄想我在你眼里是透明的。


很多人往往自己都理不清在自己情绪爆发中隐藏的需求,却寄希望于伴侣来懂他懂到骨子里,而且不给攻略拒绝配合,要像解谜游戏一样,在暗示、反话、酸话、沉默里破译出来。


这怎么可能呢?


世上又不是真有“神仙爱情”,即便有,那也是双方一起修炼出来的。


需求具体化


那么应该从哪里开始呢?


从看清自己的需求是什么,并把它具象化地表达出来开始。记住,是具象化。比如:


【我希望我每次跟你抱怨工作上的事情的时候,你能不要评判我,而是认真的听,最后抱抱我,我就好了。】


【我希望我出门上班之前你能给我一个拥抱。】


【我希望在我对一些事情表达出担心或抗拒的时候,你不要评判或者试图说服我,而是给我一点时间和耐心,陪我一下,最好可以鼓励鼓励我。】


这些点一定要具体可以落在行为上,让对方清晰的知道自己具体可以怎么做,并且你期待对方做的事情要在对方的能力和意愿范畴之内。


那么,如果你需要承担的是平衡一个多维关系系统,关系里已经不仅仅是两个人,而涉及了第三方,比如你和伴侣加孩子,或者你和伴侣加你的父母,该如何做呢?


会稍微复杂一点儿。


但第一步,处理好自己混乱、烦躁的情绪,保证自己一定是在中正清晰的状态。


我先来假设一个情景,这个情景就是宝宝新生的前两年,女方父母常常到家里帮忙照顾孩子。外公外婆作风强势,压制了孩子和丈夫,老公开始不太愿意主动参与带孩子,外公外婆也对女婿的态度不够满意。那么你作为这个家庭系统的中心,如何平衡这种情况呢?


这里有一段沟通文字,大家可以参考:


我妈最近带宝宝很辛苦,压力有点大情绪也不好,老是冲我发脾气,我虽然有时候也会觉得她脾气冲了点,但想想她确实不容易,要做那么多事(最好罗列一遍)还有带孩子还不仅仅是事情本身,还有巨大的责任和压力。


有他们帮我们俩,我们才能完全放心,人不在家,也可以安心地去工作,否则就靠我们倆肯定是各种乱。但他们还是会很辛苦,但毕竟带孩子是我们的事,而且孩子也需要父母多多参。


我们需要更多的承担,而不是把这当做老人的事了,所以后面我会更多的参与带孩子,解放我父母的时间,他们压力小了,情绪也不会那么大,我们虽然忙但会更自由,所以后面照顾照顾宝宝就以我们俩为主,我们看看如何来协作分工。


当然,在我们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我爸妈还是会帮忙的。


我们自己在说的时候不一定要这么说,可以根据我们自己习惯的语言,但有几个大的结构逻辑需要保证。


1、向对方清晰表达第三方的处境和价值

(妈妈带孩子很累,要做哪些事,我们看得到的看不到的,所承担事务性的,心理的压力。帮助我们这个小家更好,过渡这个艰难时刻,雪中送炭、千里送鹅毛、情义深重……)


2、收回责任

(明确责任,带孩子是我和你的事,我们是第一责任人,我们要收回责任,同时减少老人不必要的负担)


3、你和我是一体的,我们需要协商合作方式

(明晰身份,我们是孩子的爸爸妈妈,我们要来负责,接下来我们商量下我们如何分工,自己带孩子,让父母休息)


4、释放部分弹性

(忙不过来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帮忙,但帮忙纯属情分和对我们的关怀)


在这段话中有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关系的序位问题。


能说出这段话的当事人认同的第一关系序位一定是亲密关系,亲密关系是最为优先的情感共同体及利益和责任共同体。再其次才是和父母及孩子的关系。


能以亲密关系为第一优先序位的人,内心可能是一个成年人,但父母关系为第一优先序位的,内心一定是个宝宝。



为什么说可能是成年人呢,因为也有些人虽然是以亲密关系为第一优先序位的,但只是现在对方身上寻找理性父母的代替而已,并没有真正建立两个成年人之间的平等关系。


当心智成熟之后就能够为自己的需要负责,在这个例子中,当事人自己和父母的主题已经疗愈掉过去和父母的关系的旧账没有延续到现在,否则父母的情绪就会带出一大堆受伤、被攻击、我不够好、我总不能让你们满意的古老伤痛。所以这个人才能理解父母的立场和感受。


其次,当事人是有力量和清晰的才能和伴侣站在一起,收回责任。接下来可以去跟老公一起商量陪伴孩子的具体分工,以及在两个人忙不过来,需要父母来帮忙带时候,如何多给父母一些感激和安慰的方法。就可以进入到有创造性的沟通了,不然所有的沟通都只是假装平静的开了个头,说着说着就又进入到争吵模式,永远也跳不出这个怪圈,永远也没办法有实质性进展。


沟通是一种【术】,而当我们处在关系中时,能够自如而恰当地使用【沟通术】的前提,是我们能看到自己在委屈、焦虑、不甘心、羞耻等情绪后面,真正的自己到底想要得到对方怎样的回应,想要获取一个怎样的结果,然后再用正确的方式表达出来。


行为是看的见的思想,语言是能量可感知性的表达。透过话语的力量,人们会逐渐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世界,氛围,关系,圈层,财富……


了解语言力量的人,会对自己所说话非常小心,就像对自己的起心动念一样小心。


当然,语言的训练和意识背景的训练洗刷一样需要过程和投入,暂时做不到也没关系,但至少可以能更为自己的沟通负全责,如果下一次沟通结果不畅,不要轻易说,“ta不理解我”或“这个人很难沟通”,而可以说,“以我过去习惯的沟通方法和能力暂时还做不到”,或者“我无法更有效的表达,让身边的人理解我。”


当你这么归因的时候,至少把责任收回来了,而收回责任的同时,力量也会被收回来。


作者简介:周梵,资深沟通关系教练,幸福心理学家,两个孩子的母亲,自媒体平台优质原创作者,课程影响了数千万家庭。著有畅销书籍《当你开始爱自己,全世界都会来爱你》当当网在售新书《先学会爱自己,再遇见对的你》微信公众号:周梵(ID:zerofield0)。


排版:小鲸鱼   远方的你别回头

0

回复

作者头像

周梵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周梵

用超过10年的时间研究心理学,亲子关系,夫妻关系,自我身心灵成长,目前已接200个心理个案,线下开班100多期课堂,影响数千个家庭,获得家庭的幸福、个人身心灵的富足成长。受到楚天都市报,武汉晨报、武汉交通广播的特邀做客。著有作品《当你开始爱自己,全世界都会来爱你》

私信

周梵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