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变能够引起质变”(26-30)|《100个答主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11 3评论 2432阅读
文章封面

(持续征集ing)


答主故事投稿可以私信作者-问答小助手。
也可以发送至secretary@xinli001.com 
新答主报名入口:https://m.xinli001.com/qa/invitation/sign-up-index




#26.山鸡叔叔的答主故事


其实最开始喜欢的不是心理学本身,而是年少无知时对神秘和高深事物的莫名憧憬。


18岁的我觉得心理学能窥人心,能明人性,能深谙世道,甚至如玄学一般可预测未来。


结果到了大学后,现实给了我沉重一击。心理学专业课程的学习过程异常枯涩,距离我期想的“鬼谷子论道”那般场景相去甚远;知识体系也异常繁复冗杂,单一本彭聃龄爷爷的《普通心理学》就让我第一次尝到了传说中挂科补考的滋味。再加上异地求学心态飘摇,我成为了彻头彻尾的学渣。


出于“趋利避害”的考虑,毕业后最初两年我的工作与“心理学”的专业背景并无直接关联。本想,和“心理学”大概缘尽了,但职业规划和恋爱让我又和它相遇在了一起。


关于心理学我曾经浅薄的认知再一次浮现,只不过,这次变得客观和清晰起来,就像一个少林练功的小和尚,偶然间被点醒,那些挑水、劈柴、打坐、扎马的“功课”看似毫无意义,但却能从量变引发质变。


尝试理解并运用心理学的理论、体系指导教育、人际、生活,书本上枯燥的陈述便焕发了活力与生机,也难怪有知乎网友怒称学习心理学专业的过程总是绕不开:“初学之无趣,次学之异珍,再学之奉若神明,最后,视之无物。”


在这个过程里,很感谢“壹心理”平台,它让心理学的“小圈子”扩大了起来,爱好者们轻松就能链接在一起,也让不同角色和身份的个体(包括我)在这里刷新并重设了对心理学的定义与认知。


我从无组织状态到找到了一个让自己的专业有意义和价值的“窝”,在“窝”里如生蛋般答题,写文,学习,思考(惭愧啊惭愧);从一个厌学的伪心理学爱好者到一个不畏学的真心理学爱好者,这就是我的故事。


我是山鸡叔叔,小春哥并不为我代言。



#27.fact.的答主故事


· “我”——燥勇、糯善与智斯的故事


(一)纯粹童年,烦恼发芽

很久之前,有一条名为四巷的巷子,它深不见底,常年没有光明。在这里,三名儿童正面面相觑,他们今天和同学打架了。沉默了很久之后一直紧握着拳头的燥勇首先开口:“都怪你糯善,要不是你拦着我,我都打赢他了,才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身伤。”说罢便一把抓住糯善的领子,举起的拳头随即砸下,糯善吓得直接闭上了眼睛。


但这时一直在一旁沉默的智斯大声呵斥:“住手!还嫌麻烦不够多吗?当务之急应该是讨论怎么解决这件事。”“我要跟那小崽子再打一架,这次我绝对能赢!”燥勇一边说一边用力推开糯善。“糯善你呢?”


智斯把目光放在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眼泪已在眼眶中打转的糯善身上。“我..我觉得..我们应该..告诉爸妈,然后..然后跟那个同学..道歉,然后.....”“你说什么!?”燥勇大声喊到,并作势又要冲上来,吓得糯善躲到墙根处,默默抽泣起来。“肯定是不能再跟他打了,这样只会让问题变得更大,这样吧,我们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他应该也不会往外说的。”


智斯说道“好吧,这次我听你的,但是糯善这个胆小鬼我也不愿意跟他玩了,咱们走吧,让他留在这吧。”燥勇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向巷子深处走去。智斯看了看正在墙根抽泣的糯善,叹了口气后快步跟上了燥勇,身后的抽泣声也越来越小,直到听不见后,燥勇叹了口气:“他不适合这里。”“嗯。”


(二)少年之时,纷争不断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两名儿童变成了少年。今天他们再次停了下来,他们被高年段的恶霸欺负了。“我觉得我们这次真的应该告诉父母和老师了,我们自己解决不了这事。”这次正志先开口了。“不,我们应该要自己解决,我们以暴制暴,我们要把他们都踩在脚下!你怎么变得像糯善一样了,胆小鬼。”燥勇愤怒的喊到。


“我这叫理智....”“什么狗屁理智,上次我听你的,但这次你必须听我的。”燥勇愤怒的打断了智斯并嘶吼“如果你不敢就待着吧,我自己一个人也行!”正志无奈的摇了摇头,原地坐下并闭上了眼睛。燥勇见状晃了晃拳头,快速向前跑去。


(三)活力青年,找回新生

时间又渐渐过去,曾经的那位少年逐渐变成青年,他凭借着勇猛,很快把之前欺负自己的人全部踩在了脚下,由此他度过了一段极度膨胀,非常自负的时期,谁都不被他放在眼里,每天举着拳头耀武扬威,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很孤独,他把自己的两位朋友都赶走了,其实在夜里,他会一个人偷偷落泪。


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直到那一天,他忍不住了,他疯狂在巷子中往回跑去,直到看见了那位少年,他还没变,一切都像刚离开一样,少年看见他后站了起来。“什么都别说了,咱们快回去找糯善吧。”说罢便拔腿跑去,青年只得追上,再次来到最初的起点,那个儿童依旧在那里哭泣,二人哄了半天才将其哄好。“


你以后别再那么暴躁啦。”“还说我呢,你以后也别再那么胆小啦。”二人相视一笑,同时转头对一边的少年:“你以后也别再那么自私啦。”“好好好,我以后不自私啦。”少年嘴角也微微勾起弧度。三人紧紧相拥,阳光也撒了下来。直到这时,三人才发现地上刻满了“成长”二字。:“我们是个组合了吧,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有个名字?”少年问到。“是啊,那我们叫新生怎么样?”“我赞成。”“我也是。”


伴随着三人的笑声,故事似乎已经结束,但他们知道,属于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我与答疑馆社区的小故事


其实要是放在一年前我是根本没有什么心理问题的,当时我度过了一段快乐、充实的时间。但后来,我渐渐失去了初心,我发现我慢慢向我自己不喜欢的人靠齐了,但我根本不想这样,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就这样我度过了一段浑浑噩噩的时间。


我当时从最开始的不知道怎么转变,到后面已经无所谓根本不想转变,到最后,我已经近乎忘记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每天就是吃饭睡觉,每天都在混日子,嗜烟酗酒,酒吧几乎每天夜里都有我的身影,那段时间可以说是目前为止我生命中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直到六个月前遇见了她,和点开了某应用商店的星光奖榜单然后看到了壹心理。从那以后我偶尔会看看答疑馆,看下那些答主的回答,然后慢慢的时间来到上个月,我在答疑馆看到了有相同遭遇的人,或许出于同情,又或者是很简单得想帮帮他,我回答了他的问题。


之后又陆陆续续的回答了一些我经历过,或者我有解决方法的问题,然后人生答疑馆就给我发私信了。(缘,妙不可言,哈哈哈哈。)进群之后其实也学到了很多,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有爱的大家庭,大家都很喜欢帮助他人,很喜欢讨论,被这种环境影响的我答题量也开始慢慢多了起来,(一个月近五十题耶,我吃奶的劲都用上了。)


慢慢喜欢去花更多时间看看有没有我能帮到的人,越来越能理解他人,越来越想帮他人解决困惑。当然啦,我的故事还在继续,我和壹心理的故事也依旧在继续。(手动爱心)ớ ₃ờ



#28.捕捞星辰的答主故事


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故事,其实我回答问题也会自我暴露讲故事,根据不同人适当暴露不同角度零零星星说了很多。其实故事很长,我不知道从那里说比较好。(里面有些内容只是故事,请勿随意模仿)。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合群的人,也不是很大众,从小就和很多小孩不一样,似乎有更多的思想,总是被认为是异端。我对这个世界感兴趣,对它充满了好奇心,想了解它的奥义。我想知道人活着的意义,我是谁,但是发现身边多数人,都对这些没有兴趣,所以常常被当成怪物,外星人般的存在。我想得很多,但是没有人给我答案。


其实小学的时候,就对心理学有点了解,但是只是道听途说地接触。我曾经尝试过改变自己,让自己和他们一样,结果自己内心很压抑,觉得自己总是被讨厌,我不被接纳,我也不接纳自己,内心其实越来越自我放逐和封闭,自己最快乐的时候,是一个人看书。


后来自己是高一的时候心理出现问题,那时候内心很压抑。虽然还是不太懂心理学,但是我开始自己思考到了家庭问题,我想到,父母的父母当年也许粗暴对待自己,然后那样对自己的孩子,他们小时候也许也痛苦,但是后面还是对孩子继续施加痛苦,就好像一个诅咒,那时候这么想的时候自己也很难过。我也思考人类集体的盲从。但是那时候不接受这些东西,觉得世界很灰暗,让自己更纠结更痛苦了。


其实现在是对以前那种难受的感觉也不好描述了,不是那种状态自己淡忘了。只知道那时候其实自己反复求助,他们也不当一回事,就觉得我矫情。后来高二精神垮了,自己没力量站起来,经常崩溃。父母才觉得麻烦了,才去医院,反正其实中间也是一番折腾,后来说我得了抑郁症。开始想吃药继续上学,但是自己也撑不住了,然后就休学了,那时候也担心自己颓废下去的,但是同时也很累了,想休息,一休就是两年。


但是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接触心理学,先是看了九型人格,其他东西忘了,但是启蒙了我自我觉察,还有了解人格的防御机制。也最初碰到一个老师来这里讲心理学沙龙,第一次实实在在接触到了咨询经验丰富的老师,不过那时候自己有眼不识泰山的。第一年,还是对自己身上的毛病很被动的,没有主动自我探索去,但是也开始有了认识,自己也看了客体与自体关系心理学,变态心理学,精神病学等内容,还是停留在理论层面,就是一种迷之兴趣,家里屡禁不止。我也在网上有科普过,现在想想蠢蠢的,照本宣科。


后来我还是不想回学校,觉得自己还是全是心理问题没解决,我觉得自己问题在内心深处,不处理我的心结,我只会如同很多病人那样,一直循环往复地痛苦下去。所以那时候争执这个问题,和家里吵了不少架。


大概是后来,他们意识到了要大禹治水吧,就让我参加了亲子咨询师的一个培训。我就这样,认识了我的老师,也家庭教育有了了解,那时候还没想到会有后面那么一段缘分。当时,他让我印象深刻,他是一个内功深厚,真实而犀利的人。他没有把我当弱者,没有盯着我的负面和症状。他说,我心理学很有天赋,是这方面的天才( 额……说这句好像显得自己自恋了)。他说,如果我能让自己走出来,我能帮助很多人,也许这句话,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


后来我学习了绘画治疗,催眠,记梦,自由联想解梦,写日记,把它们用在自己身上做实验,把自己当试验品,我想我失败了也没有什么,反正后果我自己承担,就这样莫名成了自己的“咨询师”,我是自己的vip来访者,每天随时服务。也成了一个自己支持自己的孤独的战士。


老师信任我,一直相信,允许我有困惑微信上问他,他答疑解惑。故事很长,我简单代过吧,我面对了内心的很多痛苦和恐惧,也看见了自己的黑暗面,穿越了黑暗,回归自己的中心,我一步一步学会了接纳自己,做自己,和自己和解。在许多的日日夜夜,我做了很多努力,恨不得可以说扒了好几层皮。虽然很难坚持自己也坚持参加高考,考上了大学,虽然就是个普通的学校。


当然,我也中间怀疑过自己多次,也怀疑老师说我有天赋只是暗示和安慰。有一次自己和家里吵架,崩溃过,那时候想自杀,我发微信给老师,我说,也许他是安慰我吧,说我是天才鼓励我,但是我根本不是,也许他看错了人,让老师失望了。他说,他一直看好我,从第一次看见我就觉得很难得悟性那么好的,曾经有人说过收徒弟,他都没有同意,他本来就想有机会当众宣布的,让我当他的徒弟。然后自己在街道上,不顾众人,痛哭流涕,被当成疯子,我也不在乎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也许是被一个人发自内心的认可,觉得自己被看见。当然没有自杀,而那次似乎自己也取得了某些进展。(中间插曲)


后期我也学了内观,跳出问题来看问题,学会了尊重当下,和自己待一起。磕磕绊绊的经过了四五年的努力,终于某个节点豁然开朗,觉得自己忽然对一切释然了,放下了,我知道自己真的走出来了,自己心里很清楚。从那点开始,自己的探索不再是“治病”,而只是孜孜不倦地探索和成长,我从来没有长大和成熟,但我一直在成长。


就在去年,我忽然频繁收到关于抑郁症还有各种心理问题的推送,勾起了我的回忆,想起了那段过往,原来它似乎对我不重要了,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悲悯。我忽然想到,很多人在受苦,他们是迷途灵魂,找不到出路,我虽然不能拯救任何人,人都只能自己救自己,但是也许我能尽绵薄之力。


也许是被自己的心愿“感召”,我就很意外搜索页面就看到了壹心理平台,自己就鬼使神差地注册了id。第一天尝试回复了几条,没想到很快就邀请我当了答主,收了几分打赏,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其实自己挺不自信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回答问题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探索和试探。我不知道对不对,但说的是真实的领悟,来自于自己的成长,我坚持保持真诚,对自己诚实,是动态的,自己一直在成长,有时候说的时候是根据当下对题目的感受来反馈。我坚持以人为本,尽可能代入对方的角度去理解来回复,也许一句话微不足道,但也代表我的一个回应吧。


其实我最意想不到的是,自己收获了一些反馈,说我暖心,感谢我为迷途者的,也有些赞美。可能我很多时候形成了思维模式,把自己被排斥和批判看成正常的,一时这种反馈对我也有些冲击力。我内心深处其实一直还隐藏有自卑感,很难认可自己,心理有活动,有时候怀疑自己是否当之无愧,我配不配呢?或者自己被当成异端,被批斗,被攻击,就和当年一样。


其实这个过程自己也是在克服自卑和自我怀疑学会行动,毕竟自己是个不擅长展示自己的人,自己也整理了自己过往的很多东西,原来可能混乱和碎片化,没有那么清晰地整理出来过。也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回答问题的时候我也会觉察自己,看自己有没有投射自己,或者心里有批判,尽量少让自己状态影响客观性,看见真实的人。


到头来,我自己才是我回答问题最大的受益者,原来我回答问题其实是为了我自己,这个过程自己成长了。我也找到了一种新的自我探索的方式,走出自己封闭的世界,走向开放,这是自己缺乏的。而我的回答也是鼓励他们更好成为自己,相信自己值得被爱,爱自己。我只是平等的一个分享者,在分享故事和感悟。



#29.平台咨询师姚元启的答主故事


我是有一个有八年经历的咨询师,也算的上是一个老答主。看看我回答的问题,我自己都不相信,居然有三千个。

这点小成就可以用一句诗概括:“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当然这里的荒唐,可以不是一般指的荒唐,是我智慧与血汗的结晶。这些回答的贴子怎么来的呢,我慢慢细数。

 

2016年某个夏天的晚上,我在失魂落魄中,百无聊赖地浏览者各种心理网站。突然发现:壹心理网,我点进去,看到不少的题主提出各种问题,一种职业的本能,也可以说是补偿内心的某种空虚和挫败感吧,我开始了解答。


在这里需要交代我的内心的的一个背景:

几天前,刚刚和几个同行注册成立的心理咨询机构,因为各种矛盾的纠纷而快速关门。从事咨询已经好多年了,以前总是借助于他人的机构,好不容易筹建了一个工作平台,却因为某种利益没有达成共识而这么快瓦解,我心有不甘,但又非常的无奈,我只能在迷茫中摸索。


我没有想到,在壹心理我找到了一点惊喜!


我回应的贴在很快有人回应,并给了很多的好评,其中一个题主私聊加了我,通过攀谈,我们成为了咨访关系。


这一发而不可收拾!这个感觉就是让一个漂泊流浪的人突然找到家的感觉。它让我有了“暂时的定居”之处!我于是开始积极的回应各种问题。

 

我发现壹心理网站和其他的网站相比,它求新,求变,跟随时代的发展;它越来越规范,越来越职业化,越来越人性化;它兼顾了社会层面人们的各种心理产品。


而对于壹心理的小栏目答疑馆,人越来越多,问题越来越复杂,

答主也越来越多,素质也非常的高,除了有些羡慕嫉妒恨,我感觉廉颇老矣。

 

但是我不会放弃,继续奉献自己的一点光和热。我知道,壹心理曾经给我一个家,温暖了我。


而今,我在答疑馆,我举着灯笼,引导那些迷茫而没有家的人!我愿继续努力,温暖那些在寒夜里漂泊的人!



#30.Ending的答主故事


我的故事很长,我长话短说吧,谢谢每一个耐心看完的你!

 

在我小时候,家庭更多会不停的要求我必须优秀,考试低于95分,等待我的不是责骂就是老妈的棍棒。


在那时我面对的就是无止境的都是我错,和来自于父母学校的无休止的体罚责骂,数不清的罚抄和做不完的习题吧!


那时的我对此无能为力,只能承受着这一切,甚至觉得那样才是对的,在某一时间段,很讨厌这个世界。

 

之后十四岁父母离婚,老妈去了其他地方,老爸整天去打麻将,就留我一人,或许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读书等于经历无休止的痛苦吧,然后那时候我做了一个看上去很错误,但实际上是对的选择,退学。


我离开了应试教育,带了仅有的五块钱进入了社会,开始了四处漂泊。分别从事过:销售、保安、某企业高管、也当过警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很多年,从云南去到了昆明,从昆明去到了辽宁,最后停留在了北京。

 

在那个时期,内心总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必须得经历这些痛苦?”

 

直到后面我得到了答案。

 

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了某网络电台“知心,”在那时开始以电台的形式去帮助很多需要帮助的人,每天与听众连线的时候,倾听别人的故事,给予TA们一些建议,每帮助一个人,内心就能够感觉到温暖!就像一句话所说的“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之后慢慢的开始理解这个世界,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人生课题,人类就是一种需要互相扶持帮助,才能够不断成长前进从而创造奇迹的生物吧!


或许在某些时候我们都会经历一些无法承受的痛苦,但总有一天会发现这些苦难都是值得的,曾经受过伤的地方,等愈合后会更加坚韧,熬过了最漫长的黑夜,等待这我们的一定是黎明!

 

或许在看我故事的你,正处于人生的关键时刻,会有些彷徨,会有一些迷茫,但别担心,跟随你的内心,并坚持下去。

我相信当你坚持下去的时候,总有一天会和我一样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


当你感觉到孤独,疲惫彷徨的时刻,你一定不是孤单的,因为我也和你一样正在努力的追逐自己生命的意义,或许也会因此磕得头破血流,但我相信随着不断修正步伐,总有一天我能拥有我想要的一切,我也坚信正在看我故事的你,一定会拥有你想要的一切,只是需要坚持下去!


累的时候好好休息,专注的做好每一件想做的事,特别累的时候就好好给自己放一个假,高质量的休息,也是高效成长的关键。希望我的故事能够给予你力量!

 

加入壹心理人生答疑馆的初衷

1、我过去经历了很多痛苦,我不希望再有其他人也经历这些痛苦吧!

2、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只有我一个人,那时候特别希望有这么一个人什么也不用为我做,静静陪着我就好,可惜并没有遇到。

 

所以我希望能向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盏在黑暗中的明灯,为在黑暗中前行的人,照亮前进的路,迈向光明。


这就是我的初衷。

 

加入壹心理人生答疑馆,之后认识了很多好朋友,大家也经常互相帮助,一起成长学习,如果你也想当答主,请一定要来哦,我在壹心理人生答疑馆等着你!

 

这就是我的故事,Ending。


答主故事投稿可以私信作者-问答小助手。
也可以发送至secretary@xinli001.com 
新答主报名入口:https://m.xinli001.com/qa/invitation/sign-up-index

※※点击下方链接扫码立即报名成为答主,一起用爱治愈这个世界♥

https://m.xinli001.com/qa/invitation/sign-up-index


※※其他答主故事:








0

回复

作者头像

问答小助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问答小助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