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抑郁症,会拿刀砍我吗?|是什么阻碍你走进咨询师

发布时间:2019-07-09 2评论 2127阅读
文章封面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放声大哭,原来并不是我无可救药,我只是、我只是”握着手机,我听见W在我的耳边哽咽,“我只是生病了。”


距离W被确诊为抑郁症已经两年了,这两年里,她更瘦了,但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仍然很明亮。我却时不时想起两年之前那一通充满了放松、释然的电话。


“为什么大家都可以那么勇敢,我却不行?”这样的问题依然时常困扰着W,并且对她而言,这将要花上很长的时间去寻找答案。其实,这个问题也代表着大多数的抑郁症患者的心声


当抑郁情绪涌起时,抑郁症患者无法排解它们,为此,他们总是会选择责备自己,伤害自己。对有些人来说,被确诊为抑郁症时也不失为一种解脱——至少这一刻,我的崩溃源于我的病情,而生病了,是会好的。


“内省”是多数人在面对困难与挫折时所采取的一种措施。人们会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并想方设法地去解决问题。然而,也总有一部分人止步于“从自身找原因”这一阶段,并陷入深深地痛苦与自责之中,产生自己没用、是他人累赘的想法。但是大多数时候,人们都忘记了,错不在己。只是我们的心和身体一样,都是会生病的。


为什么我们总是在回避“我们的心也会生病”这一事实?


01

信息缺乏


你了解什么是心理疾病吗?当你想对自己的心理状态进行评估的时候,你应该怎样做?对于心理咨询的治疗来说,其时间安排与费用是怎样的?我们如何寻找靠谱的咨询机构?大多数人面对这样的问题多少会有些束手无策,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在第一个问题上已经败北。试想,当你鼓起勇气地告诉对方自己患有心理疾病,对方却大惊失色,失声道,“你不会要拿刀砍我吧!”


对心理疾病的无知,让人对其误会颇深,似乎拥有了心理疾病,此人就没有了自制力,并且马上要走向犯罪的歧途,这种如临大敌的态度,其实就如同你告诉别人自己感冒了,别人却要把你推进重症监护室一样。这种对心理疾病的妖魔化,让人难免多了几分啼笑皆非,多了几分无奈,但这正是社会的现状——我们对于陌生事物,第一反应不是去了解,而是去抗拒。


对于心理疾病,我们不能过度解读它消极的一面,但也绝不能够轻视它。当人们对心理疾病有一定的了解之后,又会开始对下一环节犯难:人们对于心理咨询服的存在、地点与过程等方面的信息了解上相当匮乏。事实上,相关的心理咨询服务具有很强的被动性。心理咨询师无法主动出击去寻找自己的患者,而是需要患者对自己有充分的信任与配合。这种信息上的匮乏与医疗服务的被动性,往往会让心理咨询机构与患者两两相望,却又互不相闻。


其实,提起心理咨询,许多人也会关心它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抛开费用不提,心理咨询是一项长期的、稳定的服务。这种长期性和稳定性决定了其带有一定的时间成本,而这种时间成本又难免会给生活在当今快节奏社会中的人带来一定的负担。



02

羞耻


心理问题通常带有社会耻辱感(Public stigma)与自我耻辱感(Self-stigma)。这种耻辱感其实不难理解,以肥胖举例:如果有天你正走在大街上,迎面向你走来了一位体重超群的人士,尽管你的心里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你可能也会控制不住自己惊讶的目光。过度肥胖的人大多会受到社会上的指点、排斥,但其实,这样的过度肥胖可能是出于病理、基因上的原因;又或者抛开生理上的因素,他人的生活方式着实与自己无关,人们没有资格去对别人的外貌评头论足。


从社会层面而言,这种体态并没有在真正意义上地毁坏道德、扰乱公共秩序。就是这样一件“我自己开心,你也没有损害”的事情,依然不被社会大众所接受。打量的目光、评判的话语投映在肥胖人士的心中,就形成了自我耻辱感,为自己的内心带来负担。


尽管心理疾病在近些年来正在逐步地“去污名化”,但其仍如同肥胖一样,被大众打上了怪异、不被接受的标签。尤其在国内,在大多数人心中,心理疾病仍然错误地同“疯狂”、“不正常”挂钩。这种社会耻辱感会直接影响到个人的内心:拥有心理障碍的人不愿将自己的疾病宣之于口,既是怕受到异样的眼光,也是不想受到别人的同情与怜悯。


中国家庭对于孩子传统的教育要求都是“坚强”、“内敛”,我们情绪上的软弱、崩溃容易被他人或自己视为我们“软弱”的一面。这样的教育观念使得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少应对自己负面情绪的经验。对于我们内心弱势的一面的忽视,使得我们选择拒绝承认负面情绪的存在,转而将它们归因于身体上的不适。可以说,正视自己的内心已然成为了许多人的难题。


03

原有经验


一般说来,以往的就诊经验会影响患者再就诊的意愿。不管这种就诊经验是来自于他人或是自身,都会直接影响到一个人对于心理咨询的感观。W的确诊过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当人们不适时,首先的求助对象极可能是当地的三甲医院。但由于医院的流动人员多,医生的工作对象数量庞大,会诊时间短等因素,可能会使患者产生不好的就诊体验。


“医生就用一副理所应当的口气,他甚至没有把我当作他的患者,转头就问我的母亲,‘她平时工作压力是不是挺大的?’”W告诉我,这种被忽视、无法直接沟通的感觉真的很让人窒息。当然,这种糟糕的体验并非普遍的发生在所有医院当中,但对于精神状态不佳的患者来说,一旦遭遇这样的态度,对于他们的内心无疑是雪上加霜,从而会使他们对心理咨询,更甚者会对于寻求帮助产生强烈的抗拒心理。


同时,由于心理咨询的效果并非一蹴而就,也有患者在同咨询师进行一两次的会面后,觉得成效甚微,从而拒绝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除此之外,从他人身上得到的反馈,也会影响自身对于心理咨询的态度。可以见得,对于咨询服务的满意度会影响人们会否走进心理咨询室。


当我们选择正视时,我们应该怎样做?


1. 勇于面对


真正可怕的不是心理疾病本身,而是缺乏去面对的勇气。“勇于面对”四字说来轻巧,实施起来却相当困难。不少人由于忽视自己的内心情感,缺乏对情绪监测的意识;又或是情绪涌起,混作一团,对自己的情绪分类无从下手。此时,患者可以通过量化情绪的手段,对自己的负面情绪进行分级,如使用各种情绪量表进行自测。


当然,测试需要花费时间,患者也可以借用相关的情绪管理软件来记录即时的心情。不过,以上所列的工具都是帮助你认清自己情绪,面对自我的手段,其真正的目的还是希望能够帮助患者建立对于自身情绪的监管机制。



2. 主动了解相关资讯


假如你已经意识到了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又或是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内心,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勇敢地迈出了一大步。患者常常会因为对于心理领域知识的匮乏而显得相当茫然,从而忽视了自身的能动性。我的导师也曾承认,“对于各种心理障碍,此时此刻我可能比你们更有经验;但在信息化时代,你们通过网络,可以比我知之更广。”


当你对自己的心理健康状况不自信时,可以选择进行网上自测(如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并根据测评的结果来选择是否进行下一步的咨询。了解的越多,你对未知的恐惧也会越少。


“为什么大家都可以那么勇敢,我却不行?”这样的问题依然时常困扰着很多心理障碍的患者,每个人将要花上很长的时间去寻找答案。希望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每个人都不再孤独,并且勇敢的面对自己,踏上旅程。


积极自救。有研究表明,对于抑郁症与焦虑症来说,指导型自助(Guided self-help)与面对面治疗具有相同的有效性。所谓指导型自助,就是让患者发挥自身能动性,在专业的指导之下进行的自助行为。相关的自助材料有心理自助书(Self-help books)、基于互联网的认知行为治疗措施(Internet-based CBT interventions)等。


不过,这种自助行为仅适用于轻度至中度的心理障碍。在各种咨询手段中,也不乏有将“相信患者自身能力“”一点作为原则。正如前文所说,患者在面对自身的心理问题会显得无助,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自身的能动性受限。通过自助行为,一方面可以缓解患者的症状,另一方面也可以帮助心理疾病患者逐渐重拾信心——你,比起他人,更加能够帮助自己。


Reference:
Snape, C., Perren, S., Jones, L.,& Rowland, N. (2003). Counselling – why not? Aqualitative study of people's accounts of not taking up counselingappointments. Counselling and Psychotherapy Research
Blignault, I., Ponzio, Z., Rong, Y.,& Eisenbruch, M. (2008). A qualitative study ofbarriers to mental health services utilization among migrants from mainlandChina in south-east Sydne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al Psychiatry
Vogel, D.L., Wester, S.R., Larson, L.M.,& Wade, N.G. (2006). An information-processing model ofthe decision to seek professional help. Professional Psychology:Research and Practice
Cuijpers, P., Donker, T., Van Straten, A., Li, J., &Andersson, G. (2010). Is guided self-help as effective as face-to-facepsychotherapy for depression and anxiety disorder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meta-analysis of comparative outcome studies. Psychological Medicine


-END-
作者@章馨允
编辑@吴乐东
文章来源:上海乐天心理咨询中心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上海乐天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上海乐天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