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真实是有代价的,但我付得起

发布时间:2019-07-07 9评论 5696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壹心理主笔团 | 蓝莓小姐 凌南絮 碗仔 笛子
来源:壹心理(ID:xinligongkaike)


最近爆红的综艺《乐队的夏天》,盘尼西林改编了朴树的《New Boy》。


结果,著名音乐人张亚东,哭了;高晓松,哭了;现场观众,也哭了。


张亚东说,听着这首歌,想起了那个时代的朴树。


如今,朴树已经45岁了,大家还是喜欢他。


为什么?


因为真实。


他淡泊名利、干净如树,聒噪时代里活得像个纯真少年。


但,在我看来,这是被供奉在“神坛”的圣人,不是完整、真实的朴树。


朴树说,真实的自己,或许有些“混蛋”


“如果我心里真有一个混蛋的话,我想让那个混蛋出来。我想让你知道他是怎样的,让别人和我自己都看见”。


最近,一直和大众保持着距离感的他,在参与“行走的力量”心灵建设公益项目里,第一次破天荒地揭开了那个“混蛋”且完整的自己。


01

我是个讨好他人的人


在很多人眼里,朴树过着一种近乎理想化的,无需讨好的生活。


事实恰恰相反。


作为北大教授的儿子,父母教他的是“少说多做”、“谦虚明理”,成为别人眼中的好孩子。


1993年,面临高考的朴树,明确表态“我不想上大学”,全家人一致反对。


起初,他还不肯妥协。但看见父母为自己整日担心,变得憔悴,他决定拼命努力几个月,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他又对父母说:“我是为你们考的,不去了啊”


结果,他还是无法面对父母失望的眼光,强迫自己去入学。


这,像极了当年的我们,被迫报考父母希望的学校和专业。最后发现,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当媒体大肆宣传朴树“不为五斗米折腰”时,他一直是那个讨好别人的人。


20岁如此,45岁亦如此。


他与阿雅在古巴录制《奇遇人生》,和当地人聊天,他只有一个想法:


没意思。


对方说的他不想听,他说的对方不感兴趣,他特想回去睡觉。“但我觉得这样有点不礼貌”。


他很愧疚地说,“那天他们可能准备了很久,还把所有的朋友叫过来了,一定是以为有个大派对吧。没想到自己却把他们拒绝了,他们肯定很伤心吧。”



伤害别人的期望,对于内心敏感的朴树来说,是一件太有负罪感的事情。


他的天性想按照自己的意思来,从小接受的教养却又希望让别人舒服,二者一旦发生冲突,他就特别“拧巴”。


他早就看清了自己:“我发现我很多行为是要取悦于人的,希望从别人那里得到肯定,这可能是我的童年成长缺失的东西”。


尤其是离开公众视线的那几年,他会担心所有的热闹都远离自己,什么都赶不上了,甚至内心有种强烈的不平衡:


“凭什么大家就把我忘掉了?



02

承认你的阴暗面


2017年,某公号写了一篇关于朴树的文章。


作者表示“不喜欢他,看见他就烦”,还评价他发布的新歌《达尼亚》,说“既不喜欢,也不讨厌,毕竟趣味和能力就那样了”。


正是这句话,刺痛了朴树,直戳他10多年来心头悬吊的恐惧——江郎才尽。


他试着给这篇文章留言,没留上,却又想为自己辩驳些什么,索性把这篇文章和自己想说的话,发给了当时采访他的记者——雷晓宇。


“这些年来,我很努力,起码在某些方面。才尽没尽我不知道,至少我还愿意不计代价做这件事。


尊重所有观点,接受一小部分。不想争论,只想说一句,居高临下并不是一种高级的态度。那只能看到某一部分,肤浅得很”


曾经,哪怕10个人中只有1个说自己不好,他也会牢牢抓住那个声音,无限放大。


但这时候的朴树,虽然还是会拧巴,却也可以面对他人的批评了。


我们和曾经的朴树一样,都无意识地追求人性的完美无缺。


我要做个“好人”,我应该是“善良的,热情的。却很少有人愿意承认,我是“懦弱”的,“邪恶”的,甚至是“不堪”的。


心理学家荣格说,每个人都有人格阴影


那些“负面的人格,也就是所有我们痛恨、并想隐藏起来的令人厌恶的特质”,才能构成完整的你。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承认自己的阴暗面?


因为一个人不能接纳完整的自我存在,不断压抑所谓“不好”的部分,那么他的内心将没有真正的力量,很容易崩塌。


“要接受自己的阴暗面,就要首先承认自己是不完美的。这可能是一种很大的打击,它意味着要接受自己不受人喜欢、不适合社交的一面。”


这一点,朴树一直在努力做到。


03

真实需要代价,我想我付得起


真实是有代价的。


一个真实的人,常常有可能让别人不舒服。


朴树也会。


他一次次说,讨厌取悦别人的自己。但他的人生,也因为坚持真实,一直付出着沉重的代价。


2000年的世纪春晚请了朴树,但他彩排时知道要假唱那一刻,说:“这个春晚我不上了”,转头就走。


经纪人立即打电话,劈头盖脸把他骂醒:“你知道什么叫尊重吗?如果你不上春晚,全公司就是被你伤害了,你把我们所有从业人员的路堵死了!"


朴树哭了。最后乖乖回来彩排上台,用一种别人欠他几百万一样的表情唱完了《白桦林》。



这之后,朴树成为当之无愧的现象级歌手。


当时有人来找朴树去商演,唱一次就能换一套房。张亚东劝他应该多发CD。现在这么红,多写几首歌,还不赚到盘满钵满?


但朴树唯一不想做的,就是不想用音乐讨好别人。


在最红的时候选择沉寂的代价,最直观的就是:没钱。


沉寂的十多年里,他失眠,焦虑,痛苦,研究各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的办法。后来还要因为赚钱跑综艺,让人心酸。


既然代价如此高昂,为什么还一定要做真实的自己?


因为,不真实的代价比真实的代价要大太多。


2003年,第二张专辑推出,他红透大江南北,拿奖拿到手软。一向特立独行的朴树,突然变得特别配合采访,接通告,各种商演。


他不停地说出一些对他来说很陌生的词:宽容、尊重、舍弃、配合、行业规律、自我约束……


好像变成了一个可以和所有“虚伪和谐相处的自己。


不久之后,他崩溃了。


2007年,他参加了一个真人秀《名声大震》。他说,“做这个节目,我想我不要做自己”。


高强度训练,一次次突破性演出,每期又唱又跳,还要时不时配合主持人的调侃,长达三个月,他“完全失控”。


最后,发烧两个多礼拜,打着封闭针录完了最后一期节目。



此后他大病一场,他几乎将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


这一封闭,就是12年。


“隐居”那几年,他每天做两件事:遛狗,买面包。他不做音乐,也不见做音乐的人,不接演出,连经纪人都不得已改行卖二手车。


他下意识地逃避真实情绪,不信任心理医生,做了一堆傻事。


最糟糕的时候,他不止一次,想过放弃生命。


数不清的深夜里,他不断安抚自己:你现在要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安安全全地把今天晚上度过去。


他才发现,不敢做真实的自己,付出的代价远比做真实的自己要大。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厌恶”这个行业。


他觉得自己“一直被裹挟着,半推半就着往前走,边抗拒,边享受着它给予我的恩惠。钱,名声。一度沾沾自喜,迷失其中。”


他逼自己戴上虚伪的面具,去面对这个他不喜欢的世界,去达到所谓和世界、他人、以及自我关系的和谐。


结果是,彻底迷失自我。


所谓真实,永远是属于你一个人的选择题。


朴树也常常会在“表面和谐”和“坚持自我”之间纠结苦恼。但在每一个重要关头,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自己。


他说:真实是有代价的,我想我付得起。


04

“我想做回我自己


做一个迎合他人,把所有愤怒,委屈,痛苦,无奈都隐藏的“假自己”,你不会与人发生冲突。


你身边的关系,总是一片和谐。你把每个人都照顾得妥帖,看上去大家都很喜欢你。

 

但这种讨好式的关系,真的有意义的吗?你和他人之间,真的有连接吗?


人本主义心理学大师罗杰斯认为,只有接受真实的自己,才能产生真正的连接。


“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个人自己都是一个海岛;只有他首先乐意成为自己并得到容许成为他自己,他才能够同其他的海岛搭起桥梁。


所以现在,每当朴树觉得自己戴上了面具的时候,他知道:


我厌烦了。

我想做回我自己。

我想看见我本来的样子。


“我试着去看到那些黑暗,接受这样一个自己。面对他,而不是遮盖他,让他在暗中驱动我的人生。”


他易碎,骄傲,抑郁,孤独,脆弱,拧巴,爱钻牛角尖,容易情绪化,和世界格格不入。


但他从不想伪装,隐藏,逃避。


05

行走,看见自己本来的样子


鲁豫说,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朴树。


除了歌好听,他身上有一个特别可贵的东西:干净,特脆弱。


这种脆弱感让你特想保护他,会瞬间把你拉近,天生的,有致命的吸引力。


脆弱,才是朴树的真实。


何谓真实?


就是看清你本来的样子。


现在的朴树,终于可以看见自己本来的样子。


他可以平静地对自己说:我有一颗非常美的灵魂,我喜欢他。


而我们要如何看见自己本来的样子呢?


首先,用心感知,抚去迷雾,耐心地问你自己一个问题:


我是谁?


这个问题,在陈坤发起的心灵建设公益项目“行走的力量”2019报名表中,很多人回答过。


而倪大红说,我不善言辞,但我会努力寻找最自然的表演。



梁文道说,我正在学习接受,并感激这世界给我的一切。



贾樟柯说,我不喜欢和别人谈论自己的作品,那是我最害羞的时候。



“行走的力量”每年面向大众招募不同领域的行者,到远离城市的无人区“止语”行走。


行走第9年之际,陈坤希望每个人通过自问“我是谁”,认真听取内心的声音。


从生活的琐碎中,看见自己的脆弱与坚强,从情绪的克制与爆发中,深思它的缘起与归处。


一位参与过活动的心理咨询师说,在行走的过程中,每天 7~9 个小时,都在专注感受自己,这种机会太难得了。因为,“我们每天都用6分钟来刷牙,却很少有人真正花上 6 分钟,去关注自己的内心,觉察自己的情绪”。


今年,杨幂、欧阳娜娜、朴树、易建联、倪大红、梁文道、贾樟柯、倪妮等各领域大咖纷纷参与,回答行者招募报名表中的「二十个“我”」,透过情绪窥见内心的波涛暗涌,感知真实的自己。


为此,“行走的力量”也邀请你,与发起人陈坤以及上述大咖一起,透过情绪看见自己本来的样子。


陈坤说,“真实的丑陋比虚假的繁荣要美丽动人,只要你用心感知自己,就能与你生命中的真相相遇”。



不为成为更好的自己,而是更好地成为我自己。


世界和我爱着你。


作者介绍:壹心理主笔团,一群与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轻人。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壹心理(ID:xinligongkaike)。


责任编辑:小明 Spencer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