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梦想在大脑的战役中夭折!

发布时间:2019-07-03 3评论 3257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雪菲

来源:微信公众号:雪菲(ID:sunxuefei2013)


这几天,我在深度学习罗伯特.迪尔茨先生的课程。作为教练行业的知名前辈,我非常喜欢他对梦想的解读。迪尔茨说,一个人梦想的实现,需要身体智慧、情绪智慧和思维智慧的共同参与。


在大脑战役中夭折的梦想


经常发生的现象是,我们似乎目标清晰,但是一旦行动起来,却总是陷入各种阻碍,而且这种阻碍多半仍然发生在内在自我。比如,我们定义了一个方向,中途却会在一些事情上拖延,拖延者是怎么回事呢?如果你尝试和拖延者进行过深刻的对话,你会发现,他一方面强调目标的重要性,但同时也会强调各种客观困难。他似乎无法表达清楚自己究竟为何陷入拖延的泥淖,却又不断传递出难以前行的纠结状态。其实,拖延者难以前行的纠结,并非发生在思维意识层面——对目标的不清晰,或者行动计划的不具体;更重要的是,他们被无名的情绪卡住了,这些无名的情绪不是他们的思维能够意识到的,他们只是有种模糊的负面感觉。正是这些感觉让他们不愿意去面对目标,甚至无法迈出解决的第一步行动。


这就像是有两部分大脑,理性大脑和情绪大脑在打架:



所以,为什么道理都懂,但就是做不到?因为,此刻,你缺乏的并非是负责理性思考的大脑给出的目标和方法解析,而是你没有意识到负责情绪的大脑在不断向你发出“停止”的信号。


实现梦想,需要三脑协同


按照神经科学家的研究,我们来简单理解一下大脑。我在教练体系多年跟随的恩师玛丽莲.阿特金森博士,曾经在《唤醒沉睡的天才》一书中,关于人的大脑科学,用三脑理论做了极为简单明了的描述。人们的大脑从内到外可以划分为三层。


最内层的大脑主要负责处理本能信息,叫做本能脑。本能脑维持基本生理系统,且通过指挥身体作出本能的打、跑等迅速反应来保证基本安全。


中间层的大脑主要负责处理情绪信息,叫做情绪脑。情绪脑和本能脑的联结更强大,会将爱、兴奋、愤怒、害怕等正向或负向的情绪带到行动中,以支持本能脑作出更加强烈的反应。


最外层的大脑主要负责处理思维信息,叫做大脑新皮层。运用左脑和右脑系统,来想象未来,创意分析,思考方案。


看起来,我们在工作、生活中,似乎更需要大脑新皮层来帮助我们制定计划,完成各种各样的目标。但是,大脑新皮层是人类进化史上最年轻的部分,很多情况下,它会牢牢受制于本能脑和情绪脑的状态。


我在五年前最初学习高山滑雪的阶段里,通过听教练讲授动作要领分解,我的大脑皮层已经理解了技术要领——身体前倾将能更好地控制速度。但是,当我真的站上山顶,看到面前陡峭的皑皑雪坡,本能脑开始发出安全警告,情绪脑也随着释放恐惧信号。当我滑行起来,在速度和高度都不适应的情况下,情绪脑开始不断释放焦虑、恐惧的情绪,本能脑迅速进入想要逃跑的预备状态。这时,我的身体会不由自主地出现后撤的现象。尽管我的思维一再提醒自己“身体前倾,控制速度”可是我依然无法做到正确的姿势。反而,越是害怕,身体越是向后撤,雪板就越是压不住,速度就越快,终于失控摔倒在地。


不妨把三脑的合作想象成我们的身体、情绪和思维在大脑的不同反射区域内,都有一套各自的表达系统,我们需要像乐队指挥一样,协同各个系统,才能完美演绎出最终的舞台成果。


去观察那些真正智慧且具有感染力的人,他们的身体姿态往往自然挺拔且放松灵活,他们的情绪是饱满且愉悦的,他们的思维也是敏捷且开阔的。相反,无论是身体语言,还是情绪,或者思维语言上出现了问题,一个人就会释放出一些令人不舒服的感觉。或者,你从身体姿态上感触到他扑面而来的颓丧;或者,你从情绪上感受到他正散发的负面;也或者,你从交互中体会到他狭窄且固执的思维。


重新构建沦陷的三脑智慧


讲一个经过信息加工后的咨询案例:


安先生接管了父亲的生意,开着一家烘焙店,经过十年的经营,生意颇为兴隆,一家人吃穿不愁,他却总是萌发想要学习绘画的念头。他报了业余绘画班,经过半年的学习,画作就得到专业老师的认可。没错,他有极强的绘画天赋,且似乎找到了对他来说更有价值和意义的梦想。他说自己在画画时,能感受到似乎“上帝在拿着我的手,自由愉快的表达自我”。他考虑了半年,计划转让烘焙店给他人,自己持股分红。他先是做出了两年绘画学习的计划;也考虑了一旦两年内学画不成,再次回归烘焙店的资源和后路。从目标设计、行动计划、后备资源来看,一切都完美无缺,他也找到了愿意接管烘焙店的合作伙伴。但是,当他约好对方商谈转让签约时,却临阵反悔了。最开始,他认为是自己找的搭档不合适,但是半年内,他找了三到四位合作者,都同样是在前期谈妥一切条件,他却在签约的当天,突然放弃。最后一位搭档甚至对他的一再反悔被气得破口大骂。


我在咨询时询问他,“当你躲在家里,无法前去签约时,究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安先生把脸深深地埋在掌心中,迟迟不抬头。过了很久,他断续地,从指缝里漏出几句伤痕累累的话,“我做不到……我放弃不了……在临出门要去签约时,我会出现剧烈的无力和丧失感。就像小时候,我爸妈经常把我丢在家里,整整一年外出打工,他们偶尔回来时,我妈却每天都会情绪化的冲我发泄,能连续骂几个小时,我心里疼得都木了,但是我也不会走开。她骂得真的太难听了,但是我走不开……”整整几分钟,我一句话没有说,只是用眼神保持静默的陪伴。一个男人最深处的悲伤就像崩塌的悬崖一样,无限地蔓延开来,我在咫尺之遥,看着他碎成一地。那一刻,任何语言的尝试,都显得轻若鸿毛。


明显地,安先生的问题出在情绪脑对过往经历的创伤性记忆,这些创伤产生了剧烈且习惯性的负面情绪反应,令他的思维在面临签约的情境中完全失控。并且,安先生伴随有一些躯体化的反应,他深受过敏性哮喘的折磨,睡眠质量也很差。在青春期阶段,他曾经得过五年的神经性吞咽障碍。从精神分析的角度,凡是与饮食有关的神经性厌食症、暴食症或吞咽障碍等,一般都与母子关系高度相关。与口部相关的躯体化问题,可以回溯到早期,婴儿在需要哺乳的“口唇期”,未被满足的对母亲的依恋心理。


安先生已经陆续做过两年心理咨询。他找到我的原因在于,之前的精神分析专家和他都认为,他的潜意识和深层情绪问题都已得到了较充分的分析和觉察。在不断地自我疗愈过程中,他也基本成了半个心理学专家,对自己情绪背后的源头和潜在需要,他已能做出相对清晰和深刻的解读。目前,他认为自己更需要的是,找到一个更适合的专业人士,陪伴他在分析之上,探索出一条更为积极且有效的行为转化之路。他辗转找到了我,我也愿意结合心理咨询和教练的方式,尝试给予他需要的探索和陪伴。


在随后的约谈中,一方面,我尝试用教练的方法,和他探讨他的理想。我会和他谈论在绘画时他最享受、专注的状态;我也细腻地探询在这些积极时刻,他的身体感受,他的情绪反应。通过此,我意图帮助他重新构建出积极的情绪记忆和身体记忆。另一方面,我尝试在这个过程中,依然遵循心理咨询中精神动力取向的方法,给予他曾经缺失的理想的共情关系。这种共情包括:耐心,欣赏,鼓励,包容。


锚定三脑协同的梦想时刻


再说回梦想的实现。当身体智慧、情绪智慧和思维智慧三者和谐一致时,就能形成一个生生不息的能量通道,运载我们冲上梦想的高空,再平稳落地到行动。用现代量子物理科学来解释,无论是身体智慧,还是情绪和思维智慧,都携带着极为复杂且细微的信息。各个部分所拥有的特性,已经综合成为整体,无法单独描述和定义。实现梦想的过程,大抵是将自己看作是一个全息的系统,寻找一种和谐共生的状态。


尝试去锚定这样一些时刻:你冒出一个很棒的想法,且情绪上满怀期待、信心和热情,同时,你感受到身体上跃跃欲试的状态和满满的能量。这些时刻和它蕴含的方向,或许,就是自我价值的意义所在。


作者简介:雪菲,心理咨询师,高管教练,专栏作者,深海,潜水员,行走者。微信公众号:雪菲(ID:sunxuefei2013)


责任编辑:Spencer Kennjane

原作者名: 雪菲

转载来源: 微信公众号:雪菲(ID:sunxuefei2013)

转载原标题: 别让梦想在大脑的战役中夭折!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思维升级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思维升级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