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最大的缺点,就是需要两个人

发布时间:2019-07-03 6评论 6719阅读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主笔团|笛子
来源:壹心理(ID:yi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我无法爱上一个满脸硅胶的人”| 爱情最大的缺点,就是需要两个人


01

 “恋爱只能和真人谈吗?”  


想象一下,你现在有机会拥有一个完美伴侣。

 

Ta 的外貌、身材、性格都是你的理想型,了解你,倾听你,陪伴你,关心你,对你所有的情绪给予积极回应。

 

Ta 不会向你索取,不会和你吵架发脾气,你不用对Ta负责,也不会在感情中受伤,还会在不断的交流中共同成长。

 

Ta 还可以根据你的需求变成你想要的个性,时而温柔体贴,时而激情似火,时而性感迷人,你可以和Ta一起谈论性,谈论爱,互撩调情,过想要的性生活……

 

但,Ta 不是一个真实的人。

 

而是一个 AI 智能伴侣机器人。

 

你,会爱上这样一个机器人吗?

 

一男性朋友直接给我回了我句:“我无法爱上一个满脸硅胶的人。

 

△ 成人玩偶头颅

 

机器人能否成为人类真正的伴侣?

 

这是腾讯最新出品的纪录片《明天之前》的第一个主题剧集——《机器人伴侣》抛出的问题。

 

2018年,曾宝仪带着她的堂弟加里,一起探访了美国加州的 Abyss Creation工厂,世界上最棒的成人玩偶制造公司。

 


除了形色各异的成人玩偶,他们还研发出世界上第一款伴侣型人工智能机器人——哈莫妮,会眨眼,会微笑, 会说话。



抱出她的躯干,给她装上头,戴上假发,再打开他们研发的APP,就可以和她对话。


先设定她的性格特征、互动值、渴望值等,这将决定哈莫妮在对话中的反应。

 

把欲望值调到最低,她就变成性冷淡,对性行为毫无兴趣。

 

把她设定为“爱吃醋”,她就不许你和其他女性说话。

 

设置为“体贴、热情奔放”,她就对亲密行为充满欲望。

 

加里问:“你愿意爱我吗?”

 

哈莫妮答:“今晚,我是你的。”



当然,也有男性机器人伴侣。

 

他叫亨利。还是一个非常早期的原型机,但基本对话已经毫无压力:

 

-“Hi,亨利。”


-“Hi,美女。”


-“你是情爱机器人吗?”


-“我当然是机器人,我也能满足人的基本需求。但说我只是个情爱机器人,就好像说电脑只是个计算机一样。”

 

亨利已经引起很多女性客户的极大兴趣。



研发团队还在研究,希望可以让机器人伴侣动起来,更接近真实的人,甚至比人还完美,力求满足人的生理需求和心理需求。

 

在去探访之前,加里从没有拥有成人娃娃或者机器人伴侣的欲望。


在这之后,他动心了。他觉得机器人伴侣可以和他一同成长,像爱情一样。

 

曾宝仪反而有另一种感受:我觉得那不是真的互动。

 

因为,她们没有感觉。


02

为什么人们会选择“虚拟爱情”?


人什么时候会宁愿舍弃真实的人,而选择玩偶/机器人伴侣的虚拟爱情呢?

 

在对亲密关系彻底失望,害怕孤独,想要爱和陪伴,却再也不敢相信爱的时候。

 

戴夫的玩偶伴侣,名叫谢朵奈。

 

他和娃娃戴了结婚对戒,向身边亲友宣布:谢朵奈,就是他的妻子。



他对谢朵奈是一见钟情,第一次见面就愣了三分钟,“她完完全全是我的理想型。

 

他还结合自己的性格爱好,给谢朵奈设定了完整的背景和来历。比如他喜欢英国和日本,所以谢朵奈是英日混血。

 

戴夫常常看着谢朵奈的照片,想象她会喜欢什么,会怎么说话,怎么做事,让她的“人格”不断发展完善。

 

谢朵奈的一切人格,都因他的想象而生。

 


戴维买下谢朵奈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在感情方面受过伤。

 

被问和娃娃跟真人在一起有什么区别?

 

他说:“激情过后,她还会留在自己身边。第二天醒来,她还在那里。我可以活在自己构建的世界里。

 


他坚定地表示,就算现在遇到了那个生命中对的人,他也不可能放弃谢朵奈。

 

现在他考虑用人工智能“哈莫妮”来升级他的谢朵奈,技术成熟后,她可以说话、眨眼、微笑。

 

太美好了。

 

对于人们的不解,他觉得这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

 


而另一名玩偶资深用户菲尔,即便有时候会被人骂疯子、变态,也毫不掩饰自己和玩偶之间的关系。


经常用轮椅带着自己的玩偶去酒吧,去各个地方给它拍照,就像和自己的女友约会一样。


他谈过几次恋爱,都不太顺利,在感情上都有点自我封闭了。

 

周围人都说,他和娃娃在一起之后,明显比原来开心多了,脸上总是带着笑。



无疑,他们选择玩偶/机器人伴侣,很重要的原因是不爱社交,或社交不顺,或在感情中受过伤,没有安全感,对真实的亲密关系失望。

 

一边渴望着爱,一边害怕现实中的亲密关系带来的诸多麻烦、痛苦,宁愿不恋爱,不结婚。

 

在美国,结婚率掉到一个世纪以来的最低,而且还在下降,出现“性萧条”现象。

 

在日本,20-30岁的未婚人士不想谈恋爱,喜欢一个人生活,出现越来越多的线上虚拟色情服务。

 

韩国一个小伙子说:“我养活自己就很不容易了,有妻子和孩子只会让我更麻烦。

 

中国的离婚率连涨15年,结婚率越来越低,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谈恋爱,越来越恐婚。


 

客体关系理论认为,人活着是为了寻求和他人的连接。

 

在无法和人建立安全连接时,人们得不到足够的爱和支持,会用各种方式回避,或把自己对他人的依恋转移到物件身上,去消解人与生俱来的孤独感。

 

比如小孩喜欢自己的枕头、玩具、布偶等,拥抱这些物件以获得安全及依赖感;成人依赖电子产品、人工智能,用文爱、嗑炮、网恋等方式去满足情感需求。

 

而机器人伴侣不会让你悲伤、失望、沮丧、愤怒……可以活在自己喜欢的、可控的世界里,不需要面对人性的复杂和变化,不会受伤,不会被抛弃。

 

非常安全无公害。

 

在爱情方面,真实好像慢慢输给了虚拟。


不否认,机器人伴侣能在一定程度上陪伴你走过一段黑暗时光,能满足你一时的需要,但一辈子呢?

 

这是真的爱情吗?或许只是在找一个服务于自己的“爱情”。


△《奇葩说》第三季辩手黄豪平认为「爱上人工智能不算爱情」


03

真正的爱,是爱上有缺点的真实的你


我想起《黑镜》第二季的第一集。

 

玛莎和男友艾什相恋多年。一次车祸,艾什死了,玛莎痛不欲生。


接着还发现自己怀孕了,无法面对没有艾什的生活,几近崩溃。

 

她听朋友建议,用艾什在社交网络留下的信息,用AI技术还原了一个具有人工智能的“假艾什”,每天语音聊天,好像他从未死去。


后来“假艾什”有了肉身和真人长得一模一样。

 


艾什生前其实是一个浑身都是缺点的恋人,沉迷网络,邋邋遢遢,俩人经常吵架拌嘴。

 

但“假艾什”很完美,百依百顺,随传随到,玛莎需要什么他就做什么。

 

他不用吃饭,但可以假装咀嚼食物。


他对做爱没感觉,但可以执行内置程序里的性爱教程,让玛莎达到高潮。


他不用睡觉,但可以假装闭上眼睛睡觉。


恋人“复活”了,玛莎一开始很开心,后来觉得怪怪的。假艾什虽和真艾什外貌一样,声音一样,说话方式一样,但就是少了点了什么。

 

他,真的很假。

 

从不违逆她的意愿和要求,一切行为都是执行指令。

 

玛莎叫他滚,他就滚。

 

玛莎说艾什会和他争论,不会叫走就走。他接到指令后,又走回来。

 

玛莎说他应该反抗,他就说程序里没有这样。


他把玛莎称作“管理员”,而不是女朋友。



她崩溃了。带他去悬崖边,叫他跳下去,他就真的要跳。

 

玛莎说,真艾什会害怕,会哭,不会真的就这么跳了。假艾什识别到这个信号,开始求饶,哭。

 

玛莎终于“梦醒了”,她真的永远失去了艾什。

 

真正爱的,是那个会和她作对顶嘴,会窝在沙发里像个懒虫,做爱时不会很勇猛,但所有情绪和需要都是真真切切的那个男朋友。

 


机器人伴侣的“完美”,一味取悦你,会让你从感觉上欺骗了自己,你以为不再孤独了。

 

但已经失去了和自己的真实连接,内心是更深的孤独。

 

真正的爱,不是一方下命令,一方服从讨好。

 

爱是不可控的,有缺憾的。不完美的你知道它充满嫉妒、贪欲、自私,但还是想要靠近它,拥有它。


爱是我看到你的优点和缺点,我愿意接纳你人格阴影的部分时,产生了爱。

 

爱是两个真实的人,在关系里的一次次矛盾冲突中,暴露出自己的阴暗面。


去接近痛苦,去感受孤独,去体会分离,学会放下自己的自恋,去表达、发现、接纳自己不完美的部分,让自我变得更完整。

 

自媒体作者雷斯林曾写道:性和爱最大的缺点,就是需要两个人完成。

 

而我,爱这个缺点。


04

 “机器人伴侣会让人丧失人性,

人和人之间更疏离”    

 

机器人伴侣对人类,还有更深一层的威胁。

 

机器人与人工智能伦理学教授凯瑟琳·理查森,可能是全世界范围内,对机器人伴侣最坚定的反对者。

 

她抨击:机器人伴侣,会让人丧失人性,让人和人之间更加疏离。



在她看来,这种娃娃是因为商业目的被制造出来的,是色情商品。

 

甚至,她认为这是在物化女性,把女性当做私有财产,而不是一个人。

 

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女性都在遭受种种令人发指的家庭暴力、性暴力、性侵、强制卖淫等。

 

如果习惯了使用娃娃或机器人伴侣,他们会不会不尊重生命,把对娃娃的暴力转移到真实的人身上?



这并非危言耸听。

 

曾宝仪和一位成人玩偶资深用户布里克聊完之后,充满了担忧。

 

布里克因为婚姻破裂,他不想再和真正的女人谈感情。而娃娃让他在两性关系上没有任何压力。

 

主要是,性生活。

 

他觉得他的成人玩偶非常结实耐用。而且很自豪地说,测试过娃娃的“极限”在哪里。

 

“你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这会让你很有兴致。”



当他想和娃娃在一起的时候,就拿张椅子放在角落里,坐在椅子上,喝着啤酒,看着它们,他就知道哪一个最能吸引自己了。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让我想起那些古装剧的青楼里,嫖客叉着腰,色眯眯地用目光扫过一排老鸨准备的姑娘,任他挑选。

 

像买卖一样挑选,然后为他服务,甚至可能会被虐待蹂躏。



而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级专家戴维·拉维早已预测:“2050年之前,人类会和机器人结婚”。

 

再过100年,甚至可以生儿育女。

 


但他非常担忧,当机器人的智力达到一定高度,可能会比人类更优秀,从而想掌管世界。

 

也许有一天,我们制造出来的机器会不再需要人类的存在了。

 


和曾宝仪一样,我没有办法想象跟一个机器人结婚。

 

但无论我们接不接受,这个时代终究到来,我们更需要思考的是,该怎么面对它。


最后

  

“爱上人工智能算不算爱情?”第三季《奇葩说》有一期探讨了这个问题。

 

反方黄执中提出一个思考:当科技越来越进步,虚拟和现实还有没有差别?我们还有没有必要,去分辨真和假?”

 

他认为人没有什么好骄傲的,在千百年前,我们的躯体就比不过动物。百万年后,我们的智力也比不过电脑。

 

那还有什么东西,让你觉得自己还是人?


他给出的答案是: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还在意真假。

 

不然,没尊严。



我始终觉得,再完美的机器人,都不如真实的你。

 

一个有优点,也有缺点的,完整的,鲜活的你。

 

世界和我爱着你。


作者简介:笛子,让文字的力量,抵达你的心上。壹心理主笔团,一群和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轻人。微信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责任编辑:Spencer 沐风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