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娩是生死之门,也是女人重建生命的机会

发布时间:2019-07-01 3评论 3107阅读
文章封面
文: 马冉冉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女神的花园(ID:thegardenofgoddess)
原文标题:亲历“产后忧郁”:分娩是生死之门,也是女人重建生命的机会



不期而遇的,前几天的我,又一次掉进了“产后忧郁”的深谷。


症状是:


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来,觉得人生很虚无,连饭都不想吃,只想睡觉。恨不得老公也没有、孩子也没有,还是单身贵族的我自己,一个人生活。


每当在睡梦中被吵醒,被迫要从自己的事情(例如阅读、洗澡)抽身离开事,会非常愤怒。对照顾孩子吃奶、拉屎、洗澡的琐事,一下不耐烦至极。我也想出去跟成熟的人交流啊,谁想一直跟婴儿在一起,做幼稚的事情。


抱着孩子,看着她天真无邪的笑脸,就特别特别特别想哭,如果人生是一件很悲伤的事,而我居然生她出来,一起来承受这份悲伤,我到底是不是爱她?


一颗心像被卡在一团浓雾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头够不到天脚踩不到地,悬在半空里。我像一只困兽一样,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一点都不夸张,我那几天特别特别特别能理解,为什么有些产后忧郁的女人会做出极端举动。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在内心翻滚着啊,才会推动一个女人做出这样那样的选择。那种低落到了极点、根本不受理智控制的绝望,很疯狂。


我跟妈妈说,妈妈,我心里很灰暗,觉得很抑郁。


妈妈说,你看你有那么可爱的女儿,有什么可忧郁的?


不是,不是,这跟我女儿没有关系。只跟我的心情和身体能量有关。


她又问,你是不是在为事业担忧?


也不是。我好好觉察过,并没有发生什么具体的事件,让我感觉忧虑,就还是那些工作、家庭、生活的事情在,一切也算顺利,但是,没什么让我想要更快乐投入去做的欲望。


往前看,好像也还是会那样。往回倒,也回不去了。我知道,这一切的里面,都缺了一些对我很重要的东西。但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


于是,整个生命能量,就卡在这里了,后退不能,前进不得。



01 

分娩,是对身体秩序的巨大冲击


自从1月26日分娩之后,这种忧郁的情绪,至少来找过我三波。


  • 第一波忧郁,发生在刚生产完的两个星期里,伤口和哪儿哪儿都痛,下床都困难,上个厕所能痛出一身汗,我经常痛哭流涕。


因为在36个小时之内,接连经受了突然入院,独自生产,打催产素,器械扩张宫口,注射无痛分娩针,顺产用力到虚脱,产道三度撕裂,插入拔出导尿管的剧痛,产后如厕困难等一次次的冲击,我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是惊魂未定。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身心灵,真是经历了太多太多不易觉察的“惊吓”。我终于懂了,那些在能量层面残余的惊吓,会累积在女人身心灵三个层面里,变成底层的身体能量,很容易让女人在产后陷入低能量状态。


我一下就理解女人的产后忧郁乃至抑郁是从何而来了。那个时候,我就下定决心,等我经历完这个过程,我一定要好好写一篇不一样的“产后受难记”。


回想起来,在宫口开了四指之后,麻醉师来给我在腰椎上打无痛分娩针的时候,我浑身不可遏制地颤抖,停不下来。而孩子终于生出来,脐带剪断后,我也是发抖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可想而知,身体有多少惊恐要抖出去。


待到出院之后,孩子被可靠的月嫂阿姨照顾着,先生也终于来到我身边,我才从那种不顾一切我只想平安生下孩子、保护孩子的“母兽本能”中,放松下来。


人一松,才觉察到自己的委屈和不容易,动不动就放声大哭。


先生说,你怎么产后变成林黛玉。我也不理他,只有我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唯有亲身经历才会懂得,分娩真是女人独自跨过的一道生死之门。别说现在医学多么发达,分娩的疼痛、惊吓和风险,依旧存在。


我甚至对自己突然憋下去的肚子,觉得特别害怕,不敢触碰自己的肚子。饱满鼓胀了几个月的肚子,突然“卸货”,竟然会让我产生一种极度空虚的感觉,感觉身体被掏空以及五脏六腑大挪移。


我很多天都没办法把双手放在腹部,我就是害怕。明明分娩的那一天,我还坚持给肚子擦很多防妊娠纹的油,摸着肚子跟宝宝说话,而我此刻居然不敢去触碰它了。


后来,还是先生一边拿着我的手轻轻放在肚子上,一边说“不怕、不怕,这是你的肚子”,才让我重新跟腹部建立了联结。好艰难地认回,这确实是我的肚子,没错。


整个月子里,我坚持给自己做催眠引导。靠下面这个“粉红色小屋”的修复冥想(天使教给我的),我整合疗愈了产后脆弱的身心灵能量。具体做法是:


闭上眼睛,观想你走进了一个特别温柔的女性空间,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粉红色的,有各种粉红色的花朵,粉红色的水晶,粉红色的灯光。然后,当你在一张特别舒服的粉红色小床上躺下来的时候,会走进来两个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小护士。你把她们观想成小仙女也行、小天使也行。


然后,她们就会开始帮你用粉红色的光做疗愈。粉红色的光,温柔照亮你的身体、乳房、子宫、产道,骨盆……她们还会交给你一颗粉红色的水晶,握在手里,在你沉沉睡去的时候,持续疗愈你。


一次次在冥想中,去到“粉红色小屋”,好好疗愈了我自己,才终于从“生完孩子丢了半条命”的状态中,感觉一点点复原。


这一波产后忧郁,让我有机会重建自己的身体秩序,从能量的层面整合自己的身心灵。



02 

产后,是重建亲子秩序的契机



  • 第二波忧郁,发生在产后一个半月。


回国后,被父母照顾着。他们都回去了之后,我们把孩子交给专业的育儿嫂,孩子跟着阿姨很乖,我想好好休息恢复恢复元气。白天,她跟着阿姨,晚上睡觉跟我。但是,晚上睡不好的我,在白天经常是困倦得要死的状态,在补觉,晚上有时候又要上课,睡前也陪伴不了孩子。不是她在睡,就是我在睡。


这个时期,我发现,逐渐长大开始认人的孩子,明显跟育儿嫂比较亲近,对阿姨的一举一动都很关注,而我在她面前怎么晃,她都不理我。我的心又一次掉入谷底。很用心地怀她、生她,结果她竟然不搭理我。


谁说孩子跟母亲天然比较亲近的?

谁说母子连心的?

明明是,谁陪伴孩子比较多,孩子就会对ta产生依恋。

我有一种“被骗”的怨恨。


同时,也有一种深深的内疚感。因为我身体疲惫,太想休息,太娇气太不坚强,而错过了陪伴她的机会。不是有很多妈妈都咬牙硬撑着自己照顾孩子吗?我为什么没有这样做?


这一股混合着怨恨和内疚的不可遏制的能量,把我的心带进了深渊,忧郁到了极点。那一阵子,我蹲在路边,跟父母打电话痛哭;深更半夜,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痛哭;跟先生一说话就吵架,感觉全世界都没有人能理解我的无助。


这段时间,对我的这些产后感受通通无感无觉的先生,基本上起到“陪伴反作用”,特别喜欢跟我辩论“你想多了啦,孩子怎么会不跟你亲”“你不是产后抑郁,顶多是焦虑”“你也没跟你妈长大,不是也很亲你妈吗……那个夫妻博弈的过程,真是精彩呢。老公,别再和我辩论了,OK?


我的情绪,越不被他看见,越被他拽着往“正能量”走,我越陷在死胡同里出不去。


我的无助,需要被看见、被同理。我不需要谁,来教我什么,更不要告诉我“正面思考”。(开玩笑,我是干嘛的,什么道理我不懂呢。)


那后来,这波产后忧郁是怎么过去的?


我们回了一趟娘家。我亲自全天24小时带孩子,带了7天,累是累,但是我从她的眼神和动作里,都真实确认了她对妈妈是有认知的,是有依恋的。我感觉到了,之前很虚幻飘渺的所谓“母女情”,被她在我怀里面拱来拱去的肉乎乎、热烘烘的小身体,真实被体验到了。


确实,她出生100天之前,我没有太多照顾过她。她不跟我亲近,多么正常。而我只要好好用心陪伴她,她就会来好好回应我。


我的纠结才松开了——我对她的爱,她都是感觉得到的。


等我们再回到北京,把她交给阿姨,我才终于没有一点点内疚感。然后,还跟先生去苏州出了3天差,玩得不亦乐乎。


这一波产后忧郁,让我借机重建了我对于亲子关系的理解,重新定义了我和女儿、丈夫、父母、保姆之间的秩序。


我写了一封信给女儿,也是给自己


珍珠娃娃:


今晚,妈妈上完微课,你又已经跟着姥姥睡着了。


之所以说“又”,昨晚,因为妈妈在赶着写文案,你也是由姥姥陪着睡着的。


你没出生前,我曾立誓要把你一直带在身边,寸步不离。绝对绝对不要你重蹈我的覆辙,能避免小时候因父母而遗留“不安全感”,尽量避免。


然而你出生后,妈妈逐渐接受,即使带你在身边,也没法放弃自己想要的那种人生,没法放弃自己想做的工作,没法时时刻刻围绕着你打转。


在你几米开外的地方,我有属于我自己的独立身份,有我的人生轨迹。我首先是我自己,然后才是你的妈妈。


下午,我去就在隔壁楼的公司上班,赶着写另一个文案。等我回到家,你睡在客厅里的婴儿推车里。姥姥说,从我走了,你睡了一大觉。


夏天的风吹过白色的窗帘,阳光尚好,你在灿烂的光线里,肉乎乎的小胳膊,一节一节的,愈发像小嫩藕一般新鲜。


我的心肝宝贝,你知道,妈妈多么爱你吗?


而我的爱,是以一部分的远离来表达的。


我希望,你的记忆里,妈妈有时候会化妆打扮,穿得漂亮且隆重,伴着淡淡的香水味出门去。妈妈会举着自己喜欢的包,告诉你,好看吗,妈妈以后留给你。


我希望,你的记忆里,妈妈有时候会在书桌前,专注敲着键盘,写着故事。你偶尔被邀请进我的书房来参观,在我不是你妈妈的时刻,我活成什么样。


我希望,你的记忆里,妈妈从未因为要爱你爸爸和你,而放弃过什么。妈妈很会拜托别人来分担生活的责任,阿姨也好,姥姥也好,你的爸爸也好,他们都是能帮助妈妈免于崩溃的帮手。


于是,我的小嫩藕你,也就可以灿烂光鲜地长大,眼神始终如今日般明亮,眉眼间都是温柔,笑起来很甜,哭起来很飒。


我的小嫩藕,愿我们今生的母女缘分,留给你的,尽是勇气,尽是果断,尽是柔软。


你的妈妈

38岁生日前夜


是的,我确认了我跟她之间的关系秩序就是:“在你几米开外的地方,我有属于我自己的独立身份,有我的人生轨迹。我首先是我自己,然后才是你的妈妈。


终于,我从初为人母的诚惶诚恐中,自由了。



03 

灵性,是女人生命的氧气


  • 第三波忧郁,就是这一次。


某一刻,心情突然掉下去了,两天都爬不出来。去打坐,去书写,一时平复,再过一会儿,又掉下去。


直到昨晚,我哄睡了孩子,又想默默流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在心里祈祷天使们帮帮我:


神啊,

请你用你的力量,

挽救我的心。


请你用你的方式,

治愈我的心。


请你用你的智慧,

重建我生命的秩序。


突然之间,就有很多天使降临,送来许多的光,把我的心上下前后左右的空间,那些悬空的地方,全部用光充满了。


我的心像被白色光泽的透明啫喱,稳稳托住了。


那种悬在半空中的感觉,消失了。忧郁一下子无影无踪,我对生命的笃定感就回来了。


很神奇吧?


神奇。同时也很寻常。


无数个时刻,天使就是这样带着光,来呼应我的求救。


“我是一个一直跟天使生活在一起的人。”这句话在我心头,突然冒出来。这是我生命的宣言,也是我一切底气的来源——天使一直与我同在。


所以,我半夜从床上爬起来,写了一段话:


我是一个和天使一起生活的人。

在无数次生命陷落的时刻,是天使把我叫醒,用光托住我,送回人间,踏上未完成的旅途。所有的喜悦和幸福,不来自于我在人间拥有什么,而是我知道,在至深处,无论发生什么,天使永远与我同在。我要活出灵性生命的全部。


我忽然领悟到,在人间拥有的伴侣、孩子、父母、事业、财富、声名等等,并不足以填充我的灵魂的渴望。我的灵魂有一个部分,真的是属灵的(请允许我借用一个宗教词汇),它必须被“灵性”充满。


什么是“灵性”?


就是那些超越肉身以及感官而存在的,遍布宇宙一切角落的无形之存在。就是那些你会在绝望而进入臣服之际,大喊“老天爷啊”“苍天啊”“神啊”的存在。就是你在千辛万苦登临山顶,被一阵风吹拂,头脑没有念头,只剩赞叹的那一刻清明。就是你在走入大自然,感慨于日月星辰、花鸟树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的赞叹之心。


它是我们生命底层生生不息的能量。


我也知道,这种属灵的能量,是所有的孩子在人世间可以欢笑的最初动力。我曾因它而生,为它而来,它是我灵魂的氧气。


我在人间生活,但我必须要不断亲近天使,亲近灵魂,才能感觉到真正无条件的爱。我也必须为彰显灵性落地于人间的生活方式,而不断实践,不断分享。


不管这个世界是这样理解“灵性”的,它,就是我内心深处的根基。我早就用整个生命去体认到它的存在。一旦感受过,再无法装作它不在。



04 

忧郁,是危机也是转机


写到此刻,我心下了然——这一波产后忧郁,其实,更像是我的一次“心灵危机”。


在向着生活前进的同时,我失去了我自己生命最根本的内在秩序——灵性。


人经历的所有忧郁,本质上,都是因为你的心灵自己知道:

“我缺失了自己重要的一部分。”


而且,心灵自己会出发去寻找那个缺失的部分。它代替你出征,去寻找你生命的意义。

于是,你的内在才会呈现出一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状态。


自动寻找“意义感”,是生命本质的属性之一。意义,可以为你的生命建立内在的秩序。而这个时候,往往你需要借助更大的力量,来完成这个寻找。那个力量,就是“灵性”。


我在陪伴丈夫、养育孩子、创造事业、学习商业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放掉了我比较“形而上”的部分,关闭了我的灵性,而去面对创业的财务现实,要去面对柴米油盐,要去面对孩子的屎尿屁。


与其同时,我的内心,却不断在渴望亲近自己生命中的灵性部分。我希望可以将更多灵性的质感,带入我的亲密关系和亲子关系。我希望,可以将更多灵性的质感,注入我的事业和我的合作伙伴。我希望,除了谈资源合作、利益分成,我们也可以谈一谈生命的热情、梦想和使命。


否则,我的生命秩序就失去了平衡。没有“灵性”,仅靠“活着”本身活着,我会内心枯萎而死的。


属灵的部分,就是我存在的根基。我靠亲近那些不为世人所在乎的无形的部分,而得到生命能量的补充。


我可以是一名在商场上征战的女战士,也要同时是手握水晶权杖的女祭司,可以在意识之中直达天地,可以跟人们的灵魂交往,这才是我的生命秩序之所在。


生命的无限可能,借助我所能感知到的天使,在我生命中持续起作用。这才是我欢喜地在人间创造的真正源泉。


能陪伴我走出产后忧郁的力量,跟当初陪伴我走出人生低谷的力量,是同一个。


它们都来自于无形无相的宇宙之光,幻化成天使,来给予我生之能量。


我是一个和天使一起生活的人。


你也是。


而我们,终可以仰赖这股力量,落地在每一刻真实的生命里,活出更多的光,更多的信仰,更多的富足与自由。


分娩,不仅是一扇帮助女人提前预习生死的大门,也是重建生命的一次机会敞开心,让环绕你内外的灵性能量接管你,带你穿越“产后忧郁”,进入生命全新的阶段吧。


- END -


微信公众号:本文转自公众号:女神的花园(ID:thegardenofgoddess)。作者:马冉冉(身心灵作家,生命故事疗愈导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责任编辑:Spencer、婉仪

原作者名: 马冉冉

转载来源: 女神的花园(ID:thegardenofgoddess)

转载原标题: 亲历“产后忧郁”:分娩是生死之门,也是女人重建生命的机会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健康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健康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