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位截瘫消防员的自述:苦难对我们的意义

发布时间:2019-06-18 8评论 3588阅读
文章封面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朱亮林,是一名消防军人,2013年7月9号任务意外受伤高位截瘫至今,是截瘫中的最高位,没有呼吸(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用嘴打字


五年没有出去过病房,每天都是重复,甚至不知道我是一年过了365天 还是365天重复了一天。




苦难有什么价值?我否认一切说苦难没有价值的观点。


我不是拿苦难或者经历来消费,仅仅是表述个人感受。


刚刚受伤时,因没有呼吸(像我这样高位脊髓损伤的人活下来的几率是几千分之一)基本送达医院之前就over了。我因自身是消防兵,班长有较强的急救意识,离医院又比较近,一路鸣笛三分多钟就把我送往医院带上了呼吸机,但仍因缺氧陷入重度昏迷,县医院下达四次病危通知书。我命大,昏迷第四天醒了过来,然后被送往浙二医院。


在重症监护室躺了19天,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被所谓的的专家定义为植物人,接受保守治疗,说我重新好起来的几率如同我活下来的几率。


我只是没有一点精神,睁不开眼睛,不能说话,就是植物人了。


后来清醒了,却绝望到深渊,想快点结束自己的生命。那真正的人间地狱,求死不能,真的是求死不能,想过很多次办法让自己结束,却只有头可以动,于是就咬舌自尽,我试过了不可能,一口咬下去的时候是钻心的疼,除了一口鲜血跟死没有任何关系,于是又开始咬唇自尽,现在下嘴唇仍有当年的疤痕,晚上我把下嘴唇咬的鲜血淋漓,却咬不断,磨了也磨不断。


第二天护士看到强制给我嘴里带上一个神奇的东西,牙齿就动不了了,现在想想那时真tm傻,即便嘴唇掉下来我也死不了啊。。。但是会特别理解那时的自己,高烧41度,动不了,身体各种不适应,也不知道哪里疼,哪里难受,极度口渴,闭上眼睛就是水,牛奶,果汁这些饮品。我就看着一瓶瓶液体输进我的身体 告诉自己那些都是果汁:白色的是矿泉水,黄色的是橙汁,绿色的是苹果汁,告诉自己不渴了不渴了,就这么熬了19天(以下这是受伤两年后的回忆)




在这样巨大的痛苦跟裂变之中,所有原本的人生意义都被颠覆,都被质疑。不论美丑,不论高低,不论阶级,不论贫富。在病痛与残疾面前都是一个样子。单凭你是谁,躺在病床上都是一具死沉的肉体。


我所能想象到的,几乎世界上所有丑陋的镜头都发生在病房之中。病人依然不能算人。将死的人没有丝毫尊严。身体被无时不刻的侵蚀。生命里所有的危机都跟多米诺骨牌一样排山倒海而来。


你所说的人生目标在这样的恐惧之中简直是一文不值。


就这样躺了五年。我的身体情况日益下降,尤其是今年,连续发烧,每一次痛苦难受的程度都在成倍增加,最后再一次,我甚至央求妈妈帮我解脱。



或许你们觉得是我脆弱?发烧就轻易让我放弃?


真的不是,五年前自己脖子的气管切口是我央求医生不打麻药切开的。


当时我很清醒,切开之前,刚好有一名实习护士在,也是我的恩人,没有她,我可能真的坚持不下来。她告诉我说 手术很简单,就是在脖子的气管上切开一个小口然后插上管子帮助我呼吸,让我不要紧张。她能看懂我的眼神,配合嘴型我想问她疼吗。


这不是废话吗,我都觉得这个问题很废。她说 不疼,你感觉不到,有麻药。就那一刻心里突然涌出一个想法:不打麻药割一下试试。


有这种想法要是想试一下自己的承受能力,再就是脖子离大脑太近,这种麻药对大脑肯定不好


主刀医生却不同意,真的是央求了很久,我表达的的是高位截瘫又动不了,我自身就是麻药,感觉不到的,你尽管开刀,不会影响你。最后终于同意了。


手术开始,我被遮住了眼睛,但依稀看得见 知道要开始了。卧C,那感觉,何止是疼,是生疼啊。手术很快,疼却止不住的一波波袭来。还好还好,其实也没有那么撕心裂肺。


我自认为自己是无坚不摧的。


那只是病痛没有达到你的临界点。


我不是说自己受了多少苦难,来博取同情,没有。以上这些都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我想说的我的改变。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自诩自己多么坚强,受不了的时候我就是想解脱,这不是心灵鸡汤,大家也不要喝的太多迷失自我,现实就是现实,疼就是疼,难受就是难受,想死就是想死。故作潇洒和豁达是没有用的,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


但我不能死,我还得坚持,无论多么痛苦艰难。


————


回归正题吧。


苦难的价值是什么?是可以彻头彻尾改变一个人。


如果你没有改变,或者没有对你有一点点影响,那还称不上苦难。


苦难的五年,我读了很多心理方面的书籍,聊以自慰想解除心中的困惑,为什么不幸的是我?后来我想开了,是受到程浩的启发:幸运和不幸 都需要有人承担。


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命运,改变不了现实 我就得改变自己。慢慢接受了自己的残疾。


直到现在,现在的状态,怎么说呢?没有那么好,也没有特别糟糕。


我开始去劝慰刚刚受伤像我一样的人,让他们想开,我比你们受伤都要严重,为什么还要自怨自艾。这些年,有太多太多的病友找我解惑,甚至有阻止抑郁症的朋友自杀。



我甚至开始感谢现在的自己,感激自己一次次地坚持。



也写了很多鸡汤,当然砒霜也有,我只想做一个最真实的自己。


所以,就算是我的身体可以回到从前,可以自由奔跑。可以为所欲为,生活却再也回不到以前的理所当然跟理直气壮了。我变得柔弱多疑,怕犯错。会在做事情之前反复思考,睡觉之前也会来回纠结。这些事情到底该不该这样发生,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你的人生到底还有什么样的价值和意义。


所以我丝毫不后悔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身体上的残疾,思想上的巨人。比起像之前一样糜烂迂腐的生活,我更感激现在的自己。


我宁可选择截瘫,才能认真考虑我存在的价值,失去自由,不能照顾自己,要跟生活对抗。生活才会告诉自己最基本的人生价值在哪里。把我从没有秩序的人生中解救出来


这是苦难告诉我的。也是苦难于我所存在的价值。


我不比谁更值得同情。


你看,我曾是多么的意气风发 朝气蓬勃 自信。



如今更多是时间把内心积淀的从容,无畏,和满怀希望。



希望这个世界没有苦难。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消防霖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消防霖

现役高位截瘫消防员(受伤七年 脖子以下不能动 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用嘴打字 学习) 二级心理咨询师,对生命有深刻的理解。 擅长流派:认知行为疗法,精神分析(回首往事,关爱自己) 来到此平台希望跟各位老师朋友多多交流,成长自己。 谢谢!

私信

消防霖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