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妈妈的认可,可谁曾去认可过她?

发布时间:2019-06-11 7评论 2221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丛非从
来源:丛非从(ID:congnotcong)


-01-


Y是一个可怜的姑娘。在生活中,Y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儿子、老公,小心翼翼地对待着每一段关系,活得非常卑微。


甚至我跟Y访谈的时候,Y都很及时回答我的问题,生怕我会不开心。


Y也是个可恨的姑娘。Y对儿子和老公又十分苛刻,责怪他们对自己不够关心。儿子不想去午托,Y不想让儿子为难就每天中午接送。可到家的儿子并不安宁,动来动去。


Y就会责怪他,为什么都不能让自己安心睡午觉,觉得自己特别不被在乎。


Y很讨好,也很暴躁。


一个人会讨好或暴躁,其实都指向同一个重点:我好需要别人的在乎。


对Y来说,不是她不想做自己,而是他没有能力做自己。小心地讨好都不一定能留住关系,任性做自己了,别人更不喜欢你了怎么办?


我问Y,为什么那么需要被在乎。Y说:


别人不在乎我,我就感觉自己被抛弃了,特别难受。


-02-


“别人不在乎我,就会抛弃我”,是Y内心的一个信念。


这个信念,可以从Y的原生家庭找到雏形。Y说:


我妈妈从来不重视我,她很情绪化,经常对我冷风热嘲,经常打击我。我记得她都没说过我的好,总是说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我只要犯个错误,她能生一天的气,不理我。


她不开心的时候就不说话,就会说你看谁谁谁哪个妈好你就跟她,我没办法做你妈,你看谁好就让谁做你妈。


我就特别怕她不要我了。


在这个家庭里,妈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不见Y的存在,不关注Y的感受。这时候的Y就得不到重视,并在随时被抛弃的边缘。妈妈的每次不开心,对Y来说,都是一个噩梦一样。


Y接着说:


我是独生女,但依然是重男轻女的受害者。我生下来就是个女孩子,可我爸妈是公务员不能再生了。我爸爸是家里的长子,他们希望再有一个孩子,但是没有办法再要了。


我妈妈经常说的是: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留在这个家里。要不是当时我坚持把你生下来,你连见太阳的机会都没有。


Y觉得既亏欠,又恐惧。她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妈妈能抱一抱自己,能告诉自己我是女孩,但依然值得被爱。


所以Y从小就特别乖,尽量哄妈妈开心,证明自己即使是个女孩,也很有价值。


因为生的是个女孩,让我爷爷一直不满意,导致我妈妈名字没办法上墓碑。我妈妈一直耿耿于怀,我也就从小跟着一起讨厌爷爷。


我问Y,那爸爸呢?


Y说,爸爸就像个隐形人。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妈妈。他们从小就吵,爸爸也不太喜欢回家。


-03-


Y对妈妈既恐惧,又恨。觉得:既然生了我,为何不爱我。


我对Y的遭遇也感觉很悲痛。我跟Y说:可是,她拿什么来爱你。


一个女人,嫁到另外一个家庭里。她就认为自己属于这个男人,属于这个家了。可是这个家却不接纳她,原因竟然是——生的女孩。这是她能决定的吗?


“名字没办法上墓碑”,这是怎样一种体验呢?


这个直接等同于在族谱上没有你的名字,死了不能安葬在祖坟旁。等同于一个人说爱你然后你相信了他付出了一切,可是他不能给你一个名分。


她在这个家里,可有什么归属感吗?


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居然也不支持她。在这个家族里,自己真的成为了一个被边缘化的人。


她也尝试过争取,尝试过努力,尝试过照顾好每个人,尝试跟男人吵架希望得到一点爱,可每次的努力,都会换来男人的更不愿意回家。


一个女人,过到这种地步,她的心情会是怎样的呢?


Y说,她不喜欢可以离婚啊。那个年代,她用什么勇气来支撑自己离婚呢?是夫家会同意,还是娘家会同意?我们又有什么资格,期待她冒天下之大不韪而有这个勇气呢?


在妈妈的原生家庭里,她又是否被重视过?


对她来说,代价最小的出路,其实是把Y堕胎掉,或者杀死丢掉,然后重新生一个儿子。可她没有那么做。为什么呢?


这就是她最底层的爱。


她在如此艰难的情境下付出着,也抱怨着。作为母亲的部分,她不会抛弃Y。但作为人的部分,她没有办法重视Y。


一个人没有给你想要的重视,不代表她会抛弃你。


-04-


看起来这个家族中,强大的是爸爸和爷爷,他们像是是食物链的顶端,决定了妈妈和Y的命运。


爸爸如果真的爱妈妈,就会宠爱妈妈,就应该站起来,不顾爷爷的反对,强行给她一个名分。或者站在妈妈一边,不要认同爷爷的重男轻女。可让爸爸反对自己的爸爸,这个有多难呢?爸爸的不能反抗,是现在才开始的吗?


可有谁给过他,站起来的力量吗?


有这么权威的爷爷,你就知道爸爸的童年。在权威的威胁下长大的孩子,拿什么来反抗?


Y特别想要儿子和老公的关注,所以会暴躁。那妈妈呢?妈妈也是亦然,妈妈极度缺乏关注和爱,也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索取。那这对爸爸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 一面,是爸爸的权威压迫。


  • 一面,是老婆的暴躁压迫。


两个都不敢得罪,也都没有力气得罪,于是只能逃避。


他能做的,就是习惯性地拉着老婆跟自己小时候一样,别计较,忍一忍就过去了。这是他熟悉的应对模式,可这一“别计较”,恰好会再次激活老婆不被重视、被排挤的体验,再次变得更加愤怒和暴躁。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个男人没勇气,没骨气,嫁错了人。


可是你给他保护你的力量和支持吗?

用你的否定、暴躁、吵架,让他站起来吗?

用跟他爸爸一样的方式,逼他站起来吗?

这种求爱的方式,换个男人真的有用吗?


这个妈妈也不会用别的方式求爱,正如Y不会用别的方式向老公、儿子和他人求爱一样。她没学习过,也没人教过。


爸爸也是一个被边缘化的人,老婆天天嫌弃自己,爸爸是个威严的人很有距离。自己虽然跟着这个家姓,可是他有过话语权吗?有人关心过他吗?


-05-



爷爷坏吗?


总是很严肃的人,一定是内心缺爱的人。没有人逗他笑,所以他不会笑。没有人温暖他,所以他只能冷。所有人都怕他,敬他,可就是没人爱他。


要突然学会体贴一个儿媳?


要违背祖宗的传统,把儿媳的名字刻在墓碑上?


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中周莹的原型,是一个晚清富商,兴水利、办教育、助军饷,借给慈禧太后钱,威震当时,一个人撑起夫家吴家一个家族,付出够多吧。


然而,她死后还是进不了吴家陵园,只能在陵园以东200米的地方安葬,这是多么被边缘化的结局。


原因只是——虽然你很厉害,但你没生儿子。


到现在当然没这么夸张了。但这个故事可以让人感受到,集体潜意识中的重男轻女是多么严重。


爷爷那个年代是怎样的,他所处的家族环境是怎样的。他有没有勇气甚至有没有意识,去打破这个规则?


他也许想过这些,也许没有想过。也许他只是跟着自己的感觉,顺从了系统的动力,顺从了家族。


-06-


放到个体身上,每个人都有太多可以改变的地方。


对爷爷来说,如果能破旧出新,大改家族之风,生儿生女都一样接纳,一样授予“死后刻在墓碑上”最高级别的接纳,那这个家族就会和谐起来。


对爸爸来说,如果能识别老婆的暴躁是为了求关注,能为了爱的女人对抗爸爸和家族,也会为后代提供一个良好的避风港湾,成为一片天,一棵大树。


对妈妈来说,如果能够学会坦诚面对自己的需要,真诚跟爷爷划清界限,能够接纳自己,而不执着于要这个家族的接纳,就可以活出新时代女性的独立特征,一生潇洒。


对Y来说,如果能坦然释怀小时候不被爱的自己,能看到妈妈给的力所能及的爱,能坦然面对自己内心被照顾的需要,也会不一样。


所以每个人都做得不够好。


但放在系统的角度,每个人都已经尽力了。在他们当下现有的能力、资源、环境之下,已经做到最好了。


在关系里里面没有谁对谁错,每个人在自己的位置上,都有着自己的哀伤和无奈。


你想要妈妈的认可,可谁曾去认可过她。你想要伴侣的支持,可谁曾给过他支持。你想要别人爱你,可别人是否又曾被爱过。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


多一点觉察,少一点执着。在别人不爱我们的那一刻,我是否可以去爱我自己?


作者简介:丛非从,一个好玩又深邃的心理咨询师。著有《原来,懂比爱更重要》、《你是在恋爱,还是在发神经》、《萨提亚模式与自我成长》等。长期在北上深开设“萨提亚模式自我成长”、“OH潜意识图像卡训练”等课程。公众号:丛非从(ID:congnotcong)

责任编辑:Spencer Kennjane

0

回复

作者头像

丛非从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丛非从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