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玩,究竟是在玩什么?

发布时间:2019-06-04 14评论 7764阅读
文章封面
文:周小宽
来源:周小宽(ID:xiaokuanjoy)
原标题:成年人的玩,究竟是在玩什么? | 周小宽


01


很多人都会因为拖延症而自责。


觉得自己是无法管理人生的LOSER。


但是爱玩耍实在是人类的天性,不是只有孩子才爱玩。


成年人也一样需要玩耍的时间和空间。

 

拖延,其实就是,我没有玩够我还想再玩。或者是我不想做这件事,尽量延后去做。



我的一个来访者,和我讨论过拖延症,每次提到拖延,他都对自己深恶痛绝。


他说,他的拖延严重到,工作里面需要做的一件事,他能拖半年。这件事就是,他需要给每个新发展的客户,建立联系,算是一个工作的流程。


因为这件事虽然是他必须要做的,但是他不是每天被人盯着,所以他一直没有去做,结果到了最后,公司给他下了通牒,你再不做,这些你发展的客户,就直接划给别的同事了。


这个时候,他才开始去做。


而实际上没有做的这半年时间,他也一直活在对自己的指责里面

 

这是很典型的拖延了。


一边拖延不做,一边有个声音在责怪自己。


他的拖延原因其实很明显。后来我们在咨询里慢慢就发现了:


小时候,他总是被爸爸严格教育,死死盯着,作为独生子,他爸爸对他的教育就是一件事情干完了马上有另一件事情等着他,作业写完了抓紧读书,书读完了抓紧锻炼。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时间。


这种被必须要做的一件一件事情包围的感觉,像不像溺水?


所以,他会有强烈的渴望,将头伸出水面去呼吸,他同时也会有强烈的恐惧,对于再度被水包围

 

如果不想去体验这种感觉,那最好就是不要去做。


“不要去做,不要开始,我就不需要进入那种被一件一件事情包围到停不下来,似乎被溺在水中,将要窒息的可怕感觉。


于是,他发展出了保护自己远离这种害怕的潜意识模式——拖延

 

拖延,是为了保护他自己不被做不完的事情弄得窒息。


而同时,父亲当年不断催促的声音,也在他的内心化为了他自己的内在声音,于是他的内心还有个不断催促的严厉的教导者,所以他一面拖延,一面自己骂自己,一面拖着不去做,一面因为自己的不做而深深自责

 

这种内心的痛苦冲突,几乎是所有拖延的人的“搭配套餐”。

 

02



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我做的不是去改变人的拖延。


而是帮助一个拖延的人,缓解他内心的冲突,让他理解自己,不要不断自责,完成对自己的接纳


达到自洽。


我也认为,这是一切成长的根本

 

成长不是切除你的毛病,切除你对自己不满意的部分,而是探究所谓毛病的实质,搞清楚你的不满意从何而来


让你离自己的感受更近,让你可以去爱和容纳自己。


如果有了爱和容纳,一个孩子就能重新成长。一切都会被改变。这样才能迎来成熟和强大。




前几天,我和好朋友有一个很有趣的聊天。


这是一个和我经常聊聊人生的朋友。


我给她提了一个问题,我说,你能不能回答一下,为什么我明明写一篇文章只需要两个小时,两小时就能写三千字,但是我一周却只能写一篇呢?


她听完笑了,我也笑了。这的确就是我的工作之一。


很多写公众号的人都告诉我,你应该多写,多更新。可是我发现我一周就只能写一篇。尽管这一篇,其实只需要两三个小时。


她说,“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也是啊!我花两小时高强度烧脑工作,然后我就要歇两三天。其实高强度高效率的工作,在我看来就是为了能有整块时间玩啊!”


努力工作,工作完就有了整块的时间去玩。而且可以的话,工作的时间越短越好,玩的时间越长越好。


可以说,工作的那几个小时非常拼命和努力,背后的动机,不是为了成为一个优秀的人,而是被“只要工作完成就可以有整块时间玩耍了”这样一个信念支撑着。


我和她都是这样的人。


我和她也有比较相似的童年。


小时候被父母管得严,都有焦虑的妈妈,被妈妈盯着,总是要确保一切完美的完成了才能去玩耍。妈妈对自己的期待总是没有尽头,尽管整个学生阶段都成绩优异,但是却一点都不敢放松,因为父母的要求是,你要比现在做得更好,如果你现在好,你就要一直好。


所以,这同样也是一种被要求包裹,做的所有事情都被评判的一种溺水的窒息状态。而只有把事情完美做完的那一刻,才能拥有玩耍的资格。


当把事情做完,这一刻,我们才拥有了一个空间,一个整块的时间,可以放下对自己的考核以及完美的要求,可以在这个空间里,不去做事情,而是去玩耍。



03


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空间,在空间里面没有压力和要求,才能去玩


这是一个心理上的空间。


而为了营造出一个可以什么都不干的空间,才是我们拼命去干的动力。

 

比如我今天要写稿,我就会在内心激励自己,写完稿的下午四点,我就去买一杯咖啡,坐在咖啡店发呆,刷手机,或许去吃个烤肉,晚上还可以刷韩剧。


我在心里想着写完稿之后,没有任何压力的“空间”,于是才能激发出潜能和动力,去完成相对难的事情。

 

心理学有一个词叫“游戏的空间”,这个游戏的空间也被叫做“过渡客体”。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游戏的空间,一个和妈妈之间的过渡客体。



小孩睡觉前她会拿一个娃娃,或者拿一个毛巾,这个就是小孩的过渡客体。娃娃代表了,孩子跟妈妈之间有一个链接,但是这个链接也有一定的空间感,这不是妈妈本身,却代表了一部分的妈妈的功能,这个过渡客体就满足了孩子,既需要妈妈但又和妈妈保持一点心理距离的渴望


我想和你在一起,又怕被你吞没,我要保持独立,又希望你在我身边,于是我要有一个空间,建立在我的周围。

 

所以妈妈和孩子最好的互动就是游戏


妈妈进入游戏的空间和孩子一起玩耍。在这个过度空间里,妈妈存在着,又因为一定的空间感,不会将孩子吞没,孩子的内心在这时就慢慢发展了。

 

但是,如果你有一个完全不会玩耍,也没有什么边界,总是控制你,需要你不停去做一件又一件事情的妈妈或者爸爸,如果你被这样的父母养育,那么你能做的是什么?


很显然,那就是为自己创造一个游戏的空间


你可以想象一个孩子,被父母的压力逼得无处可逃,她于是就躲进一个小帐篷,拉上帐篷的拉链,在里面玩自己的玩具。


这一刻,她将自己与焦虑的追求完美的不断提要求的父母隔开,她才能拥有真正放松的时刻。


有什么可以阻挡被一件件做不完的事情淹没犹如溺水的感觉,或者阻挡自己被父母无处不在的控制以及要求吞噬?


答案是空间一个整块的隔开自己和那些“必须要做的事情”的空间。


04


对于被父母的要求包围,吞噬的人来说,他们与世界之间需要隔一个距离,需要有一个空间。这个空间,是玩耍,是游戏,是什么都不用去做的。


这就是,拖延的一种更深层的解释。


为什么我不愿意去做,为什么我这么喜欢玩,为什么我完成这件事情只有需要那么多时间放空?

 

因为:


小时候玩得太少。


不被允许去玩。


没有力量去创造那个游戏的空间。


或者创造了一个却总是被父母打破。


所以长大了,当一个人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了,那个内在的小朋友就要使劲的玩。


拼命的玩。沉醉的玩。


这就是模式。


在这个角度,去理解为什么自己将工作放一边就是不想做,为什么当在玩的时候,就常常忘记时间,就很好理解了。就可以接纳了。



每一个拖延的人内心,都有个从未放松去玩耍的小孩。


因为小时候,从未好好去放松玩耍,所以现在有种强烈的动力,要去做个孩子。


因为小时候就是个被目标管理得很厉害的“小大人”,所以,现在要倒过来,重新做一个孩子。


这不是很正常吗?

 

孩子没有不爱玩的,孩子的生活本来应该就是玩。


就是游戏。游戏就是一个孩子发展心灵的方式。


所以当这个成年人重新去做回孩子,他可不就是要一直玩一直玩?


因为孩子都是睁开眼就玩,可以一直玩到睡觉的。

 

所谓成年人的玩究竟是在玩什么呢?


其实就是你重新去经历不曾有过的真正的童年,你帮助你自己去构建一个空间,在那个里面,你可以闲散的,没有目的呆着。


而不需要在父母的目标管理下做这做那。

 

这是一个人对自己的疗愈啊。

 

没有任何的目的,没有任何必须要做的事情,那才叫做玩。


所以玩就是无用。是一种补偿,也是一种疗愈

 

只有浪费了时间,才能得到心灵的放松,疗愈曾经被任务包围到窒息的自己。


成年人,需要一个无用的空间。


—The End—


作者:周小宽,一个温柔而有力量的心灵陪伴者,让心理学照进你的现实,关怀心灵就从今天做起。本文转自公众号:周小宽(ID:xiaokuanjoy)

责任编辑 :Spencer,鲸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周小宽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周小宽

心理咨询师,看待世界和自我有点特别。关注心灵成长、原生家庭创伤、两性关系,一个温柔而有力量的心灵陪伴者。微信公众号:周小宽(xiaokuanjoy) 心理咨询预约请添加预约助手微信号:xiaokuanxinli

私信

周小宽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