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遗忘是注定的结局,那么希望这个过程可以慢一点

发布时间:2019-05-31 1评论 3341阅读
文章封面
文:金梦菡
来源: 北师大老年心理实验室(ID:aginglab)


最近,有一档特别温暖可爱的综艺节目,叫做忘不了餐厅”,节目邀请了几位明星嘉宾和五位患有认知障碍的老人一起合作营业一家中餐厅。五位老人担任餐厅服务员,主要负责为客人点单上菜的工作。



这个节目一方面可以让五位老人在这样的活动和任务中有更多的认知锻炼和社会参与。


同时,也能让社会上更多的人了解这样一个群体——这些患上认知障碍的老人。


他们不应该被定位为“痴呆”或“变傻”,他们只是生了病的老人,就像患上高血压、糖尿病,他们也努力地与疾病斗争,他们也像普通老年人一样善良热情、一样想要享受生活


阿尔兹海默症与轻度认知障碍


在节目中的五位老人大多都还处于病症前期,他们具备基本的生活能力和日常技能。他们的认知障碍都是与记忆相关,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阿尔兹海默症(Alzheimer disease, AD)


这是一种多发于老年阶段神经退行性疾病,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患者或逐渐表现出认知功能(学习、记忆以及执行功能等)的障碍和人格及行为的紊乱。


最受人关注和熟知的就是记忆的显著衰退。


而节目中老年人的表现更像是阿尔兹海默症早期阶段的轻度认知障碍(Mild cognitve impairment, MCI),这是正常大脑老化和阿尔兹海默症之间的过渡状态,被认为是阿尔兹海默症前临床阶段



  • 轻度认知障碍的患者有着正常的基本功能和生活能力,但仍然表现出认知功能的轻度损害,例如记忆力出现与年龄不相符的衰退表现。约35%~85%的轻度认知障碍患者还可能出现轻度精神行为异常,如抑郁情绪、易激怒、情感冷淡、睡眠障碍、等问题。


在中国,轻度认知障碍的患病率为12.7%。在60~80岁年龄段,每增长5岁,患病率分别为12.7%,17.1%,23.8%,32.4%和43.7%。


轻度认知障碍患者作为阿尔兹海默症高危人群,对他们的关注和干预对于推动阿尔兹海默症的防治工作有着重要的意义。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群老人?


如果有朋友看过这个节目,我想一定会被这群可爱的老人深深打动,也会因为他们病情给生活带来的影响默默心酸。小编看了之后,也有一些记忆深刻的片段想跟大家一块儿分享。


  • 记忆障碍给老人们带来的影响


节目中的“小敏叔叔”是一位总是笑呵呵的、而且长得极像《飞屋环球记》中卡尔爷爷的可爱小老头。


他有一位相识五十多年的老同事、好朋友。小敏叔叔在节目前曾写明信片邀请朋友来这个餐厅看他。


不久,这位老朋友特地带着妻子来到了餐厅,他们到达了餐厅吃上了饭,小敏叔叔也帮忙着接待客人,但是完全没有认出这位客人到底是谁。



节目中嘉宾了解这件事后,特地将小敏叔叔叫来这桌说到这是您的老乡,也是上海人。


然而小敏叔叔也还是热情地将他当做老乡,而非旧友


一直到这位朋友主动透露自己的住址、工作单位和姓氏,小敏叔叔才恍然大悟上前去紧紧抱着他,而这时朋友和其他的嘉宾已经忍不住流下眼泪。


“公主姐姐”是一位少女心满满、会因为前一天落选优秀员工而偷偷抹眼泪宛如小孩般的可爱老人。她服务客人的时候,总是热情地跟客人聊天、逗客人开心,带着客人小姑娘教她扭东北秧歌。


第二天,小姑娘一家要离开这个地方,因为“公主姐姐”前一天的善良热情而特意过来跟她道个别。然而,从她满眼的茫然和无所适从中,我们发现,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这家人了



这些遗忘的过程和回想的瞬间让人无比心酸和动容。


然而,这些症状,对他们而言可能仅仅只是开始


据研究统计,每年有多达15%的患者由轻度认知障碍转变为阿尔兹海默症等痴呆症;有近一半的患者曾因轻度认知障碍会在3~4年内转变为症状更为严重的阿尔兹海默症等痴呆症。


节目嘉宾黄渤也提到,他的父亲其实也患有阿尔兹海默症,而且已经发展到比较严重的程度,连他当面问父亲自己是谁,父亲都只能支支吾吾难以回答,甚至将儿子认成战友



为什么是他们?


从健康的大脑发展到阿尔兹海默症,其中可能包含着诸多因素,年龄只是其中之一。


并不意味着变老就一定会出现认知障碍,更多的因素还与家族病史、基因、躯体疾病和头部外伤等相关。


社会心理因素例如丧偶、抑郁、经济困难等都可能成为认知障碍的诱发因素。


认知障碍或者说阿尔兹海默症,当前还尚未有绝对的治愈手段


因此,在早期的轻度认知障碍对老人进行积极干预有着重要意义。让老人平时有较丰富的认知训练、有更多的社会卷入健康规律的生活习惯、亲人朋友对老人有更多的接纳关怀和同理心,都有助于老人缓解病情。


  • 撕掉标签——他们只是生了病的老人


认知障碍或者阿尔兹海默症,甚至社会上常说到的“痴呆”往往把这群老人标签化或是污名化


国外有研究显示,普通大众对阿尔兹海默症的污名化(包含刻板印象,偏见和歧视)是非常普遍的,在社区随机抽取的18-65岁的500名被试中,有41.6%的被试表现出了刻板印象,有43.4%的被试表现出了偏见,有35.5%的被试表现出了歧视。并且这些污名化表现和态度不受到社会经济地位、心理疾病史或是对阿尔兹海默症疾病信息了解的影响


不仅仅患者本身会遭受到污名化,病人家属也会深受污名化的影响。而这种对病人的污名化无疑会给患者带来更多的心理负担和生活困难。


对一个群体的污名化可能会因为对该群体中有着积极面的成员的直接或深入接触而带来改善,因此这个节目为大家呈现出的阿尔兹海默症老人的可爱善良的一面确实也有助于缓和大众对这个群体的污名化。



其实他们和普通的老人一样想要享受生活,他们只是患这样一种慢性、难以治愈的疾病。对这样的老人,我们更需要给予理解和接纳。


尤其对于早期阶段的患者,他们更不应该被污名化,他们并不都是难以接近、呆呆傻傻的形象。


  • 在节目中“小敏叔叔”强烈的尽责性令人难忘,因为前一天预演为客人服务流程时忘了让客人买单,第二天小敏叔叔就格外的“严防死守”,想方设法地让眼光从头到尾牢牢锁住自己那桌客人,防止自己再次忘掉。并且,小敏叔叔买单时计算价格心算的速度又快又准,甚至超过按计算器,让年轻的嘉宾都自愧不如。


  • “蒲公英阿姨”曾是一名英语教师,虽然她因点菜时把6号菜记成9号菜责备自己的疏忽,但她同样是一位特别热爱生活的老人。她弹钢琴,学画画,甚至为餐厅创作画作。当她接待一桌外国客人时,谈到自己的疾病和这个特殊的餐厅,她一口流利的英文、自信的气场和接纳疾病热爱生活的态度更是让一桌外国年轻人称赞不已。



蒲公英阿姨说道:


I‘m in Alzheimer.

我身负着阿尔兹海默症

In this cafe, all of the old waitresses and waiters are people who got Alzheimer.

在我们餐厅里,所有的老年服务员都有着阿尔兹海默症

Yet, we like to join in the society.

但是我们仍然原因步入社会,参与世界

We don't lose our hope. We live happily.

我们从未失去过希望,我们生活得很愉快

We join in the people, then we can say that we still exist in the world.

我们再次参与到人群和社会中,来证明我们存在的价值

We love life and also love our children and our relatives.

我们热爱生活同样也爱我们的孩子和亲人

We enjoy our life very much, that's why we come here to work.

我们无比地享受人生,这也正是我们来这里工作的原因

It's a try, a try to show old people, just like us.

这是一种尝试,是为了告诉和我们一样的老人们

We just can't wait at home, just wait for death.

我们不能把自己关在家里,然后等待着死亡

So we want to join in the society.

因而我们参与到社会中

It is our aim.

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作者简介:金梦菡,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本文已获得微信公众号 北师大老年心理实验室(ID:aginglab)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Spencer   一只


原作者名: 金梦菡

转载来源: 北师大老年心理实验室(ID:aginglab)

转载原标题: 如果遗忘是注定的结局,那么希望这个过程可以慢一点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出品,立志做最优质的心理学科普,让这里成为当代人们追求幸福美满生活的大学堂。奉献百年积淀,带你脑洞大开! 微信公众号:bnupsychology 欢迎关注!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