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婚姻不幸福却离不开,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发布时间:2019-05-27 2评论 3753阅读
文章封面

案例:


新蕾是因为夫妻关系破裂,发展到将要离婚的边缘才来求助的,新蕾今年26岁,在一年半之前和丈夫领了结婚证,当时没有办酒席,除了双方父母,没人知道他们结婚了,丈夫是二婚,有一个5岁的儿子,新蕾自述对老公和婆家人都是真情以待,不管是金钱还是感情都是自己付出的多,但是得不到该有的回报,目前婚姻关系濒临破裂,自己已经搬出去住了。新蕾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心理有问题,有心理疾病?还想知道,为什么明知道婚姻不幸福,想离婚,但是对丈夫还是有感情,无法真正做到离婚,但是自己在婚姻关系里又很痛苦






咨询片段:


第一次见新蕾的时候,是在18年春天的周三下午,那天淅淅沥沥的春雨下了一个早上,当新蕾有些湿漉漉的进咨询室时,咨询师发现新蕾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的样子,但是雨水混着泪水,已经分辨不清了。新蕾尴尬的看了看咨询师,看得出来,她是想掩饰自己悲伤的情绪的。


咨询师请新蕾坐下来,温和的看着她,问到:“您好,我是今天接待您的咨询师,我叫季蓓,外面下雨了,您这样湿湿的,会不会感冒?”


新蕾一下眼眶更红了,连忙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和头上的雨水。有点不知所措的说到:“哦,没关系,一点点雨水,不要紧的,我身体一向很好,就算感冒也不打紧的,吃颗药就好了。”


咨询师观察到:一来,对陌生人的不安全感导致了新蕾会想要掩饰自己的悲伤,似乎悲伤是个不好的东西,不能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另一方面,咨询师对新蕾的关心,新蕾是感受到了,但同时新蕾的表现是不知所措,可以猜想新蕾在过去的日子里,可能很少体会到他人对她的关心,或者至少她的内心是这么觉得的。咨询师用更温和的态度对新蕾说:“我感觉你有点紧张,是吗?”


新蕾:“是的。”


咨询师:“能告诉我为什么会紧张吗?”


新蕾:“我们刚认识,我不了解你,还要和你说心里话,我感觉紧张。”


咨询师:“是的,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对来访者来说,感觉缺少安全感和信任感是很正常的。你是不是心里会想:‘面对一个陌生人说自己的心里话,我又不了解她,真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想我,要是不能理解的话,岂不是让我更受伤?’我懂的,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想。你放心,第一,咨询是保密的,除非您有自伤自残和自杀或者他伤他杀的行为,第二,你想说的我会认真听,努力理解,你不想说的,可以不说。


新蕾一边听着咨询师的话,一边点头,等咨询师说完后,就介绍起了自己:“我和我老公是1年半之前领的证,当时,没办酒席,所以就我父母和他父母知道。因为他是个二婚,还有一个5岁的儿子,所以我爸妈开始是不同意的,可是,我觉得他对我好,就非要和他结婚。结婚之后,我对他和婆家人都可好了,不管是金钱还是感情,都是我付出的多,可是他们还是对我不满意,对我越来越不好。”


新蕾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大哭了起来:“前一个星期,我又和他发生了很大的冲突,我拿羽毛球拍打了他,把他的头打破了,以前,不管我怎么闹,他都是不答应离婚的,可是那天,他同意离婚了,我知道我过分了,可是是他惹我的啊,如果当时,如果当时,他能抱抱我,哪怕他能和我道个歉,说声对不起,我都不会那样的啊!”


咨询师看着委屈的新蕾,柔声说:“听你这么说的时候,我看到你委屈极了。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想要对丈夫动手,现在,我试着理解一下你行为背后的需求,我猜,不管你对丈夫和婆婆真情以待还是后来你攻击了你先生,可能都是希望他们能关注你,关心你,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爱,然后满足你吧!


新蕾边听边不停的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咨询师,就像看到了希望一样



咨询师评估:


1、来访者从小在父母重男轻女的影响下,对自身的主要体验是无价值感和因此引发的羞耻感,在亲密关系中会夸大的认为老公是理想中的那个会爱她照顾她的人;


2、当亲密关系出现冲突时,来访者经常表现出谦卑和顺从的姿态,压抑自己的内心情感和感受,以此来回避冲突,无法真实的与老公进行交流;


3、在关系中,来访通过讨好和“自我牺牲”,希望得到老公的疼爱和认同,所以当老公没有像来访者想象中那样对待来访者时,一来,来访者会心疼自己在情感中的“乞讨”行为;二来,事实似乎证明她就是不值得的好好对待的,就是没有价值的人,验证了她埋藏心底最深的痛;三来,当来访者淹没在这些负性情绪时,这种情感变得难以忍受,导致了来访者做出了伤害老公的行为;


4、来访者在亲密关系中,常常以自己的认识和推理、判断与老公相处,导致没有良好的沟通;


5、 来访者没能理解攻击老公背后自己真正的意图,是来源于对爱的渴望,是爱而不得的愤怒,最后来访者试图用离婚来隔断自己的情感,想逃离的是在关系中的痛苦,并不是真的想离婚;


6、来访者和老公亲密关系的模式,重现了她内心对自己早年和父母的客体关系模式的建构,所以来访者在这段婚姻关系中,体验到的痛苦其实大部分是早年与父母间没有解决的情感冲突。




专家支招:


「心理案例」明知婚姻不幸福却离不开,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咨询师帮助来访者表达在婚姻中痛苦的情绪,给予共情和理解,同时,咨询师帮助来访者看到,在婚姻中,新蕾先是用讨好的模式对待婆家和丈夫,自然,时间长了,别人就会忽略这个讨好的人,当新蕾被越来越忽视的时候,似乎就印证了她心里的那句话——“你是不值得被爱的”,于是乎,各种负面情绪应声而出。


「心理案例」明知婚姻不幸福却离不开,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通过几次咨询后,咨询师得知,新蕾的原生家庭是农村的,家里四口人,父母还有她以及一个弟弟;重男轻女的思想导致父母偏爱弟弟,在这个家庭里,新蕾觉得自己是不被爱的,自体价值感是卑微的,读完初中后,父母竟然不想给自己读书了,把钱省下来给弟弟读书,她的心都快碎了,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清楚只有依靠自己,所以,她一反常态,不再是讨好的模式,和父亲大吵了一架,结果为自己争取了继续读书的机会,后来,凭着努力考上了大学,拥有了一个不错的工作,可是自己赚的钱又都给妈妈了,妈妈又把这些钱给弟弟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用来付首付了。自己目前与父母的关系紧张。


「心理案例」明知婚姻不幸福却离不开,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咨询师呈现来访者在亲密关系中的模式,让来访者看到自己在关系中是不平等的,通过询问来访者的内心感受让她明白自己的顺从、迁就是不开心的,其实内心是冲突的,她不愿意这么做,这么做只是为了寻求老公对她的认可能爱她照顾她的感受;当老公没有按照她想象的回应,来访者的内心会感受到无比的委屈和屈辱,表现在外的是做出攻击的行为,用球拍打老公,想让老公了解她愤怒背后的情绪和感受,从而理解她的委屈,接受她的情绪,能明白她在婚姻中,多么的需要老公的爱来支持她肯定她;


「心理案例」明知婚姻不幸福却离不开,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来访者意识到现在对老公的感受和情感就是当初对父母的感受和情感。觉得要维系这段关系,就是需要她不断的讨好他,讨好他的家人,压抑自己的感受和需求。一方面,在潜意识里,来访者肯定老公是不爱她的,因为她不值得被爱;另一方面,来访者在意识上有着强烈的被爱的渴望,觉得只要自己做得让老公满意,她就是值得被爱的,这样的冲突导致了来访会把早年的亲密关系模式重复在现在的婚姻关系中。


「心理案例」明知婚姻不幸福却离不开,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通过回忆往事,让来访者学会表达自己在亲子关系中的感受和情绪,一方面,让来访者能清晰自己的内心状态,更理解自己的情感需求;另一方面,整合攻击性行为,降低冲动性。


「心理案例」明知婚姻不幸福却离不开,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在咨询室中,咨询的过程也是来访者个人成长的过程,是人格重建的过程,通过来访者与咨询师一段时间的关注内心的工作,新蕾能意识到自己的情感需求,也能意识到对方的情感需求,在婚姻中能合理表达自己的需求和情绪,也能意识到对方是一个不同于自己的个体,有着自己的情感和需求,能较为成熟的处理婚姻中的冲突,而不是破坏性的冲动行为。


作者:乐天心理咨询师 季蓓
文章来源:上海心理咨询中心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上海乐天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上海乐天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