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病毒叫"空虚",它会杀死我们深爱的一切

发布时间:2019-05-26 10评论 5795阅读
文章封面

∮ 在婚姻死去之前,我的心已经死了


有些人寻求婚姻咨询,不是因为他们还想延续这段婚姻。


有的只是寻求一个解释,想搞懂到底自己付出那么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搞懂哪里出了问题,有时就能让我们感到安心。


就像得了不治之症,至少我们还能为生命的结局做好准备,但如果我们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天天活在怀疑之中,我们往往会更加焦虑。


还有些人寻求一个公道,他们眼中的咨询师更像一位法官,他们希望咨询师评评理,告诉他们谁是对的,谁是错的。


如果一个人在乎婚姻中「我是对的」,在意「你是错的」,婚姻就变成辩论赛。


你可以设想一下,今天你买了一台洗碗机,本来是为了减轻家务负担,对方看见洗碗机一点都不高兴,还开始数落你浪费钱。你说洗碗机方便,他却说洗碗机费水,还给你算维修的费用。你的心情会好吗?


如果妳忍不住反驳他,他又反驳回来,一场辩论赛就开始了。而最后可能谁都没赢,但感情却被磨损了。而当感情不断磨损,直到再也无法修复,婚姻恐怕就要走到尽头。


婚姻是怎么「死」的呢?


我们不妨从存在心理治疗的角度,来解析一下关系的死亡是怎么回事,然后试着找出修复关系,维持关系健康的方法。


关系死亡之前,人的心就已经死了。心死了,关系却没死,在于心死后还会保留一点余温,这点余温就像死前弥留的片刻,仅仅只能用于道别。


「心死」是一种什么状态呢?


心理学家罗洛­‧梅在《爱与意志》中谈到,「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


冷漠就是心死的状态,恨至少还有感情的动力在流转,冷漠就像一堆烧完的灰烬,再也冒不出一点热气。


进一步说,心死就是心冷了,那么在心冷之前,人是如何从充满喜悦与希望的心,一步步变成冻尸一样的心呢?



∮ 健全心理:「价值感」加「意义感」


比如前面我们谈到婚姻,婚姻景况会反应个人的心理景况。


在婚姻中心死的夫妻,好歹心曾经活络过,只是他们的心在婚姻中一点一点受伤,直到伤重不治。


有些人还没走进婚姻,心就濒临死亡。


就在离婚率节节升高,生育率节节告退之际,同时有相当数量的年轻人压根不想搅和进婚姻的漩涡。


当不婚女性一方面因为自身经济独立、思想开放,不再以结婚为人生必经的任务。同时也有些女性因为觉得男性无法负担婚后的生活,对男性失去信心,或者没有遇到符合条件的男性,延后结婚。


要注意的是,不婚男性的数量同样在增加,他们不婚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对于那些想结婚,却放弃走入婚姻的男性,台湾三军总医院精神医学部主任叶启斌表示,主要有三个原因:


1. 恐惧婚姻带来的责任

2. 看见身边婚姻不幸的例子,进而恐婚

3. 害怕婚姻会影响目前全心投入的事业


男性和女性,在现代生活中战战兢兢,放弃婚姻只是恐惧、焦虑等等消极心里的结果。


心理学家罗洛­‧梅从上世纪五零年代开始探询人心为什么会痛苦,又该如何获得真实的幸福。


为什么有人家庭背景在社经地位上处于中上水平,却选择自杀?又为什么有人一生艰苦,却越挫越勇,活的非常积极。


罗洛­‧梅发现,这和一个人内心的空虚程度有关。


当一个人活得很空虚,就会产生各种焦虑不安,包括失去对未来的盼望。


要找回盼望,从焦虑中复原,我们需要知道内心空虚感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罗洛­‧梅通过上万小时的实务经验,他总结出两点:人心里的空虚来自「价值感」「意义感」的匮乏。


以婚姻为例,深受抨击的「丧偶式婚姻」,表面上谈的是在家庭中,夫妻中任何一方没有肩负起为人父母的责任,把为人父母的责任全丢在另外一个人身上。


但为什么有些人当起全职家庭工作,还乐在其中呢?


另一方面,有些人在婚姻中屡屡承受伴侣各种要求,纵使辛苦,还能坚持不懈呢?


关键就在婚姻中的人们,他们是否能从婚姻中获得价值感与意义感。



∮人生是一场获取价值感与意义感的旅程


A. 价值感是一种肯定的力量


价值可以分为内在价值与外在价值,外在价值就像工作拿酬劳。996让人叫苦连天,但请设想一下,如果老板把你的薪水提高两倍,你会不会改变心意?


外在价值就是我们内心的一个价码,一旦有人能够满足这个价码,就可能让一个人心满意足的继续扮演眼前的角色。


但外在价值是不稳固的,所以我们需要丰盈我们的内在价值。


比如今天先生工作996,真的没有时间处理家务,但妻子分摊家务,丈夫针对妻子的付出,他肯定妻子的付出,发自真心的给予赞许,让妻子体会到丈夫的共情。


进而,妻子从自己的付出中肯定自己角色的价值,那么这份价值被自己和伴侣承认,就能成为妻子继续处理家务的动力。


内在价值比外在价值难以捉摸,因为内在价值无法量化,是一种非常主观的感受。


有些人长期处在低价值感的状态,在结婚前就是如此。


他们挑选伴侣,想的不是找一个适合自己,或者具有某些优秀条件的人。他们走入婚姻,对未来也没有幸福的想象。


他们想的可能事「我都这把年纪了,有人要就不错了。」、「反正没有人爱我,找个一起过的凑活就算了。」、「爸妈看我一脸嫌弃的样子,只要我结婚,他们就不会再鄙视我了吧?」……


当我们觉得自己主要扮演的角色毫无价值,连带的我们对于其他更加次要的角色,价值感往往更低。


一个对自己各方方面的价值都觉得很低,等于对生活的所有事务都失去信心,他觉得什么也做不好。


回头来说,内在价值很重要,不等于外在价值都不重要。


外在价值是关系的基础,就像人际之间的黏着剂。


不少人际问题,不在于黏着剂不够,而是黏着剂「有毒」。


比如有的父母灌输孩子的外在价值与「成绩高低」等同,考不到90分,父母就给孩子一顿责骂,那么孩子就可能将这种方式带到成年后。


或者有的大人用听话的程度,和孩子的外在价值绑定。于是孩子就学到听话才能得到赞许,那么可能婚后,他就会当一个言听计从的伴侣,苦往肚里吞,却还以为错的是自己。


有时候,我们的价值感只需要重要他人一点肯定,就能得到爆炸性的提高。


所以不要吝于肯定身边人的付出。比如过去有句话「成功的男人背后往往有位成功的女人」,这里的成功指的就是价值感。


现在我们知道做家务跟在外工作同样不简单,同样对身心都有不小的消耗,尤其现代社会需要夫妻双方共同奋斗,如果我们互相肯定对方付出对家庭的贡献,就能为彼此的心里充电。


好的关系,两个人在一起可以让彼此的价值感“1+1>2”。缺乏共情、冲突不断的关系,只会抹消彼此的价值感。


这也能说明单亲家庭的幸福,一个自我价值感高的单亲妈妈或爸爸,他们可以在家庭中保持积极付出的状态。


如果社会对单亲家庭给予支持,不带偏见和歧视,亦能给予他们相当的外在价值。


总的来说,内在与外在价值都很重要,两者都是我们内心力量的来源。如果真要比个高下,自我肯定的内在价值高于外在价值。



B. 意义感是人生的方向


「人需要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这是存在心里治疗的核心概念。


以梵高为例,在梵高和弟弟迪奥的通信中,梵高尽管生活落魄,靠弟弟接济。穷到有时画完一幅画,他买不了新的画布,就在原有的画布上画另一幅画。


但梵高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对他来说在绘画中他成全了自己人生的全部。绘画本身使他充实,当绘画有了突破,他内心充满喜乐。


另一位存在心理学家维克多‧法兰科也持类似的观点,他在集中营的生活中观察到那些能够撑过纳粹折磨,活到最后的人。他们内心通常都有一个活下去的目标,有的为了见到孩子,有的为了完成原有的理想,或是为了回家……


当我们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我们就会变得茫然无措,就像空有一身功夫,却没有一个发挥的舞台。


在教育中,我们之所以要培养孩子的兴趣,其实就是为了帮助孩子找到生活的意义。


像爱因斯坦就曾表示,许多人生苦闷的时刻,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他都靠拉小提琴这份爱好度过。


回到婚姻的议题,有些人在婚姻中失去意义感,这会让他所有的付出再也换不到一丝快乐。这种婚姻给人空虚的感受,彷佛婚姻的存废根本无所谓。


但我们无法为他人决定意义,就像无论社会舆论如何鼓吹生孩子的重要,只要民众觉得生孩子的意义对自己来说不够强大,他就不会为了社会鼓吹,他就去做。


换言之,意义感就是我们想要做一件事,因为这件事让我们能够深刻体会到自己的存在。


强烈获取意义感的举动,不是获取,而是「给予」。


你不妨回想一下,当我们发自内心做了一件善事,我们会觉得很快乐,这种快乐使我们感受到自己的重要。


很多时候,我们不去给予他人什么,不去帮助其他人,总是孤立自己,那么我们就无法得到意义感。


这里容我再次提到梵高,梵高原本想要当牧师,但他发现光靠神的启示无法救赎底层的劳苦农民。于是他开始画画,他画底层的人们,这就是在给予,这份给予是他绘画很重要的意义。


正如我之前的文章提到的,在梵高笔下,妓女和贵妇没有区别,他把所有人都放在同一个高度,给予同样的尊重。


回到我们自身,我们需要在婚姻中得到意义感,我们就得在结婚前好好想想我们为什么要结婚。


如果结婚对你来说可有可无,甚至毫无意义,那么不结婚也无妨。


但不结婚只是人生众多选择的其中一种,你还是需要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


譬如珍古德在丛林里研究黑猩猩,和一位勤恳扫街的保洁员,如果他们都觉得这就是他们人生的使命,那么他们同样能获得好好活下去的意义感。



∮结语:没有价值感和意义感的人生会怎么样?


通过上述的解释,不难想象。如果婚姻中的先生或妻子,他们在婚姻中得不到价值感和意义感,离婚是再当然不过的结局。


我一直说子宫是女人的宝物,特别在现代社会,女人有权力决定自己要不要生孩子,即使要生也是为了自己生。


但妳得想清楚,这个子宫和生育的能力对妳才能发挥意义。盲目的为了别人生孩子,这项天赋很有可能成为负担。


甚至有些女性因此责怪孩子的存在,因为生育让她们价值感更低落,存在的意义并未因为生子而提高。


比如有的女人以为生了孩子,老公和夫家会更重视自己,结果发现他们要的是孩子,自己只是生育的工具。当这份埋怨投到孩子身上,很有可能对自己、孩子和家庭形成创伤。


反过来,男人你要想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孩子。如果只是社会压力,或者你觉得大家都说要,所以你也要。那么你得扪心自问,你是否清楚为人父亲的意义是什么。


这里就凸显了一个重点,我们常说人能不能在一起,包括谈恋爱、创业,都说「三观要一致」。


所谓三观,从存在心里治疗的角度说,就是:「彼此是否能成为彼此价值感的来源,同时拥有相似、共同追求的人生意义。」


如果彼此之间无法增添彼此的价值感,人生意义也相去甚远,就算身体在一起,心也会朝着不同的地方去,撕裂彼此的亲密。


无论你在婚姻中要什么,你在事业中要什么,你在生活各处要什么。你都可以问问这自己:「这件事对我的价值感和意义感是什么?」


如果你回答不出来,建议你再多想一想。因为很可能你只是因为焦虑和不安,寻求一个转移的动作。


但正如罗洛­‧梅所说的,「所有选择背后都包含责任。」没有考虑到责任的选择,往往有很大的机会变成心理沉重的负担。


回到个人,如果一个人失去生活的价值感和意义感,他可能就会自杀,或者变成一位游民。因为他觉得自己卑微如尘埃,同时对这个世界根本不重要。


从这个角度,教育的目的就是帮助孩子提升价值感,找到意义感。


这个道理对于增进任何关系,增进自己的个人成长,同样适用。


希望你对自己存在的价值感和意义感还很迷茫,请试着去寻找,那里有生命的光。况且寻找的过程,本身就具有价值和意义。


往往在寻找间,你会悄然发现生命的光其实就在不远处。


作者:高浩容,台湾哲学谘商学会监事。著有《烦恼心理学》、《别害怕当个流泪的大人》等书,现居上海,专职咨询与写作。公众号:高浩容的小酒馆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高浩容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高浩容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