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以为别人过得比你好,很可能他也这么想

发布时间:2019-05-18 3评论 3086阅读
文章封面

阿祥大学毕业后,在车行工作两年。他的工作成绩不算特别好,但前辈都觉得他人老实,又本分,希望他可以继续做下去。


阿祥也没什么太大的欲望,反正跟爸妈同住,吃喝也有人照应,收入少一点也无所谓。


直到半个月前,去年全国销售冠军来分店讲课,口沫横飞,大家听得笑声连连。他给大家做心理测验。


测验中有一部分关于工作的热情。阿祥发现他对工作没什么热情,但问他想做什么,他也答不上来。


销售冠军告诉阿强,找到自己热情之所在,首先要认识自己,了解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打那天起,阿祥经常在思考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发现自己就像徐四金小说《香水》里的人,生来就没有自己的「味道」。


这天,阿祥在小学的line群里看到接连两位同学去澳洲打工渡假,照片上看起来好快乐,做的事情又新奇,打算把工作辞了,也去澳洲打工渡假。


到了店里,阿祥发现公司气压很低,大家看起来心情都不怎么好的样子。阿祥一问,惊讶得知半个月前来讲课的销售冠军,在昨晚因为忧郁症,自杀身亡。


§把自己放在对的位置


工作难免有压力,有各种可能的负面情绪。压力是什么?


我们不妨想象一下,今天你是一颗鸡蛋,被放进一格一格的蛋盒中,如果格子比你的身体小,你肯定很不舒适,如果又有外力把你往格子深处挤,你的身子就会和格子,以及推着你挤向深处的手指产生阻力,阻力造成摩擦,那么你肯定不舒适。一旦压力过大,蛋壳承受不了重量,可能就要爆炸。


但有时,蛋盒的大小不是容量能显现的,还跟形状有关。比如如果你长成一颗像是正方体一样的蛋,那么即使大一点的格子也容不下你,因为这个格子适合容纳的是球体一样的蛋。


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天我们的压力,很可能不是我们的问题,而是格子的问题。


不同形状、大小的格子,就像不同的工作岗位,有时我们在一个岗位压力大,不见得是我们能力差,而是我们没有把自己放在一个适合的位置上。


回到我们熟悉的工作场景,一位喜爱社交,善于结交新朋友的人,可能更适合在销售、公关方面的部门,如果把他放在一个安安静静,大家都不说话的行政岗位,可能他的压力就会很大。


相反地,一位性格偏内向,善于思考和筹划的人,如果被放在一个需要大量跟别人沟通的岗位,他可能也会觉得压力很大,找不到发挥自己价值的地方。



§不要先责怪自己


当我们在工作中有了压力,首先我们不要急着否定自己,好像自己能力差,做得不够好,所以才会造成压力。这种思维把自己的表现和压力连结在一起。


但就像前面说的,有时并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岗位的问题,而是你们双方有没有媒合到一个适合的对象。


所以当我们处在压力中,我们先不要朝「能力」的角度设想。我们可以先试着做看看,但通过这个做的过程,去反复验证自己在性格、能力和兴趣等方面的「取向」


存在主义心理学家罗洛.梅曾说:当我们内心产生焦虑,这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每个人都会焦虑,但我们可以通过焦虑的出现,当成认识自己的机会。


这听起来有点恐怖,好像受了逃不了的诅咒。


其实当我们没有处在压力环境中,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需要认识自己,了解自己。我们对自己的认识,有助于擘画未来蓝图。


那么,当压力还没找上门,我们可以通过发生在周遭的事件,作为反思自身的材料。


比如文章开头的阿祥,他从来没有真正活过,即使在工作中,他还是醉生梦死的。当公司的销售冠军来到,对方的优秀使他崇拜、羡慕。


优秀的人往往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压力,质疑自己是否不够好。但这给了阿祥思考自己人生的机会,他原本活得过份「轻松」,处在一个继续依赖原生家庭的舒适圈。


销售冠军让阿祥开始思考自己,寻找自己生命的热情。之后,销售冠军的死亡又带给他更深一层反思,不只对于工作,也对于生活的各个向度。



§适度抒压


工作,只是生活的各个向度中的其中一种。当我们过份朝向其中一种发力,往往会造成生活朝这一面倾斜,进而使整个生活失衡。


对那位销售冠军,他在工作上春风得意,因为他把生活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但生活不只有工作,还有其他值得我们追求与守护的事物。


设想一下,如果你拼命工作,却忽略了爱你的家人、朋友和伴侣,你和他们产生矛盾与冲突,这会不会反过来造成你工作上的压力呢?


这里有个情况值得我们注意,就是我们往往在生活的某个层面处在压力中,引发负面情绪时,我们会把这份压力和负面情绪抛向生活的他处。


比如有些人把工作里的不满带回家,发泄在无辜的家人身上。反之,也有些人把家里的压力带到工作,非但影响工作,可能来会造成和同事之间的摩擦。


所以当我们看待工作压力,我们要放在整体生活的视野下看。


毋宁说,我们对自己的认识不只是我们的工作能力、兴趣和热情。也包括我们对自己在情感、休闲生活、爱情与婚姻等生活层面,我们到底对自己了解多少。


生活的快乐,并不需要我们非得成为某个冠军,重要的是,我们是否能成为我们自己


作者:高浩容,哲学、教育双博士生,台湾哲学谘商学会监事。著有《烦恼心理学》、《别害怕当个流泪的大人》等,现居上海,专职咨询与写作。公众号:高浩容的小酒馆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高浩容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高浩容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