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你之后,我想我一定会非常难过 | 情绪预测

发布时间:2019-05-15 3评论 3892阅读
文章封面
文:向睿洋
来源: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hychology)


-好害怕喜欢的球队被淘汰,那样一定会让我万分难过

-爱豆快要出新作品了,我一定会特别开心

-万一分手,我一定会悲痛欲绝,好长时间都走不出来


未来可能发生的事会让我有怎样的情绪反应?我们每天都进行着这样的预测。这些预测会指导我们的行为,去追求积极情绪,避免消极信息。


-考试获得高分一定会让我很有成就感,所以我要努力学习,认真复习

-当众演讲万一出丑一定会特别难看吧,我还是别去了

-清空购物车一定可以让我满足很长时间吧,买买买

……


凭我们对自己的了解,我们可以对自己在各种情况下的情绪反应做出比较准确的预测,至少我不会预测收货让我难过(但看到钱包余额可能会)。满怀期待地剁了手,焦急盼望,每隔一会儿就查一次物流信息,结果终于到了拆快递的时候,内心竟不那么激动了?还是有点开心,但过了几个小时就没什么感觉了?才过了两天,又想再一次剁手了?


在情绪预测中,多数时候正是这样——我们往往会高估我们对未来事件的情绪反应的强烈程度和持续时间[1]。



我的眼里只有你 | 焦点效应


手机上物流信息显示快递明天就能送到了。想象着拆快递的那一神圣时刻,种草已久的宝贝就要真实地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很开心很激动吧。


然而,第二天刷手机刷到了不少负面新闻,电脑不知道怎么突然坏了,虽然有朋友约了聚餐让自己心情稍微变好一点,又为马上要来的ddl而感到焦虑。这时候终于收到了快递,只是舒了一口气,拆开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但远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开心。


这就是我们在预测情绪时常常高估的第一个原因——我们在预测一件事带给我们的情绪反应时,往往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只投向了这一件事,而忽略了这件事发生的背景、先后、同时发生的其他事情[2]。我们生活中发生的事情都不是孤立的,它们共同影响着我们的情绪,好事坏事平均下来,多数事情带给我们的影响都被冲淡了。



穿新衣服那么开心,是因为…? | 意义建构


这次收到的快递是一件衣服。每次网购衣服都挺忐忑的,因为总是觉得比卖家秀差太远。没想到这次买的衣服,试穿上竟如此美丽,就像卖家秀一样好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阵狂喜,傻笑了一分钟。但我很快就开始想,能这么好看是有原因的,是我的眼光好啊,挑的衣服准没错;是我的身材好啊,穿什么都好看。这样想着,刚才的狂喜却渐渐收敛了。


其实把试穿新买的衣服好看归因为自己的眼光和身材已经能延长欣喜的持续时间了,如果全部归因为运气好、卖家实诚的话可能使欣喜退散得更快。但不论是怎样归因,都让衣服好看这件事显得没有那么特别、可喜了,为发生的事情建构意义,就会冲淡我们对这件事的情绪反应。


事实上,意义建构是人的一种自动化的倾向,也就是说,当我看到镜子里试穿新衣服的自己时,并不是有意识地主动去想为什么新衣服这么好看,这一系列想法都是在我脑海里无意识地自动进行的。



积极情绪的意义建构


我们都更喜欢“意外惊喜”,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研究者在图书馆里给了一些学生一张附有1美元硬币的卡片,一半学生收到的卡片信息中明显地提示了送给他们1美元的原因,而另一半学生则很难从卡片中解读出原因。结果表明,“意外”收到1美元的学生比能解释为什么的学生感受到了更持久更积极的情绪。


有意思的是,如果不是真的给学生卡片让他们报告情绪,而是让他们预测他们收到两种卡片的情绪,受试者往往认为在能够解释为什么收到1美元的情况下会感受到更积极的情绪[3]。这也就说明了意义建构往往是自动化的,我们自己预测不到。


说起来这其实是一个“快乐悖论”。“趋利避害”的倾向在很多生物中都存在,比如小鼠也会在很多次尝试以后习得只踏下左边的踏板获得食物,而不去踏右边的踏板让自己受到电击。与其他生物相比,人有着更强的学习“趋利避害”的能力,更善于解释行为和结果之间复杂的因果关系,从而建构行为的因果关系,找到利害所在。然而,正是这种建构意义的能力,使人能够更成功地去追寻快乐的同时,又让快乐褪色。我们知道追求什么,也努力去追求,但结果总是不能像我们预想的那么快乐(叹息~)。



消极情绪的意义建构


对于消极情绪,人们有一系列的心理防御机制,通过建构意义来加以应对——比如合理化,把坏事归因于外部原因而不是自身原因,寻找坏事中积极的方面,更多关注生活中其他的好事,在自己某一方面表现出不足时更多关注自己有优势的方面等等。


这些心理防御机制就像身体的免疫系统保护身体健康一样,抵御着对情绪健康的威胁。我们很难意识到身体免疫系统的工作,同样,心理防御机制往往也是无意识地起着作用。


研究表明,对于一个求职失败者,如果失败可以归因为某一个面试官的刁难(容易合理化:是这个面试官太奇葩)而非所有面试官的共同决定(难以合理化:他们怎么能都不喜欢我)时,ta的情绪相对会更好一些。


在另一个实验中,当受试者收到对自己人格的消极反馈时,如果这个反馈来自电脑(容易合理化:电脑容易出错)而不是来自一个专业的心理咨询师(难以合理化),他们相对也会更好受一些。然而,如果让受试者预测在这些情况下的情绪感受,却很难预测出因为意义建构带来的差异[4]。


与此相关的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如果买的商品可以退换货,人们很多时候会吹毛求疵,对其有诸多不满;但如果相同的商品不能退换货,人们却会更多地选择接受,甚至感到更满意。这也是因为,在不能退换货时,无意识的心理防御机制必须站出来发挥作用,避免消极情绪的出现。


但虽然购买不能退换货的商品会有更高的满意度,在可以选择时人们还是会选择买可以退换货的商品,这也部分是因为难以预测自己的心理防御机制吧[5]。



更准确地预测情绪


扯了这么多“快乐悖论”、心理防御机制,可以看出情绪预测中的高估偏差其实是深刻的人性的体现啊。高估对未来事件的情绪反应确实有适应性的意义,能帮助人更好地去“趋利避害”,但在很多时候也会导致问题:


  • 高估剁手带来的满足感,会导致剁手停不下来却又从未真正满足;

  • 高估做我们想做的事带给自己的愉悦感,即使愿望成真也没有那么开心,会让我们对人生多少感到失望或迷惘;

  • 高估失败、出丑对我们的影响,可能让我们惧怕尝试,失去成长的机会;

  • 高估分手、离职带来的消极情绪的强度和持续时间,会阻碍我们做出离开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关系、工作的决定,让自己挣扎不得解脱。

  • ……



那么,怎么样才能更准确的预测情绪呢?当然也得从焦点效应和意义建构两方面着手。


在预测自己对未来的一件事的情绪反应时,也把同时可能发生的其他事情纳入考虑,比如要考虑明天收货拆快递会让我有多高兴,就可以想想今天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明天可能会发生什么事,现在心情如何,如果是现在拆快递会有多高兴。


无意识的意义建构确实很难纳入考虑,但“洞悉人性”本身或许就有点帮助——很难像预想的那么快乐是人性所致,不可强求;而对于消极情绪,每个人本身都有很强的应对能力,那些不敢去尝试的,对你来说或许并没有那么可怕,那些不敢放手的,放手或许也并没有那么糟糕。时间总会让所有快乐褪色,也抚平所有伤痛。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但比起未经审视,人们好似更不能忍受没有意义的生活。而当快乐成为生活的意义,成为人们生活的目标与价值时,人们却好像更难感到快乐。面对这种快乐悖论,学堂君觉得:可能快乐更多地存在追求的过程中,而当我们进行意义建构、提前预测了情绪时,追求的过程在主观上被缩短了,可能就因此减少了快乐的感觉.......


参考文献
[1] Wilson, T. D., & Gilbert, D. T. (2005). Affective forecasting: Knowing what to want.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4(3), 131-134.
[2] Noval, L. J. (2016). On the misguided pursuit of happiness and ethical decision making: The roles of focalism and the impact bias in unethical and selfish behavior.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 Processes, 133, 1-16.
[3] Wilson, T. D., Centerbar, D. B., Kermer, D. A., & Gilbert, D. T. (2005). The pleasures of uncertainty: prolonging positive moods in ways people do not anticipat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8(1), 5-21.
[4] Gilbert, D. T., Pinel, E. C., Wilson, T. D., Blumberg, S. J., & Wheatley, T. P. (1998). Immune neglect: a source of durability bias in affective forecast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5(3), 617-638.
[5] Gilbert, D. T., & Ebert, J. E. (2002). Decisions and revisions: The affective forecasting of changeable outcom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2(4), 503-514.

作者简介:向睿洋,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hychology),京师心理大学堂,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责任编辑 :Spencer JXLF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出品,立志做最优质的心理学科普,让这里成为当代人们追求幸福美满生活的大学堂。奉献百年积淀,带你脑洞大开! 微信公众号:bnupsychology 欢迎关注!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