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生活,是从被“人设”绑架开始的

发布时间:2019-05-15 10评论 5333阅读
文章封面

文:杨思远

来源:思远心舍(ID:siyuanxinshe)

01


21岁的汉娜,是西门子公司的一个基层员工,在工作上总是能将上级的任务执行到位,并且和同事的关系也不错,所以领导决定给她升职加薪。


人人梦寐以求的升职加薪,到汉娜这里却成了噩梦,因为她一直隐藏着一个内心的秘密:她是一个不识字的文盲。


升职加薪,意味着要看文件、要签字,这些她做不到的事情,都将披露她是一个文盲的事实。为了不让这个事实被曝光,汉娜在升职加薪的通知还没有正式下来前,提出了辞职。


辞职后的汉娜,应聘成为了奥威辛集中营的一名女看守。在这个看守所里,她总是趁着夜晚无人,找一些体弱的人给她朗读一些书,然后第二天若无其事地将这些人送进煤气室,因为这样,就没有人发现她不识字。在集中营里,她根据上级指令,每个月都会将60人送去煤气室。是的,她在无形中成了“杀人狂魔”。


因为在狱中曾经发生一次火灾,那次火灾烧死了500人,案件被重审,汉娜和另外四名女看守被请上了法庭。在法庭上,另外四个人极力开脱自己的罪行,并且栽赃说当初的决定是汉娜下的。为了确认罪行,法庭出具了当时的一个签署文件,让汉娜在文件上签署一下名字,通过对照笔记来判定她是否背负主要责任。


看着那份文件的汉娜,淡定地说:“不用对比了,就是我下的命令”。


是的,她说谎了,她不是主要负责人,当初的字也不是她签的。但她不想让人知道她不识字,她宁愿被判终身监禁,也要维护好自己“不是文盲”这个形象。


02


汉娜的故事,来源于德国长篇小说《朗读者》。虽然从时空而言,汉娜似乎离我们很遥远,但如果穿透事情的表层,她其实代表了生活中的很多人。


很多人心中藏了一个秘密,为了保护这个秘密,不得不给自己制造一个“人设”,让生活包裹在这个“人设”之下,比如:


明明出生在一个不那么幸福的原生家庭,父母之间常常针锋相对、刀枪剑戟,但Ta却告诉周围的同事、朋友,自己的家庭和谐美满,父母从小给自己很多的关注和爱,自己是在蜜罐中泡大的。嗯,一个“被爱的孩子”的人设,就这样给自己套上了。


在私下的生活里,常常体验到愤怒、不满,也总是忍不住向家里人大发雷霆,但在工作中,却总是和蔼可亲,对别人的请求从来都是拼劲全力,哪怕牺牲自己的利益,也要笑意盈盈地满足别人。至此,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人设,就形成了。


生活中一团乱麻,感情生活不幸福,工作上也常常力不从心,可你要是和Ta交谈一下,会发现Ta会告诉你爱人是多么疼自己,孩子是多么乖巧,自己的工作又是如何被上司赏识。不明真相的你,在聊完之后,可能会羡慕Ta这样的“人生赢家”,嗯,“人生赢家”就是Ta的人设。


……


关于人设的故事,还有好多好多,相信你也能轻松从生活中发现一二:勤奋的人设、成功的人设、岁月静好的人设……等等。


虽然不至于像汉娜一样,为了维护自己的“人设”,可能要用余生甚至生命去换,但一旦依靠“人设”来生活,痛苦就开始了。因为Ta需要你用一个谎言去遮盖另一个谎言,一层又一层,直到最后被谎言彻底绑架、吞噬。


03

一个人为什么要依靠“人设”而活呢?


是因为Ta没有办法面对一部分真实的自己。


就好像汉娜,她要保护自己不识字这个秘密,其实就是无法面对“文盲”的这部分自己。同样,上述的种种“人设”,也都藏着一部分不愿意被面对的自己:不被爱的自己、性格有缺陷的自己、生活很悲惨的自己……等等。


这些不愿意被面对的部分,被看作是脆弱的、无助的、丑陋的……每每想到这部分的自己,内心的“羞耻感”都会被剧烈的唤醒,而与羞耻同在的,还有巨大的恐惧。


羞耻的是:我太糟糕了。


恐惧的是:没人接纳我怎么办。


为了避免“我太糟糕了”的感受,以及“没人接纳我”这个可能发生的情况,那些不愿意被面对的部分,就被掩藏起来,从而被精心准备的“人设”取代了。


也就是说,“人设”之所以会发生,是为了解决内心的羞耻感和恐惧感。


可是,“人设”这味药,真的能治好羞耻和恐惧吗?


是的,不能。因为你知道它是假的。既然是假的,就随时可能被拆穿,而你为了不被拆穿,要不断地付出更大的努力,随着谎言的扩大,你的恐惧也随之扩大。


你看,“人设”不但治不好羞耻和恐惧,反而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增强了你羞耻和恐惧的感受。


04


“摘掉你的人设吧,去面对真实的自己”,这样的建议说起来很容易,但是我知道,对于一些人,尤其是童年有过被忽视、被虐待经历的人,是很难做到的。


美国著名的创伤治疗师汉德考克曾经和他的同事做过一组实验:他们请来两组年龄相仿的小朋友,一组是在比较幸福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一组是从小有过被忽视、虐待过的孩子。


汉德考克让这些孩子看一组图片,并让他们描述,在每张图片上,自己看到了什么。


其中一张卡片呈现了这样一个家庭场景:两个微笑着的小孩看着父亲修理汽车。


对于这张卡片,在幸福家庭的小孩描述了相对良善的故事结局:车子修好了,爸爸大概会带着小孩去麦当劳,或者出去游玩。


而对于受过创伤的小孩,他们则会讲出可怕的故事。比如,一个小女孩说,图上的小女孩几乎会被爸爸用锤子敲碎脑袋。而一个9岁、被严重躯体虐待的小男孩,详细描述了图片中的小男孩如何踢开车子的千斤顶,这样车子就会砸在父亲身上,他的血溅满整个车库。


汉德考克是希望通过这组实验,研究创伤是如何影响一个人的感觉、思考和自我情绪调节的。遗憾的是,汉德考克发现,那些创伤事件虽然早就成了过往,但在创伤里留下的“可怕的感受”,却从来未曾远离,它们以大脑结构、躯体疼痛、情绪调节失常等方式留在了受过伤害的孩子身上。


这也是一个心理咨询师的无奈,就是很多时候,我也知道,有很多话,说了也白说。但除了这些话,好像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话,可以说。就好像,除了告诉你“放下人设,面对真实的自己”一样,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更合适。


我常常会和我的来访者说,“没事儿啊,做不到没关系,我们就停在这儿,停一会儿”,是的,除了接纳和陪伴,很多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


如果你觉得自己还是摆脱不了“人设”,那也不用强迫自己,试着承认自己做不到,像我对我的来访者说的那样,那就停在这儿,停一会儿。


05


还是给大家讲个小段子吧。


我从今年年初的时候,开始学习中国的古典舞。你知道的,作为一个30多岁、没有任何舞蹈基础的人来说,要从最基本的劈叉、下腰学起,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而我本身呢,骨头又比较硬,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我跳得简直可以用“不堪入目”来形容。


那么拙劣的舞姿,搞得我自己也很丧气,所以在学舞蹈的时候,一直躲在最后一排,生怕被别人嘲笑。


丧久了,就很影响心情。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就开始自我调节起来了,我告诉自己:你看,这么大年纪还可以从零学起,而且没有舞蹈基础,跳得不好是很正常的啊。


就这样,我成功地给自己“洗脑成功”了,当我自己不嘲笑我自己的时候,我也就不怕别人嘲笑我了。之后的每节课,我都理直气壮地站在第一排,哪怕跳得很烂,也依旧兴致勃勃地去努力。


几个月过去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全班跳得最差的那一个了,而且,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很快就可以竖向劈叉了。

之所以讲这个段子,是想让大家看到:人,是在不断变化的。


你眼里“不好的”部分,可以变成“好的”部分;“糟糕的”部分,也可以蜕变成“优秀的”部分,前提是,你要承认它,接纳它。


过去,定义不了你是谁;创伤,也定义不了你是谁。


真正能够定义你的,永远是你的选择。


所以,无论过去的路多么苦难,都永远不要失去面对和改变的勇气,真正能够让我们闪闪发亮的东西,永远都是内心的笃定、坚持和信念。



作者简介:杨思远,微信公众号:思远心舍(ID:siyuanxueshe),让爱成为你生命的根基。

责任编辑 | Spencer、Claire


0

回复

作者头像

杨思远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杨思远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