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完美妻子”反而会让另一半感到痛苦?

发布时间:2019-05-14 7评论 5038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曹怀宁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本文首发于《婚姻与家庭》杂志18年1月下,原标题为《为何我的无微不至让你如此痛苦》


我有一位“三好妻子”


眼前的这个男人名叫艾强,他满面羞惭,局促不安。终于,他下定决心一般憋出了一句话:“我的婚姻出了问题,我觉得妻子太爱我了,可我一直在伤害她,这是我的问题!”


这措辞颇耐人寻味:究竟有问题的是“妻子”,还是“我”?在他接下来的具体描述中,一个“三好妻子”的形象渐渐浮现出来。


艾强的妻子谢琳温柔体贴,利索能干,结婚3年来她将这个小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家里的物品仿佛长了眼睛和腿一般,总会及时回到它们的固定位置;餐桌和衣柜也有如活了一样,会根据气温、时令摆出养生的膳食和适宜的衣物。艾强活了30多岁,第一次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他的哥们儿来家做客后,羡慕得直接在微信里替他做起了宣传,很快,艾强的幸福生活在朋友圈里人尽皆知。


“我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但却总是把事情弄糟……我觉得自己一直在伤害她,我配不上这样一个好妻子……”30多岁的大男人,竟痛苦委屈得像个3岁的孩子,他是真的对自己很失望吧。


“你究竟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给我举个例子好吗?”


那我就说说昨晚发生的事吧。我平时工作的不确定性比较大,昨天本来说好要回家吃饭的,但快下班时,领导临时说要召开紧急会议。


我给她发了个信息,说‘临时开会,你先吃饭’,然后就去会议室了。开完会已经是8点多,当我9点赶回家时,发现桌上的饭菜都还是热乎乎的,她一直在等着我。”艾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我试探性地问:“你那时挺感动的吧?”


艾强点点头:“是的,我觉得自己很幸福,一盏为我点亮的灯火,一桌为我温热的饭菜,一个等待我的妻子,一个男人在这世上能得到的最好东西莫过于此了。”


“在吃饭时,我感觉到妻子有些沉默,我想她可能是等得有点累了,于是就想多说些话逗她开心。她也很尽力地在配合我,但情绪却越发低落下去。我实在是心疼,于是就问她怎么了?”


“经不起我一再地逼问,她才眼泛泪光地告诉我,我的短信语焉不详,她不知道我的会要开多久,什么时候能到家。她不想让我自己一个人吃饭,于是只能把饭热了又热,等了又等。


她不敢发信息问我情况,因为怕领导看到会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只能一直忍着。等到快8点时,她真的慌了,开始胡思乱想我会不会遇到车祸了。


为了平息自己的情绪,她打了我工位上的电话,但电话一直都无人接听,她心里更害怕了。她想要去公司找我,又担心两个人在路上错过。她的心就这样一直七上八下的,直到我进了家门才算落回肚子里。但这时她才觉出自己已经筋疲力尽了。”



“听了她的话,我内心真的非常愧疚。我怎么就想不到在会议中间给她发个短信,说明一下具体情况呢?我怎么就不知道一开完会就给她打个电话报平安呢?我觉得自己情商特别低,只顾自己,所以才让她在家里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


这样一个夫妻情深的故事本该让人热泪盈眶,但为什么我心里觉得怪怪的?我一边思忖着,一边继续听艾强说。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妈这个人很爱念叨,我们结婚3年没要小孩,是因为我觉得时候没到,自己还没准备好。但我爸妈他们却理解不了这些,上周回家看望他们,我和我爸下棋,我妈拉着谢琳在厨房里说了半个多小时。


那顿晚餐其乐融融,但是回到家后我看她都不怎么笑,一直问她才知道,原来我妈唠叨着让她喝点补药保养身体,我妈竟然怀疑她生不出孩子!


她从来不会在我面前抱怨我爸妈,结果就只能自己承受这么大的委屈。看着她哭的样子,我真的又心疼又无力,可我又不能冲我爸妈他们发火……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


听到这里,我仿佛看到一双蕴满委屈的眼眸在强抑着泛起的泪花,一张脸总是带着忧伤与隐忍的印记,任谁看到都会泛起怜惜之意……


伤害她的,究竟是谁呢?


我请艾强去征求谢琳的同意,下次咨询时与他一同前来。艾强一口答应:“我不想再继续伤害她,我们一起来想想办法,应该会对她更有帮助!”


为何我的爱会伤到你


下一周,我在咨询室里等来了艾强与谢琳夫妻俩。


对谢琳来说,丈夫的一言一行都牵动着她的心,她的关心与担忧随着绵绵密密的话语倾泻而出:



“我老公真的很不会照顾自己,我不提醒,他就不会记得带水果去上班。他不爱吃青菜,如果不吃水果,每日维生素的摄入量怎么能保证呢?他天天中午都在外面吃饭,现在外面做的饭菜油太多,他年纪轻轻都三高了!这几年我好不容易给他调下来。心血管要是有毛病,那可是大问题呀!”


我希望他能早睡早起,多做运动,但他总是说自己没有时间。我担心他的身体,希望他能养成良好的作息规律,这样不仅可以保持健康,还能够培养意志力和自控力。但我这些话平时都不会说的,怕伤他自尊。只有在你这里我才敢说这些话,你是专家,一定会开导他,让他心里不要再有负能量,对不对?他老说自己情商低,没法好好照顾我,可是我觉得他很棒啊!可他还是觉得自己很糟……”


我望着谢琳那张含愁带嗔的脸问:“谢琳,你平时觉得心理压力大吗?会觉得生活很累吗?”


她一愣:“呃——会有一些这样的感觉吧。怎么了?”


我答到:“因为刚刚在听你说的过程中,我感觉到压力很大。你看,你希望我能让你丈夫心里不要再有负能量、帮他树立起健康生活的意识、建立规律的作息,提升自尊……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没办法替另一个人承担这些东西。”


谢琳很不解:“可你是心理咨询师啊!不就该为来访者做这些吗?”

       

我解释道:“我是心理咨询师,但我的职责是倾听、帮助你们理解内心的声音,帮助你们梳理问题、认清事实,然后你们会慢慢获得力量,更好地过自己的生活。我们绝不可能包办来访者的人生。谢琳,我觉得你将艾强的生活当成了自己的责任,不仅在日常事务上极尽所能地做到周全,连他的精神生活、未来规划都是你担心的范畴。我理解这是因为你深爱着他,但不知道你想过没有,这样的爱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愣愣地问我:“意味着什么?”

       

我温和地说:“他可能会在获得照顾的同时对自己感到无力与无能。因为你这几年的做法是在潜移默化地告诉他:你爱他,他可以把自己的生活全权交由你来负责,而他只要达到你的标准与要求就好了。一旦他做不到你希望的那样时,你说他会不会沮丧自责呢?”


“而且,我不得不说,你对他包办太过了,承担了太多本不该由你承担的责任。比如那次他开会晚回家的事,你完全可以直接给他发个信息问问到底情况如何。他已经是个成年人,可以自己审时度势,决定能否回复信息以及何时回复。


但你却要把所有责任都承担起来,既不想让他被领导不满,也不想让他担心你,结果就只能是你自己在家苦苦煎熬。谢琳,当你把一切责任都承担起来时,你觉得对方会有什么感觉呢?


理解,是最好的良药


谢琳渐渐陷入了思索之中,她略带犹豫地问:“他会觉得自己很无能吗?”


我赞许地说:“是的!你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和痛苦,其实会隐隐地让对方觉得是自己无能,所以才无法帮你分担这一切。而且,谢琳,当你一个人在默默忍受煎熬时,你的内心必然会下意识地想要寻找这个‘伤害’你的人。


你也感觉到了,你不可能把所有负面情绪都自己消化掉。哪怕你捱过了这段煎熬,当丈夫回家后,你的情绪就有了投注的对象,它还是会释放出来。可这时,你的潜意识其实是将自己的情绪责任都推到了你丈夫身上,希望他能够全权负责你的幸福快乐,就像你全权负责他的饮食起居那样。


当他做不到时,你的痛苦会让他感到自己是个施害者,是他做得不好,才害你这么难过。没有人愿意伤害自己爱的人,这比伤害自己还痛苦。他一直觉得是自己让你不快乐,所以他才认为自己一无是处。


谢琳惊呆了:“这么说……一直让他这么痛苦的人,其实是我?”



我柔声说道:“你其实并非故意要这么做的,这是你成长过程中从外界潜移默化‘学习’来的爱的方式。你可以回忆一下,你的家里人是怎么对你表达爱的?”


谢琳说:“我爸妈从小对我的管束就比较严,无论我做什么,他们都要在旁边提建议。如果我反抗他们,我妈妈就会很伤心地痛哭。我从小最怕她哭了,所以我结婚后尽量克制自己,不想让情绪影响到丈夫……”


我摇摇头,对她说:“跟妈妈相比,你其实已经往前走了一大步了。她是通过自己的哭泣,主动将他人放在施害者的位置上,使他人因为愧疚而就范。但你已经在克制自己的情绪,只是你从小到大浸染在这种关系模式中,还是会不自觉地受到影响。过去你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现在你已经意识到了,这就是改变的开始,我相信你和艾强的关系一定会有积极的变化!”


之前仿佛一直找不着北的艾强,听了我和谢琳的谈话之后也回过了神。他坚定地拉起谢琳的手:“老婆,你不要自责,在家里对错不是最重要的,理解才是。我现在已经慢慢开始理解我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起来努力解决问题好吗?我和你一起!


谢琳眸中又闪出了星星点点的泪光,但这一次,她的脸不再含愁带嗔,而是焕发出希望的光芒。我相信,无论什么样的痛苦,理解,是最好的良药。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曹怀宁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曹怀宁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