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有理由害怕表现出自己的真实面目

发布时间:2019-05-09 3评论 3486阅读
文章封面
 文/卡尔·罗杰斯
 本文摘自《人的潜能和价值》


我追求真诚

 

我接着要谈的是,如果我能真诚,如果我能把握自己的内心实在,我就感到心满意足。我喜欢倾听自己。要了解自己在某一瞬间的体验确非易事,不过我并不灰心丧气,因为近年来我已经在这方面有了长足进步。


我确信,要充分地把握自己在每一时刻的体验,是一个人的毕生任务。没有人能够真正轻而易举地把握住自己的全部内在体验。

 

有时,我用“一致”(congruence)这个词代替“真诚” (realness) 。我用“一致”表达这样一种意思:我的意识与我的内心体验相一致,而我对人讲述的又与我的意识相一致;于是,这三个层次相互一致,浑然一体。这时,我自己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不过,很多时候,我跟其他人一样并不完全一致。然而,我已经认识到,真诚或真实,或一致——无论你愿意用什么宇眼来表示都可以——是人们交流接触的基础,也是人们的友好关系的前提。


要做到真诚这意味着什么呢?我可以从不同领域提出大量不同的例子。但有一个意思就是,我们没有理由害怕表现出自己的真实面目,要敢于抛弃一切保护性的掩饰,让自己的本来模样面对外界。

 

我可以做到比较真诚,如果一旦我能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我有许多弱点和过错,对自己应该懂得的东西常常一无所知,自己应该心胸开阔时却往往固执偏狭,还经常产生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思想感情。



如果我与人接触时不带任何掩饰,不企图矫揉造作地掩盖自己的本色,我就可以学到许多东西,甚至从别人对我的批评和敌意中也能学到。这时,我也能感到更轻松解脱,与人也更加接近。

 

此外,我这种甘愿接受指责的态度,常常激起与我交往的人对我产生真挚惑情,这对我是极大的报偿。 因此,只要我不对别人持戒备态度,不试图用虚假的外表来掩饰 自己,只要我尽力表现出我自己本身,我就能更多地领略到生活的情趣。

 

与人交流我的真实内在体验

 

当我敢于向人吐露我的真实内在体验时,我有一种非常愉快的感觉。要作到这一点却很不容易,部分是因为我自己的内心体验无时无刻不处于变化之中,部分是因为情感本身就十分复杂。


通常,内心体验和对人交流之间有一定的时间间隔,有时是一会儿,有时是几天、几周、几月等等,在这种情况下,我是先有体验和感觉,过后才意识到;而且只有当我逐渐冷静下来以后,我才敢于对人流露。不过,最使我感到愉快的时候是,我的内心体验一产生就能立即向人倾诉。这时我能感到自己是真诚的、自然的,充满了生气。


 这种真挚情感并不总是肯定和赞扬对方的。在我参加的一个 “基础交心小组”里,有一个人总爱以一种在我看来纯粹是虚假的方式大肆吹嘘自己,他夸夸其谈自命不凡,竭力靠装腔作势维持其虚假外表。他的手法老练,其他成员无不轻信受骗。我的愤怒日益强烈,最后我忍无可忍,终于冲口而出:“呸,废话! ”这一下戳穿了他的真面目。


从此,他逐渐变得真诚起来,不再那样大吹大擂,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有了改善。我因为让他及时知道了我的愤怒心情而感到坦然舒畅。


很遗憾的是,我常常当时只能部分地觉察到自己的感情,特别是愤怒心情,我往往在事后才能充分意识到。我只能过后方知我曾有过什么情感。

 

当我在夜阑人静之际,从睡梦中惊醒时,我才发现自己对某人怀有多么强烈的敌意,才意识到在前一夭我对他是多么气愤。现在,我知道了我当时可能爆发出来的是什么感情,虽然有点为时太晚。但我至少懂得如果需要的话,第二天我可以去见他,向他表示我的愤怒。

 

渐渐地,我学会了怎样使自己更迅速地熟悉我的内心情感。在我参加的最后一个“基础交心小组”里,我对两个人深感气愤。对其中一人,我只是在半夜醒来时才意识到我对他的愤怒,而且不得不等到第二天旱上才告诉他。

 

而对另一人,我能在愤怒心情产生时就立即意识到,并且当时就向他表示出来。在这两个例子中,真实内心情感的交换产生了真正的交流,加强了人们之间的交往关系,并逐渐培养起一种相互热爱的真挚情谊。

 


接触别人的真情实意

 

接触他人的真实内在体验是一桩妙趣横生的事情。“基础交心小组”内,有人不时会坦率而彻底地掏出他的心里话。当一个人没有躲藏在虚假的面纱后面,当他向人真诚地揭示自己的内心深处时,他的举止神态可以非常明显地表现出来。


每当这种情形出现时,我都立即表示赞赏和理解。我希望接触到人们的真情实意。


有时,他们表示出的是枳极的情感,有时则是消极的。我想起一位“富有成就”的身负重任的科学家,他在一个规模庞大的电子公司里担任科研部门的负责人。


—天,他在我们的小组里鼓起勇气讲出了他的强烈孤独感。他一生中没有任何朋友,尽管他认识许多人。他说,“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中只有两个人还与我保持着合乎人性的交往关系,这就是我的两个孩子。”

 

说完这话,他悲伤的泪珠像断了线似的往下淌。我敢说这眼泪已经在他的心中存积了不知多少年。正是他这诚挚真实的孤独使小组的全体成员深为感动,大家都乐意在精神上主动接近他。最重要的是,他敢于真诚坦白的勇气使我们大家在交淡中都受其影响,使我们抛弃了平时爱用的虚假面具,努力做到真诚相待。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布菲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布菲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