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版杀人游戏:死亡,是人性的终极拷问

发布时间:2019-04-19 5评论 5388阅读
文章封面

心 理 0 时 差

壹心理 ◎ 荣誉出品


作者 | 时差大叔

首发 | 心理0时差壹心理旗下公众号,微信 ID:PsyTime)

音频 | 点击这里,解放双眼,听时差大叔录制的全文音频



- 01 -


在一个漆黑的神秘空间,50 个人正渐渐苏醒。



他们环顾四周,发现彼此互不相识。



这些人还没来得及搭讪,突然房间里发出 “哔” 的电流声,紧接着每个人站立的位置都被划出了一个红色的圆圈,把 50 双脚死死地框定。


有个姑娘试图走出红圈,她刚一抬脚,房间里就响起警报声,她本能地缩了回去。



姑娘又伸手试图触碰她身旁的人,结果臂膀刚超出红圈的范围,又是一声警报,给她吓坏了。



另一个小哥胆子稍大一些,他不顾警报,一脚踏出了红圈。“噼啪” 一声响,房间中央的神秘装置应声启动,瞬间一道脉冲电流闪电般击中了他,小哥当场一命呜呼,尸体更是被地板上的牵引装置吸出了房外,消失殆尽。



—— 原来,不服从游戏规则,是会丧命的。


50 - 1,现在还剩 49 位玩家。


是的,这是一个真实版生存游戏,而为了生存,就必须杀死在场的其他人。


而游戏规则,更是让这个求生之战,变成了狼人杀:


每位玩家都能为在场的任一人,投一张 “死亡票”。


只要抬起手来,地板上的箭头就会跟随手指的方向移动,让玩家轻松锁定自己想要投死的对象。



这个游戏的保密机制也做得很是 “贴心”。每个玩家的投票选择,只有 ta 自己能看到,这为撒谎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游戏系统会自动计时,每过两分钟,电流就会击杀得票最高的那个人。


一开始,大家都很友善,想尽办法保全所有人。


他们提议:谁都不要投票,自动弃权。


结果时间一到,游戏随机选定了一个玩家,送上西天。



他们又想:大家都投给已经死了的人。


结果两分钟一到,游戏硬是在存活的人中又随机选出一个,送回了老家。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焦灼。


谁想活下去,就必定要让另一个人牺牲。


问题是:怎样才能说服大家,不投自己、去投别人呢?


既要理由充分,又不能显得自私,否则自己会直接变成大家票选的对象。难啊。


死亡面前,一场人性的终极拷问,已悄然拉开序幕。




- 02 -


在场的人,男女老少都有,上到七八十岁的老头,下到花季少女、和孕妇腹中的胎儿。


他们也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从西装革履到街头混混,从白人到黑人到黄种人,从穆斯林到基督徒到无神论者……


简直是全世界全人类的缩影。


想在两分钟倒计时结束前商量出一个公认的投票策略,实在困难。


眼看着秒表滴答滴答,一位小伙子站了出来:



“我提议,大家把票投给在场的老人,因为他们年事已高,本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就比我们少,所以年轻人更有活下去的资格,因为年轻人的未来还很长。”


大家默认了小伙子的说法,从看起来年纪最大的老爷爷开始,接着是老奶奶,再接着又是一个老爷爷……


就这样,几位老人相继被投死。


下一个该轮到谁呢?小伙子瞄准了一位戴着帽子的阿姨。


阿姨说:“我只有 52 岁,我显老是因为我得过乳腺癌。”



小伙子二话不说:“你得这种病,早晚都得死。”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谁都想活下去,但你如果把这种自私暴露得太显眼,就会立马变成大家攻击的目标。


果不其然,小伙子刚才的话引起众怒,大家果断都投给了他。


一道闪电,小伙子应声倒地。



这个集体好不容易有个 “意见领袖”,现在领袖死了,现场的秩序要如何维持呢?下一轮投票,会按什么规则执行呢?


大家自然而然把眼神都聚焦在了那位乳腺癌患者身上。


感受到了压力的她,开口提议:


“我们不如都介绍一下自己,说不定我们能找到彼此之间的一些关联,由此就能推断出逃脱之法。”


一位绿衣服的小姐姐很是 nice,她答应介绍自己。



结果刚开口没几秒,临近两分钟的倒数读秒就启动了,众人一时之间找不到投票对象,就索性…… 投死了绿衣小姐姐。


这下好了,没人敢再吱声。


不过刚才那位帽子阿姨的话还是激发了大家的灵感,有些眼尖的人开始指手画脚:


“我认得这个女人!她背着老公和邻居搞过外遇!”



—— 于是那个 “搞外遇的” 被投死了。


“这个小混混一看就是个黑手党!”



—— 于是那个穿着黑背心、胳膊上布满纹身的大汉,被投死了。


“我认得这个白人,他一直歧视黑人!”

“啊啊还有这个人,他歧视同性恋!”



—— 于是又有两个 “歧视少数群体” 的人被投死了。


外遇、地下党、歧视…… 只要是能证明 “这个人有道德问题” 的瑕疵,只要能引导众人把矛头指向他们,自己就安全了,因为谁都会默许:


那些道德有问题、灵魂有污点的人,生命的价值比我们在场的人更低。


此时突然一个男人指着身旁的女人向大家求情:“这是我妻子,我很爱她,求大家不要投给她,要投就先投我吧。”



才看过那么多 “道德沦丧的败类”,现在突然出现那么一个深情款款的男子,大家怎么忍心投他们。


于是夫妻二人暂时安全,但倒计时不会因为这段温情停止。


这时有位美国大兵站了出来:


“我们还有一个方法没试!大家都把自己的票投给自己右边的人,这样大家都平票,说不定大家都能活着。”



众人表示同意,但突然一个黑衣男子大喊:


“我对面那个胡子男,我看到他的手势,他刚才临时改票了!他是我们所有人的叛徒!”



你应该猜到了,这个胡子男立马就被大家投死了。



黑衣男接着说:“在场年纪最小的小女孩,和怀有身孕的妇人,最有活下去的资格,请大家不要投她们”。



大家都默默点头。然而这句话不仅救下了小女孩和孕妇,更让黑衣男站上了道德的制高点,没人能想出什么理由号召大家去投给黑衣男。


倒计时依然在继续,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突然一个男人高喊:“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凭什么每次出现灾害,妇女和儿童就一定能优先跑路?我们男人的生命,就不如她们值钱吗?”


呃…… sorry man,在这种时候居然敢政治不正确?马上投死你!


现场一时陷入慌乱,没人维持秩序,大家在恐慌和凌乱之中,开启了互相攻击模式。


有意思的是,刚才还恩恩爱爱要为彼此献身的夫妻,这时候也大吵大闹了起来。



众人一听:尼玛原来根本就是为了博取同情而假装的!这俩人什么关系也没有!


于是,骗子男女也被相继投死。



刚才提议保护孕妇和小女孩的黑衣男,眼看大家还是会一致痛恨道德败坏的人,赶紧站回了自己的道德制高点,凭借自身出色的演讲能力和情绪感染力,硬是说服在场的各位投死其他人,甚至有人受到 “感化”,自行走出红圈,选择自尽。



终于,游戏进行到了最后,只剩黑衣男、小女孩、和孕妇。


倒计时还在继续。很显然,这个游戏的设置,只允许最后有一个赢家。


黑衣男对小女孩说:“你看,我们三个,只有一人能活。但如果孕妇阿姨活了下来,我们就等于救活了两条命,你看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快出生了。”



黑衣男说服了小女孩,他们约定,一起数 “一、二、三”,然后共同踏出红圈、慷慨赴死。



结果就在小女孩刚踏出红圈被电击的一刹那,黑衣男抬起手来,把票投给了孕妇。


小女孩被电死,孕妇被投死。


而那个从道德制高点,站到了生命制高点的黑衣男,笑着活到了最后,成了唯一的赢家。



这样的结局,你猜到了吗?


如果是你在现场,你的做法,会不会和其中的某人不一样?


最终的结局,是否也会有所改变?



- 03 -


上面这个故事,出自电影《生存回圈 Circle》。


这个故事,即便是真人版的,但毕竟也是虚构出的情节,这你肯定知道。


而电影情节的虚构丝毫不妨碍它打动人,正因为这背后透露出的 —— 人性。


我们总说:人这一辈子,出身也许不同,但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可今天这个故事颠覆了我们的认知:死亡面前,也毫无平等可言。


但大叔想告诉你:这个故事背后透露出的心理学原理,对每个人都同样公平。


首先我想说的是:从众效应。


“从众效应” 四个字,你肯定熟悉。


但你知道吗:“从众” 的 “从” 字,


不仅有 “在大街上看到一大群人抬头看天、于是也加入他们一起抬头看天、即便睁大了双眼也看不到什么特别的” 那种 “跟从”,


更有在面对大众的压力,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和大家保持一致、从而保护自己的 “服从”、甚至是 “屈从”。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家 所罗门·阿希 Soloman Asch 做过一项实验:


他邀请了 50 名大学生参加一场 “视觉测试”。


他把每个参与者 “随机与 7 个其他参与者配对” —— 假的!这 7 个人其实是 Asch 请来的群众演员。


Asch “视觉测试” 现场


长桌前的研究人员正在展示下面这张视觉测试图:



那名真正的参与者坐在桌子的尾端,这是 Asch 设计的顺序:在那 7 个群众演员先回答完之后,真正的参与者才能给出答案。


来看看这个假惺惺的视觉测试题:只要你视力没问题,谁都知道正确答案是 “黑线 B 和蓝线 X 长度最相近”。


Asch 耍的花招是,让前 7 个演员故意都轮流报出同样的错误答案:“C 和 X 长度最接近!”


你猜,最后那位真正的参与者,会报出明显的正确答案 “B”,还是服从大多数人的错误答案 “C”?


实验结果显示:


三分之一(32%)的实验参与者属于标准的从众人群,即便那 7 位演员给出的答案错得那么明显那么离谱,都还是给出了和他们一样的错误答案。


诶哟喂呀,你们都帮帮忙好吧?好歹你们也是哥伦比亚的高材生啊!!


那些真正从头到尾清醒、从没错误从众过一次的参与者,只有 25%;剩下 75% 的人,多多少少都至少错误地 “跟风” 过一次。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换做是屏幕前的你,去参加 Asch 的实验,你会是那清醒的四分之一吗?


如果换做是你在《生存回圈》的游戏现场,当第一个小伙子提议要 “投死老人” 的时候,你会站出来说 “不” 吗?


其实我们都很清楚:那个小伙子说什么 “老人应该先死,因为他们反正能活的时间比我们年轻人少”,这个时间算术上还算通顺的论点,本身未必是正确的。


但在现场,一旦框定了 “老人” 这个群体,老人这个少数,就和剩下比他们年轻的人,被区分了开了阵营。


而在两分钟极短的时间限制内,从众效应的集体无意识决定了:那些不听从这个 “少数服从多数” 的人,会瞬间成为 “被孤立的少数”,自然而然成为大家无暇再另做思考的攻击对象。


然而,随着老人人数的消减,很快 “多数” 和 “少数” 的平衡发生了动摇。


没能找到全新平衡点的那位小伙子,很快也就成了众矢之的。


而最后那个黑衣男之所以能站上道德的制高点,一笑笑到最后,是因为他把少数和多数进行了置换:


需要保护的小女孩和孕妇,是不可动摇的 “少数人”;

其他命不如少数群体金贵所以总要死的,是可以被轮番投死的 “多数人”。


站上这个制高点之后,其他人都得死,只是先后的问题。


除非有人能站出来,不仅反对黑衣男,还要能让自己的反对,心悦诚服地征服每个人。


—— 既然做不到,那就要么互相攻击,要么互相欺瞒,结局就是一一丧命。


哪怕就这样死了,死的时候也不是大家眼中的蠢货和异类 —— 这样的死,也还不算太惨吧?




- 04 -


再来看回那个 “道德模范” 黑衣男。


他口口声声要保护孕妇和小女孩,好一个妇女之友!


可如此想要保护女人的他,怎么最后反而成了利用女人、保护自己的渣男呢?


心理学家告诉你:恐怕所有的渣男都是如此,不用大惊小怪。


心理学上有个很年轻的派别:性别心理学 Gender Psychology。


性别心理学家一开始在研究性别歧视的时候,把这个世界对女性的偏见分为两种:


Hostile Sexism 敌意型性别偏见,以及

Benevolent Sexism 善意型性别偏见


什么意思呢?


敌意型是明目张胆地说 “女人活该工资比我们男人低,学历比我们低,社会地位和待遇比我们低”。


善意型是说 “女人需要被特别照顾,我们男人就应该为女性开门、提东西、保护她们”。


西方社会传遍全球的 “lady first 女士优先” 这种绅士风范,就是后者的所谓善意型的男人了。



心理学家拿着偏见问卷给不同的男人做,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这两型偏见其实是一回事嘛!(给专业读者:HS 和 BS 显著高度正相关)


对女性带有越强敌意的人,善意的表现也就越多;对女性带有善意偏见的人,敌意的言行也不少;只是 —— 善意和敌意,在不同的环境下,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体现罢了。


这说明,这两个类型的偏见,除了在言行上可能有不同的表现,但内心其实想法是一样的:


女性比男性弱,需要被照顾 —— 或者 —— 不如男性。


我不知道那个黑衣男在生命中是否有对其他女性透露出 “善意型” 的偏见,但在死亡面前,对善意的利用和演绎,让他的敌意得到了完美释放。


是啊,都在和自己争夺生存权了,不是敌人,还是什么呢?


顺带一提:性别心理学家现在普遍认为,真正的 “零歧视”,是不因为对方的性别,就给对方贴上预设的标签。


女性同样可以很强大,在对方不需要帮助的时候多管闲事,也一样是不尊重。男性也可以柔弱,因为一个人是男性所以禁止对方哭泣、表达细腻的情绪,可能催生负能量甚至心理疾病。




- 05 -


说回这部电影。我在看的时候,一直在反复问自己:


如果换作是我在现场,会怎样选择?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我对电影中很多角色提出的 “道德标准” 都看不顺眼。


就比如上面的 “老人最该先死,因为他们时间不多了”。一个人生命的价值,是看 ta 还剩下几年生命,还是该看 ta 过去已经为这个世界作出了多少贡献?


还有 “那个女人有了外遇所以该死”,谁知道她的老公是否也绝对清白?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就不想想会不会两个人都有问题?


还有那些说什么 “歧视少数人种” 的都该死,尼玛你们自己就是傲慢与偏见的代表人物,心里都没点 A B C D 数的吗?


诶,我有点激动了。平静一下。


我们上面也分析到了,在那样时间有限、分分秒秒都生死攸关的瞬间,任何 “道德标准” 都会变成 “道德绑架”。被恐惧和无助占据的头脑,是很难维持理性思考的。


道德标准是个和成长经历、社会背景都挂钩的东西。一件在我眼里道德的事情,到了你眼里也许就很龌龊。


心理学家研究人们心中那把道德标尺,其实也已经有时日了。


作为本文的最后一个心理小分享,大叔不再让你做 “换了你会投死谁” 这样的难题了,我们做个情景小游戏。




请仔细阅读以下故事片段:


H 先生的妻子因病而濒临死亡。有一种特殊药剂能治愈她,由某药剂师配制。然而,这种药不仅制作费用昂贵,售价更是成本价的 10 倍 —— 成本 200 元,但售价高达 2000 元。

H 四处借钱,但只借到了 1000 元,这才是药价的一半。H 只好去恳求药剂师,表明他的妻子已生命垂危,是否能便宜一点,或者先付一部分,剩下的钱日后再补上。

但药剂师却表示:“不行,我发明了这种药,我要用它来赚钱。”

H 绝望了,于是他私自闯入了药店,为妻子偷来了这款药物。


看完了吗?OK,请问:


你认为,H 先生应该去偷这种药吗?为什么?请选出和你的心声,最为匹配的那一个选项


1. 不应该。H会因此而坐牢,偷东西就意味着他是个坏人

2. 不应该。监狱不是人待的地方,与其在牢房里受罪,不如在妻子病房前憔悴

3. 不应该。为救妻子他已想尽一切合法的办法,得不到药也不怪他

4. 不应该。法律禁止偷盗行为,所以偷药是违法的

5. 不应该。药剂师制药辛苦,理当获得回报。就算H妻子病了,偷盗依旧不可

6. 不应该。不仅H的妻子,可能有其他病人也需要这个药,所有生命同等重要

7. 应该。药只值200,H也愿意支付这个成本价,除了药他不会偷其他东西

8. 应该。因为即使自己要去坐牢,能看到妻子好起来,H就已经很开心了

9. 应该。H要做一个好丈夫,这样做是为了满足妻子的期待

10. 应该。H一方面要偷药救妻,但也应想办法补交欠款、受到应有的惩罚

11. 应该。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这无关法律

12. 应该。救命是基本的人性,这超越了药剂师的物质财产权


上面这个道德困境,由发展心理学家 劳伦斯·科尔伯格 Lawrence Kohlberg 撰写。


科尔伯格称之为 “道德困境”,因为这必定是左右两难的选择。


上面的 12 个选项中,每 2 个为一组,对应「科尔伯格道德发展理论(Kohberg's Stage Theory of Moral Development)」中的一个阶段。


H 先生该不该去偷?这是次要的,也没有所谓的 “正确答案”。重要的是:你作出选择的原因。



根据科尔伯格的理论,我们这一生的道德发展可以分为以下 6 个阶段:


Stage 1. 服从、规避惩罚

Obidience & Punishment Avoidance

2-3 岁 — 5-6 岁左右

对应上一题的选项是:1 或 7


这个阶段的孩子做事,要么是为了避免受到惩罚,要么是对权威人士的服从(比如自己的父母)。


Stage 2. 自身利益

Self-Interest

5 岁 — 7 岁左右(有些孩子会到 9 岁)

对应上一题的选项是:2 或 8


这是个 “自私自利” 的阶段,孩子开始了解到,自己的行为如果正确,是可以为自己赢得奖励的。


Stage 3. 好孩子般的遵从

The "Good Boy/Girl" Conformity

7 岁 — 12 岁左右

对应上一题的选项是:3 或 9


到了这个阶段的孩子,他们会根据自己所属群体的期待和要求,来校准自己的言行。


Stage 4. 法律与秩序

Law & Order

10-15 岁开始 — 成年

对应上一题的选项是:4 或 10


这是 “遵从” 的下一个阶段:青少年开始认识到,自己不能只按照自己所属的群体规则来校准自己的言行,还应该遵从法律和社会秩序。


Stage 5. 人权与社会契约

Human Rights & Social Contract

最早 12 岁开始 — 成年

对应上一题的选项是:5 或 11


这个阶段的人,会觉得自己和周围每个人之间的关系都是一种 “合约”。这是我们自主选择走进的一种 “契约关系”,前提是这段关系里的人都认同:这些约定的存在,对大家都有好处。


Stage 6. 普世的伦理原则

Universal Human Ethics

成年阶段

对应上一题的选项是:6 或 12


成功达到这个阶段的人,大概就是所谓 “博爱” 的典范。在他们的道德准则中,所谓的 “好”与“坏”,由通用于全世界和全人类的普世价值来衡量。


达到这种境界的人,虽然也承认法律法规的重要性,但当内心认同的普世道德和价值观和法律相背,他们会选择前者,哪怕这意味着自己可能会变成个 “违法罪犯”。


还记得另一部电影《奇迹男孩(Wonder)》中,主人公小男孩奥吉所在学校的老师,曾在黑板上写下这么一句箴言:



When given the choice between being right or being kind, choose kind.

—— 当你有机会在正确和善良之间做选择时,请选择善良。


虽然《奇迹男孩》这电影中的故事,也同样是虚构的,而且根据科尔伯格的理论,要这些小小的孩子加速进入道德发展的第 6 阶段也不切实际,但这部电影之所以让大人和小孩都红了眼眶,我想这就是第 6 阶段所谓的 “普世价值”:


一种全球通行、你我都能感知到的大爱和温暖。


科尔伯格说:能达到最高阶段的人,不到四分之一。


四分之一 —— 这个概率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呢?哦对了,阿希教授发现的,能克服从众心理的人,也只占这个比率。


真是个微妙的巧合。


你选择的是什么呢?愿意的话,可以来文末评论区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大叔自暴一下:我选的是 5 号,嗯;另外,本文在 “心理0时差” 微信公众号首发后 72 小时,逾两千读者投票显示,最高票的选项是 10 号,得票率 42%。)




- 06 -


在《生存回圈》的末尾,电影还留了一手。


成功 “战胜” 所有人的黑衣男,最终被放出了那间死亡房间,逃出生天。


然而他发现,自己的家园早已被一个神秘的种族占领了。每天每夜,都会有 50 个人被随机选中,击晕,然后送进那个同样的房间,再经历一次同样的 “生存游戏”。


这也就意味着,总有一天,黑衣男会再次面临同样的困境。


好一个《生存回圈》,果然是个圆圈啊。


电影留给我们的思考是无限的,这里面许多问题都是人性的究极拷问,我们也许都没有答案。


但能对这一切提出问题、也多加思考,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毕竟我们的生活,即使没有电影剧情那样狗血,也需要我们带着智慧和勇气,去面对呢。


也希望今天的文章,能给你一些知识和力量,让你在面对这些大问题时,也能从容地说:“哪怕你是无解的,我也能自由自在地,和你共处”。


愿与君共勉。





References / 大叔参考的文献资料:
[1] Asch, S. E. (1951). Effects of group pressure upon the modification and distortion of judgment. In H. Guetzkow (ed.) Groups, leadership and men. Pittsburgh, PA: Carnegie Press.
[2] Wikipedia.org. Sexism.
[3] Wikipedia.org. Heinz Dilemma.
[4] The Brain on McGill University's official website. Moral Development.
[5] Education.com. Kohlberg's Three Levels and Six Stages of Moral Reasoning.

© 版权所有:壹心理。如需转载,请在微信搜索关注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心理0时差(微信 ID:PsyTime)」,后台回复 转载 二字,按要求申请授权,谢谢。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翻译社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翻译社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