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真正的我,是如何诞生的?”

发布时间:2019-04-11 5评论 2460阅读
文章封面

   01


好友Nancy,出生在三线城市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


她的哥哥,从小就优先享受着,不算富足的家中各种资源。


少干活,多玩耍,争夺玩具时,爸妈总会先骂妹妹。


而她,刚刚十岁,就要帮妈妈缝纫、洗衣。

稚嫩的小手,拿握剪刀时磨出茧子。


爸妈瞪着眼说,女孩迟早是泼出去的水。

争吵更是家常便饭。


大年三十晚上,全家依然开战。


菜凉了,心更冷。



生活,像是望不见底的深井。

 

她如此憎恨父母的语言,但几乎照单全收。


和同学交流,一言不合Nancy会怒斥回去。


 “再瞪我,信不信有你好看?”

绷着的脸,让同学倒吸口冷气。


直到上大学,Nancy看到一丝亮光。


陌生的城市里,霓虹灯闪烁。


毕业之后,命运或许可以自己掌握。

 不再看人脸色,男尊女卑。


作为资深理科生,她却误打误撞地进入教育行业。


既没有人情世故的积累,也没有前辈指点。


她从基层学习业务知识,慢慢晋升到管理层。

业绩一路飙升,在工作中展露锋芒。


略胖略黑的女生,渐渐变成高挑的职场女性。

Nancy外形破茧成蝶,也可以买起像样的品牌。


她却痛苦地发现,和别人的交流方式,竟然是从小最反感的。


眼睁睁看着自己手指着下属,苛刻责骂。

“犯这些低级错误?还要我再教吗?”


对老公也大声吼叫,

“又把桌子弄乱了。生活不会自理吗?”


吼完之后开始后悔,为何还是硬邦邦的语言?


工作让她忙成旋转的陀螺。


幸运的是,一点一滴的付出开始有收获。

业绩优异,买了房子,车子。


普通的城市中产的生活开始了。


而外地父母的电话,还是逃不过的软肋。


一如既往的指责批评,让她心里打颤。


02


粉嫩嫩的女儿乐乐出生了。


是Nancy起的名字,她希望女儿能够简单快乐。


一岁前的小孩听不懂训斥,哭得让人烦躁;


她还怒气未散时,孩子已露出童真笑脸。


哺乳中的天使微笑,都让Nancy心满意足。

乐乐肆意地喜怒哀乐,Nancy看得羡慕。


“妈妈,鱼可以飞上大树吗?”

 “妈妈,你好像一只软软的兔子。”


Nancy扮着鬼脸,从来没有这么释放过。

 

“和乐乐在一起,不止是体验到了什么是母爱。最大的收获,是我第一次看见放松的自己。我也可以很柔软。”


哺乳和尿布的洗礼中,Nancy累的打盹;


但她发现,小生命的到来,一点点在唤醒内心匮乏爱的小孩;

复苏了自己给予爱的能量。



因为需要父母照顾孩子,Nancy爸妈搬来了她家。

一句句扎心窝的话,又在屋檐上空回响。


“一刻也不得安宁,都是你拖累的。”

Nancy还是感觉一扎就疼。


03


她让习惯了高效率的自己,必须要停下来看。

这种指责的循环,是不是宿命?

 

观察自己,从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Nancy试着去回观父母成长的时代。


事实上,他们也是封建时代的受害者。

Nancy的姥爷也重男轻女,她妈妈连学都没上过。


她爸爸嘴上带刀,说话不饶人。

爸妈年轻时生意失利,一生都疲于还债。

语言有时狠毒,也来源于内心的不甘。

 

如今,他们已是满头白发了。

Nancy每次回到家,饭桌上都热气腾腾。

爸爸在厨房里,摘菜、炖汤。

升级为姥姥的妈妈,抱着乐乐哼摇篮曲。

这种待遇,Nancy很少享受过。

 

当同事和她争执问题,Nancy还会一触即燃。

但她开始在脑海里过电影。

“和他们吵架时,我拼命维护的,是价值。

小时候没有能力,去躲避爸妈责骂。

哪个同学敢嘲弄我,我就拼死和他骂。

 

我的嘴,是出了名的犀利。

感觉就像,我在抱住一枚求生的盾牌。

证明自己的价值感。

 

现在,我有了谋生的能力。

却还在和别人对抗,就像随时待命。

 

我不是丢盔弃甲,而是没必要穿盔甲去战斗啊。

不用再争个对错,来刷我的存在感。”

 

披在身上的无形盔甲,在一件件卸下来。

心好像轻松了很多。

 

孩子爸爸开玩笑说,“充满愤怒的气球,有点撒气啊。

女儿和我,是来拯救你的天使吧?

“刚见你时,感觉你浑身带刺。

还好我顶住了严刑考验。”

 

Nancy没控制住眼泪,嚎啕大哭。

遇到内心强大的老公,她感谢老天恩赐。

 

Nancy为了犒劳爸妈,带他们去海滨城市玩。

她妈那张嘴,还是一刻不停地抱怨。

“什么玩意?前面的车开得太过分了。”

“你能慢点吗?想让你妈晕死在车里吗?”

 

Nancy神经末梢像被踩住,很想狠狠地对骂。

可是,她发现情绪平息下来时,她不想对吵了。

 

她妈妈,还是只看见负面的东西,骂完算完。


而她,已经不再被一句话就戳到粉身碎骨。

因为她有了翅膀,可以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了。


04


Nancy一度以为,原生家庭的创伤像一座五指山,

压得她永远喘不过气来。

 

她发现,最难的事情,是接纳最真实的自己。

从小厌倦暴脾气,却只会用这种方式对待别人。

这种内心的否定,甚至比暴力的语言还猛烈。


自立、自强,是不是要表现地像铠甲勇士?

所谓的坚强,是不是“外强中干”?



她用了十年时间,去重新认识自己。

心理学中,有段关于觉察的理论:


“觉察是我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

罗杰斯说,像欣赏一轮落日,带着纯粹的兴趣。

 

不评判的觉察带给你两样东西,一是使你看到更多的事实,带来更精确的行动。

二是容纳了更多存在,扩展了你的自由。”

 

Nancy对下属温和了许多,不再一通怒骂。

“这次发布会很关键。

你只拿出了Plan A,备案方案请尽快搞定。”

 

“我不是天生暴躁,那只是抵御伤害的武器。

那个曾经尖锐伤人的“我”,也是我的一部分。

我在和它握手言和。”


05


个体心理学创始人阿德勒,提出“创造性自我”概念。

塑造生活的,不仅是际遇,更多是成长的心智。


一个更柔韧的Nancy,在诞生。

“有时候脾气还是会暴躁。

但我不再急于批判自己了。

 

我脑子里,好像安排了另一个声音,去抚慰它。

就像一个观察员,冷静下来之后开始指挥。”

 

电影《冈仁波齐》主题曲中唱到:

“奄奄一息过/那个真正的我/他才能够诞生”

痛哭过的Nancy,学会了扛得起,放得下伤痕。

丢下了盔甲,反而更加强大。

不是虚张声势,而是从内而外的气场。

 

“一些人要生存多少年 / 才能够获得自由?”

鲍勃迪伦已经问了很多年了。

真正的自由是什么?

不是放纵不羁,也不是控制一切;

而是认识自己,有能力去爱自己,也有给予爱的能力。

这是心的自由。

 

受益最大的,还有Nancy的女儿。

她瞪着好奇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妈妈,笑的从容、生动。




作者:Hi,我是Melody曾婷,8岁女孩妈妈。积极心理&思维教练,致力于亲子教育、情感咨询和自我成长领域。30岁赴英进修;威斯敏斯特大学传播系硕士;CoRT(Cognitive Research Trust)系统思维训练认证高级讲师;美国正面管教协会认证家长讲师;中科院心理所教育心理学研究生;清华大学积极心理学指导师培训班混合教学方式结业;两次在TEDx演讲平台发表“女性成长思维”主题演讲;微信公号“女性成长思维”。文章发布于千余家在线平台,如人民日报夜读、读者、作家导刊、家庭、中国教育研究等。一对一咨询Wechat:37035772。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Melody曾婷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Melody曾婷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