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应该接受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19-02-01 4评论 7316阅读
文章封面
文:任丽
来源:任丽的心灵空间(ID:juliar0602)
原文标题:什么时候应该接受心理咨询?——亚龙《成为我自己》之三


欧文﹒亚隆在《成为我自己》的回忆录中,至少有三次提到过他寻求心理咨询的经历。

 

01

第一次心理咨询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充当实习医生

 

他独自骑着摩托车兜风,不小心摔了一跤,膝盖严重受伤。去医院挂了急诊,清理了创口,并且打了一针破伤风抗毒素。

 

因他对破伤风的马血清有过敏反应,在医院做了类固醇治疗。但由于医生的失误,最后得了急性减量症候群。这个病,让他变得有些焦虑和抑郁。

 

他对自己的健康状况以及精神状况有了很多的担心。作为一个从事精神治疗的医生来说,接受个人分析也是必要的。在那一刻,他决定寻找一个精神分析的治疗师去做个人分析。

 

通常来说,当我们身体出现疾病的时候,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情绪体验。比如对疾病以及死亡的恐惧;面对疾病时的无助、无力感;因为生病而丧失的社会功能所产生的焦虑;因为情绪的变化,而产生的人际关系的紧张;因为对于疾病的担忧,所引起的焦虑和失眠等等。这些都是因为躯体症状所引发的心理问题。

 

另一方面,我们也会因为长期的压力和紧张焦虑,导致高血压,糖尿病,或者是胃溃疡等疾病。因为长期的愤怒无法表达,可能会导致身体的免疫系统下降,癌细胞增多,患癌的几率增大。

 

如果在接受医生的药物治疗以外去寻求心理治疗,通过咨询去看到身体疾病所带来的最坏的结果,把那个不确定性变成可控的、可以确定的事情,这就有可能让我们的焦虑有所减轻,失眠的状况也会大大地缓解。

 

对于躯体症状所带来的无力感、无助感,以及社会功能的某些丧失,都有可能在咨询过程中,感受到被支持,被理解,被看见。

 

02

第二次心理咨询

伦敦塔维斯托克诊所工作

 

塔维斯托克是以团体而著称,这次,亚龙作为团体的参与者而不是带领者,在参与到这个团体后感到有一些奇怪,人与人之间好像有距离,他根本无法融入团体。

 

塔维斯托克的团体带领者,从来不跟个别成员对话,而是百分之百的指导,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而且所有的话题,只能限制在谈论团体这个主题上。

 

这样的团体让亚龙很不舒服,也很不喜欢。在亚龙看来,所有参与团体的人,似乎都在用脚投票——团体经常会有人缺席,甚至会因为人数不够而不得不取消。

 

刚刚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亚龙在事业上似乎很难融入当地的组织。他对塔维斯托克带领团体的做法有自己的看法,而他们对亚龙的做法也十分不以为然。当亚龙针对于“治疗要素”提出自己的研究报告时,英国的同事反而讥笑他说,那完全是典型的美国式的“顾客满意”癖。

 

亚龙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孤零零的外国人,完全被隔离,那样的孤独可想而知。他内心的苦闷、孤单以及失落和沮丧,迫使他要找一个治疗师去说一说。

 

他选择了查理﹒赖克罗夫作为他的分析师。查理是英国的中间学派,受到费尔贝恩和温尼科特的影响。虽然在分析过程中,亚龙觉得分析师应该更加主动,他们之间应该有更多的互动,而且那些复杂的分析,对他几乎没有任何帮助。但几个星期下来,亚龙的焦虑还是有所改善,工作的效率也明显提升。

 

当我们处在一个新的环境需要去适应,无法融入周围环境时,或者是被人排挤耻笑,让自己感觉到无价值感,并且开始影响我们的工作或者事业时,这是去寻求心理咨询获得领悟的最好时机。

 

咨询师全然的接纳与同理心,会让你在孤单的时候,感觉到有人跟你站在一起。他会尝试去理解你,让你不再感到势单力薄,为你增加了一些底气。当你感到挫败时,咨询师作为一面镜子,可以对你的努力做出正向的回应,并且不断地强化这些肯定,让你重新获得自信和自尊。尤其是当你的分析师是一个非常权威、在行业内德高望重的人时,他所给予的肯定,可能会给你带来更多的自我价值感。

 

03

第三次心理咨询

弗洛伊德的故乡维也纳工作

 

在维也纳一个月的工作中,亚龙对弗洛伊德的生平有了更多的了解。他留意到弗洛伊德是患口腔癌去世的,而亚龙在离开美国前往维也纳之前,刚好去看了牙医。牙医当时在牙龈上发现一处可疑的伤口,并且给他做了切片。弗洛伊德曾经患过口腔癌的事实激发了他对自己疾病的恐惧。弗洛伊德因为长年吸烟患上了口腔癌,亚龙断然把烟给戒了,结果这导致一连串的睡眠困难。

 

同时发生的还有一件令他伤心的事情。多年的好友突然离世,让他一直处于悲伤和抑郁中。亚龙急需寻找一位治疗师去帮助他缓解焦虑和面对哀伤。

 

他想到了当时维也纳一位杰出的治疗师,也就是《活出生命的意义》的作者——维克多﹒法兰克尔,这个人将自己在纳粹集中营的经历写成了这本书,并且创造了意义疗法。

 

不过看起来,亚龙与他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缘分。在预约他时,法兰克尔刚好去外地演讲,还没有回来。最后终于等到他回来,法兰克尔的态度却让亚龙有些失望。

 

作为一个曾经经历过战争创伤的人,法兰克尔似乎更多地关注自己的感受,对别人给他的评价非常的敏感。在好不容易约到的那一次咨询中,短短的50分钟,大多数时候,法兰克尔都是在讲他自己的愤怒、焦虑,讲他自己的感受,而把作为来访者的亚龙撂在了一边。

 

维克多﹒法兰克尔的痛苦经历以及他的名气,可能在亚龙的心中有着某种光环。但当真正与他接触时,他有些自私、冷血、孤傲的态度,的的确确让亚龙感觉不到作为咨询师所给予他的帮助。

 

当我们在面对亲人丧失,或者是生命中重大的丧失时,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的陪伴,可以帮助我们完成哀伤的过程,从否认、愤怒、自责,到最后的接纳。当我们走过这样的心路历程,我们就可以从哀伤中获得力量,完成告别,这或许就是心理咨询的意义。

 

我们平常得了感冒,有时多喝点开水就能扛过去,有时可能需要去药店买点药,吃点非处方药就好了。但有些感冒可能需要去医院化验、打针吃药,才能康复。

 

同样的,心理疾病就像心灵感冒。一般我们也可以通过跟朋友聊天,看看书,跑跑步,转移注意力就熬过去了。但有些时候,我们真的需要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

 

通常,人们在人生遭遇到重大的创伤事件,比如亲人丧失;发生重大的自然灾害,造成了财产上的损失以及亲人的离世;发生重大的职业上的转折,像中年遭遇突然被裁员,导致支撑全家人生活的唯一的经济来源被切断;身体出现了重大的疾病,异常的恐惧和担忧;或者职业遇到了瓶颈,未来发展异常的迷茫,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时,我们都可以去寻求专业的心理咨询服务。

 

斯托克﹒派克医生在《少有人走的路——心智成熟的旅程》这本书中提到,心理咨询是帮助人心智成熟的最便捷的一条途径,你愿意勇敢地面对自己,承担起自我成长的责任吗?


作者简介:任丽,动力取向心理咨询师,心理传播师,心理专栏作者,有书智库作者,有书领读达人,《中国新闻周刊》特约撰稿人,书评人,影评人。预约心理咨询以及加入写作团体请加微信:juliar0602

责任编辑:Spencer JXLF

0

回复

作者头像

任丽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任丽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