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侣之间如何维持长久的激情?

发布时间:2019-01-21 3评论 6351阅读
文章封面
文:王家琪
来源:婚姻家庭研究与咨询中心(ID:familybnu)
原文标题: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 | 伴侣之间如何维持长久的激情?


作家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中,描述了一段长达半个世纪的爱情故事。


在半个世纪以前,青年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与费尔明娜·达萨坠入了爱河。他们之间交换了无数封炽热的情书,并且曾经决定结婚。但是达萨的父亲却不赞成这一段恋情,为了拆散他们,他带着女儿进行了长途远行。在达萨的旅途过程中,两人依旧通信不断。


但是,这种长久以来依靠信件维持的爱情,脆弱如冬树上欲坠的枯叶。当达萨再次见到他时,她却“惊慌地自问,怎么会如此残酷地让那样一个幻影在自己的心间占据了那么长时间”,并对他说“忘了吧”。转而嫁给了乌尔比诺医生,成为了其忠实的伴侣。


被抛弃的阿里萨一直珍守着对达萨的渴望,在半个世纪的漫长光阴里,阿里萨在数不清的女性肉体上寻找和迷失,用放纵的生活来排遣分离的空虚。尽管他在内心说“心房比婊子旅店里的房间更多”,但那些心房的墙壁可以轻易松塌,于是那阔大的心房里装着的又只是“戴王冠的仙女”达萨了。他一直固执地以为他最终能与她结合。


半个世纪后,在乌尔比诺死后阿里萨才重新检视对达萨的爱情,他通过自己的文字慢慢地消弭了两人之间的隔膜。在一次船上的旅行中,年迈的他们重新坠入爱河。达萨担心这桩情事可能引发丑闻,于是船长升起了一面代表霍乱流行的黄旗,护送着这自我放逐但永不分离的爱情。




纵观整篇小说,讲述的主要是两段爱情故事:一是达萨与乌尔比诺之间的爱情;二是阿里萨与达萨之间的爱情。前者如溪水般平静、迟缓却偶有跌宕,就如同心理学家所说的“友谊之爱”(companionate love);后者是充满激情、也毋宁说是带有幻想性质,就如同心理学家所说的“激情之爱”(passionate love)。


有研究对恋爱时长不同的异性恋情侣测试,发现男女双方的“激情之爱”起初随时间上升,在婚姻期间达到峰值后,会有所下降。然而,“友谊之爱”并没有同样下降(Sprecher,1999)。


或许我们可以在“友谊之爱”中找到更多的世俗的东西。但作家并没有对它加以否定;恰恰相反,老马尔克斯甚至把“幸福”这样的字眼用到了上面。在“爱情”与“婚姻”的叠合、交错中,作家认为“夫妻生活的症结在于学会控制反感。”马尔克斯还说过:“男女双方的结合,如同整个生活历程一样,是一件极其难以处理的事情,它必须从最初的时刻天天开始,而且必须在有生之年天天如此。”(《番石榴瓢香》,第25页)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常听说一个词叫“七年之痒”,意即当爱情捱过了第七个年头,便会走入一个危机时期。其实,所谓七年之痒,不过是一种激情褪去后的“相看两厌倦”。


我们常常会听人说,时间久了爱情便被消磨成了亲情。也常有人抱怨,说曾经相爱的两人在走过很多岁月后彼此执手却发现熟稔得如同左手牵右手一般平淡,早已失去了曾经的唤醒度。那么,这是否就是不再爱了?是不是,爱情过后我们都会变成彼此最熟悉的亲人?



我们应如何让婚姻与爱情

保持该有的热度呢?


爱的本质


由斯腾伯格提出的爱情三元论(the triangle theory of love)中,他认为,爱情包含着三个因素:亲密、激情、承诺(Sternberg, 1986)。




亲密(intimacy):指的是爱的关系中的亲密感、连接感。它包含着那些由爱情带来的一系列亲切的感觉以及所产生的一系列温暖的经历。


激情(passion):指的是在恋爱关系中导致浪漫、身体吸引、性满足等相关现象的驱动力,饱含着一系列强烈的情感。


决定/承诺(decision/commitment):从短期角度来看,是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决定;长期来看,则是维持这种爱的承诺。因此这涉及到对一段恋爱关系的存在和潜在的长期承诺的决策。


一般来说,亲密在很大程度上(但不完全)来自于感情投入;激情在很大程度上(虽然不是完全地)源于感情中的动机成分;而决策/承诺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对关系的认知决定和承诺


生动的来说,“亲密”可以被看作是“温暖的”成分,“热情”可以看作“热的”成分,而“决定/承诺”可以看作是“冷的”成分。


根据这三种成分之间的组成关系,斯腾伯格将爱情分成了八种:


1.爱式爱情(nonlove):没有亲密感、没有激情、也没有承诺。这体现的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大多数的人际关系。


2.喜欢式爱情(liking)——只有亲密:对ta感受到亲近、约束力与温暖,但是却没有强烈的激情或者长期的承诺,换句话说,这更像是与朋友的关系,在情感上很亲密,但是却不会打开你的心扉,也更不会让你打算去爱ta一辈子。


3.迷恋式爱情(infatuation love)——只有激情:是在没有亲密关系和爱情的决定/承诺成分的情况下产生的激情唤起的体验,更像是“一见钟情”。


4. 空洞的爱情(empty love)——只有承诺:这种爱产生于一个人决定爱上一个人,但却没有亲密与激情,只剩下冰冷的承诺。这种爱有时会在停滞不前的关系中找到,一般这种关系维持了多年但已经失去了相互的情感投入以及身体上的吸引力。一般来看,这种爱情发生在长期关系的最后或者接近最后的阶段。但是在包办婚姻、“为了结婚而结婚”等情况下,也会存在。在这些情景下,夫妻双方可能从彼此承诺、互相爱对方开始,或者试着彼此相爱开始。因此,空洞的爱未必是一种关系的结束,也有可能是一种关系的开始。


5.浪漫式爱情(romantic love)——亲密+激情:这种爱情的观点经常体现在经典的文学作品中,例如《罗密欧与朱丽叶》。在这种关系中的情侣们不仅被身体所吸引,还被情感上的联结所吸引


6.陪伴之爱(companionate love)——亲密+承诺:这种爱情本质上是一种长期的、忠诚的友谊,常常体现在婚姻之中。彼时,肉体的吸引力(激情的主要来源)已经淡化。


7.愚昧的爱(fatuous love)——激情+承诺:这类似于好莱坞式的爱情,或者是一种疾风骤雨的爱情,例如“闪婚”。这种爱情往往是很愚蠢的,因为一个承诺往往建立在激情的基础之上,却没有亲密参与。虽然激情的成分可以随时发展,但是亲密的成分却不能。所以,“闪婚”往往会“闪离”。


8. 完美的爱(consummate love)——亲密+激情+承诺:这才是真正完美无缺的爱情,但这种爱情也未必是难以发展或者维持的。


斯腾伯格认为,随着关系的不断进展,这三种成分的层级也会不断变化。在关系中所体验到的亲密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因关系中惊喜之感的减少而不断减少,但双方关系中的可预测性则会不断增多。同样,感情伊始,双方之间的激情是很多的,但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消退。斯腾伯格并没有过多的谈及“承诺”的变化,但是他认为会逐渐增多。当然,倘若关系破灭,承诺也会迅速下降(Sternberg, 1986)。

 

但是,后来者对斯腾伯格的理论进行了大量广泛的检验。其中,Acker与Davis(1992)调查了204位成年人。结果发现,当他们看重当前的亲密关系(能考虑到是否结婚的问题)时能报告出更多的承诺,只有在女性身上才会发现激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减少,而男性则没有。并且,在长期的关系中,亲密的程度并不会随着时间而减少。对于一段关系,尤其是一段长期关系的满意度来说,承诺是重要的预测因素。


如何维持婚姻中长久的激情?


01

重视你的承诺


不承担责任的感情从来不会是成熟的感情。所有感情最终都会要求成熟,要求承担起责任。承诺是决定关系满意度的一个重要预测因子。首先需要对自己的珍重与爱护,其次是从注重“我”到注重“我们”,再到注重“你”。


02

理性地对待你们暂时的激情


正如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中所说的“心灵的爱情在腰部以上,肉体的爱情在腰部往下。”长期的关系中激情或多或少会有淡化,我们需要做的是尽力保持婚姻关系中的神秘感,从而将激情与亲密结合起来。例如,我们可以重温当年初遇的情景,或者初恋时的细节(就像蔡明和郭达的小品一样)。



03

开诚布公,进行有效的交流


逃避可以是问题解决暂时的灭火剂,但只是扬汤止沸。在婚姻生活中,我们需要给彼此创设一个坦诚表达自己感情的空间,在这里能够卸下坚硬的外壳,说出内心的柔软与真情,获得彼此的理解。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自我表露”(self-disclosure)。最初的激情来自我们的幻想,来自完美相对。后来的激情来自我们的真实,来自脆弱相对。而只有真实的脆弱相对,才能真正产生真正持久的亲密


04

创造属于你们之间的“独家记忆”


在一段关系最初的兴奋感逐渐退却降温之后,夫妻之间可以通过一起从事一些活动,创造彼此间美好的回忆,从而摆脱亲密关系中的无聊感。Arthur Aron和同事们(2000)曾经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在实验室的地面上铺好垫子。一组夫妻的手和踝关节被绑在一起,需要他们用手和膝盖爬行,穿过屏障后到达房间的另一端;另一组夫妻只是从事简单普通的任务;最后一组被试并不安排任何任务。他们的研究结果发现,第一组夫妻在爬行时不断挣扎、欢声笑语,相比与另外两组对于婚姻的满意度也更加高。虽然一段经历的影响是短暂的,但是稳定、持续地一同经历一些有趣、刺激的事情,无疑能够消弭无聊感对于婚姻的危害。


05

试着和你的伴侣保持交流模式的同步


在出问题的关系中,往往会出现两种沟通模式,一种是“需求/回避交流模式”,体现为当妻子想要就一些问题进行讨论时,丈夫常常会想要回避,而这就让妻子常常不知所措(Christensen & Heavey, 1993);另一种则是“消极情感互通”,夫妻之间针锋相对地宣泄负面的情绪,特别是以非言语的形式。其实,这两种交流模式本身并无大碍,只是,当双方处理冲突的方式相似时,关系才能更加健康(Gottman, 1994)。






尽管强烈的、激情的爱情确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减少(Acker & Davis, 1992),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对于这种消弭是无能为力的。实际上,在婚姻的进展过程中,虽然激情之爱的“强迫方面”会有所减少,但是在“浪漫”方面维持不变。前者一般体现为“我宁愿和我的ta在一起,也不要和别人一起”,后者则表现为“我想要我的伴侣——身体上、情感上、精神上”.


所以,just relax,你们的激情只是换了一个形式体现了出来。


最后,献上杜拉斯的话——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而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的英雄幻想。


爱情是杂乱而繁茂的生命之树上温情脉脉的一缕夕阳,是我们生活不断、期待不断的最美好支持。


作者简介:王家琪,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本科生,中国婚姻家庭研究小组成员,南方汉子一个,爱好点实在广泛:喜欢歌剧喜欢小说,喜欢摇滚喜欢Chamber Pop。

责任编辑:Spencer 周芝羽

原作者名: 王家琪

转载来源: 婚姻家庭研究与咨询中心(ID:familybnu)

转载原标题: 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伴侣之间如何维持长久的激情?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婚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婚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