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权健帝国到女版乔布斯覆灭: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8-12-29 12评论 7953阅读
文章封面

心 理 0 时 差

壹心理独家 ◎ 国际心理资讯


本文原创首发于壹心理旗下公众号 「心理0时差,微信 ID:PsyTime」,作者:时差大叔。大叔贴心录制 “可以听的心理学”,每篇推文都可看 + 可听 >> 点击这里收听本期音频


致谢 | 本文中事件资料整理自以下公号的报道

远读重洋(女版乔布斯)/ 丁香医生(权健)




2018 最让人唏嘘的两则报道,恐怕都集中在这 12 月了。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女版乔布斯覆灭” 闹得沸沸扬扬;而这两天就在我们身边,“权健帝国” 四个字也是举国震惊。


想必你的朋友圈都被 “权健保健帝国” 刷屏了,大叔不再赘述。我来讲讲 “女版乔布斯” 的故事。


我们的主人公叫做小伊,全名 Elizabeth Holmes。



小伊从小就是个天资聪颖的孩子,学习刻苦成绩又好。她还有一个宏大的梦想:成为亿万富翁,不是靠傍大款,而是要靠自己的大脑和双手。


2002 年,小伊成功考进斯坦福,但仅两年之后,她就选择辍学、出去创业,因为在学校读书、做科研,不能帮助她快速实现自己的梦想。


要创业得要有一个有社会价值所以才有商机的 idea。好嘛,小伊自己从小就很害怕体检,因为体检要抽血,各项血液指标要检测齐全的话,至少要抽个 3-5 管。


于是她灵机一动:我要组建自己的医疗科技公司,开发一种全新的产品,人们只需提取指尖的一点点血,并放入我们发明的机器中,即可在家中完成跟医院一样专业的血液检查,方便又快捷。



她向父母要来了家里本来留给她的所有教育基金,还说服了搞风投的邻居,一举获得了 100 万美元的启动资金。搞定一个投资人后,她又成功游说了更多投资者,几轮下来融到 600 万美金。


就这样,小伊的公司紧锣密鼓地开始扩张。她给公司起名 theranos,是 “therapy 治疗” 和 “diagnosis 诊断” 两个单词的整合,意思是:通过她的产品诊断血液健康状况,发现问题后便可对症治疗。



从公司建立那天起,小伊带领她的团队走上了一条为期 15 年、市值一度飙升到 600 亿人民币之巅峰的道路。


小伊本人被奉为 “女版乔布斯”,全美女性把她视为成功领袖,她更是登上了各家著名杂志的封面:



但最终,小伊不仅公司被封,还面临多项犯罪指控,一下子从 “为人民谋福祉的天使” 变成了 “图财害命的魔鬼”。



这 15 年说起来长,但其实小伊一直就在重复做同一件事:忽悠


指尖取到的少量血液,血细胞样本太少根本不够用来分析成分。她对外宣扬的的 “家用血检机” 也无法实现,因为精密的血液检测机真的就是需要很大的体积,若硬是缩小体积,能检测的项目少到可怜,而且读数根本不准。


自家的实验室里虽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小伊的商业拓张却从未停止。她和全美最大的连锁药店 Walgreen 合作,说可以直接在药店设立 theronos 体验站,让全美国民都体验到便利的血检服务。



但实际上,所谓的 “药店现场快速检测” 只是空头支票。小伊偷偷联系了西门子的销售代表,在公司内部秘密引进人家的血液检测仪,把全国各地药店采集到的样本空运回公司,远程做了分析再把报告提供给市民。


然而路途遥远,许多血液样本在到达小伊公司的途中就变质了,最终市民收到的结果也就不准。


揭发这些黑幕的记者 Carreyrou 采访到的几位市民表示,如果他们根据小伊公司提供的血液检测结果:


一个孕妇会错误增大用药剂量,腹中胎儿难保;一个姑娘血液中钾的成分高得离谱,把医生都吓死了,可是人家重新做了一次检测后,发现健康得很;一位市民前后两次接受测试,同样一项指标两次的测试结果大相径庭……


这不禁让我想到我国的保健品公司权健。根据丁香医生的披露,一位四岁不幸患有恶性生殖细胞瘤的小女孩周洋,本在正规医院接受化疗,但化疗对小孩来说苦不堪言,这时权健公司的神奇 “抗癌产品” 突然出现,说是放弃医院治疗、停西药、回家用权健的产品即可让孩子康复。


结果呢?两个多月后,小周洋的病情恶化,再次回到医院的她,医生也回天乏术。一个小女孩的生命,就这样在病痛中陨落。



如果说造成这个悲剧的原因多方兼有,或者说我们到此还没有能够说明 “是权健给小周洋带来了噩梦”,但在丁香医生的报道中,最刺痛我的一句话是:


“在小周洋奄奄一息的时候,女孩的照片、头像离奇地出现在各大视频网站、论坛、社交媒体上,说她已经在权健重获新生。”



一家公司,无论是 theranos 还是权健,如果明知自己的产品没有如此神奇的功效,如果明知让大家轻信自己、耽误或错误治疗可能会加重病情甚至走向死亡,如果明知自己非但没能为这个世界谋求福祉、反而成了谎话连篇的魔鬼,却还能 “坚守” 在风光无限的舞台上 “大放异彩” 十几年……


这种事情实在是让人在愤慨的同时,心生几分费解。我们不禁要问:在最终走到末路之前,这些人的良心,就从不会痛吗?


是怎样的心理机制,让恶魔得以在人性的阴影之中,存活这么久?



自私的极致,是一种变态


小伊对金钱的渴望,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体现得淋漓尽致。


9 岁那年,小伊的姑姑问她:“长大了你想干嘛呀?”


小伊说:“我想做个亿万富翁(billionaire)。”


姑姑又问:“你不想当总统吗?”


小伊自信满满地回答:“不想,到那时候总统会娶我的,因为那会儿我手里会有 10 亿美金(No, the President will marry me because I'll have a billion dollars)”。


▲ 2015 年,小伊发了一条 Twitter(国外的微博),配上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没有任何你追逐不到的梦想。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跟你说:你做不到”。


但当这种对钱的渴望遇上了变态的人格,事情就会朝着恐怖的方向发展了。


揭发小伊的记者 Carreyrou 推测:小伊是典型的反社会人格(anti-social personality)。


在变态心理学(或临床、非正常心理学)上,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是一种非常严重、危害他人生命健康的精神疾病。


而反社会人格障碍的典型特征之一就是:对自己给别人带来的伤害,没有惭愧或羞耻感。


看到其他人因为他们设下的骗局而受到伤害,他们的良心,是真的不会痛的。


而这种人格缺陷的形成,和从小的原生家庭环境密不可分。试想:一个 9 岁都不到的孩子就嗜金如命,而且不是说着玩的,因为她接下来用一辈子努力都在靠近 “亿万富翁” 的人生目标,还时不时发微博来提醒自己 “不忘赚钱初心”……


虽然关于她原生家庭的报道有限,但这种从小就歪曲的金钱观,一定离不开小伊父母的影响和塑造。


小伊是否患有这种人格障碍、或是其他心理疾病,接下来在取证和审判过程中会有心理学家和精神科医师来决断。


但哪怕不是如此恐怖的情况,我们也要随时记得把持住自己内心的 “自私气质”。



有句话叫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上,我们要学着为自己着想、自私一点,否则别说活得舒服,就连生存都成问题。


但这八个字被如此解读,实在是一种歪曲。


这句话出自《佛说十善业道经》,人不为己的 “为”,读第二声 wéi,是 “修为、修养” 的意思。


所以这句话的正解是:不修行自己的品德,便会为天地所不容。


把一己私利的地位提得那么高之后,现在真的到了小伊被天诛地灭的时候了。


大叔划重点: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是对社会影响最为严重的一类人格障碍。如果你在身边发现这类人的存在,千万别奢望自己能 “感化”、“改变” 他们 “弃恶从善”,因为我们真的做不到,而且很可能被这些人伤害。


两个月前,大叔推送过一篇文章,讲的是人格心理学家公布的 9 大黑暗人格特征。我们都不是临床专家,没法诊断身边人是否患有哪类人格障碍,但如果以下 9 种人就在你的身边、而且已经给你的正常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扰,请远离他们、保全自己:


  • 马基雅维里主义 Machiavellianism:爱好操控他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认为一件事情只要达到想要的结果、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是正当的

  • 虐待狂 Sadism:为了自己的愉悦或是其他好处,而在精神或身体上伤害他人

  • 利己主义 Egoism:完全只顾为自己好,为了自己可以不顾伤害他人

  • 道德疏离 Moral disengagement:做坏事时,完全感觉不到任何自责或愧疚

  • 心理变态 Psychopathy:没有同理心,行为冲动、缺乏自控能力

  • 心理权利 Psychological entitlement:觉得自己比别人都好,所以配得上更好的待遇

  • 自我利益 Self-interest:总在别人面前显摆、甚至强调自己的社会和经济实力

  • 恶意 Spitefulness:单纯地就是想要制造伤害和毁灭,哪怕会在过程中伤害到自己也在所不惜

  • 自恋 Narcissism:无上的自我优越感,极端渴望得到别人对自己的关注


若必须和他们相处或是为了他们好,则可尝试到正规医院的心理精神科进行诊断和治疗。



钱权勾结:

有了保护伞,就更敢无法无天


我们再来看一个历史上人尽皆知的人间炼狱:二战时期,纳粹屠杀犹太人的集中营。


去年暑假,大叔去过一次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在里面游学体验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我就住在奥斯维辛。无数次,我走过纳粹兵呛死犹太人的毒气室、吊死犹太人示众的绞刑架、烧死犹太人的焚化炉、活埋犹太人的乱葬岗…… 我内心对纳粹党的咬牙切齿,想必你们能够体会。


然而导师告诉我:在战后的国际法庭上,许多手上有上百甚至上千条人命的纳粹士兵,他们得到的审判只是 “从犯”,而不是 “谋杀主犯” —— 因为他们上面有人 “给他们担责、撑腰”,而且 “屠杀是上级下的命令”,所以士兵们 “只是在服从上级的命令而已”。


眼看我完全不能接受这套说辞,导师讲了这样一个心理实验:


美国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 史坦利·米尔格伦(Stanley Milgram)之「电击实验」。


Milgram 找来了 40 个 20-40 岁之间的实验参与者。在每组实验中,他们都与另一个假扮参与者的人合作,两人共同完成一场英文单词教学活动。


真正的参与者会担任 “老师(T - teacher)”,假扮的参与者会充当 “学习者(L - learner)”,而 Milgram 本人则是 “研究人员(E - experimenter)”,和 “老师” 坐在一起、给 “老师” 发号施令。


电击实验示意图


“老师” 收到的残酷指令是:“你手边的仪器连接着学生身上安装的电极,如果学生答题错误,你就要按下按钮、给学生电击惩罚。”


这个点击器上的按钮,按电压伏特数从低到高排列,一路从最轻微的 15V 飙升到最高的 450V。要知道,450V 可是致命的电压啊!研究人员要求老师:“你的学生每犯一次错误,你就要用更高一级的电压去惩罚他!”


老师和学生之间隔着一个房间,老师看不到学生,但能听到学生被电击之后的反应。


事实上,除了这个学生是假扮的以外,所谓的电击也是假冒的。但是这个学生会按照 Milgram 设计的台词来演戏:


研究助理正在 “学生” 身上安装电极


  • 75V 电击:小声嘟囔

  • 120V 电击:大声喊疼

  • 150V 电击:“我想离开这里!我要退出!”

  • 200V 电击:“我血管里的血都要冻住了!”

  • 300V 电击:拒绝回答问题(但拒绝回答也算错误,所以电击会继续)

  • 330V 以上:学生静默,毫无反应(“老师” 开始怀疑学生已经受不了电击而陷入昏迷)


如果你是这名 “老师”,执行到多高的电压电击后,你会违抗研究人员、停止实验呢?


事实上,在这个实验中的 “老师”,也在听到学生的痛苦呻吟和抗议后,表示自己担忧学生的状况、不想继续下去了。


但研究人员会反复跟 “老师” 强调:“请你继续。这个实验要求你继续下去。你必须继续下去,这非常非常重要。你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继续下去。


—— 如果出了问题,由我负责。你可以继续了。”


听到学生痛苦呻吟,“老师” 也不好受


“老师” 询问研究人员,是否可以终止实验


在研究人员的坚持下,“老师” 奉命继续电击学生


实验结束,数据显示:


  • 所有的 “老师” 都将电击进行到了 300V 级别的电压。

  • 更有将近三分之二(65%)的 “老师” 一路飙升、最终用 450V 这个最高级别的电压,给学生施行了电击惩罚。


Milgram 解释说:普通人都会听从上级的指令,尽管这项指令会给他人造成伤害、甚至使对方丧命、而且这个人是无辜的。因为:


1. 这是对上级权威的「服从」


2. 上级权威会为后果「担责」


可以想见 theranos 的员工,面对如此强势甚至吓人的领导小伊,会是怎样的心境。而在他们身边,看不到也听不到 “受害者的惨叫”,因此无法真切地感受到 “自己做的事情给谁造成了怎样的伤害”。况且就算被人发现,上头也会有人帮他们顶着。


至于小伊自己,她有上级吗?有人帮她担责吗?


小伊为公司和自己找来了强大的靠山,横跨 政 · 法 两界。


政治方面,我们来看看她请来的公司董事和顾问:


  • 美前国务卿 舒尔茨 George Shultz

  • 美前国务卿 基辛格 Henry Kissinger

  • 美前国防部长 佩里 William Perry……


▲ 小伊请来的董事会成员,都是美国军政要员


法律方面,她花 450万美元重金,聘请 大卫·博伊斯律师(David Boies)为 theranos 保驾护航。这位 Boies 是律师界公认的王牌,他打赢过好几次 “胜算几乎为零的官司”。


小伊的王牌律师 David Boies


就是这样的政法双靠山,媒体不敢动她,法律上有了什么障碍有 Boies 给她摆平……


有了这样的背景,再加上小伊的野心和反社会人格倾向,想不搞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也难啊。



心理防御:在自尊和人设崩塌前

最后的救命稻草


写到这里,大叔还想做一个稍微有一点人性的假设。


我们假设:小伊是知道对错的,她能够感受到自己的产品给别人造成的伤害,良心上也会受到谴责。


但如果真是这样,她是如何做到坚持骗人 15 年、在被质疑的初期又蛮横反击的?


弗洛伊德的理论能提供一个完美的解释:防御机制 defense mechanism。


弗洛伊德在精神分析中提出,我们的人格由三个组成部分:


  • 潜意识中,藏匿着我们内心欲望的「本我」

  • 意识中,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表现的「自我」

  • 以及更高一层,用道德和价值观来约束言行的「超我」


当 超我 意识到 本我 的欲望达成,是违背规则、不道德的时候,超我会约束现实中的 自我、不能按照 本我 的意愿肆意行事。


如果已经忍不住做了错事,超我 也会给 自我 施加精神上的惩罚,让我们陷入自我责备、不安甚至恐慌,自尊心也会受到打击。


对小伊这个形象必须完美、自尊心强到爆表的女人来说,如果她也同时拥有一个明辨是非的超我,岂不是会自己和自己陷入煎熬的状态?


▲ 出席庭审的小伊,脸上还洋溢着 “自信而坚定的笑容”


弗洛伊德说:这个时候,人们会自觉或是不自觉地启动 “防御机制”,来保护现实中的 “自我”,维护我们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


在小伊身上,最常见的两种防御机制就是:


否定和拒绝 ( denial ) :拒绝接受某些事实的存在,坚持某些事情并不是真实的。尽管证据确凿,只要毁灭证据,或是视而不见,那自己做的坏事也就能烟消云散了。


合理化(rationalization):当小伊发现自己的行为不符合道德规范时,她会尽量搜集一些看似合理的解释,以掩饰自己的过失。比如自己这么做,实际上是为了全国甚至全世界人民的健康着想,只是暂时还没能达到理想的状态…… 而已。


弗洛伊德说:所有的防御机制,说到底都是对现实的一种歪曲(distortion of reality)。当 “自我” 感受到威胁、让人很不舒服甚至到了崩溃边缘之时,短期内使用可以有效缓解焦虑,让自己在应对真实情况之前有个喘息的机会。


但长时间依靠防御机制,必定会在自己毫无防备也不对不面对的那一天,被真相毫不留情地拉回现实,接受全世界的审判。



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揭露小伊恶行的记者 Carreyrou 表示:在小伊的事情上,他还有一个遗憾,就是自始至终,他都没能采访到小伊本人。


在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被揭发之前,小伊从头到尾都坚持自己是被诽谤的,强势回击所有反对她的声音。


我和 Carreyrou 都很好奇:夜深人静之时,小伊是否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过丝毫的痛苦和悲伤?她是否对自己给这个世界带来的伤痛后果、有过哪怕一丝的悔意?


再回看我们身边的权健,丁香医生扒了它的皮之后,权健也一样开启了强势回应模式。他们先是给丁香发律师函,控诉丁香诋毁权健的名誉:



接着,权健旗下公号 “权健火疗夜听” 发文,高喊自己是爱国的中国公司,而丁香则是有外资的公司:



这是啥逻辑?你爱国,所以你有理?有你这么爱国的吗?


另一边,权健还发起投票,请读者战队:你支持权健、还是丁香?投票的结果大快人心:



我们不想也不敢随意诬陷权健,但他们拉全网网民给他们投票支持,还强调什么 “公道自在人心”,结果反被打脸…… 疼不?


大叔很喜欢的一家公号 “拾遗”,前两天在说起权健事件时说过:


“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是用黑恶手段骗取病人的钱”。


我想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说: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他人之上,为了维护和抬高自己不惜以别人的生命为代价,是禽兽不如的表现。


2018 这一年,有这么五个字,在我们的朋友圈和现实的冷酷之间,辗转肆虐:


“人间不值得”。


的确,看到小伊和她背后的智囊团,看到权健这两天的风波,我们会被气愤和失望笼罩:“我怎么会生活在这样一个肮脏混沌的世界?!”


但别忘了,是因为谁的努力、抗争、和他们顶住的压力、付出的代价,我们才知道了这些事情,才靠近了真相,未来更多无辜人士才能避免上当受害。


▲ 揭发小伊和 theranos 黑幕的记者,Carreyrou


正因为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光亮才有机会,照进被阴霾吞噬的角落。


其实光芒和黑暗,从来都是人性固有的两面。关键是


我们生而为人,作出了怎样的选择。


2019,愿我们都能着希望和温暖,和这个世界重逢。




Further readings / 阅读更多 & 文献资料:
[1] 点击可阅读原文:远读重洋发表的女版乔布斯故事;丁香医生发表的权健文章
[2] 文中提到的黑暗人格中的最后一点是 “自恋人格”。点击这里可查阅病态自恋者的特征、和专业人士的相处建议
[3] Moshagen, M., Hilbig, B. E., & Zettler, I. (2018). The dark core of personality. Psychological review.
[4] Milgram, S. (1974). Obedience to authority: An experimental view. Harpercollins.
[5] Freud, A., & Sandler, J. (1985). The analysis of defense: The ego and the mechanisms of defense revisited. New York: International Universities Press.

© 版权所有:壹心理。如需转载,请关注本文原创首发微信公众号「心理0时差(微信 ID:PsyTime)」,后台回复 转载 二字,按要求申请授权,谢谢。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翻译社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翻译社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