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演讲:希望这3个性侵的致命误区,别再毒害女性

发布时间:2018-12-18 8评论 10262阅读
文章封面

心 理 0 时 差

国际心理资讯 | 有料 前沿 权威

壹心理独家 ◎ 荣誉出品


本文原创首发于壹心理旗下公众号 「心理0时差,微信 ID:PsyTime」,作者:时差大叔。




封面图里的这位姑娘,名叫 Thordis。


1996 年,16 岁的她,跟着男朋友 Tom 一起去参加学校的圣诞舞会。


玩得 high 了,她喝了个半醉。晚上,Tom 抱起了 Thordis,送她回家。Thordis 本就很喜欢 Tom,现在见他如此男人的举动,心里更是把他当成了英雄。


谁知,当 Tom 把 Thordis 带回家后,女孩的一场噩梦开始了。


那就像童话故事一样,他强壮的手臂围绕着我,把我放在我的床上。


但接下来,当他脱掉我的衣服,压在我的身上时,我对他的感激,转瞬变成恐惧。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但我仍旧虚弱的身体,无法反抗,并且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我感到我像是会被一分为二。


为了保持清醒,我默默地数着我闹钟上的秒数。从那天晚上开始,我知道了,2 个小时中,一共有 7200 秒……


—— 这是一场 TED Talk 演讲的开头。这场演讲被 TED Talks 官方评选为 “2017最受欢迎的14场演讲” 之一。[1]


谈论性侵和强奸等话题的演讲不在少数,但在 TED 这样的舞台上,还是第一次出现 “被害者和强奸犯同台演讲” 的场面。


和 Thordis 同台演讲的 Tom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很多疑问:“他们俩现在怎么会是合作身份?一个强奸犯怎么有资格站在 TED 这个给全世界传播正能量的讲台上?”


是的,一个受到如此巨大身体和心灵双重创伤的姑娘,不仅和侵犯自己的禽兽和解了,他们还一起出了书、一起在世界各地通过演讲等方式,做有关性侵的预防宣传和教育,两人成了密切合作的工作伙伴。


—— 这是一个关于撕裂伤口、探索自我、建立理解、找回自己、愈合重生的故事。这更是一场肃清世人关于 “强奸和性侵” 误解的演讲,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无论性别和年龄,静下心来观看、思考。



对性侵的这三种认知误区

让 Thordis 多年来饱受痛苦煎熬


被侵犯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Thordis 都是在泪水中度过的。


然而,她并没有报告警察或是学校,甚至没有告诉爸妈。


回看那时候无助无望的自己,Thordis 意识到,自己没能保护好自己、事后也没能拿起法律武器来对抗 Tom,是因为自己对性侵和强奸有太多的误解。



【误区一】

性侵者大多是陌生人,性侵案件大多发生在陌生的地点


这个误区进一步衍生就变成了:自己身边认识的、熟悉的人都很安全,在自己处于醉酒等身体受限的情况下,这些人更值得信赖。


太多的影视作品和传统文化教育,都塑造着这种错误的认知。


我们不说 Thordis 的家乡,我们就说我们自己所在的国家。


来看看家喻户晓的琼瑶剧:《情深深雨濛濛》。依萍和如萍的妹妹、雪姨的小女儿,梦萍,就是强奸的受害者。



梦萍在陌生的地方、被几个陌生男人强暴了。事后,她甚至无法回忆出那些男人的任何特征,而雪姨更是以这件事为耻,认为梦萍给家人蒙羞了。于是雪姨带着梦萍去一家私密诊所堕胎,最终手术失误,小命虽然是保住了,但梦萍却一辈子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一度陷入绝望……


再来看看更出名的《还珠格格》。逃离紫禁城后,紫薇不幸失明,被卖进青楼。还好最后关头被尔康等人救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问题是:事实真的如此吗?性侵犯真的大多是陌生人吗?强奸案大多真的都发生在受害者不熟悉的地点吗?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 2013 年发表过一份《中国性暴力和男性气概研究报告(The UNFPA Research on Gender-Based Violence and Masculinities in China)》。受联合国访问的、不幸遭遇强奸的女性表示:


侵犯她们的人,大多为其前夫、前男友、或是社区和小区内的男子。[2]


换言之,最常见的强奸实施者,不是远在天边的陌生人,而可能离我们很近。


正是因为侵犯自己的是熟人,甚至是亲人,彼此之间有细枝末节的人际关系,再加上被侵犯是一件 “不能说的秘密”,是一种 “莫大的耻辱”,会破坏 “大家庭的名声与和睦”,所以很少有女性会去寻求帮助、会去报警(同一份联合国的报告指出:在所有实施过强奸的男性中,有 75% 从未受过法律惩处)


正是因为侵犯自己的是熟人,甚至是亲人,彼此之间有细枝末节的人际关系,再加上被侵犯是一件 “不能说的秘密”,是一种 “莫大的耻辱”,会破坏 “大家庭的名声与和睦”,所以很少有女性会去寻求帮助、会去报警。


这下好了,一方面电视和媒体上有各种影视作品,另一方面真实发生的 “熟人性侵” 又很少被揭露出来,所以大众会产生 “性侵犯大多是陌生人、犯案地点大多是在陌生的地方” 这样的误区,也就很好理解了。


我们再看回 Thordis。强奸她的 Tom,也同样没有受到过法律惩处。当年他来到 Thordis 所在的冰岛交流学习,犯下罪行之后,他迅速结束了学习项目,回到了澳大利亚。


TED 团队采访 Thordis 时,问她:“你怎么就没有迅速拿起法律武器,报告警察,或是报告学校呢?”


她说:“除了那份羞耻感,我甚至还觉得,这可能…… 是我自己的错”。


但今天,站在 TED 演讲台上,已经重生的她非常清楚:这是个非常可笑、也非常恐怖的、第二大性侵误区。




【误区二】

性侵和强奸,女人至少也要负一半的责任


站在 TED 的讲台上,Thordis 说:


我从小接受的教育,都这样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