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说“嗯”的时候,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发布时间:2018-12-12 5评论 2378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
曾旻,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知乎心理学优秀回答者,壹心理专业课课程研发
乔大爷,一个笑声很有感染力的课程研发


每一位走进心理咨询室的求助者,都是勇敢的人。

 

他们带着对咨询师的期待,可总是猜不透咨询师到底在想什么。


(面对卡尔·罗杰斯式的微笑,就问你慌不慌)

 

心理咨询师并不总是比求助者人生经验更丰富,所以他们很少直接给来访者提供建议。

 

他们总喜欢指出求助者语言中的矛盾之处,或者在你滔滔不绝的时候一言不发,用罗杰斯式的微笑、点头和意味深长地“嗯”来回应你。

 

他们总是不回答你的问题,而常常「用问题回答问题」



当你向咨询师提问时:

你:“老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咨询师:“听起来你感觉到很困惑。假如这个困惑解除了,你觉得自己会有什么不同?”

你:“……”

 


咨询师这个群体,特别热衷于提问题,甚至在咨询的一开始

 

当你走进咨询室里,向咨询师打招呼

你:“你好。”

咨询师:“你向我问好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你:“……”

 

如果你走进咨询室的时,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会儿,那可要遭殃了

你:“我来晚了”

咨询师:“那么你认为,你的迟到是要告诉我什么呢?”



你:“……”


面对这些夺命连环问,你恨不得能这样怼回去:



有时候,咨询师热衷于保持沉默,或者用该死的“嗯”来回应你:

 

你:“我今天……,昨天……,小学的时候……,中学的时候……”

咨询师:“嗯……(意味深长地)”

你:“……”



有时候,他们还会装作没有听出你的「言下之意」或「话外之音」:

 

你:“我们说过再见之后,他没有回头。想想造成这样也有我自己的原因,我当时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


咨询师:“嗯,所以……?”

你:“你听不出来吗?还是希望我自己说出来比较好?”

咨询师:“你觉得我应该听出什么来?”

你:“……”


面对着那些「装傻」的咨询师,你恨不能一口盐汽水喷死ta:



有时候,有些“功力不够”咨询师,还会用他们一套套“高深莫测”的理论和假设,来试图论证——你在防御、你在阻抗、你不愿承认或面对曾经的创伤。

 

当你向咨询师表达不满:“我觉得你根本无法理解我。”


咨询师会说:“你感觉到对我提供的咨询不满意。这有点像是你对你的父亲十分愤怒一样。”

你:“我说的是你,不是我父亲!”


咨询师争辩道:“我记得你说过,咨询室里的设置那么冷酷无情,就像你父亲对你一样。”接着便是一些难懂的话,什么“俄狄浦斯”,什么“超我”之类,引得(你内心的)众人都哄笑起来。

 

你再一次恨不得一口盐汽水……



所以,当咨询师用点头、微笑、提问和意味深长的“嗯”来回应的时候,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家庭治疗师可能是这样想的:

咨询师一边点头、微笑,一边发出意味深长的“嗯”,其实他脑子在浮现这样的画面:



“ta刚才谈论无法拒绝同事的要求时,谈到了ta的小姨和表哥,结合ta前面谈到的小姨夫、外公、外婆、表妹,他们家族的家谱图应该是这样的。”


精神分析与心理动力学的咨询师可能这样想的:


咨询师一边点头、微笑,一边发出意味深长的“嗯”,其实他脑子里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ta刚才谈到了ta总是无法拒绝同事的要求,这和ta第32次的时候提到无法拒绝大学辅导员的要求,以及第48次的时候提到小学六年级无法拒绝班主任的要求,以及第108次时提到5岁的时候不能拒绝母亲的要求都联系起来了。ta在重复这个模式。”


以人为中心的咨询师可能这样想:


咨询师一边点头、微笑,一边发出意味深长的“嗯”,其实他脑子里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ta刚才谈到了ta总是无法拒绝同事的要求。我有1000个假设解释为什么ta无法拒绝同事的要求,但是可能都不对。嗯。还是听ta来解释为什么吧。”


存在主义的咨询师可能这样想:


咨询师一边点头、微笑,一边发出意味深长的“嗯”,其实他脑子里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ta刚才谈到了ta总是无法拒绝同事的要求。ta在谈论自由和责任的议题,如果ta拒绝了同事的要求,ta就获得了自由,但同时要承担拒绝同事的责任(后果)。所以,我不能给ta建议,要让ta自己意识到承担责任的重要性。”



认知行为的治疗师可能这样想:


咨询师一边点头、微笑,一边发出意味深长的“嗯”,其实他脑子里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ta刚才谈到了ta总是无法拒绝同事的要求。我要问一问每当这个时候,ta有什么“自动化思维”(想法)。然后一起做一个三栏表,让ta看到自己的非理性信念。”


难以避免的,咨询师有时候也会这样想:


咨询师一边点头、微笑,一边发出意味深长的“嗯”,其实他脑子里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这是ta第208次说这件事了。我一会儿去吃什么呢?ta刚刚说到冬天的时候好冷,最近好像新开了一家火锅店还不错,一会儿去吃火锅吧。叫上X,每次X都会响应吃火锅的提议,就像ta很清楚每次Y会响应ta的提议一样……醒醒!我怎么能走神呢。结束后,我得重听这段录音。”

 

归根结底,当心理咨询师意味深长地说“嗯”的时候,他们其实还有另外一些含义,例如……


常见的“嗯”


1、嗯≈疑惑

此时,咨询师的眉毛可能会忽然皱在一起,【真香哥?】

“嗯”的声调一般会稍微上扬,声音伴随延长,一点。

 

咨询师的内心os一般是这样的:嗯?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干嘛这么做?哪里有问题?什么问题?发生什么了?

 

2、嗯≈无奈

此时,咨询师可能持续性地皱眉,只是皱眉幅度较小,“嗯”的声调会比较轻声,短暂;翻译成人话就是“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内心os:“我家傻儿子,你怎么会这么想啊,你怎么就绕不出来呢,这是你第199次讲这件事情了。。。”



3、嗯≈淡定

此时,咨询师的表情可能是,面无表情

“嗯”声调平稳,毫无波澜。

 

内心os:有可能是这样的,“我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也有可能是这样的,“好像没什么问题”;也可能是这样的,“哦”;也可能是这样的,“晚上我要吃什么”(偶尔走神)

 

4、嗯≈喜悦

此时,咨询师的下眼睑微微上扬,眼角外会出现鱼尾纹,会鼓胀起来,嘴角上扬,嘴巴变长;双唇可能会分开,并露出牙齿;嘴角外部会出现笑纹。

 

“嗯”的声调一般较短,并伴随较明显的让人有欢快的声调,只(bu zhi)可(ru he)意(miao)会(shu)

 

咨询师的内心os可能是这样的,“我家的傻儿子,你终于明白了啊”



当然“嗯”的背后可能也代表了千军万马——


1、个案概念化

在他“嗯”的时候,弗洛伊德、荣格、阿德勒、罗洛梅、罗杰斯、艾利斯、贝克、米纽琴、怀特等众多心理学家已经在脑子里跑了一遍。


即咨询师依据某种心理咨询理论对来访者的问题进行理论假设,具体来讲,就是针对来访者的问题要获哪些信息,如何获得信息并加以有意义地综合,如何利用信息进行临床预测和假设,从而由这种判断或假设进一步形成咨询计划的雏形;


说人话就是,ta的这个问题可能还要再问问他原生家庭的一些情况,可能是“俄狄浦斯情节”。

 

2、记录重点,及需要探讨的点

在他“嗯”的时候,他要记忆一下,你刚刚说到的可能有问题,但现在不适合讨论的点,然后提醒自己,在以后时机合适的时候在和你探讨(si);这个时候,他的脑子很忙,没空搭理你,所以,只能用“嗯”来让你继续说……


咨询师“嗯”的精髓

 

比较厉害的是,虽然咨询师都在“嗯”,但是,好像他依然掌握了咨询的节奏和你讨论的方向?

 

通常咨询师会通过在他觉得需要讨论、注意的地方去“嗯”,然后,你就会在这个地方继续深入的讲下去,咨询师如果觉得这里不合适,这里没什么可挖掘的点,就会采取忽视、不回应等方法,让你转移到重点上,从而控制咨询的节奏,达到帮助来访者的目的。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学院Pro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学院Pro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