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亲密关系,都离不开施虐与受虐

发布时间:2018-12-12 20评论 16688阅读
文章封面

我们和自己爱人所纠缠的问题,跟这个爱人关系不大,而是和我们在以往的关系里所遭受的创伤关系很大。——荣伟玲《释梦人生》

 

 01 

不疼不痒的相敬如宾,不叫爱

 

百合离婚了,变得更瘦,但还是常常微笑,只不过是比较机械的微笑。在离婚前几个月,她已经表现出对于婚姻的不满和抱怨。


“我越发对老公很不满了。和他生活一点儿乐趣都没有。每天回家包一放,就开电视,看些模型奇妙的古装连续剧,和他说话也不应,头发半月都不洗,人也越来越胖。我看到他就心烦。”


因为百合是基督徒,清心寡欲,把上帝作为自己的信仰,每当自己的欲望和需求得不到老公的回应时,她都会自我催眠:


《圣经》上说,男人与女人的头,女人应该服从男人,离婚是不应该的。我特别痛苦时,都会进行去理解上帝的深意。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满足你所有的需求,我不该要求他,应该去适应他。这样,我就平和了。

 

她所指的平和,是对沟通和理解的让步,最终演变成放弃沟通。在她看来,这是避免夫妻冲突的方式。比如,如果双方吵架到失控时,老公想要砸手机,百合会安静地递过去,说,没关系,砸吧。


很多时候,爱情是我们想要拯救自己的一种努力。我们带着内心的冲突步入一段关系,期待在关系中使得冲突得到安全的呈现,进而得到解决。荣伟玲说,这意味着,每一种亲密关系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施虐与受虐,并因着施虐-受虐的行为,在刹那间抹杀自我边界,解脱个体孤独感,达到与他人合而为一的愿望。

 

百合和他老公这样压抑彼此的欲望,寻求的只是表面的平衡。而当压抑的冲突鼎沸到爆炸边缘时,终究会找到出口。平和压抑的婚姻,最好的出口就是离婚。

 

对于看似完美的东西,任何人都不愿意主动放手。跟很多男性一样,百合的老公出轨了,使他们相敬如宾的婚姻正式破裂。


“我不明白,那个女人一点也不漂亮,还带着个小孩,年纪比他大好几岁。她不过是个餐馆里的服务员!”

 

其实,百合也厌倦了这不疼不痒的关系,但她不想打破自己对爱情的幻想。荣伟玲说,很多时候,爱的对象无须做什么来维持被爱,只要不做什么来打破爱者的幻想就足以令爱情继续下去了。

 

男人终究要现实一些,与守着爱情幻想的百合相比,百合的老公率先找到了欲求满足的对象,撕破了不再有任何施虐-受虐关系的婚姻。

 

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荣伟玲说,完全不存在施虐-受虐的两个人,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没有形成任何对个体而言有意义的关系。既然这样的关系于个体没有任何意义,则自然没有存在的必要。

 

 02 

需索不一的谈情说爱,不叫爱


人,既要浪漫和激情,又要安全感,这是原始冲突。一段关系,对双方而言,倾注的冲突不同,就会造成不同的需索,这样的爱也不长久。

 

阚清子和纪凌尘,这对备受关注的姐弟恋终究以分手收场。当刘涛问阚清子和纪凌尘什么时候结婚时,阚清子哭了。因为这个她努力爱着的男人还未考虑婚姻,而她却等不及想要用婚姻来守护自己庞大的爱意了。

 

阚清子按奈不住想要从婚姻中找寻安全感,而纪凌尘却不愿放弃对浪漫和激情的追求,这样的需索不一,终究让爱随时间消磨殆尽。


《释梦人生》中提到了一个贯穿主线的故事。唐杰是位大美女,跟方正恋爱五年,大学毕业时,她却移情于方正的老师——心理学专家高教授,因为唐杰从小没有父亲,父爱缺失,又遭到叔叔的性侵,创伤深藏在心底,未被治愈

 

她不是真的爱高教授,而是自己内心的冲突和挣扎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程度,希望借助婚姻拯救自己。她嫁给高教授的目的,是希望这位学术渊博的心理学家能够给自己提供专业的心理治疗,让自己的伤得以治愈。这是她的需和索。

 

而高教授看中的是唐杰的青春和美貌,他需要的是一位美丽的妻子、干净的灵魂,而不是一个女病人、一个病入膏肓需要自己妙手回春的灵魂。这是高教授的需和索。

 

结局很不美丽,唐杰自杀身亡,教授无心事业,移居国外。

 

真正的相爱,一定是内在小孩的互爱。彼此的内在小孩都可以在彼此提供的爱的怀抱中得到爱,能被看见,被疗愈,进而得到成长。

 

唐杰跟方正在一起能幸福吗?不能。唐杰因为自己的早年经历,产生了“我是不好的”信念,认定自己是个魔鬼式的人物,她跟方正的相爱越深,越让她觉得自己没有关系中照见的自己那么好,越觉得自己配不上优秀的方正和他热烈的爱。

 

这段关系,只能照见唐杰的伤痕,让其备受煎熬,她自我救赎的唯一方式,就是逃离。

 

 03 

既然这么痛,为什么还要相爱


爱对了,能够获得疗愈;爱错了,又会徒添伤痕。更何况,爱上对的人,产生对的爱,又如此难。

 

  • 那为什么还要相爱?

  • 为什么会爱上某个特定的人?


  • 又为什么容易爱上一个自己觉得好而在他人眼里很渣的人?

 

爱可以改变一个人,不是对方要求你改变,而是你自然、无意识地自觉改变。有爱的关系,能够抚平伤口,而无爱的关系则会让人受伤更深。谈情说爱,能够唤醒一个人内在感性的部分,破掉个体的理性防御,这本身就是对个体创伤的心理治疗。

 

当我们的注意力贯注在一个人身上时,我们的情感才有机会发展出深度,而我们可以通过理解一个人来理解整个人性;可以通过接纳这个人来实现对整个男性或女性世界的接纳;我们内心的男性自我和女性自我,才可能最终和解。用艺术的话说,我们可以通过爱一个人,去爱整个世界。

 

只有当我们能贯注在一段特定关系中时,才能在这段关系中充分投射过去的创伤,并且解决它。

 

所以荣伟玲在《释梦人生》中提到,我们和目前这个爱人所纠缠的问题,跟这个爱人关系不大,而是和我们在以往的关系中遭受的创伤关系很大。

 

 04 

疗愈合伙人,

是相爱的最佳模式


《释梦人生》中的百合最终找到了合适的伴侣,她的前夫又高又帅有有钱,而新伴侣没钱不帅还邋遢;但前夫特别现实,觉得谈情啊爱啊纯粹无聊,新伴侣却可以陪她聊爱与被爱,理解她,看见她,能够满足她被捧在手心的骄傲和自尊。

 

很巧的是,新伴侣长得像百合的妈妈,性格像百合的爸爸,既让她找到了原生家庭的熟悉感,又是改良后的父母,能够满足她对理想父母的幻想。作者荣伟玲没有对百合的新伴侣做过多交代,但于百合而言,他已然是她最佳的疗愈合伙人了。

 

荣伟玲说,我们大多数时候都无意识地都用恋爱来修正我们童年的错误,表现就是,我们选择的恋人多半是我们的理想父母。现实父母或多或少都让我们不满意,我们心中藏着一个理想父母的模型,它是我们选择恋人的基石。

 

真正的恋爱,不是让我们找到一个能够给予我们足够安全感的人,而是可以给我们提供抱持性的环境,让我们得以被接纳,享受无条件的爱。在这样的相处中,我们获得爱自己和爱别人的勇气,进而成长为完整独立的个体。

 

而这样的爱人,才是最佳的疗愈合伙人。

 

 05 

想要爱和恨,就一定

要明白爱恨的过失


宗萨钦哲仁波切说,“不要爱和恨。如果你一定要爱和恨,就要明白爱恨的过失。”


在《释梦人生》这部心理小说中,荣伟玲围绕女咨询师苏黎的情感、事业和自我探索展开,呈现出一个个真实、孤独、痛苦、挣扎的灵魂,包括——

 

  • 因爱受伤到实现精神自愈的心理咨询师苏黎


  • 因初恋背叛而精神压抑过着无性婚姻的咨询师方正


  • 因纸醉金迷导致身染绝症进而选择心理学的阿乐


  • 因童年被性侵而心灵受伤最终嫁给心理学家却自杀身亡的唐杰


  • 因母亲遗弃而终生找寻母爱替代对象的来访者安……

 

表面上,我们看似为着不同的目标行进在人生道路上,但事实上,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梦,而续梦人和解梦人,都是我们自己。

 

愿你能够看懂人生,明白爱的真正意义。


责任编辑: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小馬姐@心理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小馬姐@心理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