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来访者的内心独白(上)

发布时间:2018-12-04 6评论 3790阅读
文章封面
文:冰千里
来源:冰千里(ID:bingqianli520)


准确地说,我是一名菜鸟级别的来访者,因为我只做过两次咨询,还是不同的两位咨询师。


说实话,我对“来访者”这个称呼并不是很满意,好像我很脆弱似的,我更喜欢称自己是心理学爱好者,这个名称感觉还是蛮高大上的。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是咨询师们给我取得这个名字,至少比起“病人”“患者”“求助者”感觉更舒服。


关键这个称呼很模糊,不管你去咨询法律还是房产、移民等信息,都可以被叫做“来访者”。


不管怎么说,最近我很郁闷,具体什么让我这样我并不是很清楚,我觉得应该是一种全面的郁闷吧,工作不顺心、孩子不听话、老公指望不上……,其实我压根儿就不想指望他,刚谈恋爱那会儿的劲头早就没了,或许人人都这样吧。我们最近很少说话,他在外面爱干嘛干嘛,喝个烂醉我也不管,用他的话说这叫做“应酬”。


让我更难受的是,我干什么都没兴趣。之前喜欢逛街买衣服,是的,我一点也不丑,甚至别人都说我很漂亮,比起一般人我的身材还是一流水平,可我不喜欢打扮了,有时候脸都懒得洗,更可气的是我睡眠很不好,这让我看起来就像个黄脸婆,不,就是个黄脸婆。


我有几个闺蜜,以前我们喜欢互相吐槽孩子、老公,现在我也懒得找她们了,总是那些话,说了不还是那样,一点意思也没有,再说我根本对老公已经没什么兴趣了,说实话,若是没有孩子,我一定离婚。


我承认自己有些敏感,有时候会觉得闺蜜在取笑我,可能只是我自己那么觉得。还有,老公总鬼鬼祟祟,半夜三更短信不停,还时不时笑几声,唉,他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上次他冲我笑已经记不得是啥时候了,无所谓啦,我也刷手机好了。



嗯,是这样的,可我原来并不这样,我想改变一下,我不想为了这个家把自己后半生也搭进去,我要学会爱自己。是的,这话是我在书上看到的,心理课的老师也总说,所以,我决定了,要去做心理咨询。


第一次决定的时候蛮忐忑的,真奇怪,好像要把自己的什么隐私公布于世。这和听课感觉完全不一样,毕竟听课有我们一帮人呢,我是从来不说自己的,他们一定觉得我很健康,也很幸福。是啊,有车有房老公孩子看起来也不错,谁会想到我的痛苦呢?噢对了,我是不想让别人看见其实我很难受,对就是这样,那会很没面子。


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老娘我都快憋屈死了,还要什么面子?!


我的第一次咨询有点饥不择食,找的就是给我们讲课的老师,一个女的,比我年轻,课讲得真不错。有一次下课我故意磨磨蹭蹭,到最后才和她说出了我的想法,我想当时我一定脸红了,老师倒是很痛快,一口答应了


讲课会议室有一个单独的小房间,我们就在那里谈了50分钟。我很慌张,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像考试一样,只记得我谈了很多,差不多都是孩子怎么不听话吧。后来不知怎么,老师接过了话题,开始安慰我,不应说是安慰我,听起来就像在台上讲课的样子,甚至我都把包里的笔记本拿出来了。


我想听她说什么,可我越用力听越记不住,拿着笔的那只该死的右手还一直发抖,我越发紧张了,不停地看表,时间过得好慢啊,或许是她注意到我频频看表了,沉默了一小会,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就结束了,我慌张掏出钱,说了声“谢谢”,夺门而去。尴尬的是,我居然碰到了椅子,她一定看出来了,还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冲出咨询室,跑进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把脸,看见了镜子里的那个人,脸色煞白双唇紧闭,头发被水浸湿了,滴答滴答敲在洗手池边,我长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下可好,太丢人了,以后再也不来了,也不上课了”。


作为心理学爱好者,我第一次咨询就这么草率决定、尴尬结束了。之后两个月我再也不愿去回想,这让我觉得很羞耻,自己那个惨兮兮的样子,老师不会把我那样子和其他人说吧?管他的,反正我也不去上课了。


让我再有勇气去找咨询师是因为我看了几本书,都是关于心理咨询的文章,我变理智了,但痛苦一点也没减少,甚至都已经和老公分床睡了,有一次半夜听到他在语音,好想说了一句什么“亲爱的”,对方一定是个女的,神经病,真恶心!该死的,我居然还生气,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哐”把门摔上了,蒙头做了一宿噩梦。


我开始认真选择咨询师,我再也不愿意找一个认识的人了,想想都觉得后怕,我小心地从网上浏览。当时是这么想的,我要找个离我稍远一点的,那样就可以保证他不认识我认识的人;他要有经验,我不愿意找个年龄比我小的黄毛丫头了;男女都行,这个不挑,感觉别那么紧张的;对了,还有专业,我在想我第一次咨询的老师可能更适合讲课吧。


我选择了两个,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介绍里面都很有经验,年龄也都比我大,我应该更放松点,最终让我选择男咨询师的原因是,我在一本什么书上看过,具体什么我忘了,大概意思就是我现在和老公、儿子这两个“男人”之间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


还有我爸,想到这里我就很难受,我爸在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离开了我,死于车祸,我记得最多的就是骑在他脖子上看演出,嘴里含着雪糕,一只手紧紧搂住爸爸脖子咯咯地笑。唉,我怎么哭了?!算了,不想了,都是很久远的事了。后来妈妈改嫁,继父是个混蛋,不敢往下想了,或许我该找一个男性咨询师。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周六,咨询地点离我家有一个小时车程距离,怕自己犹豫不决,提前付了咨询费,我稍微打扮了一下,我可不愿和上次一样蓬头垢面让人耻笑。


站在我面前的咨询师和照片差不多,瘦高个儿,戴个眼镜,温文尔雅的样子。我故作镇定环顾四周,墙上挂着一些照片和证书什么的,其中有个很大的照片我认识,那老头叫“荣格”,是一位已经过世的心理学大师。


他给我倒了一杯水,把我带进了一个小房间,微笑着看着我。噢,是该说些什么了,不行,不能一开始就说我的那些糗事,要先探探他的底。于是我问了一些看似很“专业”的问题,比如他的毕业院校、做心理咨询师多久了、什么流派等等,哈,我真佩服自己,连“流派”也能问出来。


他都一一回答了,眼睛一直看着我,并问我:“看来,你对我的专业很感兴趣啊?”对啊,你说的没错,我都不了解你是什么人,怎么和你说心里话。不过,嘴上还是说“嗯,是的,我之前学过一些心理学的课。”天哪,好像答非所问,他不会再给我出难题吧?我不禁看了一下时间,不过,墙上的挂钟是我喜欢的款式。


他并没有继续为难我,只是笑着看着我,表情好像在说:“你怎么了?你为什么找我呀?”好吧,我开始说了,奇怪,这次并没有先说我的老公和孩子,而是说了第一个咨询师,这完全是在计划之外的啊,不管了,反正说开了那就有啥说啥吧。


也不知道说了多久,有点口干喝了口水,扫了他一眼,刚才说话的时候压根儿就没看他,只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噢”“这样啊”“看起来你很沮丧”,不知为何,这次我一点也没烦,确实,我太沮丧了,甚至是羞耻。


我长舒一口气放松了点,于是开始谈我最近的难受,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让我难受的点,现在只想把所有心烦意乱的事情说出来、说出来……就当咨询师不存在。


说起了刚生儿子那会儿,那段让我最绝望的日子,说了很久,说的我都累了,半靠在沙发上。


“是啊,那时候你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事,要照顾孩子,老公和婆婆他们居然还要那样,真太不容易了。”我真真听见他是这么说的,没错,这话我一直记得,因为我听完就哭了,突然觉得自己藏了好多委屈,一下子收不住了。他把纸巾往前推了一下,我一张一张地抽着。


不行,不能再哭了,会让人笑话的,这个叫“咨询师”的家伙毕竟是第一次见。


于是,沉默,沉默时间并不长,我脑海中一直翻腾着坐月子时候自己遭的罪,突然想起了几件更难过的事情,刚要说话,咨询师开口了:“我们的时间到了,好像你还有很多话要说”。


这不废话吗,你既然已经看出来了,为何不让我把话说完?但我还是理智的,时间确实已经到了,事实上已经过了几分钟。这到底是谁规定的时间啊,为什么只有50分钟?感觉再给我几个小时都说不完,你的钱赚得也太容易了吧。


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一想到那个混蛋在外面随便“应酬”一下就几千块钱,就觉得为自己花点钱是应该的,我再也不想傻乎乎地总是付出了。


站起来,咨询师问还有什么想问的,说“第一次咨询可以随便问”,当然我并没有把我觉得时间太短说出来,担心他觉得我事儿多,不过等有机会我一定会问的。


他送我到门口,我进了电梯,听到了轻轻的关门声。


下了楼,我望了望天空,有架飞机飞过,天有些阴沉沉的,好像快下雨了。不过,我一点也不忐忑,脑子里想下次该说些什么呢,怎么才能够有效地利用这50分钟。这次居然连我睡眠不好都没来得及说,有些怪自己没把握好节奏。


但不知为何,心中还是暖暖的,脚步也没那么沉了。是的,比我想的好很多,至少不像第一次那么慌张。奇怪的是,这个咨询师居然没怎么讲话,只是我一个人在那里又说又哭的。


但他微笑着坐在那里看着我的样子让我觉得很舒服,是的,他在很仔细地听我说话。唉,有多久没人能那么认真听我说话了啊?


想到这里,叹了口气,居然笑了,就像我现在说这些的时候一样,还是蛮开心的,因为明天又是周六了。


(我郑重声明:文章中的“我”或许有你的一部分,但一定不是你,因为“我”是虚构的


责任编辑: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冰千里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冰千里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