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火腿肠和《无名之辈》说的都是同一个故事

发布时间:2018-12-03 8评论 4106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高浩容(公众号:高浩容的小酒馆)。


有一位作家好几年没出书,经纪人给他找了一个活儿,写一本商业小说。


出版社想出一本迎合市场的小说,几稿大纲下来,确定是一个风花雪月的故事。


能引起人们情欲、跳脱现实痛苦的内容比较能卖钱,文学不文学根本不重要,作家为了吃饭也不坚持,他只想赶快写出来换成钞票。


大纲通过后,作家拿到第一笔稿费,解了燃眉之急:要给老公的赡养费、付住房和汽车贷款,还有给孩子的学费……


几次我在演讲中说这个故事,总有人跳出来问:“什么!这女作家女的!”、“女人离婚还得付前夫赡养费?”


这意味什么?意味对这几位听众朋友来说,她们的焦点不在这个故事本身,而是在她们被挑动的事件。


比起作家的创作生活,她们更关心的是女人在关系中的经济负荷,以及女方在离婚后负担赡养费有多离奇。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套价值体系,这套体系就是每个人心中的真理。


比如我们看《甄嬛传》,那个年代的帝王将相,一夫多妻很正常。反过来,他们身边的妻妾也认同这是普世价值。


但对于一位从一夫一妻的价值体系成长,以此为原则的人,当他第一次接触到支持一夫多妻的人,可能双方会因为观念的落差,产生一些矛盾。


很多时候,人的聆听功能是低效的,因为生活周遭并没有什么爆炸性的信息,会让我们竖起耳朵。


另一方面,有时人们又会忽略某些 “主要”信息,把焦点放在”次要”的信息上。


这种忽略,同样能看出一个人的价值体系是什么。


这让我想到最近的两个事件,以及一部电影。



有个生产火腿肠的厂商,他们的火腿肠被台湾检疫部门验出含有非洲猪瘟的病毒。在记者采访的影片中,该厂商的老板跳出来喊冤。


他通过研究资料,指出得了非洲猪瘟的猪,他们的猪肉经过高温烹煮等程序,人类吃了不会有事。


乍听这好像有助于打消人们对非洲猪瘟的恐惧,但这是该陈述中的主要信息吗?


我以为,主要信息是 “原来过去那么多年,该厂商用病死猪肉做火腿肠”。


得了非洲猪瘟的猪,他们的肉做出来的火腿肠,你吃不吃,那是你的自由。


但使用病死猪做火腿肠,是否触犯国家对食品卫生的法律呢?



另一个新闻是俞敏洪在演讲中,把中国社会的堕落归咎为女性的堕落。


他的发言引起宣然大波,让很多致力于两性平权的人士非常不满。


最后俞敏洪出来道歉,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已经无法收回。这件事终究对俞敏洪的形象,产生了负面影响。


可是,引起歧视女性争议的话题,是俞敏洪该演讲的主要信息吗?


有人指出该话题发酵的走向,似乎忽略了一件事,俞敏洪竟然说中国社会有堕落的情况。


而俞敏洪所谓的堕落情况是哪些呢?


中国社会真的堕落了吗?


这个主要信息,就这么让女性背锅,并且在背锅之后,好像哪里堕落,该怎么化解堕落等主要信息,就这么被人们视而不见。



这一切让我想起电影《无名之辈》。


《无名之辈》,网络一票影评都说这部电影谈的是 “小人物”的故事。


事实上,真是小人物的故事吗?


拆解一下故事中的角色:


一对有点二的劫匪,一位想要出名,被人们重视。尤其想要证明自己有勇气,不是某些人眼中的懦夫。


另一位希望用钱获得心爱女人的芳心,而他喜欢的这个女人是位按摩店的小姐,靠出卖灵肉维生。


还有一位落魄保安,他曾经因为酒驾害死了妻子,把亲妹妹害得瘫痪,他努力赎罪,但他试图翻身的投资,却因为建设公司老板跑路,眼看要血本无归。


戏中任素汐扮演瘫痪的妹妹,光靠面部表情和对白的演技,让看多面瘫流量明星的观众眼睛一亮。


其他还有一些支线,比如跑路建设公司老板的外遇,以及老板孩子为父亲带同学和流氓干架等事件。


撇开为了不能说的秘密,硬抝成合家欢的大结局。


当劫匪被警方抓捕,劫匪愤恨又难过的说了句:“我们都被耍了!”


仔细想想,这句对白是不是有些突兀?


请问是谁耍了他们呢?


他们去抢劫,抢劫失败被捕,但他们感觉没有后悔,”被耍了”三个字,好像只是表达自己很倒霉。


确实电影中每个角色各有各的苦,但他们的苦有多少是自找的?有多少是命运捉弄?有多少是社会的恶?又有多少是因为……不能说的秘密呢?



电影最后学生跟流氓斗殴的场面,让我想起电影《古惑仔》。


有一集,陈浩南的兄弟山鸡在台湾认识了城府很深,想要上位的丁瑶。


丁瑶害死自己的情人,也是台湾一大帮派的首脑,并把这件事嫁祸给山鸡。


山鸡逃回香港,接受陈浩南的保护。


丁瑶追到上海,勾搭上陈浩南的同门大飞。


大飞跟陈浩南都是洪兴的干部,两人办事风格有点不同,丁瑶趁隙挑拨,想让大飞把陈浩南干掉。


结果就在丁瑶以为自己要得逞之际,却发现陈浩南跟大飞早就约好要在丁瑶前面演戏,好让他露出马脚,证明山鸡的清白。


丁瑶对自己引诱大飞失败,感到很讶异。


大飞当时说了一段话: “会跟我大飞XXX的不是小姐,就是妓女。突然天上掉下来一个妳这样的女人,我老觉得心痒痒的。”


这段话是我看《古惑仔》,最为感伤的一段话。


大飞有智慧,也很了解自己。但他对自己的定位,是不被主流社会接受,处于社会渣滓的角色。


但再凶恶的流氓,理论上也都有一个天真、纯洁的童年。


所以到底是命运、社会、身边的人,还是谁”耍”了他们?把他们一步步推向深渊呢?


傻傻打了几十年无用疫苗的孩子,他们被谁耍了呢?


扫光澳洲奶粉,跟澳洲超市的人杠起来的大妈,她们是被谁耍了呢?


花十几、二十万,还要陪孩子去面试,才能挤进去的幼儿园,经历这些辛苦的父母,他们是被谁耍了呢?


泉港的居民,他们赖以维生的鱼塘被污染,而且污染物的数量在清查后,比一开始报出的高了十倍,请问他们该何去何从?这能用 “我被耍了”四个字,自我安慰一下就完事吗?


你问我:“以上这些事情的答案是什么?”


写这篇文章的我,也被耍得晕头转向。


所以我只好说:“我不知道。”


责任编辑;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高浩容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高浩容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