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感染快速上升,抑郁正严重威胁防治成效

发布时间:2018-12-01 2评论 2055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一杯咖啡心理
用生命影响生命 · 一杯咖啡公益心理团队招新(2019版)
心理信息共享专刊


12·1 世界艾滋病日特刊

本文系咖啡心理英语小组翻译 第205篇文章

翻译心灵语言:一杯咖啡英语编译组员招募中(2019版)

囤书指南:给普通人的心理好书|值得收藏


作者 |约翰-曼努尔奥德里特 获奖作家、记者、演讲者以及沟通咨询师。已出版《石墙般坚强:男同性恋为复原力、良好的健康以及坚强的社群所做的英勇战斗》一书。 


翻译 | 一杯咖啡英语心理编译小组Sherry Zhang 


校对 | 一杯咖啡英语心理编译小组校对团队 


编辑 | 一杯咖啡全媒体编辑部编辑 企鹅


联系 |一杯咖啡全媒体编辑部邮箱 coffeepr@qq.com




导LEAD语


为提高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世界卫生组织于1988年1月起将每年的12月1日定为世界艾滋病日,号召世界各国在这一天举办相关活动,宣传和普及预防艾滋病的知识。


近年来,我国艾滋病感染呈快速上升态势,艾滋病传染事件屡屡成为新闻热点,甚至60岁以上老年人群也增速明显。然而,很少有人关注艾滋病防治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一杯咖啡全媒体编辑部暨一杯咖啡心理英语编译小组及时翻译了这篇文章,呼吁关注艾滋病患者及少数群体的心理健康,以更彻底防治艾滋病。



新感染或未治疗的艾滋病是一种心理健康欠佳的症状


最新研究表明


抑郁会破坏治疗,需要干预


男同性恋者的抑郁程度是普通成年人口的3倍。


在美国,70%的新艾滋病感染者来自于男同性恋者,且超过一半的艾滋病毒携带者是男同性恋。


《JAMA Psychiatry》[译注1]刊登的一项全新的大型调查发现,感染HIV且同时患有抑郁症的患者[译注2],爽约治疗的风险更高。同时,他们也更可能(在治疗过程中依然)检测到HIV在体内的含量。这意味着他们很可能没有进行药物治疗或者没有很好地坚持药物治疗,或者他们会走向死亡。


译注1:JAMA Psychiatry 是由美国医学协会出版的月度同行评审医学期刊,发表精神病学,心理健康,行为科学和相关领域的原创文章。


译注2:部分患者治疗后viral load(亦即病毒在血液中的含量)是可以检测不出(undetectable)的,这表示这部分患者不会将艾滋病病毒传染给其他人,但仍需终生服药。故而在文中用括号形式稍微补充一点。


众所周知,患有HIV病毒的成年人经常会患上抑郁症,但研究人员注意到,很少有人注意到如何开展筛查和干预措施,以缩短抑郁症发作的时间。事实上,这项涉及美国6个不同地区的学术医疗中心5927名患者的研究中,最主要的结论是:我们需要这样的干预措施。


抑郁不仅仅阻碍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治疗,也削弱了那些未感染的男同性恋者有能力做出健康的性选择,可以保护他们不受感染。


很明显,任何旨在帮助持续治疗或防御艾滋病的干预措施,必须解决抑郁,或者其他所谓的“源头”的心理健康所致的风险行为。


佩里N·哈尔克蒂斯(Perry N. Halkitis)[译注3]博士[译注4]刊登在《美国心理学家》(American Psychologist)杂志上针对研究和临床心理学家的“呼吁行动”曾指出,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整套的方法。


作为罗格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院长、生物统计学、社会和行为健康学教授,哈尔克蒂斯主要致力于研究精神和社会心理因素如何影响艾滋病毒/艾滋病、药物滥用和精神健康疾病。


他提到:“预防HIV的全新框架理念,必须让男同性恋者可以发声,必须考虑到他们生活的全貌,必须勾勒出导向他们与性和HIV关系的潜在逻辑,与此同时,还必须尊重他们不同的生活经历。”


译注3:Perry N. Halkitis是美籍希腊裔的公共健康心理学家和应用统计学家,以研究性少数人群(LGBT)的健康而闻名。其重点研究领域是艾滋病毒/艾滋病,药物替代和心理健康。


译注4:为了便于读者阅读,PhD, MD, MPH在这里统一翻译成“博士”。


哈尔克蒂斯曾在我的书《石墙般坚强》(Stonewall Strong)采访时说,“男同性恋者的健康问题不能仅仅狭义理解成HIV的问题。”


他解释说:“HIV不仅是病原体的传播,它既是一种生物或心理现象,也是一种社会构成的现象,甚至可能内涵更丰富。如果它只是一种单纯的生物现象,那么这种流行病总会有停止的一天。”


羞辱和歧视会导致抑郁症,反过来,它也会通过削弱我们做出健康选择的能力,引发病毒传播、吸烟或使用冰毒[译注5]等行为。


译注5:crystal meth是crystal methamphetamine的缩写,也就是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


哈尔克蒂斯认为:“在暴力、性传播疾病、艾滋病病毒、心理健康的协同流行病中,几个因素之间存在相互影响,互相助长。但是,最终导致HIV感染或药物成瘾的行为都是因为一个人的社会或心理健康被削弱了。当事情不对劲的时候,你会采取措施来减轻疼痛。”


不论是否感染HIV,这都适用于男同性恋者和其他数百万的人。


事实上,哈尔克蒂斯采集的数据显示,许多使用冰毒的男同性恋者是在他们血清转化后才开始的(血清转化是HIV抗体发展并变得可检测的时间段。血清转换通常在初次感染后几周内发生[译注6])。“


这会导致未经治疗的心理健康问题,尤其是抑郁症。在这个国家,只有解决社会、生物和心理这三个问题,才能根除艾滋病。我们使用三种类型[译注7]的药物来治疗艾滋病。为什么不从这三条战线上去对付这一流行病呢?”


译注6:括号内关于血清转化是额外补充的,便于不熟悉的读者阅读和理解“血清转化”的意思。


译注7:文中提到的三种类型的药物分别是: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RTIs),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NRTIs)和蛋白酶抑制剂(PIs)。


20年前,已故的同性恋活动家埃里克罗夫斯(Eric Rofes)曾在他的书《呼吸干骨:男同性恋创造艾滋病后身份及文化》中写到:“男同性恋者的艾滋病预防已经处在动荡的十字路口了。”


1998年,仅仅在艾滋病鸡尾酒疗法问世后2年,他曾写到:“在艾滋病预防上,花在针对男同性恋者身上的力气应该被重新概念化、重新构建和重新设计。因为多重问题的男同性恋者的健康计划更多关注于物质使用、基本需要(衣、食、住)以及广义的性健康上面。这些计划将不再在控制HIV传播上占据中心任务,而是旨在改善男同性恋者的健康和生活。”


至少在过去的20年间,不论是艾滋病预防或是治疗,有一个底线是非常清晰的:支持男同性恋者的心理健康,或者在这个问题上,支持任何一个人的心理健康,他们就更可能避免艾滋病,或携带艾滋病病毒过好一生。


如果不去支持,那么他们也无法避免艾滋、过好余生。


附:


识别与诊治预防艾滋病的方法




责任编辑: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一杯咖啡心理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一杯咖啡心理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