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只嫁给爱情丨性,才是检验婚姻的第一标准

发布时间:2018-12-01 22评论 14561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壹心理主笔团 | 笛子
来源:壹心理(ID: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我嫁给了爱情,却输给了无性婚姻”:性,才是检验婚姻的第一标准


01 

“因为无性婚姻,我出轨了”


夫妻一个月过多少次性生活才正常?


2 次?3 次?4 次?现实中,有很多人连一次都没有。


想起日剧《昼颜》里纱和的无性婚姻,便觉得窒息。


纱和和丈夫俊介结婚 5 年,彼此叫对方“孩子他爸”、“孩子他妈”。他们的“孩子”,却只是被丈夫当成宝贝养的两只仓鼠。


纱和总是被想抱孙子的家婆埋怨生不出孩子,怪她“本身就长得一般般”、“没有女性魅力”、“不会打扮”,让儿子没有扑倒她的欲望。



她委屈,却有苦说不出。她和丈夫早就过上了无性生活。


每天晚上,丈夫会牵着她的手入睡。但这已经是两人最亲密的接触。


纱和早已有了离婚的念头。


老公不是同性恋,结婚前还是很正常地想要她,婚后却过着无性生活,虽然俩人关系看起来很好。但是,关系早已死了。


死去的,是一个嫁给爱情的人对婚姻的美好憧憬,那种感觉到生命活着的心动。



英国知名两性关系学家安得烈· G . 马歇尔表示:


缺少性生活,首先会对双方感情带来伤害。如果夫妻一方渴望亲密,而另一方拒绝,很容易给对方带来心理上的挫败感。其次,还会对身体健康带来一定影响,长期没有性生活可能导致性器官早衰、激素不稳定。


纱和在一天天的无性生活里,变得降低自尊感,慢慢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魅力了。


所以胆小的她,也会冒险在工作的超市里偷口红。



当她遇见当生物老师的北野,好像忽然重新活过来了。


他们去野外约会。温热的阳光,潺潺流水,花草树木,奇形怪状的昆虫,一切都充满了生命力。


她出轨了。



在如同一潭死水的婚姻里,她找到了一条重生的路。尽管这不道德。


在“非自愿无性”的关系里,缺乏性的一方,总会通过其他渠道释放性冲动的,自慰、文爱、肉体出轨等。


无性婚姻不仅存在于电视剧里。


一个朋友前几天跟我吐槽说,她堂姐最近跟她抱怨和堂姐夫越来越陌生了,原因是越来越少的性生活。


她堂姐夫花了 2 年时间才追到堂姐,轰轰烈烈地恋爱1年就结了婚。“恋爱时他恨不得一天 3 次,现在才结婚 1 年,有时候两个月才有一次”。


从热恋到无性婚姻,他们只用了 2 年。


她堂姐不明白,明明是嫁给了爱情,家里有房有车,双方事业也不差,婚姻怎么就输给了“性”?


因为,性,才是检验婚姻的第一标准。


02 

中国人的性生活频率,

惨到不能再惨


看过一个关于无性婚姻的新闻,可悲。


浙江宁波一对夫妻,结婚五年,唯一的一次“性生活”,就是婚后第二天晚上,丈夫没有任何肢体语言,就直接脱了妻子的短裤,用手捅破了她的处女膜。


之后就再也没有性生活。“我到现在连初吻还在”。



问及理由,丈夫说,“我不喜欢她”。


不是生理疾病,也不是性取向问题。只是因为不喜欢,没感觉,就冷落妻子五年。


更可恶的是,丈夫还骗父母说他们一直有夫妻生活,导致妻子被苛责没能怀孕全是她的问题。


很多人看完在评论里控诉:


有结婚 20 年,已经 15 年没有夫妻生活的,“真的受不了那种活守寡的日子”。



有生完孩子后老公再也不碰自己的,分居,没有性生活,没有拥抱,为了孩子凑合着过……


怎样定义无性婚姻?


社会学家认为,夫妻间如果没有生理疾病或意外,却长达一个月以上没有默契的性生活,就是无性婚姻。


我想和大家讨论的,不是男女双方事先承诺不进行性生活的基础上,以及因为先天性的生理疾病、或者对性根本不感兴趣而自愿组成的无性婚姻,而是两个人都有正常的性能力,却慢慢变成的无性婚姻。


无性婚姻的普遍,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全球来看,2009 年《纽约时报》上的一则报道显示:


约有 15% 的夫妻近半年内没有过性生活;


2015 年,谷歌搜索的统计结果显示,“无性婚姻”是人们对婚姻的首要抱怨,每个月都有 21000 人在搜索“无性婚姻”,搜索量远超过“不开心的婚姻”和“无爱婚姻”。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潘绥铭教授 2000 年的性调查结果显示:


在全中国 20 到 64 岁的、有婚或者已经同居的、被调查时仍然生活在一起的男女里面,每个月连一次性生活都不到的人超过了 1/4(28.7%)。他把这称为“婚内乏性”。


关于性生活频率、性高潮体验的量化标准,性治疗师甄宏丽提到一个计算公式:20多岁的人(21-29岁),用 2 乘以 9,等于 18,即 10 天里有 8 次;相应地,30 多岁的人,2 乘以 9 等于 27,即 20 天里有 7 次,差不多 3 天一次;以此类推。


这样一算就知道,现在人们的性生活频率已经惨到不能再惨。


但几乎没有人愿意谈论或者承认自己处于无性婚姻状态。


他们痛苦,焦灼,却碍于世俗眼光无法与人诉说。



我不是说无性婚姻一定不幸福。


性治疗师 Judith Steinhar 认为,只要两人在性爱频率上达成共识,就能顺畅地在无性关系中获得亲密感。


如果两个人对性生活频率、无性婚姻都没意见,婚姻满意度也可以很高。


但很多不幸的无性婚姻,正是在于两人对性的要求不一致。一方渴望干柴烈火一周 7 次,一方冷若冰霜,一个月 1 次都嫌累,怎么“性”福?


性,不是婚姻中最重要的,但没有性,两个人心灵连接一定会有裂缝。


如美国学者托马斯·拉科尔所言:“对于人类来说,性不仅仅是性,性是一种语言,是一座桥梁,是从孤独通往亲密的所在,是建立彼此相属的熔炉。”


你连对方最私密的身体都不愿意进入了,又如何进入Ta最真实的内心?


更残忍的是,在缺乏家庭温度的无性婚姻里,被绑架的不仅是夫妻双方的一生,还有孩子。


我很担心他们长大后是否有爱与被爱的能力。

 

03 

比没有性生活更可怕的,是没有爱


王小波说,性是人类最原始的自然需求,和吃饭睡觉一样,简单而美好。


一个人爱不爱你,他的身体会告诉你。


没有性的很大原因,只是因为没有爱。


想到歌星蔡琴的十年悲剧婚姻。


1984 年,蔡琴遇见杨德昌,一见倾心。


1985 年结婚时,杨德昌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我们应该保持柏拉图式的交流,不让这份感情掺入任何杂质,不能受到任何的亵渎和束缚。因为我们的事业都有待发展,要共同把精力放到工作中去。”


蔡琴接受了。她为他倾其所有,帮助他发展事业,从无名小辈,到知名导演。


直到 1995 年,杨德昌承认自己爱上比他小 18 岁的女钢琴家彭铠立。


两人离婚,结束长达 10 年的无性婚姻。


接着,杨德昌马上和彭铠立结婚并生了两个小孩。


可笑,荒唐。


他不是喜欢柏拉图式的纯洁爱情,而是根本不爱她。


性学家马晓年道出真相:“无性婚姻的本质,就是无爱婚姻。”


那些以“工作已经够累了”,“老夫老妻,别瞎折腾了”、“养孩子压力够大了,没兴趣搞这些”为理由拒绝性生活的人,无非是淡漠了爱。


再者,很多无性婚姻的存在,根源于性教育的缺失。


比文盲更可怕的,是性盲。


湖北一对夫妻,丈夫是博士,妻子是硕士,结婚3年未孕,去看医生才知道妻子竟还是处女。原来他们以为性生活就是抱着睡觉,亲吻就会怀孕。无奈,专家不得不对他们补上一堂“性启蒙教育课”。


南宁一对夫妻,因为头几次发生性关系时,妻子觉得很痛苦,此后便一直拒绝性生活,慢慢双方变成性冷淡。直到医生叫他们回家多看片,他们才知道,原来要有前戏,才能享受到和谐的性关系。


性教育的落后,使得很多人在性的认识上存在诸多偏见。有的人“谈性色变”,认为性本身是肮脏的。


女性如果性经验丰富,就会被认为道德败坏,浪荡,不知羞耻。所以很多女性在床上“放不开”。


男性如果性经验丰富,常会被打上“情场浪子”、“色情狂”的标签,也更多地认为如果自己无法使女性满意,就很没用,很自卑。


父母无法开口对孩子谈“性”,认为孩子长大后自然就懂了,导致现代大多数年轻人都是看A片“自学成才”。


2016 年《中国性教育现状报告》显示,我国青少年获取性知识的主要渠道是:色情光盘、网络图文和影视作品。


而大多 A 片制作低劣,片面展示性技巧、甚至很多男性强迫女性发生性行为的情节,把美好的性生活,变成没有情感的机械运动,误导年轻人的性观念。


缺失的性教育还在影响下一代。


贴吧上有个笑话,一个小孩问家长自己从哪里来的,都被糊弄过去,他在作文写到:我们家太可怕了,已经两代人没性生活了……



进入婚姻后,伴侣双方也常常避免主动谈“性”,这会让性生活质量更容易进入消极。


潘绥铭教授在“对性生活怎样进行交流与沟通”的调查显示,


 54% 的中国夫妻,仅仅是偶尔地谈论自己的性生活,


可以经常谈论的夫妻一直只有 1/10


 1/3 的夫妻“从来没有交流过”和“仅仅是通过表情或动作,不谈论”。



很多无性婚姻发生在女性生完孩子后,丈夫便表现出“性欲下降”,性生活频率越来越低。女性通常误以为是自己生育后“阴道松了”,对伴侣失去了性吸引力,甚至想通过“阴道紧缩术”去挽回。


亲爱的,你真的不必责怪自己。


这很可能因为丈夫有弗洛伊德提出的“圣母-妓女”情结,它集中体现在当妻子怀孕或生产后,他们很难和一个有“母亲身份”的女人过性生活,潜意识认为母亲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该和“羞耻”的性挂钩。


心理学家奥托·魏宁格在《性与性格》书中指出:“在男人眼里,母亲似乎更接近于贞洁的理想。”


而这种男人,会把 “坏” 女人 —— 有性自主的 “妓女” 当渴望的性爱对象。“圣母-妓女”的情欲二分法,实际上否认了女性正当的性欲望。


那不是你的错。


04 

“亲爱的,我们好好聊一聊‘性’吧”


无性婚姻的悲剧,最摧毁身心的不是无性本身,而是无性背后的冷漠和歧视。


一方歇斯底里地努力,另一方视而不见。


电影《无问西东》里的许伯常和刘淑芬是一对青梅竹马,许伯常曾许诺要和她结婚,过一辈子。


于是刘淑芬供他读大学。可当他上大学后感觉两人差距太大,提出分手。刘不肯,拿着刀子以死相逼结了婚。


悲剧开始。


刘淑芬尽心竭力地照顾许的生活,经济条件有限,做饭只做他一人吃的份,自己吃开水泡咸菜。


但他对她,只有无尽的嫌弃和鄙视。


刘淑芬吃过的碗筷,他绝对不用。刘淑芬把他的杯子摔了,他宁愿用碗喝水,也绝不碰刘淑芬的杯子。


更别谈性生活。


夜幕降临,刘淑芬穿着短裤露着大腿,坐在床上,眼巴巴地等着许。他抬起头冷冷地看了一眼,继续埋头工作。


一个精力充沛的男人,从未碰过同在一间房里生活的妻子,不止冷漠,更是绝情。


刘淑芬满腔怨气,经常打骂许伯常。她说:


“外人只看到我怎么打你骂你,可他们不知道你是怎么打的我。你不是用手打的我,是用你的态度。


“你让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人。”



改变无性婚姻的首要前提,是双方有爱的基础上,彼此有意愿去唤醒双方的性需求。


而不是单方面努力,每一次靠近都被推开。


多点和爱人谈论性,聊一聊彼此能接受怎样的喜好,不能接受的程度。


英国著名性健康专家 Kevan Wylie 博士说:“如果能与爱人无所不谈,女人才可能找到更多方式来改善性生活质量。”


男人也一样。


也许,对性的沟通过程中,会让你表现脆弱,担心对方的反应不能如你所愿。但正是这种自我暴露,才会更加拉近心的距离。


因为,你们彼此感知到了,Ta 需要我,我怎么做能让 Ta 更快乐。


美国心理学家斯滕伯格提出了著名的“爱情三角理论”,认为爱情由三个基本成分组成:激情、亲密和承诺。他把只有亲密 + 承诺、缺乏激情的关系叫做 “伴侣式爱情”。这种关系里,彼此之间只有权利和义务、却没有感觉。


具备激情、亲密和承诺的爱情,斯滕伯格称之为 “完美爱情 。


当一段关系只剩下亲密和承诺,如何找回激情?


我们的一个同事第一次见到心理学治疗学家欧文·亚隆时,听他说起和妻子的故事。他们会定期安排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旅行,回来的时候,会发现一个完全不一样、新鲜的彼此。


这也是寻回激情的有效方式之一。


你们还可以尝试一起参加新奇、兴奋的活动,给家里换个装扮,增加新鲜感;甚至规划性生活频率、地点和方式,在彼此可接受的范围内解锁新姿势新玩法。


但如果问题很严重,尽早地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吧 ,心理咨询和健康咨询,都是有必要的。


都是成年人了,勇敢一点,你值得更好的性福。


爱没那么难。Just do it.


- The End -


作者简介:壹心理主笔团,一群与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轻人。

责任编辑:小明 Spencer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