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面对内心无处不在的「无意义感」?

发布时间:2018-11-29 18评论 6601阅读
文章封面

在我大概十一二岁的时候起,就一直在被这个问题困扰。


我有时候会怀疑,我是不是上辈子是个修行的人,或者天生抑郁水平就比较高,上初一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这个世界其实根本没有丝毫的意义。


我所观察到的人类,是一种特别喜欢脑补,特别喜欢给事物附加意义,制造规则的动物。


我最近在看一本书《自下而上 万物进化简史》,这本书提出的最核心的观念,与我初一时领悟到的观点不谋而合:世界的发展只是各种因素和事物相互作用而导致的,它并没有什么目的,也不是出于什么造物主的设置和操纵。


人类只是宇宙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宇宙的发展,世界发展,甚至人类世界的发展,这些其实并不受人类意志的控制,也没有什么所谓的进步、退步、好坏、善恶之类的东西存在。


人对世界的认识都是建立在二元对立的划分之上的,把一部分评判为是好的,把另一部分评判为是坏的。


譬如苍蝇是坏的,是害虫,青蛙就是好的,是益虫。


那时候我看到课本上说某某动物是人类的好朋友,我就想笑。那时候我就想,动物才不会在意你人类怎么想,它并不是为了做人类的朋友才去吃苍蝇的,那不过是它的本能而已。


你会发现,人类对世界的认识都是建立在一种最根深蒂固的“自恋”之上的,人以自己为万物的尺度,围绕着人类的利益去衡量和评判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


这样一种认知事物的方式从小就让我感到厌烦。因为它太狭隘,太愚蠢了。


人在这个宇宙中既不是高贵的,也不是低贱的,人只是这个宇宙中的一部分而已。


语言和逻辑是人类认知事物的工具,但同时我们也在被这一工具本身所限制的,就好比我在写这篇文章来表达我的观点,但当我的观点用语言表达出来时,它就已经被扭曲了。


我最近挺喜欢佛教的,最根本的原因在于释迦牟尼的学说,是在所有的宗教、哲学流派之中唯一一个超越了二元对立,不是囿于人类的价值观和逻辑而直接去探究世界存在的本质的。


但是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不怎么讨论和关注佛教的原因在于:一个不管多么高深的理论,一旦它发展成一个宗教,就一定会被大量认知层次很低的人给歪曲。


我并不是讨厌现在佛教的这些净土啦,拜佛啦之类的理论,我也不否认净土的存在、不否认拜佛念经之类的功德,只是从我个人的价值取向来说,我觉得这些东西并不究竟,并不适合我。


如果让我回顾自己这十几年的经历的话,我会发现,自己一直到现在几乎是从来没有快乐过。


当然也笑过,生活中也有很多幸福的瞬间,只是对于我来说,那些快乐没什么意义。


过去我还是有些纠结于这一点的,我一直想,自己为什么快乐不起来,为什么不能像别人那样不用想那么多,只是幸福而简单的去生活。


但现在慢慢的明白了,对于快乐的追求和渴望本身就是导致痛苦的原因之一。


这个理解并不是让我学会了“接受现实”、“接受痛苦”,并不是。


因为这样的“接受痛苦”,本质上还是为了获得快乐。“接受痛苦”只是为了达成获得快乐的一个手段而已。



所以这个理解真正让我明白的是:快乐和痛苦也是一种二元对立的划分,快乐和痛苦都没什么意义,也没什么区别。


“有意义”、“无意义”,也是一种二元对立的划分,也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无意义感”归纳为是一种痛苦,然后基于人类“避苦驱乐”的本性,而本能的、甚至可以说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像逃避或消除这种痛苦。


每当我观察自己“痛苦”的感受时,就能够看到两个东西:一个是佛教所说的那种“不生不灭”的法性,它是不动的;

然而我的基因,被环境塑造的习惯,作为一个进化了几万年的生物——人类的生物本能,欲望,思维,这些却如同狂涌不息的怒风,如恒转不停的轮盘,如疯狂无序的野马,这些在不断的、一刻也不停的波动着。


基于此,我非常理解为什么佛教修行要禁欲,有戒律,要修行止禅,因为当这些波动的习性被控制住时,你才有可能见到那个不生不灭的法性。


当我们被欲望、习惯、基因这些东西所裹挟时,我们是处于轮转不息的轮回之中,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一个习惯接着一个习惯,你永无停息的时候。


这个时候,你能够理解“狂心顿歇,歇即菩提。”


如果你“歇”过了一次,就能够理解“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无意义感”不是歇,它也是一种“狂心”。


人们对于佛教的“密宗”有很多误解,认为密宗里的双修是一种“邪法”。姑且不论有没有双修,也不论双修是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其实我认为,哪怕真有也无所谓,这也许真的就是一种能够让人“见性”的方法。


人因为自己的成见,而给事物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会认为那些慈悲为怀、长得法相庄严、说话显得有深意,外表稳重的修行人修的才是“正法”。


要我说,那样的修行方式也无非是为了迎合人们对于修行人的一种期待的需求。


法相庄严,说话超好听的人能够见性,法相不庄严,脾气不好,不符合人们期待的也一样能见性啊。


因为任何事物法性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发菩提心能见性,发灭世心一样也能见性。此二者的区别,只是在于一个符合人类社会的价值观,而另一个不符合罢了。


当然,我的意思不是鼓励人们修什么邪法,我没有这个意思,我也懒得在乎正还是邪。这些话只是说给能懂的人听的。听不懂的人当然只会骂我。


我初二的时候,总是有梦魇。差不多一两周就有一次鬼压床。有那么一回我记得很清楚。我趴在床上睡的,但是我能“看到”背后有个腐烂的类似个龙王的东西,用手指着我,然后我整个后背都有一种被电的感觉。


大概是高中,我买了本道教符箓的书,一天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我照着书上花了一个,然后拿了个盆,在床前烧了。


半夜醒来,我想去卫生间。打开灯,啪的灯自己又关了。开了三次,关了三次。我索性就起床,往外走,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手直接从墙上穿了过去。


我回头看,看到那个烧了符箓的灰里有两个穿黑衣服的人,一男一女,在看着我。而“我”还躺在床上睡觉。



谈这些,是为了说我亲身经历过,所以相信那些地狱啦、轮回啦、因果之类的东西的存在。


但是我感觉这个真相对人类的影响很奇怪。大部分人因为没经历过所以不信,小部分人因为经历过由信变成了“畏惧”。


变得特别害怕因果,特别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下辈子下地狱,做畜生之类的。


看到这样的人我也有点想笑。


一方面是因为,下辈子的事你都不记得了,担心那干什么?


另一方面是,因果这个实相变成了一种新的束缚,人还是从功利性的角度来理解它,做好事希望得好报,不做好事为了规避痛苦。


有的人把修行也当成了和神佛做生意,捐100块希望菩萨回报他100万,帮了一个人希望一万个人都来帮他。


因果这个实相对于解脱毫无助益,反而令连这辈子都没过好的人,连下辈子的事都要一起去担心,真是辛苦呐。


当然了,这也是顺应这个时代的人性所设计出的、一种最起码还能令人们走上解脱之道第一步的方便法门,其实无可厚非。


本来一切都没什么意义,趋利避害没有意义,批判趋利避害也是没有意义的。


从心的本性的角度出发,其实一切都是通向解脱之途;

从造作的角度出发,那一切都更可能令你通往更多的造作。


不要把“无意义感”当成一种特殊的东西。我们把自己内心的感受命名为“无意义感”时就制造了一个标签,这个标签会令我们获得一种自我的“特殊感”。


每一个标签都是一个“管子”,你只能通过这个管子去认知世界,你只看到了一部分,而无法认识到最根本的实相。


多数人对待世界的概念,是由他通过一个又一个的“管子”所看到的碎片组合而成的,那并不是真相。



微信公众号:炼己者 ID:fengxuwake
偶尔更新,聊聊心理学。有兴趣可以关注。


责任编辑: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风墟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风墟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