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孤独中看见另一个自己

发布时间:2018-11-25 6评论 5415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冰千里
首发|三点一弯钩


01


老刀最近很孤独。

 

他是卖点子的小老板,专门给人搞策划,几个月前觉得自己有些“郁闷”,工作总心不在焉,这对他来说可不是小事,不专心意味着他的点子没有生命,就没人愿意买单。

 

之前老刀可不这样,工作起来一头扎进去,精心打磨,每完成一次产品策划,总观摩再三,自恋地品味着自己的成果,客户当然也满意。就这样,在这个不大的小城,他的名气却不小。

 

如今,不但工作专心不起来,就连女儿也不愿意和他玩了,往常一下班他总和女儿各种疯闹玩耍,逗得小姑娘咯咯直笑,如今没了动力,女儿扑到他怀里自己却像个木头人。

 

老刀渐渐迷上了一个人喝酒、一个人听歌、一个人数星星,只有那时候才觉得心里踏实点。


起因是一个叫念念的女孩走进了他的生活。

 

念念是那种单纯得透明的女孩,仅仅是看着她,老刀都觉得世界是美好的,当然,也仅仅限于看着。


说是走进他的生活,其实对方并不知道,这个沧桑的男人正在经历内心痛苦的暗恋。

 

念念是老刀的客户,找他是为了策划不久之后的一场草坪婚礼,念念是新郎的表妹。

 

就这样,念念纯洁的眼睛刺穿了老刀所有的点子,于是,老刀“孤独”了


之所以孤独,是因为老刀有个贤惠的妻子和乖巧可人的女儿,老刀觉得,他的这种想法是一种罪恶的开端。

 

就这样,念念还是隔几天来老刀这里一次,来的时候伴着清脆的笑声,去的时候带走了老刀飘荡的魂。

 

所有点子都不再闪光,女儿的笑脸也不那么可人了,天上的星星一颗颗变得越来越模糊,老刀病倒了。

 

我知道老刀的病是一种孤独,这种孤独感源自于一个需求未被满足


那就是和念念相爱。


之所以未被满足,是因为还没有表达就已经被扼杀了,因为道德感的不允许。


其实,很多时候孤独是一种泛指,它可以演变为悲伤、抑郁、焦虑甚至恐惧,至于什么表现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想得而不可得的体验。

 


02


许多年前,我也曾陷入这样的体验。

 

那时我在某个医院实习,有半年时间很孤独,但我并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看起来都还蛮不错:喜欢的同学、舍友、畅谈通宵的知己、悠闲的生活、足够的看书时光、怡人的周边环境。

 

我开始烦躁不安,一个人围着古城转来转去,一个人拿着本子和笔,冒着小雨登上一千多米的高峰,用了整整几天的时间,去临摹古人留下的印记。

 

像老刀一样,一个人喝酒,记得那时候5块钱一瓶的老白干,一口气灌进大半瓶,醉倒在不知名的石桥下。

 

后来,医院老师终于让我“上台”了,我一下好像不再孤独,整个人像大病初愈的运动员,精神倍增


上台的意思就是上手术台,对于实习生来说很重要。

 

我曾以为我的孤独是因为没上手术台,对此我还好好取笑了自己一番,取笑的方式就是重新回到喝醉酒的古桥下拍照留念。

 

然而,几个月后我再次陷入了孤独,甚至比原来更厉害。

 

直到三年后我才明白,那时候的孤独是因为毕业在即却没有安身之所,心无所依而又无能无力,直到三年后稳定下来我才停止了孤独感。

 

03


我的孤独和老刀很像:一个主要需求未被满足。

 

当一个人的主要需求满足不了,其他需求再满足也于事无补。

 

就像我上再多的手术台,想起自己浮萍般的命运,依然会悲伤不已;就像老刀的点子卖得再好,终究无法得到念念的爱恋。

 

主要需求未被满足的程度有多大孤独感就有多深。

 

当然,暂时的满足也会缓解孤独感,就像我上手术台的次数,就像老刀见念念的次数。

 

要知道,孤独是阶段性的,孤独的原因也是会变化的。

 

就像现在的我不再为“心无所依”而苦恼,探索人的心灵这项工作对我而言就是终生的依靠。

 

而我这一生简直太短暂了,或许我现在的孤独感正是来自于此:生命太短暂,我终将死去,我无法一直享受美好的事物,更无法继续我喜欢的心理学。

 

当然,我的孤独感也是人类终极的孤独感,还好,整个人类和我一起面对。

 

而大部分的孤独感还是和现实需要有关就像曾经的我为工作没着落而孤独、老刀为无法向喜欢的女孩表白而孤独。

 

或许,你稍加思索当下的孤独感,就会听到内心需求的呐喊声:

 

我受够了整天的繁琐和忙碌,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看到孩子不求上进又叛逆,真想什么都不去管他。

老公总是出差,要么就在外面喝酒应酬,我想让他分担家庭责任。

每次领导安排我这些我都窝着火,真想换一份工作。

……

 

是的,很容易就知道你最近为何孤独,这些孤独表现为愤怒和焦虑,愤怒和焦虑是因为需求暂时无法满足。

 

你不可能撇下老婆孩子独自出去,也不可能把孩子当路人甲,也没办法捆住老公不让他应酬,更没法把文件摔在领导脸上、敲个响指来个完美转身……

 

仅仅想一想以上内容,焦虑都会缓解。


假如有一天你买彩票中了500万,把文件摔在领导脸上还是有可能的,但,你并没有。

 

这时候,整理一下你的需要,除了愤怒和焦虑之外,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那就是:无奈。

 

这些需要好像都可以满足,但满足会付出很大代价,代价给你造成的伤害超过了孤独的伤害,你只能选择孤独。

 

所以,孤独是对无奈的妥协

 

就像老刀,爱上念念是他当下的需要,但爱一个人与和这个人在一起是不同的,理论上爱一个人就要和Ta在一起,但在一起的代价就是失去家庭,对于老刀来说,代价未免有点大。

 

无奈之余,只能孤独。

 

从这个意义而言,孤独其实是对人的保护。

 

要不然呢,你真的离家出走、断绝母子关系、离婚、辞职?

 

这些看似自由的满足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每一种都是一种丧失体验,对内心都算是一次创伤。

 

当你处在一个选择的路口一种无奈的体验之中,那么孤独就是对这样两种选择妥协的结果。

 

老刀用孤独保护了自己免受良心的谴责,我用孤独保护了自己对未知的恐惧,你、你们,用孤独感保护了自己不可承受的、脆弱的自己。

 

04


那么,这样真的好吗?


也就是说,你就这样一直孤独着吗?

 

如何寻求改变呢?

 

一个人为了避免一种痛苦,从而陷入另一种痛苦,结果并没好很多,改变的前提是需要你去思索“需求”意义。

 

老刀并不是爱上了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女孩,而是他为何会爱上她?


“单纯”对老刀意味着什么?

婚姻为何如此乏味?

持续了多久?

老刀的婚姻究竟怎么了?

老刀是否还有内心更深的执念?

 

同样的,


曾经的我仅仅是为工作没有着落发愁吗?

我内心深层未被满足的是否还有价值感的缺失?

我真的喜欢做手术、当医生吗?

如果不是,那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你呢?


仅仅是孩子叛逆吗?

老公不回家?

领导太苛刻?

还有什么?

 

仅仅是进入如此的思索,就会发现,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需求或许更深,而我们看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是的,这就是我告诉你的一个办法:深入思索真实需求。

 

思索的过程中,会发现有一种需要是反复出现的、持续多年的,也是不断变化表现形式的。

 

这种需要我称其为“原始需要模型”

 

经过分析老刀的原始需要模型为:对得不到的亲密的向往。

 

这个原始模型往往来自于早年养育模式,童年的老刀被寄养在姥姥家,母亲大概几个月才来看他一次,每次离开老刀都哭得撕心裂肺。

 

在他心中,姥姥的家也是家,但还有一种亲密是得不到的,那就是妈妈。

 

如此看来,念念也只不过是老刀内心原始模型的变形,他需要有这种思念、亲密、爱恋、怀念,而又无法真实拥有的体验。

 

对老刀而言,过段时间这种孤独感就会重新体验一次,就像妈妈走之后和下次来之间的感受。


你或许也是如此,值得注意的是,这种需要被觉察以后往往很简单,有时仅仅是一个未得到的拥抱而已。

 

如果有一个忽略你的母亲,你的需要就是引起她的关注;

有一个溺爱的母亲,你的需要就是要独立;

有一个挑剔苛刻的母亲,你的需要就是犯错和叛逆。

 

这才是深层需要、真实需要,这些需要往往是潜意识的,表现出来的却和需要不一致,甚至相反。

 

上面例子中:

 

为了得到忽略母亲的关注,却会更加疏远、不喜欢被人关注;

为了独立,却在很多时候处处依赖他人、没有主见;


你的需要是叛逆和犯错,但却表现得更加强迫性完美,甚至对他人也很苛刻。

 

因此,真实需要往往和表现形式存在冲突。

 

之所以如此是“还原熟悉的场景”才有可能“修改和补偿”只有先依赖才可以去独立,只有先在熟悉的环境中才有可能突破。

 

这样去思索当下的孤独感和需要的关系,才可以有改变的可能性。

 

重要的不是需要未被满足,或许“未被满足”本身才是你真的需要。这样你就有机会进行尝试突破扭转

 

如此说来,孤独更像一面镜子,通过它照见了你的表面需求,更照见了你的原始需求,让你在孤独中成长,遇见镜子背后那个未知的自己。

  

孤独不是可耻的,可关注我的公众号:冰千里(bingqianli520)



0

回复

作者头像

冰千里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冰千里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