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别人之前,先好好爱自己

发布时间:2018-11-23 9评论 4825阅读
文章封面

听众故事:

   

我是Anna,想和你诉说一件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这件事让我心里很难受,也让我想起一些以前不开心的回忆事情的起因是,天气很热,两个室友要在地板打地铺,我开始是有些不情愿的,因为我早晨起的很早会打扰到她们。


两个室友说:你早晨如果起床就把我叫醒呗。


第二天我把室友叫醒后,她把地铺卷起来,接着就回到床上睡觉了。


我心里有点别扭和抱歉,不愿意总是麻烦她,后来就说,算了,我自己想想办法吧。以后早晨再起床的时候,我就拿着鞋子赤脚走过去到门口穿鞋子。


有一天早上,我走到门口后发现手机忘了拿,看了看好不容易穿上的鞋子,又看了看正在睡觉的两个室友打地铺中间有一条小小的缝隙,犹豫了一下,小心的踩了过去。之后的之后,我也没在意,也没把它当做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过了两天我发现宿舍里那两个室友态度很是冷淡。其实一开始我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有一个室友在我一再追问之下说,是因为一个女生亲眼看见我踩了她们的地铺。


我当时我觉得好生气,感觉就这样一件小事真的不至于,而且她们不高兴也可以直接训斥我或者询问我。我性格挺直爽的,又不是不认错的人。


而且据另一个室友说,她们当时说的这件事很严重了,我好笑的问我另一个室友,难不成在她们眼里我还是特意踩得?她并没有否认。我就生气和伤心了。


等到其中一个室友回来,我本想好好说说这件事,可是情绪不好没能控制自己,一边哭一边“吵”:“原来咱们在一起住了好几年,我就是这种去特意踩你地铺的人,你为什么不问我呢,而且当时你已经醒了”,关系就这样冷了。


现在我大概处于被孤立吧,心里难受,可是又不想再去解释什么,一方面是不想每次都是自己去拉下脸讨好,另一方面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我现在对于处理关系真的是有心无力。


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错了,可能我当时真的应该知会她们一声,只怪自己不在意也认为别人不在意,还有就是自己情绪真的没控制好。还有就是,我心里过不去的坎,为什么在明知道我对她们是无话不谈的情况下,却选择默默冷战,我真的这么不值得别人信任吗?




Anna:   

       

你好。

       

从你的字里行间,我感受到你对友情的在乎珍惜:为了让舍友好好休息,而“违心”同意了对方打地铺的请求;为了不打扰她们的睡眠,每天光着脚轻轻地走到门口换鞋。

      

同时你也在苦恼:尽最大可能照顾舍友的需要,甚至不惜每次“都是自己拉下脸讨好”维护关系,可是为什么想要建立好的人际关系会这么难?


为什么简单的我没有办法被理解和信任呢?为什么事情越演越烈,还会朝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呢?善于自省的你,伤心无助之余还是在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这就是你的担当和勇气。

      

Anna,我们每个人都有受过伤的经历。不管怎样的伤口,都需要妥善处理才能愈合,身体的伤尚且如此,内心的伤更是。关系中的冲突、摩擦、丧失留在我们心底的伤,如果没有得到细心的抚慰和照顾,日后每每经历疑是事件时,哪怕这件事对于此时此刻的我们而言是件极小的事,也会像扣动扳机一样,一下子把我们带回最初受伤当下,所有的创伤体验再一次被唤醒,所有的无助、恐惧等等情绪和身体感受封印住我们,不知所措、徒劳无功,伤口再一次被血淋淋地揭开。

     

我们应如何面对这些伤害、如何疗伤,才能打开封印,重新有力量站起来呢?“情感过激”反应就是一个契机。它是创伤情景再现时我们退行的表现,借由它可以窥看到过去伤痕之于自己的影响,深入了解自己内在的幻想和期待,才能够解除扳机效应,实现真正的成长和改变。让我们一起来迈过心里的坎。

      

在你描述的这件事情里,明明抱着澄清误会的想法,却无法自控的“边哭边吵”:这么多年的相处,难道你们还相信我的为人吗?事后你不断自责没有控制好情绪“若是冷静点就好了,若是冷静点就好了。”孰不知你的情绪被多年舍友的误解点燃了,敏感、激动、无法自制,亲密关系中的伤让你对误解感到强烈恐惧担心,让你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似乎一旦不能证明自己,你就真的成了她们眼中的那个人

      

你很渴望得到她们的理解和接纳,似乎得到了,你就是一个足够好的人了。太在乎了让你失了分寸乱了阵脚,你内心的秩序需要外界的评价来维持平衡。这时候你要思考:你明明已经是一个明辨是非,有自己价值观的人,为什么还会被他人的评价绑架?会不会更深层原因是你对自己没有信心,不够接纳认同自己?

      

此刻你也许会想到了让你自信严重受挫的往事。若你看到那个受伤的小孩,痛她所痛,惜她所疼,允许内心的哀伤得到承认和表达,清楚那个片段之于现在的你时空的距离,清晰感受现在的你与之相比有的能量,让现在的自己去拥抱呵护那刻无助且恐惧的自己,不再和过去的经历较劲。哪怕往事中的对方并不是有意为之,甚至是为了你好,也不要因此指责自己做错了什么。


古罗马哲学家卢克莱修在《物性论》中写道“吾之美食,汝之鸩毒”。每个人对同一事物的感受可能是相反的,但都是真实的。创伤生成,没有也无关对错。也请给自己时间,让这个过程慢慢的来。

     

 Anna,当你修通和自己的关系,内心得到平静之时,你会发现那些众所周知的人际沟通技巧做起来不难,你并不需要刻意地讨好别人。

 

你也会明白,和人有一定的边界,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边界,是多么的安全自在,人际关系中彼此多么舒服自由。

      

你还会明白:害怕说“不”,不过是以自己主观为蓝本看别人的心理投射,拒绝别人未必就会伤害到别人。而你的人际也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紧张,有两个舍友在事后和你通气交流,生活中更是有与你合拍的人,与其花精力去获得所有人的肯定,不如去享受与自己喜欢的事和人相处!


不要怕,就算因为敏感体质,伤口最终愈合留下疤痕,也可以为之涂以色彩,绘以美图,留以纪念,换一个角度欣赏。


0

回复

作者头像

陈卓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陈卓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