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哭的时候,你的心理咨询师在想什么?

发布时间:2018-11-20 16评论 11340阅读
文章封面
文:栾晶
来源:栾晶(ID:luanjing007)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两年前我曾与一位女士交谈。

 

她真诚地诉说一段断裂的感情,对她造成的伤害,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流泪。之所以让我印象深刻,是因为那是我见过最美的落泪过程。

 

没有面目表情的扭曲,和任何遮遮掩掩。她就一面缓缓诉说,热泪和情感一起汩汩流出,楚楚动人。

 

这与我日常所见差别甚大,我时常见到情感猝不及防爆发,随之而来是拼命的遮掩,和羞耻感。


在这个过程中,面目会变得狰狞,面部肌肉下跳动着拼命隐藏的情绪,落泪这件事本身在等待被审判。

 

在咨询室中,流泪是一个契机。真实的情绪展现后,是关系的亲近,以及,阻抗。

 

我不得不在这些时候面临来访者这样的问题:当我流泪时,你到底是怎么看的?

 

  • 你是否会觉得我脆弱,不该有这些情绪?

  • 你是否会被我的情绪击垮?

  • 你是否会同情我、取笑我?

  • 你是否能理解我,还是你只是按照咨询流程在共情我?

  • 你到底如何评价我?

 

曾有不止一位来访者告诉我,我很害怕你们咨询师的理解和共情。我知道你们咨询师会包容一切,不会评价我。我知道我不该问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但,我是真的在乎。

 

通常在这个时候,咨询师要引导你说出,你为什么需要咨询师的评价,以及,你认为咨询师是怎么评价你的。

 

我觉得你在嘲笑我,我觉得你已经被我击垮,我觉得你会同情我,我觉得你认为我小题大做。

 

这是一种咨询技巧,叫做投射。通过你对咨询师的投射,能够帮助你认识到,在你流泪时,你的父母是如何对待你的。

 

但这不够。

 

因为这样问的时候,仍然只是单方面从来访者那获得信息,咨询师仍然没有给出来访者需要的信息交换。

 

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这才是真实的人性的呼喊。但咨询师知道,这道题回答不好,就是送命题。

 

每个咨询师的风格不同,但我有时候会告诉来访者:

 

并不是像你认为的,不论你做什么,你的咨询师都会包容你,不评价你。

 

这样的温暖、包容,有时让人害怕。因为它反人性,不真实。不论是什么人,只要还是人,对别人就会有评价和不包容。

 

当咨询师对来访者表现出从一而终的包容和接纳,那是令人惊恐的,因为人的本能告诉我们:那背后有些东西是我们不知道的。

 

是的,我是你的咨询师,但我也会在内心对你有评价,有时候,我甚至不愿意包容你。

 

当你哭泣的时候,也会有很多感受在我内心深处涌动。那些感受,有好的,有令我感觉糟糕的。

 

这些感受我需要隐藏起来不告诉你吗?完全不,我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当你真正准备好去面对的时候。

 

当你哭泣的时候,有时候我会松口气。

 

终于你能在别人面前哭了,这眼泪会帮到你。有时候它会帮你宣泄掉情绪,有时候它在哀悼你失去的一切。

 

毕竟这世间有种遗憾,叫从未好好流过泪。

 

真正酣畅琉璃流泪的孩子,大多在学龄前。学龄后的儿童就已经学会了被子里哭得泣不成声,找不到纸擦鼻涕,以天为茅地为厕。

 

更何况有一种虐待叫:不许哭。


这真的是很恐怖,因为眼泪被恐惧压回去后,会在喉头发出一种干涩的声音。我记得有一个韩剧叫《voice》,里面有个变态杀人魔毛泰久,每次他愤怒要杀人的时候,牙关就会发出“哒哒”的声音。

 

哭声被压抑回去后,在喉管里发出的声音一样悲苦,悲苦到毛骨悚然。

 

那种压抑在喉头的委屈啊,想想都想哭。

 

我是你的咨询师,你一开始是不愿意哭的,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你信任了我,终于你在我面前流泪了。

 

我替你高兴。

 

当你哭泣的时候,有时候我会很担心。

 

我很担心,从不被允许哭的你,在我面前流泪了。回去后你将独自面对什么?

 

你会害怕吗?会羞耻吗?会不安吗?


这些你都将独自面对,因为当你再次和我讨论这些时,会升起新的害怕、羞耻、不安。我担心独自承担这一切的你会难受。

 

因为我知道,并不是讨论过这些害怕、羞耻、不安,它就一定能消失。更多的时候,你需要自己扛着它们,有时甚至被它们打败。

 

我无法轻飘飘地对你说:你这些都没必要,因为我不会把你怎样。因为我知道,这些话是对你真实情绪的亵渎。

 

尽管我们不愿意承认,但大多数时候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经历过些该死的什么。

 

我也担心你会把我变成谁?

 

一个嘲笑你、讽刺你、忽略你、评价你、斥责你的人?

 

我担心我们的关系,会因此更近,还是更远?

 

当你哭泣的时候,有时候我也想哭。

 

做个人体验,也就是咨询师找到自己的咨询师,有一个好处:它能最大程度确保,我在咨询室中流的泪,是为你,而不是为了自己。

 

当我看着你哭,我体会到你内心的痛苦和委屈,我真的很想流泪。我通常不会非常克制自己,当我想流泪时,我就会在你面前流泪。

 

因为我知道人间悲苦,当我和你一样悲一样苦,你会好受一些。

 

当你哭泣的时候,我觉得很感动。

 

就像我并不能全然体会你的苦,你也许也无法体会我的感动。一个人信任你,在你面前表露柔弱,倾吐痛苦。

 

去感受你痛苦之余,我会有与另一个生命真实相遇的感动。因为这并不只是你在说,我在听,我们之间是在互动。我相信在那时那刻,某些东西是在我们中间交换的。

 

我经常被这样的感动烘得浑身暖洋洋的,在离开工作室的路上,感叹于自己从事的职业。和世间最痛的苦打交道,却时常品尝到世间最美的好。

 

所以,当你哭泣的时候,我觉得很感谢。

 

虽然在咨询室中,我们煽情,细致地谈论我们的感受。离开咨询室后,我们的生活不总是这般充满温情。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疏离、防御,有时也同样困扰着咨询师。

 

而在咨询室中的这段关系,这两个人在做的一切,不仅仅是在帮助来访者。有时也满足咨询师,对一段高质量的关系亲密的需要,虽然这并不是他们主动去索取的。

 

在另外的时候,我感到抱歉。


因为当你泪如雨下时,我并非总能全然理解你。有时候我真的不理解你为何如此伤心。这正是人最孤独的地方——尽管另一个人已竭尽所能,有时你不免感觉自己仍在独自前行。

 

我也抱歉这段关系并不平等,我并不能去对你倾吐我的困扰,我的痛苦。当我对你产生需要,我要时刻提醒自己,我是咨询师,我们的关系需要的,是你的利益最大化,这是关系持续下去的前提。

 

最后,我有自己的咨询师和督导。我会确保我的身心健康,精力充沛。所以你不会击垮我,不会真正攻击到我。

 

我也不会嘲笑你评价你同情你,因为我从不认为我是强者你是弱者。

 

因为你流过的泪,我也都流过啊。


作者简介:栾晶,个人公众号 | 栾晶(ID:luanjing007),和你一起用心理学看世界。


责任编辑:Spencer  蘩

0

回复

作者头像

栾晶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栾晶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