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你该删微信好友了

发布时间:2018-11-16 3评论 3212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高浩容
(公众号:高浩容的小酒馆)


 社交焦虑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就是「焦虑」。


这听起来很像废话,但你可以问问自己,妳对焦虑的认识有多少?


你可能会发现,你对焦虑的理解,就像你对美国、自由主义、荒谬与信仰的理解,乍看好像都懂,一旦要深入的解释,你是懵的。


那种感觉就像你有近视眼,也许妳能辨认出前面走来的是人,还是一条狗。但问你那个人的轮廓,脸上有没有痔,你会发现自己答不出来。


很多问题之所以没有被解决,问题就是如此,并不是你不去解决,而是你以为自己解决了,实际上却没有。


最常见的大概就是减肥,减肥食品无法代替运动,运动无法代替充足睡眠,充足睡眠无法代替新鲜的空气、水、阳光。


而健康不是做同义词交换,构成健康的每个选项,我们都需要。


很多时候我们取舍,都是因为不得已。


比如今天去某些城市工作,就得接受冬天雾霾爆表的风险。



不难发现,似懂非懂是一种对生活消极逃避的策略。


常见模式就是虎头蛇尾,给事情做一个开端,然后就放在那里摆烂。


或者对一件事情知道了一部分,剩下就靠自己的想象力过份推论。


但因为开头已经做了,或着有了部份成果,有些人就感觉对自己有交代了。


实际上,好戏在后头。


有些长辈自以为饭多吃几碗,就有资格指点江山。如果传承的是错误经验,等于在害人。


老师告诉你:「考上大学,以后都不用读书了啦!」


结果你上了大学,发现学霸比你还认真。各行各业的考试、升等都得读书,有的国际证照还得读外文的。


爸妈告诉你:「结婚以后,一个可以专心拼事业,一个可以专心顾家。」


结果你结婚后发现,当初太冲动,天天一起生活的人越来越像仇人。


有了孩子、房贷,不专心拼事业要流落街头;不专心顾家,小孩连象样的私立幼儿园都进不了。


同事告诉你:「这个主管不管事,跟他准没错。」


结果不管事的主管,有的比你还会推卸责任,上班就为了等退休,平常不管事,有事你第一个扛。


要不就是不怎么指点下属,所以你得花很多时间自己摸索、试错,比之前有人管的时候累得多。



哲学家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的《存有与时间》书中论述,人生是困顿的,两种生存的黑暗物质「忧」和「畏」。


它们像攀爬在心上的藤蔓,一方面吸取我们的能量:包括爱与意志。


另一方面不断压缩心脏的跳动空间,包括建构与创造。


忧和畏,白话来说就是忧虑和恐惧。


忧虑往往缺乏一个对象,就像你没来由的烦躁,难以控制的焦虑不安。


恐惧通常有对象,有的人怕高,有的人怕死,有的人怕遇到渣男。


从人的特性来说,忧虑和恐惧左右我们的幸福感。


忧虑和恐惧的程度越低,一个人越幸福,反之越感觉自己不幸。


人就是这样一种生物,体力有限、脑力有限、心力有限、爱也有限。当我们把这些力气消耗在焦虑与恐惧,我们就没有力气去做些让我们感到幸福的事情。


但这并不是人的错,因为这是人的本性。


用海德格的用语形容,人是「被抛」到这个世界上的。


用比较不严谨的说法,你父母可能根本不相爱,两个人各自出轨。


某天因为性欲,打了鸡肋般的一炮,结果好死不死怀孕了,百无聊赖的结婚了,就这么带着自卑、仇恨、愤怒和绝望的情绪,天天看着对方,不时回想当年因为不够狠心而造成的孽。


这个孽,就是你。


制造过程反过来也没有区别,你依旧是被抛的。


科学家霍金出身的可是正经家庭,父母给了他一颗高智商的脑袋,但也埋下了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种子。


当一位乘客坐在马航mh370班机的商务舱,他可能在收入和地位都胜过帮他服务的空服员,以及后头屈就于经济舱的旅客。


但当飞机坠毁的时候,头衔、荣耀与银行存款都显得没那么高贵了。


既然我们是被抛的,那么我们能否避免落在粪里?


很遗憾,我们不行。


如宾州州大心理咨询博士留佩萱介绍,美国针对儿童心理创伤的研究计划ACE(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 Study)。


ACE针对常见的十种童年逆境经验,访问了17,000个案:


肢体暴力

情绪暴力

情绪疏忽

身体疏忽

性侵害

家暴

父母离婚

父母有药物酒瘾问题

父母有心理疾病

父母有人去坐牢


结果发现每三个人中,至少有两个人经历过其中一种。


每八个人中,至少有一位在童年经历过其中四种。


但我们可以用胜天半子的自傲与狂妄,让自己爬出去,洗去身上的屎尿,擦亮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把自己变成发光体。


那我们该怎做?


其中一种方法,就是回归真实自我。



我这里谈不是鸡汤,因为鸡汤往往会过份强调真实自我的光明与正向。


可是人性的内涵远远超过光明与正向,潜藏在冰山下的自我,即使黑暗,也是真我的一部分。


选择真我,比放弃真我强。


从哲学的角度说,法国哲学家沙特以为人有时会放弃真我,失去本真状态。


比如你内心抗拒无爱的性,却还是接受了领导的潜规则。


当你接受的时候,你就远离了自己,你就放弃了自我内心想要踢烂领导下体,咒骂他自己有女儿,却在外面糟蹋别人家女儿的恶意,


美国心理协会(APA)一项研究指出,女性如果把自己视为被他人欲求的对象,就会降低对自己身体的自信与舒适感。

从这个研究的结果来说,那些成天在微博、朋友圈,以炫耀自己魔鬼身体,诱惑他人性欲为乐的人,其实他们对自己的身体的自信程度,低于身材一般的人。


哲学家尼采说:「人是炸弹。」


所有的压力与痛苦,所有失去的自我,最终都可能变成火药,被一个小小的火苗引爆。


譬如我们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网络社交过份渗透我们生活,使得社交焦虑蔓延到私生活的时代。

诸如微信之类的通信工具,增进了我们生活的便利,却也让一些人的生活几乎毁灭。


譬如有的群,成天看到一堆成员互相吹捧,好像是太监伺候皇上的职前训练。


譬如你打开你的微信通讯簿,当中有多少真正的好友,有多少出于你舍不得,或抱着「也许未来用得到」的想法,所以不删除的成员。


我称呼成员,在于当中太多都不是好友。


现实生活中,也许我们很难下定决心斩断看得见的关系,但我们或许可以从斩断那些如AI一般落在朋友圈里的那些名字。


这也是宣泄与疏导我们内在黑暗情绪的好机会,让他们随我们遇到的屁事一起上路。



试试看,立刻清理微信通讯簿中的五个人。


如果发现也没什么,你可以试着继续这场大扫除。


对了,少用那些「不好意思,我只是在清扫朋友圈」的小程序。


知道谁删除你又怎么样?把心思花在那些愿意跟你继续交好的真朋友吧!


少点矫情,多点真性情。


多点真实的自己。


多点活下去的任性,换取韧性。


就像《圣经》的〈约翰福音〉中写道:


「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结出许多果实来。」


今天你把自己丢进尘土里,就像我们最初从母亲的阴道生下,因为生产儿身上满是羊水、血液,甚至是母亲在用力过程中喷出的屎尿。


那并不肮脏,而是生命的仪式。


落在土里的麦子,就像我们的灵魂。


一旦我们把那些折磨我们,使我们纠结的部份杀死,我们才有可能诞生出崭新的我。


《天龙八部》里面的虚竹不就是如此,看起来破了所有的戒,失去所有。但打破那些积非成是的禁锢,才成就了一位「大隐隐于世」的菩提。


想想让你认清爱情的一次失恋,定位梦想的一次离职,正视健康的一次急诊室体验。


以及你被编辑退稿一百次,终于打磨出来的传世「经典」。


我指的不是那些世俗高大上的东西,可能只是一张拼图,或是一张你最喜爱的邮票。


总之,那是你自认能代表你的东西,让人记住你,或享受你的死亡所带来的新生。


周末快乐,Happy“D”elete Day!


0

回复

作者头像

高浩容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高浩容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