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饮暴食障碍 | 心理治疗带给我的十大收获

发布时间:2018-11-15 4评论 4834阅读
文章封面

这周,社交论坛的讨论让我想起了两年前进食障碍的痊愈,我在这里分享是希望可以帮助更多和我类似处于困境,不断挣扎的朋友们。因此我认为我应该分享治疗进食障碍给我带来的十个最大的收获。


1、治疗再次打开我的心扉


大约10岁那年,在我经历了性虐待的巨大创伤后,患上了暴饮暴食障碍。5年里,我带着这个秘密,通过吃东西去麻痹恐惧、悲伤和焦虑的情绪,我处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方法是通过食物麻痹自己,但这也诱发并加剧了我的进食障碍。


治疗让我明白情绪是相对的——它们可以既不是好的也不是坏的。治疗也让我知道如何处理和接纳我的情绪。我的世界变得完整,因为我可以不带羞耻地接纳我的情绪,也知道如何与负面情绪共存。



2、治疗让我可以更好地享受食物


没有进食障碍的人对我的一个常见的误解就是:如果你超重,意味着你喜欢多吃,但这不是事实,这些超重的人很可能患有进食障碍,只是未被确诊。任何进食障碍的患者都不会说“我爱食物”。在我的治疗小组中,我们都承认我们对食物着迷,但是我们不会说“爱食物”。某些食物当然很美味,但是进食障碍患者脑中的执念会导致很多对于食物的焦虑。


在治疗前,90%的时间我都会想着食物,如果不是想着下一餐,就是在想我下一次的暴饮暴食,又或许是我今天或这周的食物是否足够。我会规律性的过度消费,因为害怕当我需要的时候却没有(尤其是暴饮暴食的时候)。现在,通过治疗,我可以自信地准备饭菜,买我需要的食品,享受自己做的饭菜以及出门吃饭的时光,因为我不再关注于我为什么暴饮暴食。相反的,我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饿了,也清楚的知道我想吃什么。我可以享受食物而非陷入暴饮暴食担心体重飙升进而催吐的恶性循环。


3、治疗给了我支持



像所有进食障碍患者会经历的那样,我感到离我最近的人却不是真正的理解我。与暴饮暴食障碍抗争的几年,我身材超重,而边的每个人却都认为我的问题是懒惰、缺乏自律以及不良的进食习惯造成的,参与进食障碍治疗小组的第一天,我很害怕,很想跑出去,但我战胜了这个冲动,向治疗师敞开心扉,治疗师告诉我要坚持下去,我很高兴我做到了!


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治疗小组里有人分享一些事情后,我的感受:“原来你也有相似的遭遇或相似的想法?我还以为只有我会这样想!”治疗让我意识到我不孤独,进食障碍与是否坚强,是否自律没有关系,进食障碍是一种需要接受治疗的心理疾病。


4、治疗使我对未来做好了准备



在治疗之前,我太过纠结于未来和过去,而无法完成很小的目标。我不敢奢想我的未来,事实上,我的想法总是以“当我达到了我的理想体重...”或“如果我不再花那么多钱在暴饮暴食,我的生活就会…”,但是这两件事都不可能发生


治疗给了我战胜暴饮暴食冲动的方法,以及重建适应性思维和挑战长期困扰我的灾难化信念的方法。现在我可以有效处理负面情绪,可以把负面情绪的消极影响降到最低。也因为我不再过度消费,暴饮暴食,这意味着我能够做理财规划,并实现财务目标也可以设定未来的教育和事业目标了,比如继续深造。


5、治疗增强了我的自信


在刚接受治疗的时候,我很焦虑,通常如果我感到害怕,无论是什么导致了焦虑,我都会选择不做这件事,不去那里或者回避。治疗帮助我去识别关于别人、世界和我自己的歪曲的信念,我就可以客观的区分想法和事实,也能意识到我的核心信念与成长经历有关。这些认知的矫正使我在人际关系、工作和生活中变得更加自信。如果某些事情触发了我的焦虑,我可以合理客观的去分析,这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


6、治疗让我了解了真实的我


我不再被自己对食物的执念所控制。我也不再被恐惧支配。当我学会用一个健康的方法去处理我的情绪问题时,我认识到自己有了更强烈的自我意识——我比以往更加了解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也认识到我天生内向,所以通常我对其他人有些敏感和谨慎。我也可以看到我的优点以及影响我日常的缺点,我可以合理的看待我的缺点并尽可能的扬长避短,在需要的时候我也会及时寻求帮助和指导。


7、治疗帮助我找回了自己的心声


在治疗前,界限是一个陌生的概念,我从来没有自信或勇气去设立人际关系的界限,更不用说坚持自我的底线与原则。治疗让我明白我是一个有价值的人,应该在有害的人际关系上设定界限,在日常的工作,生活和欲望这样的主题上都应设立界限。


我可以为自己而活,不必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也不必为那些不看重我的人受气,我可以大声说“不”,也能在时间管理上,兴趣爱好上设立规则和界限。这对我很重要,尤其在遭遇早年的的创伤经历后,要走到这一步很艰难,但这是值得的。


8、治疗使我重新燃起了希望


任何一个与暴饮暴食障碍对抗的人都会告诉你,以暴饮暴食周期循环为中心的生活是多么痛苦。治疗前的那些年,说实话,我很绝望。我只是为了下一次的暴饮暴食而活,像是吸毒成瘾的人说的他们为下一次高潮而活。


暴饮暴食不是“多吃一口”的问题。我会在晚上暴饮暴食大约一个小时,在短时间内消耗了大量的食物,摄取的热量比普通人一天所需要的热量还要多,我从来没有记录过暴饮暴食,也从来没有向别人承认过我患有暴饮暴食障碍。


治疗让我可以向他人诉说内心深处的、羞耻的秘密,也燃起了我的希望。在我努力克服进食障碍的时候,我重新找到了活着的目标,进食障碍也不再掌控我的生活,这让我感受到了希望,也让我热爱自己的生活,热爱活着。


9、治疗让我开始关心他人


我接受了16周的认知行为心理治疗,与治疗师每周会面100分钟。治疗前3个月和治疗后3个月,我和我的治疗师在共同努力,整个治疗过程接近一年。这一年,我听到了其他患者的的故事以及他们的进食障碍如何影响他们的。我会祝贺他们的成功,和他们一起哭泣,支持他们。


团体治疗小组的人数从开始到最后一直在减少,但是我们这些留下来的人还是很感激,因为我们并不是孤单的。由于小组成员都忠于团队,也值得信赖,所以我可以说出以前从未说过的事情。


我可以审视我的恐惧和挣扎,以支持其他和我有相同经历的患者。我很心疼这些刚开始他们的治疗旅程的患者,因为那条路十分可怕。但这是值得分享的故事,所以希望其他的开始了治疗旅程的人有一天也能够分享他们的故事。


10、治疗使我康复


我很庆幸自己坚持了这么久,感觉自己似乎永远处于康复复发预防阶段,因为我每天醒来必须做出选择。我每天都会遇到可能引发暴饮暴食的事情,有时我睡觉很早,因为暴饮暴食的冲动太强烈——如果不睡觉,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在疲劳的情况下战胜它。


我曾经有过3、4次放弃的念头,有一次,我原本是去商店买食物准备暴饮暴食,但最后却只是将车停在停车场,给一个朋友打了电话。到现在,我已经有一年八个月零30天没有暴饮暴食了,每天选择健康的饮食,为健康而斗争,健康地生活,但如果没有经过治疗是很难走到这一步的——对此我充满感激


作者:患者分享,陶晓洁整理(王翼心理工作室)
中文原创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引文:(患者微信群分享整理)








0

回复

作者头像

王翼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王翼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