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师——你需要的核心竞争力在这里!

发布时间:2018-11-09 2评论 2416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曾旻
来源:壹心理学院Pro(ID:yixinlicia)


咨询师的核心竞争力是和来访者建立工作联盟的能力。


讨论咨询师的核心竞争力,我们需要讨论,咨询师和咨询师之间究竟有哪些不同。


咨询师之间有哪些不同?


咨询师之间,最明显的差异就是贴在脑门上的标签——咨询流派:「不同的流派之间有高低之分吗?」


答案是否定的!研究表明,不同流派之间没有高低之分(Orlinsky et al., 2004)。


例如,Hollon et al.(2000)发现,人际取向治疗,认知行为治疗和心理动力学治疗都有效果(高于安慰剂效应)。



咨询师的从业经验


排除了流派的因素,咨询可能存在从业经验上的不同。


所以:「咨询师的从业时长会影响咨询效果吗?」


答案是肯定的,有经验的咨询师确实能够更有效地帮助来访者。


可是用从业时长来解释核心竞争力就肤浅了,它只是告诉我们,学习心理咨询这件事「熟能生巧」,可是如何是「巧」呢?



真正的核心竞争力

工作联盟


Martin et al.(2000)的研究告诉了我们,在心理咨询过程中,什么是「巧」——就是和来访者建立工作同盟的能力。Martin综合了79项研究后的元分析发现,工作同盟与心理咨询效果的相关为0.22,这个效果很显著,也十分稳定,不受任何其他因素影响。


换句话说,不论你的来访者如何,你的咨询流派如何,你如何使用咨询技术,你有多长时间的咨询经验,只要你能够在工作同盟这件事上做好,你给来访的咨询效果就会有显著提升


所以问题来了,如何和来访者建立良好的工作同盟?


01

重视首次访谈


俗话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在心理咨询中也是如此。我们都知道第一印象的重要性,在我们团体的案例督导中,常常重视的一个环节是人们听了被督导者报告案例后,对于案例中的来访者有怎样的第一印象,我们如何感觉这位来访者。


反过来思考,来访者对我们咨询师有怎样的第一印象,如何感知咨询师,也同样重要。


在首次访谈中,是咨询师「发挥空间最大」的时刻,因为在首次访谈中,咨询师需要给来访者第一次详述「知情同意」。很多咨询师忽视知情同意,认为由助理给来访看纸面的文件,签署一下即可。


可事实是,知情同意不仅要让来访知晓那些条例,更重要的是让来访者对咨询师的工作方法、专业性和咨询中可能发生的事情,有一个全面的了解。甚至可以夸张地说,在首次访谈时,做好知情同意是作为咨询师的你,唯一一次向来访者「秀出技术」的时候


02

重视对情绪的提问

以及对情绪的及时反馈


肖甜(2016)的研究发现,咨询师更多地使用对情绪的提问,以及对情绪的即时反馈,能够显著提升工作同盟。


换句话说,当另一个人越关注我们的感受,并且这种关注非常即时到位时,我们会越喜欢对方,安全、信任、温暖的关系就容易建立。咨询关系中的工作同盟也是如此。


所以,有时候咨询师常常会自嘲,当我们不知道如何回应时,不论对方说了什么都可以问:「刚才你说XX,你感受到了什么?」


03

哪些是来访者的需要

哪些是咨询师的需要


时刻觉察「哪些是来访者的需要,哪些是咨询师的需要」


人非机器,当来访者向我们倾诉一些非常具有情绪感染力的故事时,任何人都避免不了动情,我们或许为此感到悲伤,或许为此感到愤怒,或许为此感到无奈、紧张、焦虑,甚至是无聊和厌烦。


面对我们内心的这些反应,需要咨询师第一时间关注,我们下一步说出话,做出的动作,是在为了缓解我们自己内心的焦虑,还是在关心来访者,站在来访者的角度去思考和体会。


在肖甜(2016)的研究中有一项有意思的结论,当咨询师做出越多的自我暴露时,工作同盟的质量会越差。换句话说,当咨询师忘记了来访者的需要,而是全然处理自己的需要——缓解自身焦虑时,咨询师更有可能去讲自己——「我要用自己的例子来给来访者一个示范,这样ta就知道怎么做了」。


而这样做非但不会让来访者感受到咨询师的专业,反而会感觉到,咨询师不再站在我的立场上感受我了。工作同盟便会削弱。



当这种情况走向极端时,便是「咨询师的自恋」。咨询师时刻在满足自己的需要,而这50分钟的咨询里,真正花在来访者身上的时间便少之又少。


总而言之,不论是「不自恋」,「专业的知情同意」,还是「对来访感同身受」,都是指向一种能力,即和来访者建立充满安全、信任和稳固的工作联盟



参考文献:

[1]AJ. Rush, Aaron T. Beck, Maria Kovacs, & Steven Hollon. (1977). Comparative efficacy of cognitive therapy and pharmaco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depressed outpatients. Cognitive Therapy and Research, 1(1), 17-37.
[2]Goodheart, C. D., Kazdin, A. E., & Sternberg, R. J. (2006). Evidence-based psychotherapy: where practice and research meet.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ciation.
[3]Hyland, M. E., Whalley, B., & Geraghty, A. W. A. (2007). Dispositional predictors of placebo responding: a motivational interpretation of flower essence and gratitude therapy. 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62(3), 331-340.
[4]Hollon, S. D., Thase, M. E., & Markowitz, J. C. (2010).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depress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3(2), 39-77.
[5]Martin, D. J., Garske, J. P., & Davis, M. K. (2000). Relation of the therapeutic alliance with outcome and other variables: a meta-analytic review. J Consult Clin Psychol, 68(3), 438-450.
[6]Orlinsky, D. E., Roonestad, M. H., & Willutzki, U. (2004). Fifty years of psychotherapy process-outcome research: Continuity and change. In Lambert, M. J. (Ed.), Bergin and Garfield's handbook of psychotherapy and behavior change (5th ed., pp. 307–389). New York: John Wiley. 
[7]王恩界, & 周展锋. (2017). 心理咨询效果影响因素的研究现状与展望. 中国全科医学, 20(1), 108-113.
[8]江光荣, & 胡姝婧. (2010). 国内心理咨询的过程-效果研究状况及问题. 心理科学进展, 18(8), 1277-1282.
[9]肖甜. (2016). 首次心理咨询中咨询师言语反应技术与工作同盟的关系. (Doctoral dissertation, 云南师范大学).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学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学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